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后时刻!
    上官灵秀哽咽着点头,即刻站起身来,沉声道:“老元帅让我们全都出去,就只让云扬留下。都出去吧,快!”
  
      她知道时间紧迫,老元帅的时间,恐怕真的撑不了多久。
  
      全然不由分说地连推带搡,将所有人全都赶了出去,赶得远远地,将这个帐篷,彻底隔绝人众于五十丈之外。
  
      老元帅此际已至生命的最后阶段,临终之前要和身份保密的云尊说话的内容,必然是事关重大,那么无论是谁,都不该听,更不能听!
  
      若是有可能,上官灵秀甚至想将所有人都赶下这座山,以策万全!
  
      五十丈的空间距离,对面犹有战鼓喧天,还有战场上的厮杀声隐隐传来,里面说话声音那么小,就算是神仙有心想听,也有所不能了吧?
  
      上官灵秀心里如是想着,然而心中悲戚却是更甚,眼泪不间断地流下来;一时间只感觉浑身无力,心头唯余一片绝望。
  
      秋剑寒老元帅,乃是玉唐帝国的擎天之柱!
  
      而今,这根擎天柱,就要倒下了……
  
      当前之战事,未来之玉唐,又该当如何,会否再也前途无亮?!
  
      云扬强忍住胸中翻江倒海的剧痛,勉力凑了过去,连声道:“老元帅,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秋剑寒此际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却自茫然地盯着云扬的面孔,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使劲想要凝聚目力看清楚,终于,嘴角居然露出来一个惨淡的笑意,低低的道:“都……出去了吧……”
  
      云扬道:“都出去了。”
  
      秋剑寒却不放心,道:“你……去看……看……让他……们……离得再远……一些……”
  
      云扬心中陡然一动,一个箭步已经来到了帐篷门口,往外看去,却见所有人此际都已远远的离开营帐数十丈之外,绝对不会听到这边的任何一点动静。
  
      确认完毕之后的云扬,又是一个箭步回到床前:“老元帅,都隔得很远……”
  
      “嗯……”秋剑寒的眼神猛然间变得锐利起来,他仍自剧烈的喘息了片刻,突然压低了声音,低低地说道:“老夫…这次…是不成了……临去之前……却还有心愿……未了……”
  
      云扬急忙道:“老元帅尽管说,云扬赴汤蹈火,千刀万剐,也要为老元帅完成最后心愿!”
  
      秋剑寒喃喃的低声道:“不需如此……老夫心下就只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个清楚明白……若是不问个……明白……老夫……死不瞑目。”
  
      云扬道:“老元帅请问便是,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秋剑寒又是一阵咳嗽,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云扬的生生不息神功一直在他的体内运行,勉强帮他撑过这一口气,但神色却是更见萎靡了。
  
      云扬聚精会神,专心聆听,这才勉强听到老元帅低声之问:“……云扬……你……是不是……是不是……”
  
      他的眼睛猛的一亮,看着云扬的眼睛,喘息着问道:“……是不是……云……尊?”
  
      是不是云尊?
  
      这可谓是云扬自身最大的秘密!
  
      云扬从来不曾主动跟任何人曝光的秘密!
  
      但现在,看着老元帅的眼睛,云扬没有丝毫迟疑,悄然凑到他的耳朵边上,低声道:“老元帅,你猜的没错……我就是云尊,九尊之中硕果仅存的那一个。”
  
      秋剑寒的脸上突然焕发出一抹晕红,眼神也更加亮了,他充满了欢喜的盯着云扬,越看越是喜欢,如释重负的说道:“九尊终究未绝……老夫……总算……可以放心……天…天仍旧…仍旧是佑我……玉唐……”
  
      他的一只手摸索着,终于摸到了云扬的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紧紧地抓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扬:“老夫……老夫没有……猜错……但是,这个秘密……你……一定要……永远……永远的保持下去……再不要让……让任何人知道……不要……”
  
      “是!”
  
      云扬眼泪簌簌的流下来,只感觉一颗心彷如碎成了八瓣,疼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又一次,又一次面对慈爱长辈的与世长辞,难道自己的宿命,就只如此吗?!
  
      “这个……秘密保住……玉唐……可存……若不能……则……”
  
      “我知道,我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云扬用力保证。
  
      秋剑寒的呼吸一点一点的微弱下来,但脸上却兀自流溢着满足的笑意,他的手依然紧紧地攥住云扬的手,眼神仍旧充满了喜爱的光彩,注目于云扬,低低地说道:“好孩子……好孩子……”
  
      云扬终于忍不住,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这一刻,这位威震天下的云尊大人,哭得跟一个孩子全无两样:“老元帅……你不要死……我……我已经失去太多了……你不能再死了……”
  
      “我受不了……我撑不住了……”
  
      云扬哭得涕泪交加,再无半点形象可言。
  
      秋剑寒温煦的目光慈爱的看在他脸上,轻轻道:“傻孩子……人,怎么能不死呢……”
  
      他的眼神逐渐的悠远起来,喃喃道:“说起来……我这一生……其实也很够了……只是……我这一死……国家安危……家里老妻……”
  
      他的眼神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眷恋余韵,喃喃道:“抛舍不下……抛舍不下……可是……乱世祖国……吾辈……何惜此身……”
  
      听闻老元帅喃喃自语的云扬失魂落魄,泪如泉涌,悲伤得无法自已。
  
      突然间,大帐外远远传来急骤的马蹄声,一个声音急切万状的大吼着:“大帅……紧急军情……”
  
      傅报国的声音远远的暴怒的响起:“停下!吼什么吼!我还没死呢,还不给我下来!”
  
      显然,傅报国怕这突如其来的声响打搅了老元帅的临终交代。
  
      但这马蹄声,让云扬突然想起了什么,之前一直不曾止住的悲声竟一下子止住!
  
      他猛地抬起了头,口中喃喃自语。
  
      “马……军情?……红红?……”
  
      老元帅此际的神志已经再度模糊,下意识的应和道:“……什……么?”
  
      云扬呆了一下,突然间狂喜地跳了起来:“老元帅,你有救了!你绝对有救了!我想到办法了!我怎么那么蠢,救命灵药就在我身上,我竟然想不起来!”
  
      一时间狂喜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但秋剑寒神智却愈发模糊了起来,喃喃道:“陛下……老秋……去了……”
  
      这一瞬,老元帅竟自陷入了昏迷之中,显然已至极限,也许下一刻就是魂走九泉,英灵归天!
  
      云扬心念陡转,再不敢有半点迟疑,一跃而起,一伸手,一口寒光闪烁的小刀蓦然出现在其手中,将袍袖一下子揪掉,将手腕放在秋剑寒口前,小刀一划,手腕上登时鲜血汨汨而出。
  
      云扬空着的另一只手第一时间就将老元帅的嘴掰开,将鲜血一滴一滴的滴了进去。
  
      自身鲜血拥有神异灵效,这点已经在红红身上有所体现,但老元帅乃是重创濒死之身,未必能够承受庞大药力,只能以点滴滴血之势,循序渐进,才有令其起死回生,转危为安的可能!
  
      之势高阶修者自愈功能极强,云扬就只流了片刻血之后,伤口便即渐次凝结;云扬又再挥刀,又是一下自割,令伤口再绽,如此往复,接连放了足足三大碗鲜血,云扬才住了手!
  
      这么多的鲜血,该当可以令到老元帅回天有术了吧?!
  
      云扬心中蔼然之刻,一直强提的那口气不禁松了下来,却惊觉到自己头脑晕眩,五脏六腑更如同将要爆炸一般,再也坚持不住,踉跄一下之余,噗的一声倒了下去。
  
      下一刻,就是感觉无边的疲倦无边的黑暗一下子涌了上来,人事不知……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