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章 傅报国的托付
    傅报国对此真的很迷惘,再三思量,也没想出来寒山河到底是怎么想的,又在盘算计较什么!
  
      现在铁骨关已经被攻破了,玉唐的天险已经失去,己方构建的新防线,虽然号称是另一道铁骨关,人在关在,人亡关不存,但就傅报国的感觉,自己现阶段所承受的压力,反而不如在铁骨关的时候那么强大了。
  
      但不得不说,战歌也确实是一流的统帅,虽然比起傅报国还是有所不如,但凭借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主动,还是将东玄一方渐次累积到了胜势边缘。
  
      这一仗打到现在,不管是战歌还是傅报国的心里都很清楚:决战,大抵就在这一两天之间了!
  
      而且,最终结果必然是玉唐一方兵败!
  
      这一点,已经是大势所趋,任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傅报国坚守到现在,看着手里的兵士一个个的战死、减员,早已经心中有数。虽然自己在军略战术方面比战歌尤胜,心思也比其更老道,更细密,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个天玄崖,将是自己此生的最后一战!
  
      若是自己不当逃兵的话,自己必将陨落于此,再没有任何侥幸!
  
      然而无论是作为玉唐东线主帅,当日与风尊缔约的那个人,还是仅止于一个玉唐人,傅报国都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人生之中,再被染上第二个污点!
  
      “宁可就在这里粉身碎骨,我傅报国也绝对不会再退后一步了!”
  
      “此处也是铁骨关,我未能应誓,与铁骨关同陷,就让我与这道由我一手构建的铁骨关,真正意义上的同生死,共存亡!”
  
      ……
  
      “老师,您为什么……”战歌心中,有着与傅报国同样的疑惑。
  
      寒山河负手在后,萧索地看着天边的一抹阴云,淡淡的道:“我以为,你能懂。结果,你还是问出来了。”
  
      战歌闻言登时愣了一下:“老师?我……”
  
      寒山河充满了怅然的叹了一口气:“你会懂的,战歌。只希望,到那时候,你莫要走错了路。”
  
      战歌心中一震,脱口道:“老师,难道……”
  
      寒山河摆摆手,终止了这个话题,转过身看着战歌的脸,道:“你可知道,我为何一定要你亲手击败傅报国?”
  
      战歌道:“请老师解惑,弟子恭领老师教诲。”
  
      寒山河悠悠道:“这人世间,有很多事情很奇怪很古怪。而战场上,同样有很多事情稀奇古怪。然而一代名将到底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呢?以老夫一生阅历所得结论而言,端的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踩着别的名将的尸体,才能够起来。”
  
      “这个结论换做一军统帅也一样适用。唯有击败与自己平级,或者比自己高的英才统帅……才能够名声鹊起。”
  
      “若仅止于此,大抵还在常人理解范畴之内,然而这个对决还有另一个奇怪的地方……当你在战场上与一位名帅厮杀,最终战胜他之后,你就在不经意之间学会了他的指挥手法,就像是突然上了一课,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莫明滋生,就是那么一下子,你就会了,你就进步了,进了一大步,进步到你自己难以想象的程度。”
  
      寒山河道:“这是一件外人无法理解的事,唯有当事人才内心有数。而就我的感悟,大抵是因为你和他交战十次八次,之前也是一样的战斗,但只要没有分出胜负,没有分出生死,你就不会有这种一朝顿悟!然而一旦分出生死之后,却必然会生出这份顿悟!”
  
      “现在明白了吗?击败击杀傅报国,就是你的这样一个机会!”
  
      寒山河轻轻地,却有些怅然的说道:“等你真正击败了傅报国,到那个时候,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你就能明白一半了。”
  
      战歌心中震撼,尊敬的道:“多谢老师栽培。”
  
      寒山河悠悠道:“这声多谢还嫌太早,若你彼时能够击败铁铮……当能懂我七成……若你最终击败了冷刀吟,就可懂我九成……”
  
      战歌心中只感觉如同战鼓在轰鸣,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
  
      只听见寒山河悠悠的说道:“至于十成十的完全懂我……则需要你与我正面决战,还要击败我……如此你才能懂我十成,甚至,我现在想不通的……只怕那个时候的你已经能够想得通了……”
  
      战歌大汗淋漓:“弟子安敢有此奢望。”
  
      寒山河淡淡的一笑,道:“事在人为,不努力怎么知道不行!现在,还是赶快去指挥战斗吧……我若是计算的没有错误,就在后天早晨黎明之前,大局,就可以底定了。”
  
      ……
  
      “最迟明天下半夜……这场战役便将终结。”傅报国脸色沉重,向着秋剑寒的帐篷走来。
  
      秋剑寒此际仍旧处在昏迷之中。
  
      只是床前,却自多了一个人。
  
      云扬。
  
      云扬这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怎么样,傅大帅?”云扬含笑问道。
  
      这一点让傅报国很不解,自己与这位云公子似乎之前并没有怎么见过面吧?怎么现在他跟自己说话自己总是感觉他跟自己很熟的样子?
  
      “很不妙!非常不妙!”
  
      傅报国叹口气。
  
      “现在情况真的很不妙。”傅报国沉着脸,道:“云公子,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请云公子不要推脱。”
  
      云扬沉声道:“傅帅请说,只要云某能够办得到的,绝无二话。”
  
      “此战至此,败势已成,纵然有妙计千条,亦难有回天之力,然而此战可败,但玉唐不可灭;国人精英,也不可尽绝于此。”
  
      傅报国一字字说道:“所以……我想要拜托云公子,护送老元帅离去,唯有云公子亲自护送,才可保老元帅安稳归去,我才可安心。”
  
      云扬深深道:“你呢?”
  
      傅报国不答,顿了一顿又道:“上官将门的灵秀小姐,乃是将门现在的标杆,意义重大,也断断不能就这么殒身在这里。还有你父亲云侯,白衣,方墨非等人,也尽都是帝国精英,若是在此白白牺牲了,乃是帝国的不幸。”
  
      “此外,上官将门八千家将,奋战到现在,还有两千七百余人,也请公子一并带走。公子不要有别的负担,实在是因为此次护送,我能给你的护送队伍,最多也不超过五千人,没有这些人,何能策万全。我在此郑重言明,此次任务,绝非易与,反而是艰巨异常,或者可以说……帝国未来,能否涅槃再起,浴火重生,就全在你的肩膀上了。”
  
      傅报国脸色冷硬,带着说不出的坚决。
  
      云扬再次问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我请傅帅回答我一句,傅帅你呢?你本人呢?”
  
      傅报国淡淡的笑了笑:“我傅报国曾经答应过云尊大人,要与铁骨关共存亡,只是很可惜,在老元帅严令之下,傅某食言了,纵使嘴上说什么再构建另一道铁骨关,骨子里终究还不是食言而肥了!但再是如何的食言而肥,到了这天玄崖前,有诸位九尊大人的英灵在上面看着,傅某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狼狈逃走的事情。”
  
      “身为玉唐军人,玉唐人,在国破家亡之前,战死沙场,乃是兵者最大的荣耀。”
  
      傅报国轻声道:“作为一个军人,若是国破家亡了自己还活着……那只会沦为此生最大的耻辱,再没有洗刷的余地!”
  
      云扬哼了一声,道:“这叫什么话?就算国破家亡,那些仍旧在不屈战斗,仍旧为恢复山河而出力的那些军人又算什么,我说他们也都是铁铮铮的英雄好汉,怎么就要承担一生都难以洗刷的耻辱!!”
  
      傅报国淡淡道:“他们当然是英雄,而且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但是,他们此前没有处身在前线!而我傅报国,此际却是身在前线!这就是区别!不能战死在这里,就是此世永远无法洗刷掉的耻辱!”
  
      云扬默然。
  
      他明白傅报国的意思。
  
      前线边防部队,职责就是保家卫国。
  
      若是被敌人突破了,当真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无论有任何理由,任何不可抗的因素,任何的任何,都不可抹杀这一罪过!
  
      甚至纵使举国上下都明白那是不得已,可以谅解,但他们自己,本身,却仍旧不会原谅自己,始终耿耿于怀,难以纾解!
  
      更何况,世间又有几人当真理智,能够设身处地的为这些边关将士设想一二,当真事到临头,难有几人敢言谅解。
  
      “关于傅某自身安危不须公子挂怀,嗯……傅某仅有这一个请求。还希望云公子助我。”傅报国道。
  
      云扬奇怪的说道:“在这里这么多人,看起来每一个人都要比我位高权重,比我更适合应对当前危局,傅帅你为何偏偏要找我?会否太看得起我了?!”
  
      傅报国微笑:“为什么老元帅对你评价绝高,为什么在最后关头,老元帅没有找别人说话,却偏偏要找你说话?甚至不允许有第三人在场,这些便是我的原因之所在了。”
  
      云扬瞠然。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