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圣墟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炼妖地
    蜀山剑宫的白鹤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投敌,为海族通风报信,这才是致命的,让6地上的高手自危。
  
      因为,你不知道身边哪个人是祸胎。
  
      所以这一次即便被围剿,遭遇猎杀,众人也很难一致对敌,都在暗中戒备,怕被身边的人袭杀。
  
      楚风听闻后蹙眉,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随后,他想到孔雀王,想到金乌王,又想到形意拳宗师徐清,都让他有所怀疑。
  
      尤其是白衣徐清,曾经跟三眼海族强者乾越私会,走的很近,嫌疑最大。
  
      “孔雀王重伤遁走,他险些死掉,心脏都被撕裂了,曾经遭遇海族大杀器致命一击。”
  
      白蛇开口,她的情况不是多妙,身体断为两截,现在不过是强行对接在一起,想要彻底痊愈最起码得需要数日。
  
      哪怕撕裂第六道枷锁,生机旺盛,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楚风般拥有神异的恢复术,不能短时间内复原如初。
  
      “至于你所说的白衣徐清,他没有来龙虎山,根本没有见到这个人。”蜀山剑宫的白鹤说道。
  
      即便最年轻的形意宗师徐清来了,也没有跟众人走在一起,不可能知道他们要对付海族的事。
  
      东北虎咕哝,道:“想引海族进入场域,结果却被反杀?这也太憋屈了。”
  
      “当时情况紧急,我们不出手,海族也要伏杀我们,所以我们准备的太匆忙,再加上被泄密,才损失惨重。”
  
      蜀山剑宫的白鹤曾被“神蛟纸”斩中躯体,差点死在当场,艰难逃过一劫。
  
      武当山的老宗师、獒王等人也类似,都是被海族手持的可怕杀器重创的,不然的话绝不会落到这一步。
  
      楚风准备动手,去杀海族强者,营救6地上的那些高手。
  
      他受6通所托而来,同时也的确想还他们的人情,将玉虚宫、八景宫、碧游宫的三大高手救出。
  
      至于武当山的老宗师等,更是要救,义不容辞。
  
      白蛇、蜀山剑宫之主跟楚风说了一些注意的事,告诉他哪些海族可怕,哪些掌握有大杀器,让他心中有数。
  
      楚风点头,这些消息对他非常重要!
  
      “你们离去吧,这片空间深处太危险。”楚风说道,在场的人全都负了重伤,不能血战了。
  
      “好的,你自己保重!”东北虎回答的太痛快了。
  
      大黑牛瞪它,说它没义气,对楚风道:“我跟你去,关键时刻能挥动禅杖,出致命一击。”
  
      “我也去吧,也能挥动一次禅杖。”黄牛点头,不愿离开。
  
      “汪,汪,我跟虎哥一块走,就不去拖累你们了。”老驴嗖的一声跑到远处。
  
      大黑牛瞪眼,黄牛也威胁,让它同行,说它也能挥动一次禅杖,关键时刻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禅杖这件兵器很特殊,每次动用都要将使用者的肉身能量抽到干涸为止。
  
      黄牛、大黑牛、驴王挥动它,都可以重创甚至杀死挣断六道枷锁的高手。
  
      而如果让楚风使用,威力肯定更强,但同样会在瞬间被抽干能量!
  
      最终,东北虎也没精打采的回来了,它其实真不想在这片空间呆下去了,觉得太危险。
  
      金雕王重创,不宜跟随,楚风给了它一粒晶莹的葫芦种子,让它跟随白鹤他们先行离开,退出这里。
  
      楚风在山岭中寻到那杆黑色的长矛,带着大黑牛他们一起上路。
  
      “放心,一旦又危险,我可以将你收进空间瓶子中,只要我不死,你就无恙。”楚风对东北虎说道。
  
      事实上,这家伙是一个高手,修炼形意呼吸法后,都能以一敌二,对抗两头防御力惊人的海龟了,但本性难移,总想着溜之大吉,不愿涉险,用它的话说勇猛能当饭吃吗?没事的话,傻子才去拼命呢。
  
      这话说的几人无言,都想捶他。
  
      “黄牛,你认识这种果实吗?”楚风从空间瓶子取出那枚石头果实,顿时芬芳扑鼻,香气太浓郁了。
  
      几人都惊异,回头观看。
  
      石头果实能有桃子那么大,形状也相仿,但是通体灰扑扑,完全是石质的,上面有裂痕,露出里面鲜红的果肉。
  
      “这么古怪?让我品鉴一下!”东北虎直接伸爪子,被楚风一巴掌拍到一边去了。
  
      “你在什么地方采摘到的?”黄牛露出惊容,随后小脸绷紧,神色非常严肃,追问详细经过。
  
      楚风详细告知,将经过讲了一遍。
  
      “坏了,一会儿救完人,我们得赶紧走!”黄牛略有紧张,向四周看了又看。
  
      “什么情况?”楚风不解。
  
      其他人也都狐疑,一枚果实而已,至于如此吗?
  
      “这是炼妖果!”
  
      黄牛漂亮的小脸上带着忧色,他不时观看周围的环境,告诉几人这枚果实的来历。
  
      古代一些强大的进化者,比如道教的真人、佛门的金身罗汉等,他们降妖后,将异类镇压在场域中,从而炼化。
  
      黄牛怀疑,这是一片炼妖之地,地下镇压着大妖!
  
      而那颗果实正是炼妖所致,古代异类中的强大进化者,一些大妖很难死,血气外溢,形成炼妖果。
  
      “会是这样?!”驴王毛,左看右看,生怕地下突然蹿出一只大妖。
  
      黄牛点头,道:“在域外,有些强大的道统,差不多都有炼妖地,用以培育炼妖果。”
  
      “龙虎山是地球上的道教祖庭,古代的天师经常降妖,有所谓的炼妖地倒也正常。”楚风说道。
  
      这里可是龙虎山,在某一段时期,一直都有天师坐镇,那可是古代进化者中的佼佼者。
  
      “根据你的描述,这颗炼妖果不是故意培养出来的,而是场域出现裂痕,大妖血气外泄自然生长出来的。”
  
      按照黄牛所说,这是一种警兆。
  
      如果那些大妖都死在岁月中,早已被炼化个干净还好。
  
      万一还留有一口气,没有彻底死去,一旦脱困的话,那么这片地带估计会非常恐怖。
  
      被封在炼妖地这么久,一旦脱困,就是早先正常的生灵,现在估计也精神错乱了,可能会引血腥大祸。
  
      在一些大界中,这种事不是没有生过。
  
      就是一些强大的道统中,他们的炼妖地都曾跑出过积年老妖,祸害一域,那种人逃出来都是疯子。
  
      被关了那多年,精神都不正常了,再加上仇恨,要报复等,就越显得可怕。
  
      “怎么越说越瘆人啊,我是不是要考虑远走西方,重新改名为西伯利亚虎啊。”虎王在那里咕哝。
  
      它听的有点毛,感觉龙虎山太危险,要出祸事,在东方呆着会有性命之忧。
  
      黄牛道:“古代进化中的天师,身为大能,不至于没有后手,我想上一次我们见到的那件神秘兵器多半可以镇妖。”
  
      他提到那件将飞碟轰下来的兵器,当时一龙一虎浮现,形成金色的蘑菇云,将飞碟都给绞断下来,场面相当的惊人。
  
      “不过,我们还是得尽早离开这里。”黄牛补充。
  
      那件兵器疑似埋在龙虎山下,不是在这片空间中,他们得逃出此地才行。
  
      黄牛估摸着,一旦场域破裂,有大妖还没咽气,跑出这片空间,可能会被那件神秘兵器镇杀。
  
      几人都严肃了,越觉得不能在这片空间耽搁太久。
  
      “对了,这枚果实有什么用?”大黑牛问道。
  
      “疗伤宝药,补充生命精气,这种果实中的绝品甚至能生死人肉白骨,前提是炼妖地下得有恐怖之极的老妖。”
  
      这是显而易见的是事,炼妖地下的妖魔越厉害,滋养出的果实也越惊人。
  
      楚风将这颗石头果实递给黄牛,让他恢复元气,小家伙逞强,想靠自己撕裂枷锁,虽然没有伤到根基,但也被重创了。
  
      黄牛没客气,因为不及早养好伤的话说不定还真会出现什么隐患。
  
      他一边赶路一边汲取石头果实中的鲜红果肉,芬芳扑鼻,这是古代大妖体内的精华诞生的石树长出来的东西,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生灵来说称得上疗伤圣药。
  
      时间不长,他亏空的元气就补充回来了。
  
      “这么神奇?!”几人都呆。
  
      这枚果实还有剩下大半呢,黄牛没有用完。
  
      “你们几个都有伤,现在都试试看。”楚风说道。
  
      “好嘞!”东北虎直接伸爪子。
  
      大黑牛也颇为期待,它可是断了一支犄角,受老罪了,现在的确需要疗治一番。
  
      不久后,东北虎、驴王都怪叫,感觉浑身痒,一些伤口在蠕蠕而动,快愈合,排出敌人留在他们体内的那些古怪能量,伤势尽去,恢复的太快了。
  
      驴王的尾巴在慢慢生长,有可能会复原。
  
      大黑牛也哞哞直叫,重伤之躯眼看就好了,就是那根断角的根部也酥麻,蕴含着生机,最后长出一小段角来。
  
      他知道,只要安心养上一段日子,犄角肯定能恢复如初。
  
      “这效果也太强了。”楚风很吃惊。
  
      “这是自然,不然的话为何那些强大的道统都有炼药之地,因为炼妖果对于一个宗派来说太重要了。”
  
      “这不是很容易出乱子吗,大教的高手去降妖,培育炼妖果,而那些异类肯定要反抗,厮杀。”楚风说道。
  
      “有约束,非罪大恶极的生灵不得被镇压。”黄牛道。
  
      但是,几人还是能感受到,这里面肯定有漏洞,域外的世界少不了大战,就是那些圣地看着璀璨,其道土下也必有血腥。
  
      “域外的妖,太凄惨了。”大黑牛咧嘴,感觉那些地方实在凶险。
  
      “炼妖地下,各种生灵都有,包括人类中的凶魔,并非都是妖,就看是谁镇压的了。据闻,古代记载中,某位妖圣的炼妖地下,什么天师,甚至连进化者中的菩萨都有。”黄牛道来。
  
      几人听的目瞪口呆。
  
      他们深切感受到域外的强大与辉煌。
  
      随后,他们再次前行一路程后,闯到这片神秘空间最深处,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广阔。
  
      到了这里后,他们听到厮杀声。
  
      看到人影绰绰,现剑气激荡,有人在大战,地上血迹斑斑。
  
      最为惊人的是,这片地带的泥土破开,露出一个巨大的青皮葫芦,足有山岳那么高。
  
      这葫芦像是刚破土而出没多久,而且,那葫芦嘴那里溢出丝丝缕缕的血气。
  
      最为惊人的是,葫芦嘴附近生长着很多石树,每株石树上有都有果实,大小不一,芬芳飘漾。
  
      黄牛见状,头皮麻,道:“炼妖地的场域破碎,炼药的核心器物出土!”
  
      “杀!”
  
      半空中,金光大爆炸,一头生有翅膀的海兽冲霄,跟一头满身是血的金翅大鹏厮杀。
  
      “轰隆!”
  
      另一边,一头满身银色鳞片的海兽状若鳄鱼,正在跟碧游宫之主决战。
  
      ……
  
      这片地带被打爆了,战斗无比的激烈。
  
      还有一些海族强者围绕青皮葫芦,想要将它收为己有。
  
      哭一个,越来越晚,总感觉要被人打啊,我请假一次吧,今晚就更新这一章了,明天再接着努力。这还是开书以来第一次行使请假权呢,所以,你们就别打了,多鼓励我才对,我最不怕多夸奖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