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一百三十六章坠楼而亡
    张达平吓得浑身哆嗦,他原以为林震南这里安全,现在看来,这里恐怕也不安全了啊。
  
      “他……他说……他说自己是个业务员,但……但我看着不像……”张达平颤声道。
  
      林震南看着叶青也不像是个业务员,他眉头皱的更紧了。如果有个人假装业务员想要靠近林氏集团,那他就不得不考虑,这个人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了。上次女儿被绑架的事情,让他至今还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开始怀疑叶青来这里是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报警!”林震南沉声道。
  
      “啊?”张达平愣了一下,旋即大喜。林震南亲口说要报警,那叶青这次可是死定了啊。以林震南在深川市的地位,叶青敢在他这里闹事,随便告他个企图绑架林震南之类的罪名,叶青都足够进牢里坐几十年了。
  
      张达平匆忙拿出电话准备报警,然而,电话拨了一半,他又突然停手。说来说去,叶青来找他,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这真要把警察弄来,他也得跟着完蛋啊。再说了,叶青还是林天佑的朋友,说来说去是他想坑叶青才导致现在的结果。如果真要把事情闹大了,他第一个吃不了兜着走。
  
      张达平迟疑了一下,佯装镇定,拿着手机在旁边紧张地说了几句:“喂,警察局吗?有人在林氏集团闹事,对对对,就是林氏集团,林震南董事长的办公室。快点派人来啊,不然可危险了啊!”
  
      事实上,张达平根本没有打这个电话。放下电话,他故作镇定地对林震南道:“董事长,已经打过了,警察马上就到了!”
  
      林震南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叶青身上,此刻也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没再理会张达平。
  
      张达平趁着林震南没有注意他,悄悄走到窗口边。他来过林震南的办公室好几次,知道窗户外面是阳台,能够顺着阳台走到顶楼。只不过,中间有几处比较难走,只是平常的屋檐而已。若是踏错一步,很有可能变要从这三十多层的办公楼顶端摔下去。
  
      但是,现在为了活命,他也只能拼一把了。这件事闹这么大,叶青真要杀进来,他是逃不掉了。先不说叶青会怎么收拾他,林震南肯定也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现在就是拼命。要是能爬到顶楼,就能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逃跑。这几年他也挣了不少钱,就算离开深川市,隐姓埋名过一段时间,那也总比被抓去坐牢好啊。
  
      这边,叶青和高矮个打了近三分钟时间。三个人出手都很快,叶青被两人打了几拳,但是,高个和矮个也都挨了叶青几拳。相比较起来,两人伤的比叶青要重一些,高个一只手都垂了下去,这条胳膊都被叶青打脱臼了。
  
      这一场打下去,他们两个明显是要吃亏。但是,他们还在硬撑着,这是他们的工作。
  
      叶青对这两人倒是有些佩服,但是,都到了这里,他也肯定不会放过张达平的。
  
      眼见两人出手越来越慢,叶青突然退了两步,大喝一声:“得罪了!”
  
      说着,叶青右脚用力蹬地,鞋底在地面上滑过,发出刺耳的一声摩擦声。而叶青自己则沉腰侧肩,身体犹如炮弹一般冲了出去,直冲两个人而去。
  
      “八极拳,贴山靠!”矮个面色大变,急道:“让开!”
  
      但此时已经晚了,高个被叶青直接撞飞出去,而矮个也被叶青的肩膀擦到,往后退了好几步。还未站稳,叶青已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矮个终于没能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面上顿现萎靡之色。
  
      矮个面色难看至极,叹了口气,道:“我输了!”
  
      高个头破血流,坐在地上,明显还有些迷糊。这一撞,他受的伤最重,但都是皮外伤。矮个挨那一拳,才是真正的内伤。
  
      “承让!”叶青朝两人拱了拱手,大步走进林震南的办公室。
  
      林震南面色大寒,怒视走进来的叶青,沉声道:“我已经报警了,你最好快点离开!”
  
      “我会离开的!”叶青转头四望,没找到张达平,不由皱起眉头,沉声道:“你把张达平藏哪里了?”
  
      林震南此刻方才注意到张达平不见了,他不由愣了一下,转头四望,也是满脸的诧异。
  
      见林震南这样,叶青清楚他也不知道张达平去哪了。叶青在这办公室里转了一圈,最后锁定那窗户,这办公室唯一能离开的出口就是这窗户了。
  
      叶青走到窗户边,张达平已经从阳台爬到了那边的出水檐上了。那出水檐宽还不足一尺,走在上面,随时都可能从这三十二层的高楼摔下去,张达平腿脚哆嗦,他现在都快吓尿了。
  
      见到张达平这样,叶青不由皱紧了眉头。他没敢声张,只怕张达平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吓住,然后掉下去摔死。他走到阳台边,准备跟着爬过去。
  
      然而,林震南也走了出来,见到张达平跑到那里,不由愤然道:“张达平,你干什么?”
  
      听到林震南的声音,张达平吓得一个哆嗦,身体一晃,站立不稳,直接从这出水檐上摔了下去。
  
      “啊!”张达平一声惨叫,摔下了这三十二层的高楼。
  
      叶青刚站在阳台上,想去拉都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张达平从三十二层的高楼摔了下去。过了好一会方才落地,发出啪的一声响。从高处看下去,下面一片血肉模糊,四周传来各种各样的惊叫哭喊。
  
      林震南也愣住了,看着张达平稀碎的尸体,半晌之后方才缓缓抬头看着叶青,沉声道:“你必须为这件事负责任!”
  
      叶青没有说话,盯着张达平的尸体看了半天,转身走回办公室。然而,他还没走出这个楼层,一批警察便冲了上来,直接把他围住了。
  
      这次是林震南亲自报的警,警察局出警极快,毕竟林震南在深川市的影响力太大了。而且,现在还牵扯到了人命,警察的效率算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了。
  
      这些警察过来之后,不由分说便把叶青铐上了,直接带走了。而队长则带了几个人在现场了解情况,虽然张达平不是叶青亲手杀的,但也是叶青把他逼得逃到那出水檐上的,林震南对叶青却是非常愤怒,说出来的话对叶青也极为不利。
  
      叶青被带到警察局,这次根本没有人来审他。林震南的证词就足够一边倒了,现在只是决定如何处罚叶青而已,他的证词其实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直到下午,叶青方才见到了第一个熟人,来的人自然也是赵成双了。
  
      见到叶青,赵成双差点没吐血,第一时间破口道:“哥们,你这几天是要疯啊?”
  
      叶青表情淡然,道:“不关我的事。”
  
      “我知道不关你的事,但现在关不关你的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闹大了!”赵成双急道:“你胆子还真大啊,跑到林氏集团闹事也就算了,还一路打到了林氏集团董事长的办公室。你……你……你知道林氏集团董事长在深川市是什么地位吗?”
  
      叶青看着赵成双,反问道:“他的地位高,就可以包庇下属犯罪吗?”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人家现在不管他下属犯了什么事,人家现在是想告你企图绑架他。”赵成双急道:“上次林氏集团有人被绑架之后,这件事就引起了上面的重视,被局里视为最大的案子。说实话,要不是北环那边爆炸案,那林氏集团的案子就一直是我们首先要破的案子。现在可好,你跑去人办公室闹事,现在警察部门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跟上次绑架的人是一伙的。这个罪名要是压到你头上,那麻烦可就大了啊!”
  
      叶青皱起眉头,道:“我没有要绑架他。”
  
      “谁管你有没有要绑架,人家就说你要绑架了,谁能证明你不是想绑架他啊?”赵成双郁闷地叹气,道:“哥们,不是我说你啊,你这个人的性格真的有点太硬了。你这才来深川市多长时间啊,你想想你在深川市竖了多少敌人。这他娘的,每一个敌人都还不是弱者。那些纨绔们家族也就算了,加起来都不如一个林氏集团强。你在林氏集团闹事,跟跑到深川市警察局闹事有什么区别?”
  
      “公道自在人心,如果林震南只是个包庇下属的人,那我没话说。”叶青静静看着赵成双,道:“对我来说,他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去做那件事。我不可能容忍那个张达平逍遥法外!”
  
      赵成双无奈叹气,叶青这个性格,他的确很欣赏。但欣赏归欣赏,他的性格跟这个社会还真的是格格不入啊。这个社会那么多不平事,你一直这样嫉恶如仇,岂不是要跟全社会为敌吗?
  
      “算了,我帮你想办法吧。”赵成双摆手,道:“我已经跟局里的人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为难你。林震南那边我去说,你放心吧,应该问题不大,他咋说也是我的表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