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一百六十三章跟踪刀疤

  男子刚才正趴在桌上吸毒,吸了一半就没了,此刻当然恼火。拍着桌子,愤然嚷嚷,而一个男的则直接跑到门口把服务员叫了进来。
  叶青见情况有变,便又趴在窗口,仔细看着里面的情况。
  服务员在里面跟那男子接连道歉,但那男子根本不理会,非要他把经理叫来。服务员最后无奈,只能出去叫了一个经理进来。
  看到那经理,叶青眼睛顿时一亮。这经理他认识,确切地说是他揍过。赵成双第一次请他吃饭之后,这经理还带了一批人去堵他,结果被叶青引到巷子里揍了一顿。叶青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叫什么刀疤的。不过,他跟李连山手下的刀疤阳可不是同一人。
  刀疤走进来,立马陪笑道:“陈老板,怎么回事,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啊?告诉我,我立马给你出气去!”
  那陈老板一摆手,愤然道:“小李,我来你这儿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算是老主顾了吧。你们这个场,以前开的还真不错,要姑娘有姑娘,要货有货,怎么玩都可以。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给我供的货都不够量呢?”
  陈老板侧身,指着后面两男子,愤然道:“这俩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今天特意把他们带过来玩一玩的。结果,你给我的货还缺斤短两啊?这才第二轮,货就不够了,你让我怎么玩?林老大这是钱赚够了,开始坑顾客了吗?”
  刀疤一阵尴尬,陪笑道:“陈老板,最近……最近我们场子的货的确是有点少,主要是供应那边出了点小问题。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立马就让人把货给你送来,一定要让你玩的开心!”
  陈老板听刀疤这么说,方才消了些气,道:“小李,不是我说你,这样做生意可不行。深川市又不是只有你们这一家场子,要是把客人赶走了,想再追回来可就难了啊!”
  刀疤连连点头,道:“是是是,那当然,那当然。陈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我会跟大哥商量一下的!”
  “行了,你赶紧让人把东西送来吧,这他妈没东西怎么玩!”陈老板摆手道。
  刀疤点头哈腰,带着服务员退出包间。叶青在这窗口,也看不见那边刀疤的情况。不过,这倒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叶青倒是想看看林老大的货究竟放在哪里。
  叶青转头四望,这三楼四楼的窗户格局基本都差不多。在四楼角落处,则有一个窗户稍微不同,那窗户开的小了一些,应该跟这些包间不一样。
  叶青没法直接进入这楼里去跟踪刀疤,现在他只能赌一赌,赌四楼那个包间是不是刀疤的办公室。如果是的,他还能跟到刀疤,如果不是,那他就只能下次再找机会来寻了。
  和刚才一样,叶青翻身上了四楼。这包间和包间之间的窗户相隔比较近,叶青在同楼层的窗户走来走去倒很轻松。
  悄悄爬到了那个窗户边,将窗户拉开一些,叶青便已经感觉到,这窗户和之前包间的窗户完全不一样。这窗户只能拉开一小部分,根本不能全部拉开。所以,从窗户是根本无法进入这个房间的。还有,窗户上的玻璃明显也不一般,硬度应该很强。纵然不是防弹玻璃,但也绝对不是人随意能够敲碎的。
  看来,这个房间果然有问题。
  叶青躲在窗口,只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侧耳等待着。
  过了不到半分钟,这房门果然被人打开,刀疤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
  “他妈的,那姓陈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狗日的王八蛋,不就是在深川市开了几个小厂嘛,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老板啊。竟然敢对老子指手画脚,要不是为了店里的生意,我他妈早砍了这王八蛋了!”
  刀疤的声音很是愤怒,刚才在下面陪笑的事情让他很不爽。那服务员跟在他后面,见刀疤如此模样,自然是连话都不敢说了。
  刀疤在房间里咒骂了几句,最后还是无奈,打开抽屉拿出一小袋白粉扔给服务员:“给姓陈的送过去!”
  服务员拿了白粉走了,刀疤看了看几乎快空了的抽屉,皱起眉头,拿起桌上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出去。
  “老大,我是小李。场子没出事,是咱们的货快用完了。这两天货来的太少,我都把两天的货分成三天去卖,好多客人都不满意了。咱们要是再不提点货过来,恐怕得流失不少客人啊。我知道,我知道,现在不敢让那些人露面。但是,不管怎么样,咱们也得先弄点货供应着吧。这都几点了,姓叶的肯定睡觉了,要不我趁着这个时候去取点货?你放心,绝对没问题,谁能跟得上我啊!”
  刀疤放下电话,叫了一个服务员进来,让他看好办公室,而他则拿了车钥匙下楼了。
  叶青在这边将他打电话的事情听了个真切,这可是一个大收获,刀疤要去取货了。叶青正是要找他的藏货点,这下可好,刚好正合叶青的心意。
  不及多想,叶青从楼上翻下来,立马跑去地下室停车场。刀疤已经赶到这里了,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根本没有注意到藏在旁边的叶青。
  刀疤走到一辆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而此时,叶青也犹如灵猫一般从后面冲了过来,双手抓住他车底的保险杠,双脚伸在底盘的凸出处,将身体挂在车底。
  刀疤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这些事,哼着小曲将车开出了停车场。叶青挂在车底,看着地面的情况,默算他拐弯的次数和方向,来推算他究竟往哪去。
  这刀疤也是个聪明人,他并没有直接赶去藏货的地方,而是先在市里绕了几个圈子。通过倒车镜不时观察后面,确定没有人跟踪直接了,他这才调转方向,直接驶出了市区。
  车辆进入了东城区,这里多是废弃的工厂,因为这里以前便是一个工业区。因为污染的缘故,这里也很少住人,所以显得极为宽敞。
  刀疤驾车绕过工业区,驶出大概七里地,进入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庄园。这庄园的面积挺大,四周都是篱笆墙,看起来颇有田园风光的模样。庄园内部到处可见牛粪羊粪之类的,看样子里面养了不少牛羊。若是从外面看的话,只会把这里当成是一个养牛羊的庄园而已,谁也不会想到这里面还在做着别的勾当。
  庄园里有两排平房,平房外面是用砖头砌成的院子。院子范围很宽,里面同时停个十辆车估计都没问题。
  刀疤把车开到门口,按了两下喇叭,院子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犬吠声。紧接着院子里亮了一盏灯,一个脚步声走到大门口,大声道:“谁呀!”
  “老子!”刀疤把头伸出车窗大喊一声。
  里面的人听出刀疤的声音,匆忙开了大门。刀疤直接把车开了进去,后面那男子又立刻把大门关上了。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拖鞋背心,面容当中带着一丝戾气,一看便不是什么善与之辈。
  “李哥,怎么这么晚过来了?”男子问道。
  “大哥让我过来取点货。”刀疤下车,冲着院子里正在吠叫的几条狗骂道:“他妈的,再叫老子炖了你!”
  “你来的次数少,来多了就没事了。”男子摆了摆手,示意那几条狗不要再叫。不过,他这个动作并没有让那些狗停止分毫,那些狗依然叫的厉害。
  男子耸了耸肩,道:“你主要是最近都没来过,它们都不认识你了。”
  “靠,我倒是想来,但我他妈敢来吗?”刀疤啐了一口,道:“老大也是的,让那个姓叶的小子给吓得连生意都快放了。这些牲口,全从市里撤出来,放在这里,每天还得管吃管喝,得花多少钱啊。就算不让他们带货,每天往街上一扔,这么多牲口,每天也能挣个几万吧。这可好,现在不仅一分钱不挣,天天还得倒搭钱。哎,要我说,要么就跟那姓叶的拼了。这里是深川市,他再能打,还能蹦跶上天了?要是不跟他拼,就赶紧把这些牲口全扔海里得了,每天花这么多钱养他们干嘛啊,我看了他们都恶心。”
  男子笑道:“呵呵,要是把这些牲口全扔了,想再培养可就慢了。我估计那姓叶的也蹦跶不了几天了,等解决了他,这些人拉街上,又是一大笔收入。现在把他们都扔海里了,到时候还得一个一个抓,一个一个剁手剁脚,多麻烦啊。”
  “哎,说来说去,都是那个姓叶的坑了咱们啊。”刀疤带着男子,边往房子那边走边嚷嚷:“要是让我抓到他,我一定剁了他双手双脚,弄个板儿车让他天天去街上乞讨。我还不让他死,一定要折磨够本了,再把他剁碎了扔海里。”
  “李哥,还是你会玩!”男子呵呵笑着,道:“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了。这个姓叶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偏偏要跟咱们老大作对呢?你说,会不会这里面有别的什么原因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