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二百九十章苦肉计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疯狗匆忙扭头避开前面的车辆,尴尬地笑道:“对不起,有点过于激动了。不过,熊哥,你真的坐过坦克啊?”
  
      黑熊道:“很奇怪吗,队长还开过坦克呢!”
  
      “啊?”疯狗又要扭头,黑熊早有防备,直接把他的头又转了回去:“说话就说话,别扭头。你老这样扭啊扭的,俺看着心里瘆的慌。”
  
      “呃……”疯狗一边开车一边惊呼道:“大哥,您以前到底当的什么兵种,还能开坦克,是坦克兵吗?”
  
      叶青轻声道:“特种兵在战场上,很多时候都要求是全能的。”
  
      “哇塞,特种兵啊!”疯狗大为兴奋,道:“难怪大哥您实力这么强,我以前就老想当兵了。不过,我这从小就是个孤儿,想当兵连审核资格都通过不了。哎,就一直与军队无缘了!”
  
      叶青道:“让黑熊训练你们一段时间,你就能体会到在部队的感觉了!”
  
      “那太好了!”疯狗喜道:“熊哥,以后对我要求严格点,让我也体验体验你们在部队时的感觉。”
  
      黑熊:“没问题,今天晚上做五百个俯卧撑再睡觉!”
  
      “啊,不是吧?”疯狗的声音都快哭了,五百个俯卧撑,要命啊。
  
      说话间,两车已经来到了第一个场子,一个名叫麦隆的歌舞厅。
  
      麦隆现在也是被福帮掌控着,占据这里的人名叫周应为,这个人实力不弱,远在李成兴之上。而李成兴仗着与帮主李文元的关系,所以才能够在福帮占据高位。周应为则完全是凭自己的本事,在福帮打出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叶青赶到麦隆的时候,周应为也正在这里。叶青带着众人刚走进去,一个男子便匆匆迎了上来,问了叶青的名字,便直接转身上楼通报。没多久,便又下来,把叶青他们请上了楼。
  
      那人把叶青带到二楼一个包间外,恭声道:“叶先生,我家大哥说了,只允许您一个人进去。其他几位朋友,可以跟我去那边坐一坐。”
  
      叶青点头,对黑熊道:“熊子,带疯狗他们去那边喝点茶。”
  
      “大哥……”疯狗想说话,叶青朝他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疯狗知道叶青的实力,也就没再说什么,跟着黑熊去了隔壁的包间。
  
      叶青一人进了包间,周应为也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正慢慢地品着一杯红酒。见叶青进来,他站起身,淡笑道:“早就听说过叶先生的名字,一直没机会见面。今天见到叶先生本人,真是应了那句话,闻名不如见面啊!”
  
      叶青淡笑和周应为寒暄了一句,这个人明显是猜到叶青会来,所以早就在这里等着了。这样一个人,很精明,也很狡猾,叶青当然不会把他拍马屁的话放在心上,而是对他更加警惕了。
  
      “叶先生,我知道你来这里的意思。”叶青刚坐下,周应为便开门见山地道:“麦隆现在是在叶先生你的名下,当然就是你的产业了。交还给你,我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就先谢谢了。”叶青直接打断周应为的话,不给他再往下说的机会。
  
      周应为有些尴尬,干笑道:“叶先生,我个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举双手双脚赞成把麦隆还给你。但是,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叶青看着周应为,道:“周先生到底是准备还,还是不准备还呢?”
  
      周应为道:“要是我自己的话,我肯定要还啊。可是,叶先生,昨晚你们打伤了我们福帮那么多人,还把李成兴废了。这件事,可让我们帮主很震怒啊!”
  
      “这么说,你碍于李文元的命令,不准备把麦隆还给我了?”叶青沉声道。
  
      “那倒不是。”周应为连忙摇头,沉默了一会,道:“说实话,我是叶先生你第一个来找的人。如果我先开口把场子还给你,回去,我也没法跟帮主交代。可是,不还给你的话,我自己心里都觉得不对。哎,这件事真的很矛盾啊!”
  
      叶青看着周应为,并没有再说话,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周应为装作很为难的样子,思索了好一会,道:“要不这样吧,叶先生,场子,我还给你,算是交你这个朋友了。但是,你能不能跟我配合一下,一起演场戏,让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演什么戏?”叶青奇道。
  
      周应为没有说话,而是突然抓起桌上的酒瓶,径直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酒瓶碎了,他头上也破了个口子,鲜血直流。
  
      “你干什么?”叶青也是一愣,周应为出手打他的话,那还算正常,这自残算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没事没事……”周应为用手捂着脑袋,苦笑道:“叶先生,一会要是出去了,你就说,这一下是你打的。这样,我才能让帮主感觉我真的是出力了。不然的话,我也没法回去交代啊!”
  
      叶青终于明白周应为让他帮忙演的是什么戏,原来是这么一出苦肉计啊,用来迷惑李文元的。
  
      叶青过去扶起周应为,道:“周先生,为了我的事,真的是为难你了啊!”
  
      “叶先生,你别客气。”周应为笑道:“我是佩服叶先生你的为人,而且我们福帮在这件事上,也真的不占理,所以我才帮你的。叶先生,只要你记住,有我周应为这么个朋友就可以了,别的话就不用说了!”
  
      叶青点了点头,真的没有再说话。周应为倒是有些遗憾,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只能捂着脑袋离开房间,带着自己的那些手下走了。
  
      黑熊疯狗他们出来,看到周应为那样子,疯狗不由诧异地道:“大哥,你揍他了?”
  
      叶青没有说话,只是把麦隆的经理叫来,告诉他,从今天开始,麦隆就姓叶了。
  
      那经理见到周应为捂着脑袋,满手滴血地出去,早已吓得哆嗦了。见到叶青,就跟见到煞神似的,对他的话当然是不敢有丝毫的反对了,结结巴巴地表示会好好帮叶青做事的。
  
      将场子里的情况了解了一下,叶青这才带着疯狗他们离开麦隆,往下一个场子赶去。
  
      坐在车里,黑熊忍不住问道:“队长,你什么时候打人开始用酒瓶了啊?”
  
      “他不是我打的。”叶青摇头。
  
      “啊?”黑熊和疯狗同时惊呼,疯狗下意识地想要扭头,却被黑熊一把按住。
  
      “专心开车!”黑熊敲了敲他的脑袋,对叶青奇道:“不是你打啊?那是谁打的?难不成是他自己打的?”
  
      叶青点头,黑熊更是惊愕,道:“队长,别开玩笑了,他会自己打自己?”
  
      “我没有开玩笑!”叶青皱起眉头,慢慢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这话,黑熊和疯狗都沉默了一会,黑熊道:“队长,这个人对咱们还真不错啊!”
  
      “是啊,这个人还挺有正义感的嘛。为了把场子还给咱们,还专门演了一出苦肉计给李文元看。”疯狗跟道。
  
      叶青则缓缓摇了摇头,道:“他这个苦肉计,不是演给李文元的,而是演给我的!”
  
      “啊?”黑熊和疯狗再次惊愕,黑熊奇道:“怎么是演给咱们看的?”
  
      “昨晚我把李成兴打残,李文元都没有派福帮的人来对付我,说明他现在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咱们!”叶青道:“所以,我今天才带你们过来要回我们的场子,因为我知道李文元绝对不敢不还。”
  
      黑熊奇道:“那周应为还说李文元不让他还?”
  
      “他这是骗咱们的。”叶青道:“他说李文元不让他还,而他却还要还给我,甚至不惜挨那么一下回去给李文元交代。事实上,他就是想让我感激他,这出苦肉计,就是给我看的。这个人,太过精明,不得不防!”
  
      黑熊和疯狗两人立时陷入了沉默,他们没有像叶青那样想这么多。不过,听叶青这么一分析,两人也的确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疯狗道:“周应为还敢背着李文元搞这些小动作,这个人有点过于狡猾了吧。”
  
      “他有野心!”叶青慢慢靠在沙发上,道:“他想让我帮他实现他的野心,所以才用这么一出苦肉计来骗我。我想,他应该是想反了李文元!”
  
      疯狗道:“这个人胆子也真不小,李文元掌控福帮这么多年,实力这么强,他斗得过李文元吗?”
  
      叶青道:“那就要看他手里有什么筹码了,或许,他觉得自己羽翼已丰了。”
  
      “哼,终究只是个小人而已。”黑熊愤然道:“这种人,成不了什么大事的。队长,咱们就不说,等他跟李文元翻脸的时候,再不帮他,看他怎么收场!”
  
      叶青淡笑摇头,反问道:“为什么不帮他?”
  
      “啊?”黑熊愣了一下,道:“队长,你知道他用苦肉计骗你,还帮他干嘛啊?”
  
      “大哥主要是想弄垮福帮,不管是谁,想要反李文元,大哥都会帮他的!”疯狗在前面道:“帮了周应为,未必能斗垮李文元,但至少也能让福帮元气大伤。在这一点上,正符合大哥的心思!”
  
      “是吗?”黑熊还是没明白,叶青淡笑点了点头。这一点上,疯狗的反应能力比黑熊强多了。
  
      疯狗匆忙扭头避开前面的车辆,尴尬地笑道:“对不起,有点过于激动了。不过,熊哥,你真的坐过坦克啊?”
  
      黑熊道:“很奇怪吗,队长还开过坦克呢!”
  
      “啊?”疯狗又要扭头,黑熊早有防备,直接把他的头又转了回去:“说话就说话,别扭头。你老这样扭啊扭的,俺看着心里瘆的慌。”
  
      “呃……”疯狗一边开车一边惊呼道:“大哥,您以前到底当的什么兵种,还能开坦克,是坦克兵吗?”
  
      叶青轻声道:“特种兵在战场上,很多时候都要求是全能的。”
  
      “哇塞,特种兵啊!”疯狗大为兴奋,道:“难怪大哥您实力这么强,我以前就老想当兵了。不过,我这从小就是个孤儿,想当兵连审核资格都通过不了。哎,就一直与军队无缘了!”
  
      叶青道:“让黑熊训练你们一段时间,你就能体会到在部队的感觉了!”
  
      “那太好了!”疯狗喜道:“熊哥,以后对我要求严格点,让我也体验体验你们在部队时的感觉。”
  
      黑熊:“没问题,今天晚上做五百个俯卧撑再睡觉!”
  
      “啊,不是吧?”疯狗的声音都快哭了,五百个俯卧撑,要命啊。
  
      说话间,两车已经来到了第一个场子,一个名叫麦隆的歌舞厅。
  
      麦隆现在也是被福帮掌控着,占据这里的人名叫周应为,这个人实力不弱,远在李成兴之上。而李成兴仗着与帮主李文元的关系,所以才能够在福帮占据高位。周应为则完全是凭自己的本事,在福帮打出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叶青赶到麦隆的时候,周应为也正在这里。叶青带着众人刚走进去,一个男子便匆匆迎了上来,问了叶青的名字,便直接转身上楼通报。没多久,便又下来,把叶青他们请上了楼。
  
      那人把叶青带到二楼一个包间外,恭声道:“叶先生,我家大哥说了,只允许您一个人进去。其他几位朋友,可以跟我去那边坐一坐。”
  
      叶青点头,对黑熊道:“熊子,带疯狗他们去那边喝点茶。”
  
      “大哥……”疯狗想说话,叶青朝他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疯狗知道叶青的实力,也就没再说什么,跟着黑熊去了隔壁的包间。
  
      叶青一人进了包间,周应为也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正慢慢地品着一杯红酒。见叶青进来,他站起身,淡笑道:“早就听说过叶先生的名字,一直没机会见面。今天见到叶先生本人,真是应了那句话,闻名不如见面啊!”
  
      叶青淡笑和周应为寒暄了一句,这个人明显是猜到叶青会来,所以早就在这里等着了。这样一个人,很精明,也很狡猾,叶青当然不会把他拍马屁的话放在心上,而是对他更加警惕了。
  
      “叶先生,我知道你来这里的意思。”叶青刚坐下,周应为便开门见山地道:“麦隆现在是在叶先生你的名下,当然就是你的产业了。交还给你,我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就先谢谢了。”叶青直接打断周应为的话,不给他再往下说的机会。
  
      周应为有些尴尬,干笑道:“叶先生,我个人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举双手双脚赞成把麦隆还给你。但是,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叶青看着周应为,道:“周先生到底是准备还,还是不准备还呢?”
  
      周应为道:“要是我自己的话,我肯定要还啊。可是,叶先生,昨晚你们打伤了我们福帮那么多人,还把李成兴废了。这件事,可让我们帮主很震怒啊!”
  
      “这么说,你碍于李文元的命令,不准备把麦隆还给我了?”叶青沉声道。
  
      “那倒不是。”周应为连忙摇头,沉默了一会,道:“说实话,我是叶先生你第一个来找的人。如果我先开口把场子还给你,回去,我也没法跟帮主交代。可是,不还给你的话,我自己心里都觉得不对。哎,这件事真的很矛盾啊!”
  
      叶青看着周应为,并没有再说话,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周应为装作很为难的样子,思索了好一会,道:“要不这样吧,叶先生,场子,我还给你,算是交你这个朋友了。但是,你能不能跟我配合一下,一起演场戏,让我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演什么戏?”叶青奇道。
  
      周应为没有说话,而是突然抓起桌上的酒瓶,径直砸在了自己的头上。酒瓶碎了,他头上也破了个口子,鲜血直流。
  
      “你干什么?”叶青也是一愣,周应为出手打他的话,那还算正常,这自残算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没事没事……”周应为用手捂着脑袋,苦笑道:“叶先生,一会要是出去了,你就说,这一下是你打的。这样,我才能让帮主感觉我真的是出力了。不然的话,我也没法回去交代啊!”
  
      叶青终于明白周应为让他帮忙演的是什么戏,原来是这么一出苦肉计啊,用来迷惑李文元的。
  
      叶青过去扶起周应为,道:“周先生,为了我的事,真的是为难你了啊!”
  
      “叶先生,你别客气。”周应为笑道:“我是佩服叶先生你的为人,而且我们福帮在这件事上,也真的不占理,所以我才帮你的。叶先生,只要你记住,有我周应为这么个朋友就可以了,别的话就不用说了!”
  
      叶青点了点头,真的没有再说话。周应为倒是有些遗憾,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只能捂着脑袋离开房间,带着自己的那些手下走了。
  
      黑熊疯狗他们出来,看到周应为那样子,疯狗不由诧异地道:“大哥,你揍他了?”
  
      叶青没有说话,只是把麦隆的经理叫来,告诉他,从今天开始,麦隆就姓叶了。
  
      那经理见到周应为捂着脑袋,满手滴血地出去,早已吓得哆嗦了。见到叶青,就跟见到煞神似的,对他的话当然是不敢有丝毫的反对了,结结巴巴地表示会好好帮叶青做事的。
  
      将场子里的情况了解了一下,叶青这才带着疯狗他们离开麦隆,往下一个场子赶去。
  
      坐在车里,黑熊忍不住问道:“队长,你什么时候打人开始用酒瓶了啊?”
  
      “他不是我打的。”叶青摇头。
  
      “啊?”黑熊和疯狗同时惊呼,疯狗下意识地想要扭头,却被黑熊一把按住。
  
      “专心开车!”黑熊敲了敲他的脑袋,对叶青奇道:“不是你打啊?那是谁打的?难不成是他自己打的?”
  
      叶青点头,黑熊更是惊愕,道:“队长,别开玩笑了,他会自己打自己?”
  
      “我没有开玩笑!”叶青皱起眉头,慢慢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这话,黑熊和疯狗都沉默了一会,黑熊道:“队长,这个人对咱们还真不错啊!”
  
      “是啊,这个人还挺有正义感的嘛。为了把场子还给咱们,还专门演了一出苦肉计给李文元看。”疯狗跟道。
  
      叶青则缓缓摇了摇头,道:“他这个苦肉计,不是演给李文元的,而是演给我的!”
  
      “啊?”黑熊和疯狗再次惊愕,黑熊奇道:“怎么是演给咱们看的?”
  
      “昨晚我把李成兴打残,李文元都没有派福帮的人来对付我,说明他现在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咱们!”叶青道:“所以,我今天才带你们过来要回我们的场子,因为我知道李文元绝对不敢不还。”
  
      黑熊奇道:“那周应为还说李文元不让他还?”
  
      “他这是骗咱们的。”叶青道:“他说李文元不让他还,而他却还要还给我,甚至不惜挨那么一下回去给李文元交代。事实上,他就是想让我感激他,这出苦肉计,就是给我看的。这个人,太过精明,不得不防!”
  
      黑熊和疯狗两人立时陷入了沉默,他们没有像叶青那样想这么多。不过,听叶青这么一分析,两人也的确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疯狗道:“周应为还敢背着李文元搞这些小动作,这个人有点过于狡猾了吧。”
  
      “他有野心!”叶青慢慢靠在沙发上,道:“他想让我帮他实现他的野心,所以才用这么一出苦肉计来骗我。我想,他应该是想反了李文元!”
  
      疯狗道:“这个人胆子也真不小,李文元掌控福帮这么多年,实力这么强,他斗得过李文元吗?”
  
      叶青道:“那就要看他手里有什么筹码了,或许,他觉得自己羽翼已丰了。”
  
      “哼,终究只是个小人而已。”黑熊愤然道:“这种人,成不了什么大事的。队长,咱们就不说,等他跟李文元翻脸的时候,再不帮他,看他怎么收场!”
  
      叶青淡笑摇头,反问道:“为什么不帮他?”
  
      “啊?”黑熊愣了一下,道:“队长,你知道他用苦肉计骗你,还帮他干嘛啊?”
  
      “大哥主要是想弄垮福帮,不管是谁,想要反李文元,大哥都会帮他的!”疯狗在前面道:“帮了周应为,未必能斗垮李文元,但至少也能让福帮元气大伤。在这一点上,正符合大哥的心思!”
  
      “是吗?”黑熊还是没明白,叶青淡笑点了点头。这一点上,疯狗的反应能力比黑熊强多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