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王铁柱的妹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疯狗不知道叶青想干什么,顺着叶青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了那女孩子。
  
      女孩子年纪不大,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因为营养不良,身体明显很是瘦小,在周围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当中,她与这里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偏偏她还是倔强地坐在那里,原本天真的眼睛,迷惘地看着来往的人,仿佛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多么让人唾弃的事情。
  
      “这里是虹飞路,很早以前的街道了,里面全都是这种洗头房,是深川市比较有名的红灯街。这里的小姐跟客人,都属于深川市最底层的人物。虽然她们做的是违法的生意,但这种东西还是无法禁止的。毕竟,这些小姐们也要吃饭的。”疯狗轻声解释道,他还以为叶青看不惯这里面的情况呢。
  
      叶青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那个小女孩。他见过这个小女孩,她就是王铁柱的妹妹王丽丽,在深川市上高中,王铁柱晚上出去摆摊赚钱,就是为了供养母亲和妹妹上学。可以说,那个瘫痪的母亲,和正在上学的妹妹,是王铁柱在深川市坚持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但是,叶青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你下去把她带过来。”叶青轻声吩咐疯狗,他不想亲自下去,就怕吓到她。
  
      疯狗把车停在旁边,走到那巷子里,径直走向王丽丽。跟她说了几句,屋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男子,也不知道在跟疯狗说什么。反正,过了一会,那男子的情绪有些不满,指手画脚示意疯狗离开。
  
      叶青微微皱眉,他只是让疯狗出去把王丽丽带过来,怎么好像还挺难似的?
  
      正在叶青诧异的时候,外面的情况再次改变。疯狗和那男子竟然吵了起来,继而发展到动手。那男子根本不是疯狗的对手,被疯狗打了两拳,他立马嚷嚷起来,屋内立刻奔出来三四个青年,拿着家伙便朝疯狗奔来。
  
      疯狗也不跑,只后退一步,抓起旁边一根棍子便虎视眈眈地看着这几个青年。这几个青年很是凶悍,冲出来便直奔疯狗而来,拿着砍刀钢管之类的直朝疯狗砍了过去。
  
      疯狗挡了两下,最终还是双拳不敌四手,被人用钢管在后背上砸了一下。疯狗吃痛,匆忙转身去应付,这时,一把砍刀直接从后面砍向了他的脑袋。
  
      便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疯狗,蹲下!”
  
      说话的正是叶青,听到叶青的声音,疯狗毫不犹豫地立刻蹲下。这一下也很及时,刚刚好避开后面那把砍刀。看着那砍刀从头上砍过去,疯狗只吓了一身冷汗,差一点就被这砍刀砍中了!
  
      叶青也刚刚好走了过来,两个青年转向他,其中一人破口骂道:“******的,谁让你说话了?找死是不是?”
  
      其中一个青年拎刀便朝叶青砍去,这些小青年岁数都不大,拎着砍刀的看样子还未满十八岁,这也是他们敢这么凶悍的主要原因。还未成年,不用承担那么重的法律责任,所以出手很是狂妄。
  
      面对这青年的砍刀,叶青根本没有闪避的意思,直接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时往前冲出一步,另一只手犹如闪电一般拍在了青年的脸上。
  
      青年顿时倒退两三米,摔倒在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满嘴牙掉了一半儿。整个人都愣住了,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坐在地上半晌都没有回过神,这一下都把他打懵了。
  
      另一个青年见到如此情况,不由吃了一惊。想要后退,叶青却一脚踹在他腿上,这青年一条腿顿时骨折,疼的他抱着腿在地上翻滚起来。
  
      此时,疯狗也撂倒了一个青年,抢了那青年手里的钢管,正跟最后一个拎着砍刀的青年对峙呢。
  
      那拿砍刀的青年见到叶青如此强势,也有些畏惧,但犹然拿刀狂吼:“******的,你知道我大哥是谁不?你们两个王八蛋,敢在虹飞路闹事,是不是活腻味了?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叫来一两百人,一人一拳都他妈把你们打没影了!”
  
      叶青根本不理他,径直走到那洗头房前面。王丽丽躲在房间里,浑身哆嗦看着这边的情况,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被吓得可不轻。
  
      青年见叶青走向王丽丽,立马怒骂道:“你他妈……”
  
      叶青反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青年顿时闭嘴,步了第一个人的后尘,一张嘴都肿了起来,再也骂不了人了。
  
      叶青走进洗头房,站在王丽丽面前,轻声道:“丽丽,还记得我吗?”
  
      王丽丽此时方才看清楚叶青的模样,面色不由大变,尖叫一声,转身便要逃跑。
  
      叶青一把抓住她,道:“我是你哥的朋友,我是你们的老乡,我是叶青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王丽丽根本不敢跟叶青对视,只挣扎着想要跑出去。但是,在叶青手里,她又怎么挣脱得了?
  
      “丽丽,你别害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叶青道:“是不是他们逼你的?你告诉我,没人可以欺负你的!”
  
      “操他妈的,谁在老子的地盘闹事!”这时,一个嚣张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过来。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带了七八个汉子跑了过来。
  
      “大哥,就……就是他在这儿闹事……”一个青年匆忙迎了上去,急道:“大哥,这小子下手还挺狠,你看把我打成什么样儿了。大哥,你得为我们报仇啊!”
  
      男子更是愤怒,带着几个手下径直跑到洗头房外面。疯狗见势不妙,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便挡在了洗头房门口。
  
      “我操,这不疯狗吗?”带头那男子认识疯狗,上下打量他一番,道:“狗日的,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老子的地盘闹事?还他妈带了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杂种,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大虹,你说话小心点!”疯狗怒道:“那是我大哥,叶青叶老板,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什么狗屁叶青,老子不认识!”大虹道:“这里是虹飞路,是我大虹的地盘,谁在这里都不好使。疯狗,今天你们不把这件事给我处理好了,你们要能走出这里,老子跟你姓!”
  
      疯狗正想回骂,叶青却突然从屋里转了出来,冷眼看着大虹,沉声道:“你想姓赵,还是姓叶?”
  
      大虹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叶青这是在骂自己,顿时火气冲天,怒吼道:“狗杂碎,你他妈欠揍是不是,把他给我剁了!”
  
      大虹身后七八个汉子立马拎着砍刀冲了上来,疯狗握紧砍刀站在叶青身边。他胆子可不小,而且,有叶青在身边,他更是感觉有底气了许多!
  
      “看着她!”叶青交代了一句,顺手抓起旁边一个椅子,径直走向了那七八个汉子。
  
      快跟这些人走到一起的时候,叶青突然将椅子抡向了第一个汉子。那汉子立马用砍刀去格挡,但是,他低估了叶青的力气,砍刀直接被椅子磕飞,而他也被椅子重重砸在身上。这木质的椅子,竟然直接被砸的散架,而这汉子也直接扑倒在地,晕了过去。
  
      叶青手头还剩下两根椅子腿,他把这椅子腿当成武器,大步冲进了人群。
  
      几个汉子拎着砍刀上来,七手八脚地想去砍叶青。不过,叶青的动作却比他们快得多,椅子腿不管砸到谁,这人便直接没了再战之力。不过两分钟时间,这七八个汉子全部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地惨叫,而叶青却连一下都没挨到。
  
      大虹顿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多人竟然连对方一个人都打不过。
  
      “你……你他妈到底是干什么的……”大虹惊愕地看着叶青,口气已经弱了许多。
  
      叶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冷声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哪个……哪个她?”大虹都还不明白叶青为什么找他的麻烦呢。
  
      “就是她!”叶青指了指后面的王丽丽。
  
      大虹这才明白,道:“她……她欠了我们的钱,所以在这里……在这里接活儿还钱……”
  
      “她欠你们钱?”叶青皱起眉头,沉声道:“欠了多少钱?你就要让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来做这样的事情?”
  
      “三十万!”大虹道。
  
      “什么?”叶青面色一变,王丽丽怎么会欠了这么一大笔钱呢?
  
      “三十万!”大虹道:“欠条我现在还拿着呢,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你们不想还钱,还砸我的场子,这……这事到哪也说不通吧……”
  
      叶青沉声道:“她怎么会欠你三十万?她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欠你这么多钱?”
  
      “我也知道她为什么要用这么多钱,但我是放债的,她想借钱,只要有抵押就可以,我管得了那么多吗?”大虹顿了一下,道:“她借这笔钱,是用她的身体抵押的。所以,她现在来这里接活儿还钱,那是她应该做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借给她这么多钱呢?”
  
      疯狗不知道叶青想干什么,顺着叶青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了那女孩子。
  
      女孩子年纪不大,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因为营养不良,身体明显很是瘦小,在周围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当中,她与这里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而偏偏她还是倔强地坐在那里,原本天真的眼睛,迷惘地看着来往的人,仿佛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多么让人唾弃的事情。
  
      “这里是虹飞路,很早以前的街道了,里面全都是这种洗头房,是深川市比较有名的红灯街。这里的小姐跟客人,都属于深川市最底层的人物。虽然她们做的是违法的生意,但这种东西还是无法禁止的。毕竟,这些小姐们也要吃饭的。”疯狗轻声解释道,他还以为叶青看不惯这里面的情况呢。
  
      叶青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那个小女孩。他见过这个小女孩,她就是王铁柱的妹妹王丽丽,在深川市上高中,王铁柱晚上出去摆摊赚钱,就是为了供养母亲和妹妹上学。可以说,那个瘫痪的母亲,和正在上学的妹妹,是王铁柱在深川市坚持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但是,叶青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
  
      “你下去把她带过来。”叶青轻声吩咐疯狗,他不想亲自下去,就怕吓到她。
  
      疯狗把车停在旁边,走到那巷子里,径直走向王丽丽。跟她说了几句,屋里突然走出来一个男子,也不知道在跟疯狗说什么。反正,过了一会,那男子的情绪有些不满,指手画脚示意疯狗离开。
  
      叶青微微皱眉,他只是让疯狗出去把王丽丽带过来,怎么好像还挺难似的?
  
      正在叶青诧异的时候,外面的情况再次改变。疯狗和那男子竟然吵了起来,继而发展到动手。那男子根本不是疯狗的对手,被疯狗打了两拳,他立马嚷嚷起来,屋内立刻奔出来三四个青年,拿着家伙便朝疯狗奔来。
  
      疯狗也不跑,只后退一步,抓起旁边一根棍子便虎视眈眈地看着这几个青年。这几个青年很是凶悍,冲出来便直奔疯狗而来,拿着砍刀钢管之类的直朝疯狗砍了过去。
  
      疯狗挡了两下,最终还是双拳不敌四手,被人用钢管在后背上砸了一下。疯狗吃痛,匆忙转身去应付,这时,一把砍刀直接从后面砍向了他的脑袋。
  
      便在这时,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疯狗,蹲下!”
  
      说话的正是叶青,听到叶青的声音,疯狗毫不犹豫地立刻蹲下。这一下也很及时,刚刚好避开后面那把砍刀。看着那砍刀从头上砍过去,疯狗只吓了一身冷汗,差一点就被这砍刀砍中了!
  
      叶青也刚刚好走了过来,两个青年转向他,其中一人破口骂道:“******的,谁让你说话了?找死是不是?”
  
      其中一个青年拎刀便朝叶青砍去,这些小青年岁数都不大,拎着砍刀的看样子还未满十八岁,这也是他们敢这么凶悍的主要原因。还未成年,不用承担那么重的法律责任,所以出手很是狂妄。
  
      面对这青年的砍刀,叶青根本没有闪避的意思,直接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时往前冲出一步,另一只手犹如闪电一般拍在了青年的脸上。
  
      青年顿时倒退两三米,摔倒在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满嘴牙掉了一半儿。整个人都愣住了,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坐在地上半晌都没有回过神,这一下都把他打懵了。
  
      另一个青年见到如此情况,不由吃了一惊。想要后退,叶青却一脚踹在他腿上,这青年一条腿顿时骨折,疼的他抱着腿在地上翻滚起来。
  
      此时,疯狗也撂倒了一个青年,抢了那青年手里的钢管,正跟最后一个拎着砍刀的青年对峙呢。
  
      那拿砍刀的青年见到叶青如此强势,也有些畏惧,但犹然拿刀狂吼:“******的,你知道我大哥是谁不?你们两个王八蛋,敢在虹飞路闹事,是不是活腻味了?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叫来一两百人,一人一拳都他妈把你们打没影了!”
  
      叶青根本不理他,径直走到那洗头房前面。王丽丽躲在房间里,浑身哆嗦看着这边的情况,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被吓得可不轻。
  
      青年见叶青走向王丽丽,立马怒骂道:“你他妈……”
  
      叶青反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脸上,青年顿时闭嘴,步了第一个人的后尘,一张嘴都肿了起来,再也骂不了人了。
  
      叶青走进洗头房,站在王丽丽面前,轻声道:“丽丽,还记得我吗?”
  
      王丽丽此时方才看清楚叶青的模样,面色不由大变,尖叫一声,转身便要逃跑。
  
      叶青一把抓住她,道:“我是你哥的朋友,我是你们的老乡,我是叶青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王丽丽根本不敢跟叶青对视,只挣扎着想要跑出去。但是,在叶青手里,她又怎么挣脱得了?
  
      “丽丽,你别害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叶青道:“是不是他们逼你的?你告诉我,没人可以欺负你的!”
  
      “操他妈的,谁在老子的地盘闹事!”这时,一个嚣张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过来。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带了七八个汉子跑了过来。
  
      “大哥,就……就是他在这儿闹事……”一个青年匆忙迎了上去,急道:“大哥,这小子下手还挺狠,你看把我打成什么样儿了。大哥,你得为我们报仇啊!”
  
      男子更是愤怒,带着几个手下径直跑到洗头房外面。疯狗见势不妙,从地上捡起一把砍刀便挡在了洗头房门口。
  
      “我操,这不疯狗吗?”带头那男子认识疯狗,上下打量他一番,道:“狗日的,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老子的地盘闹事?还他妈带了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杂种,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大虹,你说话小心点!”疯狗怒道:“那是我大哥,叶青叶老板,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什么狗屁叶青,老子不认识!”大虹道:“这里是虹飞路,是我大虹的地盘,谁在这里都不好使。疯狗,今天你们不把这件事给我处理好了,你们要能走出这里,老子跟你姓!”
  
      疯狗正想回骂,叶青却突然从屋里转了出来,冷眼看着大虹,沉声道:“你想姓赵,还是姓叶?”
  
      大虹愣了一下,旋即明白叶青这是在骂自己,顿时火气冲天,怒吼道:“狗杂碎,你他妈欠揍是不是,把他给我剁了!”
  
      大虹身后七八个汉子立马拎着砍刀冲了上来,疯狗握紧砍刀站在叶青身边。他胆子可不小,而且,有叶青在身边,他更是感觉有底气了许多!
  
      “看着她!”叶青交代了一句,顺手抓起旁边一个椅子,径直走向了那七八个汉子。
  
      快跟这些人走到一起的时候,叶青突然将椅子抡向了第一个汉子。那汉子立马用砍刀去格挡,但是,他低估了叶青的力气,砍刀直接被椅子磕飞,而他也被椅子重重砸在身上。这木质的椅子,竟然直接被砸的散架,而这汉子也直接扑倒在地,晕了过去。
  
      叶青手头还剩下两根椅子腿,他把这椅子腿当成武器,大步冲进了人群。
  
      几个汉子拎着砍刀上来,七手八脚地想去砍叶青。不过,叶青的动作却比他们快得多,椅子腿不管砸到谁,这人便直接没了再战之力。不过两分钟时间,这七八个汉子全部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地惨叫,而叶青却连一下都没挨到。
  
      大虹顿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多人竟然连对方一个人都打不过。
  
      “你……你他妈到底是干什么的……”大虹惊愕地看着叶青,口气已经弱了许多。
  
      叶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冷声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哪个……哪个她?”大虹都还不明白叶青为什么找他的麻烦呢。
  
      “就是她!”叶青指了指后面的王丽丽。
  
      大虹这才明白,道:“她……她欠了我们的钱,所以在这里……在这里接活儿还钱……”
  
      “她欠你们钱?”叶青皱起眉头,沉声道:“欠了多少钱?你就要让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来做这样的事情?”
  
      “三十万!”大虹道。
  
      “什么?”叶青面色一变,王丽丽怎么会欠了这么一大笔钱呢?
  
      “三十万!”大虹道:“欠条我现在还拿着呢,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你们不想还钱,还砸我的场子,这……这事到哪也说不通吧……”
  
      叶青沉声道:“她怎么会欠你三十万?她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会欠你这么多钱?”
  
      “我也知道她为什么要用这么多钱,但我是放债的,她想借钱,只要有抵押就可以,我管得了那么多吗?”大虹顿了一下,道:“她借这笔钱,是用她的身体抵押的。所以,她现在来这里接活儿还钱,那是她应该做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借给她这么多钱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