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二百九十八章祸不单行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叶青转头看向疯狗,疯狗点了点头,低声道:“大虹的确也在放高利贷,经常有女孩子用身体抵押借款,这事的确有。”
  
      叶青眉头皱的更紧,他看向屋里的王丽丽。
  
      王丽丽自知跑不了了,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不断落在地上。
  
      “疯狗也知道我这些事,欠条债务,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可没有逼良为娼,这是她自愿的。”大虹退了一步,道:“你……你们为这事砸了我的场子,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说法呢?”
  
      叶青没有理他,只静静看着王丽丽,轻声道:“丽丽,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虹道:“咋的,你还不相信我啊?你要不信,我可以拿欠条给你看啊!”
  
      叶青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只一直盯着王丽丽。
  
      过了好一会,王丽丽方才缓缓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大虹的话。
  
      “为什么?”叶青轻声问道,她为什么要借这么一大笔钱,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王丽丽低着头不说话,那大虹却有些忍不住,走过来道:“喂,姓叶的,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砸了我的场子,打了我的人,你他妈别以为自己能打,就可以嚣张跋扈了,这里……”
  
      叶青突然转头看向他,森寒的双目吓得大虹立时闭上嘴,后退了两步,讪讪地道:“我……我是有欠条的,你们是不是想赖账?”
  
      “三十万,下午我会派人给你送来!”叶青冷声道:“不过,我要带她走!”
  
      大虹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还有,我这么多兄弟都被打伤了,三十万够什么?”
  
      “你不相信我,我也要带她走。你要不服,可以拦住我!”叶青说着,拉住王丽丽的手,径直往外走去。
  
      大虹也不敢拦叶青,只能急道:“我相信你,可是,可是我兄弟被打伤的事,你总得给个说法吧……”
  
      叶青:“他们不动手的话,就不用受伤了。你要能打得过我,那我给你医药费!”
  
      大虹顿时无话可说,刚才看到叶青出手,他已经清楚了,自己这次的碰上硬茬子了。
  
      疯狗跟着离开,从大虹身边经过的时候,戏谑地朝他笑了笑,道:“虹哥,出来混,招子还是得放亮点。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叶青这两个字,活该你倒霉!”
  
      大虹气的直翻白眼,以前疯狗哪敢这样跟他说话啊。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他还不敢发怒,只怕引来叶青把他也给揍了。
  
      叶青将不情愿的王丽丽拉上车,这才看着她,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借了那么多钱?”
  
      王丽丽沉默了好一会,低声道:“妈妈在家里用蜡烛的时候,不小心……不小心把别人的一辆车烧了,赔……赔了人家二十五万的钱……”
  
      叶青皱起眉头,他知道王铁柱的母亲几乎是全身瘫痪,唯有一只手还能勉强动一下。他们住的房子,只有一盏小灯泡,而且平时舍不得开,多数时间都是点的蜡烛。只是,她一个几乎全身瘫痪的人,究竟怎么把人的车给烧了呢?她根本连行动都行动不了,最多就是把蜡烛推翻,怎么可能烧得了一辆车呢?
  
      “到底怎么回事?”叶青问道,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王丽丽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王铁柱住院之后,王丽丽还要经常去医院照顾他。所以,她母亲多数时间都一个人在屋里。晚上的时候,她经常会点一根蜡烛,等待女儿回来。可是,四天前,王丽丽回到家的时候,那个小房子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旁边还有一辆被烧成框架的轿车。问了旁边的人她才知道,是母亲点蜡烛的时候,不小心失火,连房子带车都给烧了。
  
      也幸亏那轿车司机是个好人,不顾自己的车,把王丽丽的母亲救了出来。但是,他的车没能保住,直接给烧成了框架,还有那个小房子。这一切加一起,要赔整整二十五万才够。
  
      王丽丽哪里有这些钱,而且,母亲还有些烧伤,送到医院等着救治。虽然哥哥王铁柱住院的钱有人垫付了,但是,母亲住院的钱,她又能从哪里找呢?
  
      这个家庭唯一的支柱哥哥已经倒下了,她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哥哥。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个轿车司机介绍她来这里找大虹借了三十万,二十五万赔偿给人家,五万块钱给她母亲住院用。而作为代价,她就要在大虹这里接活儿抵账。叶青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干了两天了。
  
      听完这话,叶青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这一家人的命运还真是悲惨,之前的境况已经很可悲了,谁知道又接连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真是让人感叹。可怜王丽丽一个中学生,竟然要用出卖自己身体的方式来赚钱给母亲住院用。叶青现在一点也不怪她,只是可怜这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花季年龄,她的青春却要因为这件事而永远蒙羞了。
  
      “那个司机是哪的人?”沉默良久,叶青终于问了一句话。他总觉得那个司机有问题,他既然是一个好人,能够把王丽丽的母亲救出火海,但又为什么要把王丽丽踢进火坑,逼她去找高利贷借钱呢?
  
      王丽丽对那司机的情况也不熟悉,只知道他住的地方和他的联系方式。叶青听完,轻轻拍了拍前面疯狗的肩膀,示意他记住,去调查一下这个人。
  
      “叶大哥……”王丽丽咬了咬牙,低声道:“我做的事情,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哥哥?”
  
      叶青叹了口气,这件事告诉王铁柱,他恐怕也接受不了。只是,这种事情,又能瞒得了他多久呢?
  
      叶青把王丽丽送到了医院,又打电话让黑熊带三十万给大虹送去,同时让他给大虹一个警告,叶青不想让任何人再去骚扰王丽丽母女。
  
      将王丽丽这边安置好,叶青便赶去另一个医院去看王铁柱了。疯狗没跟叶青一起过去,他直接去调查那个司机的事情了。
  
      王铁柱的恢复情况挺好,这几天时间,他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而且,他主要是失血过多,需要补充营养,除了身体虚弱点,别的倒没有什么,看样子过不了几天就能回学校上课了。
  
      长毛一直都在这里照顾王铁柱,他现在算是王铁柱最要好的一个同学了。见叶青过来,长毛立马恭恭敬敬地跟叶青打招呼,给叶青搬了椅子让叶青在床边坐下。
  
      “叶大哥,你终于回来了……”见到叶青,王铁柱眼眶微红,道:“我听长毛说,你在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我……我还担心你会遇到麻烦呢。叶大哥,你……你没有受伤吧?”
  
      “没事的。”叶青淡笑,道:“都是一些小事,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
  
      “处理好了就好!”王铁柱憨厚地一笑,道:“这几天外面一直流传各种各样的消息,很多都跟叶大哥你相关。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相信叶大哥你好人有好报,肯定不会有事的!”
  
      叶青笑了笑,心里却有些酸楚。这个可怜的老实人,自己都躺在病床上,却还惦记着别人的事情,这让叶青心里暖暖的。不过,想到王丽丽的事情,叶青心里却又是一阵疼痛。如果王铁柱知道这件事,他又会怎样呢?
  
      在王铁柱这里坐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叶青始终没有提王丽丽的事情。他不敢把王丽丽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怕王铁柱受不了这个打击。
  
      跟王铁柱闲聊中,叶青也得知了另一个消息。方才梁来过两次,王铁柱的医药费都是方才梁出的,看样子方才梁是真的有想要道歉的心思。倒是方少和他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来过,而且方少已经出院了,毕竟他受伤比王铁柱轻得多。
  
      方才梁做的事让叶青很满意,至少方家还是有一个明事理的人。至于方少那个人,叶青对他始终怀有敌意,这个人恐怕不是吃一次亏就能改正的人。
  
      在这里陪王铁柱吃了晚饭,叶青给王铁柱留了一万块,也给长毛留了一千块钱。王铁柱一再推辞,但始终推辞不掉。至于长毛,他的家庭情况也不好,收到一千块,他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断地向叶青道谢。
  
      离开医院,叶青直接回到天盛。李连山打来电话,南郊狗场外面已经再没有任何人监视了,看样子正如叶青预料的那样,那些外地势力也纷纷撤出了。看样子福帮和天青帮的退出,的确让他们摸不清楚状况,也不敢贸然出手。
  
      叶青接到的第二个电话来自疯狗,他已经把那个轿车司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
  
      “他叫贾正泽,外号假子,是个涉黑成员。早年有两起诈骗前科,半年前才出狱,没有工作,主要以骗人为生。而且,他名下根本没有车!”
  
      叶青皱起眉头,这么说来,这个贾正泽肯定有问题。难不成,那个火灾是他一手导演,就是用来诈骗王丽丽,想从王丽丽手里骗钱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的品质已经卑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啊!
  
      叶青转头看向疯狗,疯狗点了点头,低声道:“大虹的确也在放高利贷,经常有女孩子用身体抵押借款,这事的确有。”
  
      叶青眉头皱的更紧,他看向屋里的王丽丽。
  
      王丽丽自知跑不了了,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地不断落在地上。
  
      “疯狗也知道我这些事,欠条债务,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可没有逼良为娼,这是她自愿的。”大虹退了一步,道:“你……你们为这事砸了我的场子,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说法呢?”
  
      叶青没有理他,只静静看着王丽丽,轻声道:“丽丽,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虹道:“咋的,你还不相信我啊?你要不信,我可以拿欠条给你看啊!”
  
      叶青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只一直盯着王丽丽。
  
      过了好一会,王丽丽方才缓缓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大虹的话。
  
      “为什么?”叶青轻声问道,她为什么要借这么一大笔钱,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王丽丽低着头不说话,那大虹却有些忍不住,走过来道:“喂,姓叶的,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里是我的地盘,你砸了我的场子,打了我的人,你他妈别以为自己能打,就可以嚣张跋扈了,这里……”
  
      叶青突然转头看向他,森寒的双目吓得大虹立时闭上嘴,后退了两步,讪讪地道:“我……我是有欠条的,你们是不是想赖账?”
  
      “三十万,下午我会派人给你送来!”叶青冷声道:“不过,我要带她走!”
  
      大虹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还有,我这么多兄弟都被打伤了,三十万够什么?”
  
      “你不相信我,我也要带她走。你要不服,可以拦住我!”叶青说着,拉住王丽丽的手,径直往外走去。
  
      大虹也不敢拦叶青,只能急道:“我相信你,可是,可是我兄弟被打伤的事,你总得给个说法吧……”
  
      叶青:“他们不动手的话,就不用受伤了。你要能打得过我,那我给你医药费!”
  
      大虹顿时无话可说,刚才看到叶青出手,他已经清楚了,自己这次的碰上硬茬子了。
  
      疯狗跟着离开,从大虹身边经过的时候,戏谑地朝他笑了笑,道:“虹哥,出来混,招子还是得放亮点。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叶青这两个字,活该你倒霉!”
  
      大虹气的直翻白眼,以前疯狗哪敢这样跟他说话啊。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他还不敢发怒,只怕引来叶青把他也给揍了。
  
      叶青将不情愿的王丽丽拉上车,这才看着她,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借了那么多钱?”
  
      王丽丽沉默了好一会,低声道:“妈妈在家里用蜡烛的时候,不小心……不小心把别人的一辆车烧了,赔……赔了人家二十五万的钱……”
  
      叶青皱起眉头,他知道王铁柱的母亲几乎是全身瘫痪,唯有一只手还能勉强动一下。他们住的房子,只有一盏小灯泡,而且平时舍不得开,多数时间都是点的蜡烛。只是,她一个几乎全身瘫痪的人,究竟怎么把人的车给烧了呢?她根本连行动都行动不了,最多就是把蜡烛推翻,怎么可能烧得了一辆车呢?
  
      “到底怎么回事?”叶青问道,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王丽丽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王铁柱住院之后,王丽丽还要经常去医院照顾他。所以,她母亲多数时间都一个人在屋里。晚上的时候,她经常会点一根蜡烛,等待女儿回来。可是,四天前,王丽丽回到家的时候,那个小房子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旁边还有一辆被烧成框架的轿车。问了旁边的人她才知道,是母亲点蜡烛的时候,不小心失火,连房子带车都给烧了。
  
      也幸亏那轿车司机是个好人,不顾自己的车,把王丽丽的母亲救了出来。但是,他的车没能保住,直接给烧成了框架,还有那个小房子。这一切加一起,要赔整整二十五万才够。
  
      王丽丽哪里有这些钱,而且,母亲还有些烧伤,送到医院等着救治。虽然哥哥王铁柱住院的钱有人垫付了,但是,母亲住院的钱,她又能从哪里找呢?
  
      这个家庭唯一的支柱哥哥已经倒下了,她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哥哥。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个轿车司机介绍她来这里找大虹借了三十万,二十五万赔偿给人家,五万块钱给她母亲住院用。而作为代价,她就要在大虹这里接活儿抵账。叶青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干了两天了。
  
      听完这话,叶青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这一家人的命运还真是悲惨,之前的境况已经很可悲了,谁知道又接连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真是让人感叹。可怜王丽丽一个中学生,竟然要用出卖自己身体的方式来赚钱给母亲住院用。叶青现在一点也不怪她,只是可怜这个女孩子,十五六岁的花季年龄,她的青春却要因为这件事而永远蒙羞了。
  
      “那个司机是哪的人?”沉默良久,叶青终于问了一句话。他总觉得那个司机有问题,他既然是一个好人,能够把王丽丽的母亲救出火海,但又为什么要把王丽丽踢进火坑,逼她去找高利贷借钱呢?
  
      王丽丽对那司机的情况也不熟悉,只知道他住的地方和他的联系方式。叶青听完,轻轻拍了拍前面疯狗的肩膀,示意他记住,去调查一下这个人。
  
      “叶大哥……”王丽丽咬了咬牙,低声道:“我做的事情,你……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哥哥?”
  
      叶青叹了口气,这件事告诉王铁柱,他恐怕也接受不了。只是,这种事情,又能瞒得了他多久呢?
  
      叶青把王丽丽送到了医院,又打电话让黑熊带三十万给大虹送去,同时让他给大虹一个警告,叶青不想让任何人再去骚扰王丽丽母女。
  
      将王丽丽这边安置好,叶青便赶去另一个医院去看王铁柱了。疯狗没跟叶青一起过去,他直接去调查那个司机的事情了。
  
      王铁柱的恢复情况挺好,这几天时间,他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而且,他主要是失血过多,需要补充营养,除了身体虚弱点,别的倒没有什么,看样子过不了几天就能回学校上课了。
  
      长毛一直都在这里照顾王铁柱,他现在算是王铁柱最要好的一个同学了。见叶青过来,长毛立马恭恭敬敬地跟叶青打招呼,给叶青搬了椅子让叶青在床边坐下。
  
      “叶大哥,你终于回来了……”见到叶青,王铁柱眼眶微红,道:“我听长毛说,你在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我……我还担心你会遇到麻烦呢。叶大哥,你……你没有受伤吧?”
  
      “没事的。”叶青淡笑,道:“都是一些小事,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
  
      “处理好了就好!”王铁柱憨厚地一笑,道:“这几天外面一直流传各种各样的消息,很多都跟叶大哥你相关。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相信叶大哥你好人有好报,肯定不会有事的!”
  
      叶青笑了笑,心里却有些酸楚。这个可怜的老实人,自己都躺在病床上,却还惦记着别人的事情,这让叶青心里暖暖的。不过,想到王丽丽的事情,叶青心里却又是一阵疼痛。如果王铁柱知道这件事,他又会怎样呢?
  
      在王铁柱这里坐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叶青始终没有提王丽丽的事情。他不敢把王丽丽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怕王铁柱受不了这个打击。
  
      跟王铁柱闲聊中,叶青也得知了另一个消息。方才梁来过两次,王铁柱的医药费都是方才梁出的,看样子方才梁是真的有想要道歉的心思。倒是方少和他母亲,自始至终都没有来过,而且方少已经出院了,毕竟他受伤比王铁柱轻得多。
  
      方才梁做的事让叶青很满意,至少方家还是有一个明事理的人。至于方少那个人,叶青对他始终怀有敌意,这个人恐怕不是吃一次亏就能改正的人。
  
      在这里陪王铁柱吃了晚饭,叶青给王铁柱留了一万块,也给长毛留了一千块钱。王铁柱一再推辞,但始终推辞不掉。至于长毛,他的家庭情况也不好,收到一千块,他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断地向叶青道谢。
  
      离开医院,叶青直接回到天盛。李连山打来电话,南郊狗场外面已经再没有任何人监视了,看样子正如叶青预料的那样,那些外地势力也纷纷撤出了。看样子福帮和天青帮的退出,的确让他们摸不清楚状况,也不敢贸然出手。
  
      叶青接到的第二个电话来自疯狗,他已经把那个轿车司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
  
      “他叫贾正泽,外号假子,是个涉黑成员。早年有两起诈骗前科,半年前才出狱,没有工作,主要以骗人为生。而且,他名下根本没有车!”
  
      叶青皱起眉头,这么说来,这个贾正泽肯定有问题。难不成,那个火灾是他一手导演,就是用来诈骗王丽丽,想从王丽丽手里骗钱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的品质已经卑劣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