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章被迫跳楼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丽丽走过去捡起档案袋,又推开房门四望。走廊里一片寂静,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仿佛刚才听到的敲门声就是幻觉似的。
  
      王丽丽心中诧异,又四处看了看,确定真的没人,这才摇了摇头,拿着档案袋回了房间,慢慢将档案袋拆开。
  
      档案袋里是一堆照片,王丽丽将那些照片拿出来,只看了一眼,面色便立刻大变。
  
      照片里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丽丽。而且,在这些照片当中,她根本没有穿衣服,被各种各样的男子按在身上。这些照片,拍的正是她在虹飞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每一个照片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张照片,都能勾起她噩梦一般的回忆。
  
      看着那些照片,王丽丽整个人都接近崩溃。她原以为自己回来了,就能摆脱那些事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张张的照片,又把她拉进了暗黑的深渊。
  
      翻着照片,一张夹在照片当中的纸条掉落在地上。王丽丽捡起纸条,看到上面写的字,王丽丽的整个人如遭雷击。
  
      “你若活着,这些照片就会发到全世界。你若死了,你的家人就不用再因为你而蒙羞。”
  
      短短两行字,却足以将一个青春女孩逼上绝路。
  
      看着那一张张照片,王丽丽的眼泪无声无息地从眼眶涌了出来。她只是一个刚走出农村的小女生,传统保守的观念,让她已经接近崩溃。而这些照片的出现,更是让她绝望。纸条上的字,更好似催命符一般,让她这几天萌生了无数次的自杀念头竟然渐渐坚定。
  
      在原地沉默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王丽丽将那些照片全部装进了档案袋。她缓步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母亲,饱含热泪,轻轻替母亲卷好被角。而后后退两步,跪在床边,恭敬而又虔诚地朝母亲磕了三个头。
  
      “妈,对不起,我不能再照顾你了。”
  
      短短一句话,却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拿起档案袋,一步三回头地走出病房,晃晃荡荡地走上了顶楼。
  
      躲在顶楼一个背风处,她将档案袋点着,看着档案袋慢慢燃尽,她的面容也越来越坚毅。她缓步走到楼边,看着六楼的下面,精神明显有些恍惚。
  
      “哥哥,你说过我们会好好活着,会找到好工作,会挣很多很多钱,会过上很好很好的日子。”她苦笑一声,道:“哥哥,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可是,对不起,我等不了你了。”
  
      她缓缓闭上眼睛,泪水无声无息地沿着脸庞滑下。她往前踏出一步,轻声道:“哥哥,你说,如果有下辈子的话,能不能不要活得这么辛苦?”
  
      十六岁的女孩,犹如黑夜当中的一道暗影,从六楼顶坠落下来。巨大的冲击力,把下面一棵大树的枝干都撞断了。她瘦弱的身躯摔在地上,一片暗红色的血液慢慢铺开,在昏暗的月色下,仿佛一朵凄厉的花朵!
  
      “有人跳楼了!”
  
      过了一会,一个惊恐的尖叫终于响起。
  
      在远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看着躺在血泊当中的王丽丽,慢慢转身离开。直到走出医院,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他方才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事情办好了。”他只说了这五个字,便直接挂了电话,走进了对面一个黑暗的小巷子。
  
      同一时间,市内一个知名美容院,方少的母亲罗彩云放下手机,翻身起来,穿好衣服走出了美容院。
  
      楼下一辆车正等着她,罗彩云坐进车里,前面开车的司机便低声道:“方少爷跟丁少爷他们几个在青玉阁。”
  
      “去找他。”罗彩云只吐出这三个字,慢慢靠在沙发上,眼中竟然闪烁着一种恐怖的阴寒之色。
  
      青玉阁是深川市最为出名的私人会所,是天青帮的场子,是深川市那些富豪们最喜欢去玩的地方。
  
      青玉阁位于北郊一片别墅区后面,占地约二百亩左右,里面设备齐全,也是天青帮的标志场子。
  
      罗彩云也是青玉阁的常客,车辆在门口很轻松地通过,直接进入地下停车场。
  
      站在这地下停车场,你便能够感受到这个深川市最出名的私人会所绝非浪得虚名。地下室当中随处可见的都是上百万的豪车,其中不乏一些在街面上也很少见到的顶级豪车,罗彩云这辆宝马在这些车当中根本显不出来。
  
      罗彩云下了车,直接上楼,在服务员的接待下,赶到五楼一个豪华包间外面。
  
      包间里面一片喧哗,听着那阵阵喧哗声,罗彩云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罗彩云没有直接推门,而是朝旁边的司机看了一眼。司机会意,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罗彩云站在门口,只听到里面传来几声怒骂,看样子这几个纨绔子弟对有人突然闯进去的事情很是不满意。不过,很快里面便又传来方少的声音:“别吵别吵,这是我妈妈的司机。”
  
      里面的喧哗这才停止,随着一阵噪杂的声音,过了三分钟左右,司机走了出来,朝门口的罗彩云点了点头。
  
      罗彩云这才走进房间,里面总共有十五个人左右。女多男少,基本是两个女孩子陪一个男的。
  
      几个男的,其实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小青年而已。方少正在其中,还有一个人则是上次在北环前湾酒吧被叶青打伤的丁少彦,也真是人以群分,这些人也的确能够混到一起。
  
      看到罗彩云,方少有些尴尬,而其他几个青年也纷纷低下头,装的好像很文静的样子。不过,罗彩云看那些女孩子衣衫不整的样子,基本就能够猜到这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先让司机进来,就是不想看到那些不该看的东西,不让场面变得尴尬。
  
      “妈,你怎么了?”方少摆脱那俩女孩,走到罗彩云面前,尴尬地道:“我跟几个同学在这里聚会,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吗?”
  
      罗彩云瞪了他一眼,道:“小丁,让你们的女朋友先出去一下好吗?”
  
      丁少彦知道罗彩云说的什么意思,立马转头招呼那些女孩子们出去。屋内只剩下这五个纨绔子弟,还有罗彩云。
  
      罗彩云转头看了那司机一眼,司机立马转身出去,将房门关了起来。
  
      屋内方少丁少彦五人大为诧异,不知道罗彩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罗彩云毕竟是长辈,他们五人也不敢太放肆,只紧张地站在这里。
  
      “坐。”罗彩云当先在沙发边坐下,示意这五人坐下。
  
      丁少彦五人在旁边坐下,方少看了看自己几个哥们,道:“妈,到底有什么事啊?有什么事,咱回去说还不行吗?今晚我们同学聚会呢,我……”
  
      “闭嘴!”罗彩云冷喝一声,吓得方少一个哆嗦。平时在家里,都是父亲方才梁朝他发火,母亲可很少发火。但是,母亲一旦发火,他却不得不害怕。
  
      罗彩云冷冷扫了丁少彦几人一眼,道:“小丁,你们几个都是天儿的朋友,算起来我也是你们的长辈。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阿姨,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丁少彦很是恭敬地道,其实心里对罗彩云却非常的不满。
  
      “既然你们叫我一声阿姨,那我也就倚老卖老一下吧!”罗彩云转向方少,沉声道:“四天前的事情,都有谁参与了?”
  
      此言一出,五人面色皆变,丁少彦四人齐齐看向方少。方少咽了口唾沫,道:“妈,什么……什么事啊?”
  
      “这个时候还想骗我吗?”罗彩云瞪眼,道:“姓叶的今天下午在虹飞路见到了那个女孩,打伤大虹,把那个女孩抢了回去。然后,他又派他的手下去找贾正泽,这件事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吧!”
  
      五人面色又变,面面相觑之下,连方少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你们五个好大的胆子啊!”罗彩云咬牙,道:“你们以为你们做的这些事就能瞒天过海吗?姓叶的不是傻子,他连国际大盗贺子强都能抓住,你们这点小伎俩,能逃过他的眼睛吗?”
  
      “逃不过那又怎样,难道我们还怕他不成?”方少梗着脖子道。
  
      罗彩云愤然道:“你不怕他,那你现在找他去,就告诉他,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
  
      方少顿时气馁,旁边丁少彦匆忙道:“小方,你怎么能这样跟阿姨说话?阿姨也是为你好啊!”
  
      方少低着头,低声道:“妈,姓叶的也太嚣张了吧。你看他来到深川市之后都做了什么事,我也没怎么惹着他啊,他都把我打成这样。还有少炎他们几个,都没得罪姓叶的,结果还是被他打了,这件事我们难道就不应该报复吗?这口气我就是咽不下去,他一个穷的连饭都快吃不起的人,凭什么能够打我们!”
  
      罗彩云瞪眼道:“想报复,直接去找叶青啊,为什么朝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瘫痪下手?”
  
      方少几人面色尴尬至极,他们倒是想去找叶青报仇。可是,他们没这个本事啊,只能朝跟叶青关系好的人下手了。
  
      王丽丽走过去捡起档案袋,又推开房门四望。走廊里一片寂静,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仿佛刚才听到的敲门声就是幻觉似的。
  
      王丽丽心中诧异,又四处看了看,确定真的没人,这才摇了摇头,拿着档案袋回了房间,慢慢将档案袋拆开。
  
      档案袋里是一堆照片,王丽丽将那些照片拿出来,只看了一眼,面色便立刻大变。
  
      照片里的不是别人,正是王丽丽。而且,在这些照片当中,她根本没有穿衣服,被各种各样的男子按在身上。这些照片,拍的正是她在虹飞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每一个照片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张照片,都能勾起她噩梦一般的回忆。
  
      看着那些照片,王丽丽整个人都接近崩溃。她原以为自己回来了,就能摆脱那些事了。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张张的照片,又把她拉进了暗黑的深渊。
  
      翻着照片,一张夹在照片当中的纸条掉落在地上。王丽丽捡起纸条,看到上面写的字,王丽丽的整个人如遭雷击。
  
      “你若活着,这些照片就会发到全世界。你若死了,你的家人就不用再因为你而蒙羞。”
  
      短短两行字,却足以将一个青春女孩逼上绝路。
  
      看着那一张张照片,王丽丽的眼泪无声无息地从眼眶涌了出来。她只是一个刚走出农村的小女生,传统保守的观念,让她已经接近崩溃。而这些照片的出现,更是让她绝望。纸条上的字,更好似催命符一般,让她这几天萌生了无数次的自杀念头竟然渐渐坚定。
  
      在原地沉默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王丽丽将那些照片全部装进了档案袋。她缓步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母亲,饱含热泪,轻轻替母亲卷好被角。而后后退两步,跪在床边,恭敬而又虔诚地朝母亲磕了三个头。
  
      “妈,对不起,我不能再照顾你了。”
  
      短短一句话,却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拿起档案袋,一步三回头地走出病房,晃晃荡荡地走上了顶楼。
  
      躲在顶楼一个背风处,她将档案袋点着,看着档案袋慢慢燃尽,她的面容也越来越坚毅。她缓步走到楼边,看着六楼的下面,精神明显有些恍惚。
  
      “哥哥,你说过我们会好好活着,会找到好工作,会挣很多很多钱,会过上很好很好的日子。”她苦笑一声,道:“哥哥,我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可是,对不起,我等不了你了。”
  
      她缓缓闭上眼睛,泪水无声无息地沿着脸庞滑下。她往前踏出一步,轻声道:“哥哥,你说,如果有下辈子的话,能不能不要活得这么辛苦?”
  
      十六岁的女孩,犹如黑夜当中的一道暗影,从六楼顶坠落下来。巨大的冲击力,把下面一棵大树的枝干都撞断了。她瘦弱的身躯摔在地上,一片暗红色的血液慢慢铺开,在昏暗的月色下,仿佛一朵凄厉的花朵!
  
      “有人跳楼了!”
  
      过了一会,一个惊恐的尖叫终于响起。
  
      在远处一个角落里,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看着躺在血泊当中的王丽丽,慢慢转身离开。直到走出医院,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他方才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事情办好了。”他只说了这五个字,便直接挂了电话,走进了对面一个黑暗的小巷子。
  
      同一时间,市内一个知名美容院,方少的母亲罗彩云放下手机,翻身起来,穿好衣服走出了美容院。
  
      楼下一辆车正等着她,罗彩云坐进车里,前面开车的司机便低声道:“方少爷跟丁少爷他们几个在青玉阁。”
  
      “去找他。”罗彩云只吐出这三个字,慢慢靠在沙发上,眼中竟然闪烁着一种恐怖的阴寒之色。
  
      青玉阁是深川市最为出名的私人会所,是天青帮的场子,是深川市那些富豪们最喜欢去玩的地方。
  
      青玉阁位于北郊一片别墅区后面,占地约二百亩左右,里面设备齐全,也是天青帮的标志场子。
  
      罗彩云也是青玉阁的常客,车辆在门口很轻松地通过,直接进入地下停车场。
  
      站在这地下停车场,你便能够感受到这个深川市最出名的私人会所绝非浪得虚名。地下室当中随处可见的都是上百万的豪车,其中不乏一些在街面上也很少见到的顶级豪车,罗彩云这辆宝马在这些车当中根本显不出来。
  
      罗彩云下了车,直接上楼,在服务员的接待下,赶到五楼一个豪华包间外面。
  
      包间里面一片喧哗,听着那阵阵喧哗声,罗彩云不由轻轻叹了口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罗彩云没有直接推门,而是朝旁边的司机看了一眼。司机会意,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罗彩云站在门口,只听到里面传来几声怒骂,看样子这几个纨绔子弟对有人突然闯进去的事情很是不满意。不过,很快里面便又传来方少的声音:“别吵别吵,这是我妈妈的司机。”
  
      里面的喧哗这才停止,随着一阵噪杂的声音,过了三分钟左右,司机走了出来,朝门口的罗彩云点了点头。
  
      罗彩云这才走进房间,里面总共有十五个人左右。女多男少,基本是两个女孩子陪一个男的。
  
      几个男的,其实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小青年而已。方少正在其中,还有一个人则是上次在北环前湾酒吧被叶青打伤的丁少彦,也真是人以群分,这些人也的确能够混到一起。
  
      看到罗彩云,方少有些尴尬,而其他几个青年也纷纷低下头,装的好像很文静的样子。不过,罗彩云看那些女孩子衣衫不整的样子,基本就能够猜到这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先让司机进来,就是不想看到那些不该看的东西,不让场面变得尴尬。
  
      “妈,你怎么了?”方少摆脱那俩女孩,走到罗彩云面前,尴尬地道:“我跟几个同学在这里聚会,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不就行了吗?”
  
      罗彩云瞪了他一眼,道:“小丁,让你们的女朋友先出去一下好吗?”
  
      丁少彦知道罗彩云说的什么意思,立马转头招呼那些女孩子们出去。屋内只剩下这五个纨绔子弟,还有罗彩云。
  
      罗彩云转头看了那司机一眼,司机立马转身出去,将房门关了起来。
  
      屋内方少丁少彦五人大为诧异,不知道罗彩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罗彩云毕竟是长辈,他们五人也不敢太放肆,只紧张地站在这里。
  
      “坐。”罗彩云当先在沙发边坐下,示意这五人坐下。
  
      丁少彦五人在旁边坐下,方少看了看自己几个哥们,道:“妈,到底有什么事啊?有什么事,咱回去说还不行吗?今晚我们同学聚会呢,我……”
  
      “闭嘴!”罗彩云冷喝一声,吓得方少一个哆嗦。平时在家里,都是父亲方才梁朝他发火,母亲可很少发火。但是,母亲一旦发火,他却不得不害怕。
  
      罗彩云冷冷扫了丁少彦几人一眼,道:“小丁,你们几个都是天儿的朋友,算起来我也是你们的长辈。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阿姨,有什么话您尽管说!”丁少彦很是恭敬地道,其实心里对罗彩云却非常的不满。
  
      “既然你们叫我一声阿姨,那我也就倚老卖老一下吧!”罗彩云转向方少,沉声道:“四天前的事情,都有谁参与了?”
  
      此言一出,五人面色皆变,丁少彦四人齐齐看向方少。方少咽了口唾沫,道:“妈,什么……什么事啊?”
  
      “这个时候还想骗我吗?”罗彩云瞪眼,道:“姓叶的今天下午在虹飞路见到了那个女孩,打伤大虹,把那个女孩抢了回去。然后,他又派他的手下去找贾正泽,这件事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吧!”
  
      五人面色又变,面面相觑之下,连方少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你们五个好大的胆子啊!”罗彩云咬牙,道:“你们以为你们做的这些事就能瞒天过海吗?姓叶的不是傻子,他连国际大盗贺子强都能抓住,你们这点小伎俩,能逃过他的眼睛吗?”
  
      “逃不过那又怎样,难道我们还怕他不成?”方少梗着脖子道。
  
      罗彩云愤然道:“你不怕他,那你现在找他去,就告诉他,这件事是你一手策划的!”
  
      方少顿时气馁,旁边丁少彦匆忙道:“小方,你怎么能这样跟阿姨说话?阿姨也是为你好啊!”
  
      方少低着头,低声道:“妈,姓叶的也太嚣张了吧。你看他来到深川市之后都做了什么事,我也没怎么惹着他啊,他都把我打成这样。还有少炎他们几个,都没得罪姓叶的,结果还是被他打了,这件事我们难道就不应该报复吗?这口气我就是咽不下去,他一个穷的连饭都快吃不起的人,凭什么能够打我们!”
  
      罗彩云瞪眼道:“想报复,直接去找叶青啊,为什么朝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瘫痪下手?”
  
      方少几人面色尴尬至极,他们倒是想去找叶青报仇。可是,他们没这个本事啊,只能朝跟叶青关系好的人下手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