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零五章护犊
    听着罗彩云这话,方才梁不由更怒,道:“我们方家的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错要认,有罪要担。如果他连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敢承担,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当我们方家的人?”
  
      “你说得好听,那你现在去把你儿子送到警察局啊。你不是行得正坐得直吗,你亲自把你儿子铐起来送到警察局啊!”罗彩云在电话那端嚎哭起来:“算了,我看这日子也没法过了。你把天儿送到警察局吧,我这就去跳河自杀算了,天儿都没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方才梁,你就一个人好好活着吧,你再找个人,再给你生个儿子,好好教育去吧。”
  
      方才梁被罗彩云哭的一个头两个大,急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你这话算什么意思?怎么的,难道你觉得你儿子做的事就是正确的吗?你觉得你们做的事都是对的吗?”
  
      罗彩云大声嚷嚷道:“我们做的事虽然不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你让我们怎么办?你要想让我们自首,那我们现在就去自首,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们现在就去自首,行不行?你一个人好好过,你一个人潇潇洒洒的,再没有人给你闯祸,再没有人给你惹是生非了,你可开心了吧!”
  
      方才梁肺都快气炸了,喘了几口气,怒道:“罗彩云,你究竟想怎么样?”
  
      罗彩云:“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你想怎么样呢?你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对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去自首啊,你说啊,你想让我们去死,你就说啊,我们就去死给你看,行不行?”
  
      “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们去死了!”方才梁怒道。
  
      “你不是想让我们去自首吗?都死了这么多人了,你让我们去自首,那跟要我们的命有什么区别啊?”罗彩云怒道:“方才梁,你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姓叶的就是故意针对咱们方家,这件事又不是天儿一个人做的,他为什么只给你打电话?丁少彦也搀和了这件事,他还是主谋,姓叶的为什么没有找丁家的麻烦?他就是欺负咱们方家你明白不?”
  
      “丁少彦?”方才梁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这件事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人。不过,听到罗彩云这话,他心里也的确有些恼怒。
  
      方家的实力的确不如丁家,可是,如果真的因为这样,叶青只找方家的麻烦,而不去找丁少彦的麻烦,那方才梁可真的接受不了。
  
      “老方,这件事又不是天儿一个人做的。再说了,他们都是小孩子,偶尔犯个错误不也很正常吗?天儿犯错了,咱们做父母的,应该体谅他包容他,给他改正的机会,而不是一次错误就要把他赶到绝路,天儿还只是个孩子啊!”罗彩云泣声道:“天儿小的时候,多喜欢跟在你身边玩啊。可是,从他懂事以后,越来越远离你了,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当父母的,不仅要给孩子提供物质生活,还要能包容孩子的一切。他只是个孩子,你真的忍心他因为这件事而毁掉前程吗?”
  
      方才梁陷入沉默之中,现在他真的有些动摇。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他也认定这件事是丁少彦主导的,跟他儿子的关系并不大。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方才梁沉声问道。
  
      见方才梁口气松了,罗彩云大喜过望,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天儿送走,让他离开深川市。然后想办法把他送到国外去留学一段时间,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再让天儿回来。我想,经过这次的事,他肯定也会吃个教训,会长大的!”
  
      方才梁沉默良久,道:“叶青已经认定是天儿做了这件事,他不会放过天儿的。就算把天儿送出深川市,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咱们方家的!”
  
      “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咱们方家还能怕他不成?”罗彩云沉声道:“而且,这件事丁少彦是主导。咱们只要把这件事推到丁少彦身上,姓叶的肯定要先找丁少彦的麻烦。到时候,咱们只需要看戏就行了,管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方才梁缓缓点头,罗彩云这话正是他所想的。因为,他认定这件事是丁少彦主导的,那么丁少彦就应该出来承担这个主要责任。
  
      “那就这样吧!”方才梁点头,沉声道:“我让叶青给我一天的时间,你现在立刻想办法把天儿送出深川市,送的越远越好。”
  
      “那你在深川市怎么样?”罗彩云有些担忧地道。
  
      “我们方家虽然不如丁家那样的实力,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混混随便就能把我们整垮的!”方才梁冷声道:“姓叶的要是敢来招惹我,我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这话,罗彩云大喜过望,道:“老公,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就把天儿带回来,咱们一家人好好团聚!”
  
      方才梁道:“行了,你快点把天儿带走吧。姓叶的做事很缜密,虽然他给了我一天时间,但我怕他已经开始动手寻找天儿了。”
  
      放下电话,罗彩云也真不敢怠慢,匆忙赶回青玉阁,把正跟丁少彦他们狂嗨的方天直接带走了。方天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硬是被罗彩云拖走,包间里只剩下丁少彦几人目瞪口呆,他们也很是疑惑。
  
      罗彩云将方天拉到车里,才把这件事给他说了一遍。听说叶青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方天差点吓尿了。上次被叶青割断手腕,他心里都已经埋下阴影了。现在听到叶青二字,他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哆嗦呢。
  
      “妈,那……那我现在怎么办?”方天吓得面如土灰,坐在车里还紧张地四处张望,只怕叶青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见到儿子这样,罗彩云不由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儿子,她始终是恨铁不成钢。可是,偏偏又没有办法,这就是她唯一的儿子,她不得不保护。
  
      罗彩云道:“现在我带你离开深川市,这件事你爸会给你处理好的。”
  
      “太好了,太好了!”方天大喜,道:“那咱们快点走吧!”
  
      罗彩云叹了口气,道:“你都不担心你爸在深川市的情况吗?”
  
      方天愣了一下,道:“爸……爸是方家的家主,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在深川市名声那么大,姓叶的……姓叶的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罗彩云无奈地摇了摇头,儿子的自私,让她很是无奈。可是,方天已经养成了这个性格,这是无法改变的。
  
      “走吧!”罗彩云拍了拍前面的司机。
  
      罗彩云的车刚驶出青玉阁,那男子便立马上楼汇报给上官青。
  
      男子低声道:“罗彩云的车是直奔高速去的,看样子,她是想直接把方天送出深川市啊。二帮主,咱们要不要派人把他们拦下来?”
  
      “不用!”上官青很干脆地摆手,道:“拦他干嘛?方天走了更好,方天不在深川市,叶青才能把目标转移到方才梁身上。姓叶的给了方才梁一天的时间,结果方才梁却把方天送走了,这件事,绝对能彻底激怒姓叶的。这一次,我看他们两个人要怎么好好斗这一场。方才梁这个人平时看上去好像很正派的,但是,在儿子这件事上,他还是要栽个大跟头啊!”
  
      男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还是二帮主想的周全,方天在深川市的话,叶青十有**会借助警方的力量来处理这件事。现在方天不在了,那叶青就会亲自去找方才梁的麻烦了!”
  
      “嘿嘿嘿……”上官青冷笑连连,道:“方才梁不是傻子,他一定会把这件事的重心转移到丁少彦身上。不过,这也正好,现在深川市,只有丁家敢杀了叶青!”
  
      想起丁家那个传说中的老保镖,男子不有一个哆嗦。若是那个老保镖出手,叶青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叶青没有接到方才梁的电话,却得知了另一个消息——罗彩云的车上了高速,离开了深川市!
  
      这个消息是赵成双通过交警队的朋友得知的,收到这个消息,叶青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罗彩云在这个时候离开深川市,肯定是把她儿子送走避难的。也就是说,方才梁最终还是选择护住儿子了!
  
      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叶青再一次拨通方才梁的电话,沉声道:“方先生,我一直挺佩服你的为人,觉得你是条汉子。不过,从今天开始,我改变看法了。方天的事情,方家总要给我一个交代,方天逃不掉的!”
  
      方才梁深吸一口气,道:“叶先生,我不管你怎么看我,这是我一个做父亲必须做的事情。还有,我也劝你一句,做人做事,不要太欺软怕硬。我方家虽然在深川市不怎么出众,但也绝对不是你能够随意欺负的!”
  
      叶青微皱眉头,沉声道:“欺软怕硬?你到底想说什么?”
  
      “哼,你心里有数!”方才梁冷声道:“等你把丁少彦解决了,再来说我家天儿的事情吧!”
  
      “丁少彦?”叶青皱紧眉头,他不知道怎么又牵扯上这个人了。
  
      听着罗彩云这话,方才梁不由更怒,道:“我们方家的人,行得正坐得直,有错要认,有罪要担。如果他连自己做过的事都不敢承担,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当我们方家的人?”
  
      “你说得好听,那你现在去把你儿子送到警察局啊。你不是行得正坐得直吗,你亲自把你儿子铐起来送到警察局啊!”罗彩云在电话那端嚎哭起来:“算了,我看这日子也没法过了。你把天儿送到警察局吧,我这就去跳河自杀算了,天儿都没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方才梁,你就一个人好好活着吧,你再找个人,再给你生个儿子,好好教育去吧。”
  
      方才梁被罗彩云哭的一个头两个大,急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你这话算什么意思?怎么的,难道你觉得你儿子做的事就是正确的吗?你觉得你们做的事都是对的吗?”
  
      罗彩云大声嚷嚷道:“我们做的事虽然不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你让我们怎么办?你要想让我们自首,那我们现在就去自首,只要你说一句话,我们现在就去自首,行不行?你一个人好好过,你一个人潇潇洒洒的,再没有人给你闯祸,再没有人给你惹是生非了,你可开心了吧!”
  
      方才梁肺都快气炸了,喘了几口气,怒道:“罗彩云,你究竟想怎么样?”
  
      罗彩云:“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你想怎么样呢?你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对吗?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去自首啊,你说啊,你想让我们去死,你就说啊,我们就去死给你看,行不行?”
  
      “我什么时候说让你们去死了!”方才梁怒道。
  
      “你不是想让我们去自首吗?都死了这么多人了,你让我们去自首,那跟要我们的命有什么区别啊?”罗彩云怒道:“方才梁,你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姓叶的就是故意针对咱们方家,这件事又不是天儿一个人做的,他为什么只给你打电话?丁少彦也搀和了这件事,他还是主谋,姓叶的为什么没有找丁家的麻烦?他就是欺负咱们方家你明白不?”
  
      “丁少彦?”方才梁皱起眉头,他没想到,这件事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人。不过,听到罗彩云这话,他心里也的确有些恼怒。
  
      方家的实力的确不如丁家,可是,如果真的因为这样,叶青只找方家的麻烦,而不去找丁少彦的麻烦,那方才梁可真的接受不了。
  
      “老方,这件事又不是天儿一个人做的。再说了,他们都是小孩子,偶尔犯个错误不也很正常吗?天儿犯错了,咱们做父母的,应该体谅他包容他,给他改正的机会,而不是一次错误就要把他赶到绝路,天儿还只是个孩子啊!”罗彩云泣声道:“天儿小的时候,多喜欢跟在你身边玩啊。可是,从他懂事以后,越来越远离你了,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吗?当父母的,不仅要给孩子提供物质生活,还要能包容孩子的一切。他只是个孩子,你真的忍心他因为这件事而毁掉前程吗?”
  
      方才梁陷入沉默之中,现在他真的有些动摇。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他也认定这件事是丁少彦主导的,跟他儿子的关系并不大。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方才梁沉声问道。
  
      见方才梁口气松了,罗彩云大喜过望,道:“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天儿送走,让他离开深川市。然后想办法把他送到国外去留学一段时间,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再让天儿回来。我想,经过这次的事,他肯定也会吃个教训,会长大的!”
  
      方才梁沉默良久,道:“叶青已经认定是天儿做了这件事,他不会放过天儿的。就算把天儿送出深川市,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咱们方家的!”
  
      “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咱们方家还能怕他不成?”罗彩云沉声道:“而且,这件事丁少彦是主导。咱们只要把这件事推到丁少彦身上,姓叶的肯定要先找丁少彦的麻烦。到时候,咱们只需要看戏就行了,管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方才梁缓缓点头,罗彩云这话正是他所想的。因为,他认定这件事是丁少彦主导的,那么丁少彦就应该出来承担这个主要责任。
  
      “那就这样吧!”方才梁点头,沉声道:“我让叶青给我一天的时间,你现在立刻想办法把天儿送出深川市,送的越远越好。”
  
      “那你在深川市怎么样?”罗彩云有些担忧地道。
  
      “我们方家虽然不如丁家那样的实力,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混混随便就能把我们整垮的!”方才梁冷声道:“姓叶的要是敢来招惹我,我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这话,罗彩云大喜过望,道:“老公,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等这件事解决了,我就把天儿带回来,咱们一家人好好团聚!”
  
      方才梁道:“行了,你快点把天儿带走吧。姓叶的做事很缜密,虽然他给了我一天时间,但我怕他已经开始动手寻找天儿了。”
  
      放下电话,罗彩云也真不敢怠慢,匆忙赶回青玉阁,把正跟丁少彦他们狂嗨的方天直接带走了。方天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硬是被罗彩云拖走,包间里只剩下丁少彦几人目瞪口呆,他们也很是疑惑。
  
      罗彩云将方天拉到车里,才把这件事给他说了一遍。听说叶青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方天差点吓尿了。上次被叶青割断手腕,他心里都已经埋下阴影了。现在听到叶青二字,他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打哆嗦呢。
  
      “妈,那……那我现在怎么办?”方天吓得面如土灰,坐在车里还紧张地四处张望,只怕叶青突然出现在他身边。
  
      见到儿子这样,罗彩云不由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儿子,她始终是恨铁不成钢。可是,偏偏又没有办法,这就是她唯一的儿子,她不得不保护。
  
      罗彩云道:“现在我带你离开深川市,这件事你爸会给你处理好的。”
  
      “太好了,太好了!”方天大喜,道:“那咱们快点走吧!”
  
      罗彩云叹了口气,道:“你都不担心你爸在深川市的情况吗?”
  
      方天愣了一下,道:“爸……爸是方家的家主,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在深川市名声那么大,姓叶的……姓叶的不敢对他怎么样的……”
  
      罗彩云无奈地摇了摇头,儿子的自私,让她很是无奈。可是,方天已经养成了这个性格,这是无法改变的。
  
      “走吧!”罗彩云拍了拍前面的司机。
  
      罗彩云的车刚驶出青玉阁,那男子便立马上楼汇报给上官青。
  
      男子低声道:“罗彩云的车是直奔高速去的,看样子,她是想直接把方天送出深川市啊。二帮主,咱们要不要派人把他们拦下来?”
  
      “不用!”上官青很干脆地摆手,道:“拦他干嘛?方天走了更好,方天不在深川市,叶青才能把目标转移到方才梁身上。姓叶的给了方才梁一天的时间,结果方才梁却把方天送走了,这件事,绝对能彻底激怒姓叶的。这一次,我看他们两个人要怎么好好斗这一场。方才梁这个人平时看上去好像很正派的,但是,在儿子这件事上,他还是要栽个大跟头啊!”
  
      男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还是二帮主想的周全,方天在深川市的话,叶青十有**会借助警方的力量来处理这件事。现在方天不在了,那叶青就会亲自去找方才梁的麻烦了!”
  
      “嘿嘿嘿……”上官青冷笑连连,道:“方才梁不是傻子,他一定会把这件事的重心转移到丁少彦身上。不过,这也正好,现在深川市,只有丁家敢杀了叶青!”
  
      想起丁家那个传说中的老保镖,男子不有一个哆嗦。若是那个老保镖出手,叶青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叶青没有接到方才梁的电话,却得知了另一个消息——罗彩云的车上了高速,离开了深川市!
  
      这个消息是赵成双通过交警队的朋友得知的,收到这个消息,叶青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罗彩云在这个时候离开深川市,肯定是把她儿子送走避难的。也就是说,方才梁最终还是选择护住儿子了!
  
      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叶青再一次拨通方才梁的电话,沉声道:“方先生,我一直挺佩服你的为人,觉得你是条汉子。不过,从今天开始,我改变看法了。方天的事情,方家总要给我一个交代,方天逃不掉的!”
  
      方才梁深吸一口气,道:“叶先生,我不管你怎么看我,这是我一个做父亲必须做的事情。还有,我也劝你一句,做人做事,不要太欺软怕硬。我方家虽然在深川市不怎么出众,但也绝对不是你能够随意欺负的!”
  
      叶青微皱眉头,沉声道:“欺软怕硬?你到底想说什么?”
  
      “哼,你心里有数!”方才梁冷声道:“等你把丁少彦解决了,再来说我家天儿的事情吧!”
  
      “丁少彦?”叶青皱紧眉头,他不知道怎么又牵扯上这个人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