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零六章开孤儿院的场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叶青只是从大虹那几个手下那里得知这件事是方少做的,却不知道丁少彦也在这里面搀和了。
  
      上次北环前湾酒吧的事情之后,叶青对丁少彦的家世也有所了解。丁家在深川市影响力极大,丁老爷子是上过战场对抗过倭国的老将军,是那种连赵老爷子见到也得叫声老将军的人物。
  
      丁家几个二代三代子弟发展也都很好,最高位者是邻省排名第三号的人物,可谓是权势滔天。而且,丁老爷子至今健康,放眼整个深川市,基本无人敢招惹丁家。
  
      而且,丁家还有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就是曾经单枪匹马杀入一个帮派,一人一刀,杀十三人,伤三十七人,至今还是深川市最为神话的传说。可以说,这么多年,这个老保镖已经被人们神话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再出过手,很多年轻人都只把这件事当成传说来听。
  
      但是,叶青从赵成双和李连山那里得知,在深川市混的比较好,见识比较多的人物,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视为传说。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传说其实还是被修改之后流传下来的。事实,当年被杀死的,并不止十三人,被打伤的,也远远超过三十七人。
  
      据说,那一年丁家遭遇大难,曾经一个与丁老爷子有仇的政敌对丁老爷子发难,丁老爷子差点遭受灭顶之灾。而那个时候,也很有多人想趁机落井下石,各方面挑衅丁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那个老保镖强势出手,一人一刀,斩碎所有人的幻想,用自己的实力告诉众人,丁家还没有倒下!
  
      从那一战之后,再没有人敢挑衅丁家的威严,至今还是如此。
  
      事实上,上次叶青在北环前湾酒吧打伤丁少彦,就让赵成双很是担心了一段时间,因为他害怕因为这件事引来丁家的报复。还好,丁家并没有什么举动,这让他稍微心安。可是,谁能想到,这一次的事情,竟然又牵扯上了丁少彦。
  
      叶青沉默了好一会,经历了上次被通缉的事情之后,他做事比之前沉稳多了。以前他是孤家寡人一个,跟人拼命之后,大不了逃跑。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在深川市有十一个场子,他还要开一家孤儿院,他再不像之前那样心无牵挂了。所以,很多事情,他必须有所顾虑。
  
      “熊子,你去调查一下丁少彦,看看他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干什么!”叶青顿了一下,道:“尤其要调查一下,他这段时间跟方天有没有联系?”
  
      叶青现在不会因为方才梁一句话就去找丁少彦,他必须调查清楚。如果丁少彦真的也参与了这件事,那叶青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现在叶青在深川市做事还是有太多的限制。相比较这些权势滔天的大家族,比起在深川市根深蒂固,实力堪比赵家的福帮和天青帮,他还是相差太远。
  
      现在的他,最缺的就是一个能在背后支持他的势力,一个能让他与福帮天青帮平起平坐,能让他在那些大家族面前也毫不迅速的背景。赵成双可以短暂地帮他,但是,这也是暂时的。福帮和天青帮忌惮于毒螳螂,不敢真的出手对付他。一旦他们发现毒螳螂根本没有支持叶青,那到时候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叶青了。
  
      以他们在深川市的关系网,一旦全部动用,赵成双也根本不够用。除非整个赵家愿意倾全家之力帮他,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福帮和天青帮背后的势力并不逊于赵家。这种对拼,一旦失败,极有可能会把整个家族都陷进去,赵家肯定不会因为叶青而冒这个险的。
  
      想着这些事,叶青不由叹了口气。在这个都市生活的时间越长,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想要在这个都市生存,他需要的东西还很多,但是,不论怎么样,心中的善恶观不能变。就像这次的事情,他不会因为丁家的强势而放弃报仇,只不过他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冲动了。
  
      中午,李连山终于送来消息,他在西郊找到了一片废弃的养殖场。占地面积很大,旁边还有一栋小楼,是场主以前和他那些工人居住的地方,足够安置那些小孩子们居住了。而且,周围的环境很好,刚好便是在一个小镇的旁边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很适合办一家私人孤儿院,让叶青过去看看情况。
  
      叶青一直在担心孩子居住的问题,毕竟一直住在天盛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接到消息,他第一时间便和方亭韵霍婷婷赶去现场查看情况。
  
      李连山已经在这里了,看到叶青过来,便立马迎上来跟叶青介绍场主的情况。
  
      “场主名叫黄福林,今年六七十岁了。身体不好,也照看不了这养殖场,就想转让了。但是,转让了好几次都没有转让成,我听说好像是他的几个孩子一直从中作梗。”李连山指着远处一个老者,道:“就是他,老人家脾气有点倔,一会见面了你顺着他点儿。深川市周围这种地很少了,要是能买下来,以后多盖几栋楼,你想安置多少孩子都没问题了!”
  
      叶青没有说话,跟着李连山走到老者面前。李连山很热情地过去道:“黄老伯,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叶青叶老板,这位是黄老伯。”
  
      叶青礼貌地伸出手,黄福林却是冷冷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与他握手的意思。叶青便将手收了回去,道:“黄老伯,您好。”
  
      “别装的跟文明人似的,我又不是傻子,还能看不出来你们是什么人了?”黄福林瞥了李连山一眼,道:“我认识你,你叫李连山,就是一个流氓!”
  
      李连山不由大为尴尬,道:“黄老伯,您别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生意人。您看,叶老板我也帮您叫来了,要不您俩商量商量这转让养殖场的事情?”
  
      “不用了!”黄福林直截了当地摆手,道:“这养殖场,我不转让了,你们请回吧!”
  
      李连山愣了一下,急道:“黄老伯,你这……”
  
      他刚说了几个字,黄福林便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扭头便朝他砸了过去,怒吼道:“我说不卖了,给我滚!”
  
      李连山匆忙后退好几步,方才躲过黄福林胡乱挥舞的锄头。他一脸的郁闷,道:“黄老伯,咱俩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把叶老板叫来了,你现在不转让了,你这也太没诚信了吧!”
  
      “诚信?诚信是跟你们这些狗杂种讲的吗?”黄福林怒道:“你们都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清楚楚。别以为套个生意人的皮就能骗我了,我黄福林就算把这点地带到棺材里面,也绝对不会便宜你们几个狗杂碎。你们去告诉那几个不孝子,我这地以后就算还给国家,也绝对不会给他们留一寸!”
  
      李连山听得满头雾水,道:“黄老伯,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
  
      “别给我装傻了,快点滚蛋,要不然我报警了啊!”黄福林拄着锄头大喊。
  
      李连山还想说话,叶青将他拉走了。
  
      “我靠,这老家伙是不是有病啊?上午还说的好好的,下午这才来,就立马变卦了,他到底几个意思?”李连山憋了一肚子气,道:“换老子以前的脾气,早揍他个王八蛋了。要不是看他年纪大,我刚才非跟他干一仗不行。”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叶青淡笑,道:“他毕竟是个老人家,说的话也没错啊,你难道不是个流氓吗?”
  
      “靠,会不会聊天?不会聊别说话!”李连山瞪了叶青一眼,道:“无可否认,我以前做的事的确不光彩了一些。但是,这段时间,我可再没干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啊。叶子,不是我跟你发牢骚啊,这场子里没了毒品,生意真的是大不如前啊。我得想办法赶紧把南郊狗场开业了,要不我这肯定是入不敷出,过不了几天就得找你要债了!”
  
      叶青一耸肩,道:“我现在可没钱还给你!”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重装南郊狗场,尽快让狗场开业!”李连山挠了挠头,道:“对了,我给你说啊。狗场开业是个大事,但是,虎王这一死之后,狗场能否恢复以前的生意可就难说了。而且,我估摸了一下,虽然这次你这个办法很好,把狗场周围那些人全部赶走了。但是,这个秘密我估计也藏不了多久。狗场开业那天,十有**得有不少人来闹事,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我知道!”叶青缓缓点头,上次的计谋只是把狗场拿回来。但是,那个秘密估计也维持不了几天。狗场再开业的时候,肯定有一场硬仗要打!
  
      “能否应付得了开业那天,将决定以后狗场的生意,毕竟那些有钱人都希望在一个安全的场子玩啊!”李连山说着,突然看向叶青,道:“对了,叶子,你说,狗场开业那天,咱们要不要给东州毒螳螂发个请帖呢?要是皇甫小姐能在当天莅临,我敢保证,狗场的生意绝对能恢复以前!”
  
      叶青心头微跳,李连山说的很对。但是,皇甫紫玉能给他这个面子吗?
  
      叶青只是从大虹那几个手下那里得知这件事是方少做的,却不知道丁少彦也在这里面搀和了。
  
      上次北环前湾酒吧的事情之后,叶青对丁少彦的家世也有所了解。丁家在深川市影响力极大,丁老爷子是上过战场对抗过倭国的老将军,是那种连赵老爷子见到也得叫声老将军的人物。
  
      丁家几个二代三代子弟发展也都很好,最高位者是邻省排名第三号的人物,可谓是权势滔天。而且,丁老爷子至今健康,放眼整个深川市,基本无人敢招惹丁家。
  
      而且,丁家还有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就是曾经单枪匹马杀入一个帮派,一人一刀,杀十三人,伤三十七人,至今还是深川市最为神话的传说。可以说,这么多年,这个老保镖已经被人们神话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再出过手,很多年轻人都只把这件事当成传说来听。
  
      但是,叶青从赵成双和李连山那里得知,在深川市混的比较好,见识比较多的人物,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视为传说。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传说其实还是被修改之后流传下来的。事实,当年被杀死的,并不止十三人,被打伤的,也远远超过三十七人。
  
      据说,那一年丁家遭遇大难,曾经一个与丁老爷子有仇的政敌对丁老爷子发难,丁老爷子差点遭受灭顶之灾。而那个时候,也很有多人想趁机落井下石,各方面挑衅丁家。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那个老保镖强势出手,一人一刀,斩碎所有人的幻想,用自己的实力告诉众人,丁家还没有倒下!
  
      从那一战之后,再没有人敢挑衅丁家的威严,至今还是如此。
  
      事实上,上次叶青在北环前湾酒吧打伤丁少彦,就让赵成双很是担心了一段时间,因为他害怕因为这件事引来丁家的报复。还好,丁家并没有什么举动,这让他稍微心安。可是,谁能想到,这一次的事情,竟然又牵扯上了丁少彦。
  
      叶青沉默了好一会,经历了上次被通缉的事情之后,他做事比之前沉稳多了。以前他是孤家寡人一个,跟人拼命之后,大不了逃跑。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在深川市有十一个场子,他还要开一家孤儿院,他再不像之前那样心无牵挂了。所以,很多事情,他必须有所顾虑。
  
      “熊子,你去调查一下丁少彦,看看他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干什么!”叶青顿了一下,道:“尤其要调查一下,他这段时间跟方天有没有联系?”
  
      叶青现在不会因为方才梁一句话就去找丁少彦,他必须调查清楚。如果丁少彦真的也参与了这件事,那叶青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现在叶青在深川市做事还是有太多的限制。相比较这些权势滔天的大家族,比起在深川市根深蒂固,实力堪比赵家的福帮和天青帮,他还是相差太远。
  
      现在的他,最缺的就是一个能在背后支持他的势力,一个能让他与福帮天青帮平起平坐,能让他在那些大家族面前也毫不迅速的背景。赵成双可以短暂地帮他,但是,这也是暂时的。福帮和天青帮忌惮于毒螳螂,不敢真的出手对付他。一旦他们发现毒螳螂根本没有支持叶青,那到时候他们就绝对不会放过叶青了。
  
      以他们在深川市的关系网,一旦全部动用,赵成双也根本不够用。除非整个赵家愿意倾全家之力帮他,但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福帮和天青帮背后的势力并不逊于赵家。这种对拼,一旦失败,极有可能会把整个家族都陷进去,赵家肯定不会因为叶青而冒这个险的。
  
      想着这些事,叶青不由叹了口气。在这个都市生活的时间越长,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想要在这个都市生存,他需要的东西还很多,但是,不论怎么样,心中的善恶观不能变。就像这次的事情,他不会因为丁家的强势而放弃报仇,只不过他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冲动了。
  
      中午,李连山终于送来消息,他在西郊找到了一片废弃的养殖场。占地面积很大,旁边还有一栋小楼,是场主以前和他那些工人居住的地方,足够安置那些小孩子们居住了。而且,周围的环境很好,刚好便是在一个小镇的旁边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很适合办一家私人孤儿院,让叶青过去看看情况。
  
      叶青一直在担心孩子居住的问题,毕竟一直住在天盛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接到消息,他第一时间便和方亭韵霍婷婷赶去现场查看情况。
  
      李连山已经在这里了,看到叶青过来,便立马迎上来跟叶青介绍场主的情况。
  
      “场主名叫黄福林,今年六七十岁了。身体不好,也照看不了这养殖场,就想转让了。但是,转让了好几次都没有转让成,我听说好像是他的几个孩子一直从中作梗。”李连山指着远处一个老者,道:“就是他,老人家脾气有点倔,一会见面了你顺着他点儿。深川市周围这种地很少了,要是能买下来,以后多盖几栋楼,你想安置多少孩子都没问题了!”
  
      叶青没有说话,跟着李连山走到老者面前。李连山很热情地过去道:“黄老伯,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叶青叶老板,这位是黄老伯。”
  
      叶青礼貌地伸出手,黄福林却是冷冷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与他握手的意思。叶青便将手收了回去,道:“黄老伯,您好。”
  
      “别装的跟文明人似的,我又不是傻子,还能看不出来你们是什么人了?”黄福林瞥了李连山一眼,道:“我认识你,你叫李连山,就是一个流氓!”
  
      李连山不由大为尴尬,道:“黄老伯,您别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生意人。您看,叶老板我也帮您叫来了,要不您俩商量商量这转让养殖场的事情?”
  
      “不用了!”黄福林直截了当地摆手,道:“这养殖场,我不转让了,你们请回吧!”
  
      李连山愣了一下,急道:“黄老伯,你这……”
  
      他刚说了几个字,黄福林便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扭头便朝他砸了过去,怒吼道:“我说不卖了,给我滚!”
  
      李连山匆忙后退好几步,方才躲过黄福林胡乱挥舞的锄头。他一脸的郁闷,道:“黄老伯,咱俩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把叶老板叫来了,你现在不转让了,你这也太没诚信了吧!”
  
      “诚信?诚信是跟你们这些狗杂种讲的吗?”黄福林怒道:“你们都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清楚楚。别以为套个生意人的皮就能骗我了,我黄福林就算把这点地带到棺材里面,也绝对不会便宜你们几个狗杂碎。你们去告诉那几个不孝子,我这地以后就算还给国家,也绝对不会给他们留一寸!”
  
      李连山听得满头雾水,道:“黄老伯,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
  
      “别给我装傻了,快点滚蛋,要不然我报警了啊!”黄福林拄着锄头大喊。
  
      李连山还想说话,叶青将他拉走了。
  
      “我靠,这老家伙是不是有病啊?上午还说的好好的,下午这才来,就立马变卦了,他到底几个意思?”李连山憋了一肚子气,道:“换老子以前的脾气,早揍他个王八蛋了。要不是看他年纪大,我刚才非跟他干一仗不行。”
  
      “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叶青淡笑,道:“他毕竟是个老人家,说的话也没错啊,你难道不是个流氓吗?”
  
      “靠,会不会聊天?不会聊别说话!”李连山瞪了叶青一眼,道:“无可否认,我以前做的事的确不光彩了一些。但是,这段时间,我可再没干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啊。叶子,不是我跟你发牢骚啊,这场子里没了毒品,生意真的是大不如前啊。我得想办法赶紧把南郊狗场开业了,要不我这肯定是入不敷出,过不了几天就得找你要债了!”
  
      叶青一耸肩,道:“我现在可没钱还给你!”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重装南郊狗场,尽快让狗场开业!”李连山挠了挠头,道:“对了,我给你说啊。狗场开业是个大事,但是,虎王这一死之后,狗场能否恢复以前的生意可就难说了。而且,我估摸了一下,虽然这次你这个办法很好,把狗场周围那些人全部赶走了。但是,这个秘密我估计也藏不了多久。狗场开业那天,十有**得有不少人来闹事,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我知道!”叶青缓缓点头,上次的计谋只是把狗场拿回来。但是,那个秘密估计也维持不了几天。狗场再开业的时候,肯定有一场硬仗要打!
  
      “能否应付得了开业那天,将决定以后狗场的生意,毕竟那些有钱人都希望在一个安全的场子玩啊!”李连山说着,突然看向叶青,道:“对了,叶子,你说,狗场开业那天,咱们要不要给东州毒螳螂发个请帖呢?要是皇甫小姐能在当天莅临,我敢保证,狗场的生意绝对能恢复以前!”
  
      叶青心头微跳,李连山说的很对。但是,皇甫紫玉能给他这个面子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