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零八章畜生儿子
    听到这话,李连山不由一愣,奇道:“叶子,你的意思是……”
  
      叶青打断他的话:“先别说话,回去弄一笔钱过来!”
  
      “好好好,交给我了!”李连山大喜,他知道叶青肯定不会跟这三个不孝子同流合污的。只是,他不知道叶青究竟要怎么做而已。
  
      叶青坐上另一辆车,驶出这养殖场,转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停下来。跟两女交代一下,让她们先把车开到小镇外面等着。霍萍萍的驾驶水平虽然不行,但这平路行驶也不算难。
  
      让两女驾车离开,叶青则从另一条小路摸到了养殖场外面。黄子英三兄弟还站在养殖场门口,好像在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黄子强转身离开了,而黄子英和黄子雄则直奔养殖场那边小楼而去。
  
      叶青躲在一处栅栏后面,等那黄子强走远,这才悄悄地走进了养殖场。
  
      小楼内,黄福林扛着锄头气喘吁吁地回到房间。一个六十多岁容貌朴实的老太太迎了出来,看他这样子,不由奇道:“老黄,你这是怎么了啊?不是出去谈生意吗,怎么气成这样?”
  
      “别提了!”黄福林端起桌上的杯子,灌了一大口水,道:“我刚才知道,来谈生意的人叫李连山,是深川市一个地痞无赖。这种人,他怎么可能跟我好好谈生意呢,我看啊,十有**还是那三个混账找来想要合伙骗我地的。跟这种人,根本不用谈!”
  
      老太太听闻此言,轻轻叹了口气,道:“老黄,要实在不行,这地咱别卖了。这是你养老的资本,要是卖成钱,你那三个儿子肯定会来抢的啊。到时候,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这些你就别操心了!”黄福林拍了拍老太太的肩膀,道:“不卖地,怎么凑钱给小蓓动手术呢?”
  
      老太太眼眶一红,泣声道:“老黄,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因为小蓓,你……你又怎么用这样啊?这块地,可是你的命根子啊!”
  
      “哎呀,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黄福林道:“不是说好了嘛,咱们两个一起把小蓓抚养成人。小蓓虽然不是我的亲孙女,但我一直把她当成亲孙女看待,我能不管她吗。再说了,我都一把年纪了,没几年好活了,小蓓还小,能把她的病治好,我就算是死了,也能瞑目啊!”
  
      老太太不由更是啜泣,低声道:“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啊,从小父母双亡,我一个老要饭的,根本养不活她。要不是老黄你慈悲心肠收留了我们,只怕我们早都在外面饿死了。哎,本来想着可算能够有安定的生活了,没想到,她又得了这种怪病。我……我……为什么这种病不能落到我身上呢?我一把年纪了,就算现在死了,只要小蓓能好好的,我也心甘情愿啊!”
  
      “别说这种丧气话!”黄福林道:“小蓓的病会治好的,一定会治好的。我听说,市里有个叫林天佑的神医,医术可高明了。等咱们凑齐了钱,就去找林神医,他肯定能治好小蓓的!”
  
      “嗯!”老太太泣声点头,听着林天佑的名字,她心头也燃起一丝希望。
  
      黄福林放下杯子,道:“对了,小蓓现在怎么样了?”
  
      老太太道:“还是那样,昏迷不醒,呼吸也有点不畅。我给她戴上了呼吸机,现在好点儿了。”
  
      “那就好。”黄福林点头,道:“这两天,我找个实诚点的人,悄悄把这块地卖了。到时候卖的钱,不仅能把小蓓治好,还能在市里给她买套房子,这样以后咱们就不用为她担心了。”
  
      老太太看着黄福林,诚恳地道:“老黄,你真是个好人!”
  
      “这话没错,我爸可是当了一辈子的好人了!”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黄福林和老太太身体一个哆嗦。同时扭头看去,只见黄子英正缓步走了进来,面上还带着一丝戏谑的冷笑。
  
      “你个不孝子,你来我这里干什么!”黄福林大吼,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
  
      “老黄!老黄!你不要冲动啊!”老太太匆忙拉住黄福林。
  
      “老家伙,把你那点东西给我收起来。要打,我一只手捏死你了!”黄子英撇了撇嘴,道:“我今天来,是来帮你忙的。老家伙,你别不识好歹!”
  
      黄福林怒道:“你……你能帮我什么忙,你这个畜生,你不气死我就算好了!”
  
      黄子英一瞪眼,道:“怎么,你们不想小蓓的病好啊?”
  
      黄福林眉头一皱,道:“这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给我滚出去!”
  
      黄子英冷笑,道:“这叫什么话嘛,小蓓的事,我不操心也行。但是,这养殖场的事,我总不能不操心吧!”
  
      “养殖场又关你什么事了!”黄福林怒火又生。
  
      黄子英笑道:“老家伙,咱俩怎么说也是父子关系。这养殖场是你的,那也就是我们三兄弟的东西。你要是死了,这就是遗产,按照法律,是得给我们三兄弟的!”
  
      老太太语重心长地道:“子英啊,你怎么能咒你爸呢!”
  
      黄子英怒道:“老乞婆,你给我闭嘴,再说话我揍你啊!”
  
      老太太吓得一个哆嗦,黄福林则是大怒,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便朝黄子英砸了过来。
  
      黄子英长得五大三粗的,往前一步,直接便把黄福林手里的锄头夺了过来,顺势还把黄福林推倒在地。
  
      黄子英怒道:“老不死的,我好好跟你说,是给你面子。真要打,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老太太匆忙过去扶起黄福林,急道:“老黄!老黄!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
  
      黄福林气的直翻白眼,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子英,你怎么能打你爸呢!”老太太愤怒看着黄子英。
  
      “打他?我他妈还杀你呢!”黄子英说着,抬脚便将老太太踹倒在地,头撞在墙角,顿时头破血流。
  
      “你这个不孝子啊,我跟你拼了!”黄福林大吼,扑到黄子英脚边,一把抱住黄子英的大腿,张嘴便咬了上去。
  
      黄子英吃痛,顿时凶性大发,抓住黄福林的脖子便将他甩到一边,上去一脚踹在黄福林胸口,直踹得黄福林差点没休克过去。
  
      “老东西,跟我拼,你有这个资本吗?我真怕我出手太重,不小心弄死你了!”黄子英拉了椅子过来坐下,道:“你们两个省省吧,再打,我他妈一个人弄死你们俩都没问题。我今天来,不是跟你们打架的,你们给我听清楚了!”
  
      黄子英咳了一声,道:“我已经联系了一个大老板,来买你们的养殖场。价钱我已经谈好了,一会,老不死的,你只需要签个字,这个养殖场就算卖出去了。等手续办完,我给你十万,让你去给这老乞婆的孙女看病,怎么样?我这个人善良吧!”
  
      “放你妈的屁!”黄福林怒道:“这是我的地,卖不卖是我的事。就算卖了,钱也是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黄子英道:“老家伙,你给我听清楚了。这块地,是你留给我们三兄弟的遗产,我们提前收回也是应该的。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可以早点死,让我们早点得到这笔遗产。这是给我们的遗产,那我们怎么处理,都是我们的事。给你十万,已经算是不错了,你再啰嗦,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给你!”
  
      “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我……”黄福林怒吼:“我是绝对不会卖地的,我绝对不会签字的。这块地,以后我就算是送给一个陌生人,也绝对不会留给你们三个哪怕一块泥巴的!”
  
      “不签字?”黄子英冷冷一笑,道:“恐怕由不得你吧!”
  
      黄福林怒吼道:“你就算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签字的!”
  
      “我不杀你,你是我亲爱的爸爸,我怎么舍得杀你呢?”黄子英冷笑看向一边的老太太,道:“不过,你们那个宝贝疙瘩的孙女,可就难说喽!”
  
      黄福林和老太太面色立变,老太太匆忙爬起来,急道:“你……你别对小蓓做什么啊……”
  
      黄福林狂吼道:“你敢动小蓓一根头发,我拼上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黄子英冷笑:“别说这些大话,还是先去看看你们那宝贝疙瘩在不在房间里吧!”
  
      黄福林和老太太面色大变,互视一眼,老太太匆忙跑去后面的房间。过了一会,老太太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惊呼道:“老黄,小蓓……小蓓不见了……”
  
      “什么?”黄福林大惊失色,猛地站起身跑到后面。过了一会,黄福林须发皆张地跑回前面,直朝黄子英扑了过去。
  
      “畜生,你把小蓓怎么了!你把小蓓还给我!”
  
      黄福林狂吼着,还未扑到黄子英身边,便被黄子英一脚踹了回去。
  
      “老不死的,你最好还是消停点儿!”黄子英冷笑看着黄福林,道:“小蓓呢,我已经送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距海边很近的,一不小心可很容易掉下海的哦。不过,只要你愿意老老实实地签字卖地,小蓓肯定不会掉下海的,嘿嘿嘿……”
  
      听到这话,李连山不由一愣,奇道:“叶子,你的意思是……”
  
      叶青打断他的话:“先别说话,回去弄一笔钱过来!”
  
      “好好好,交给我了!”李连山大喜,他知道叶青肯定不会跟这三个不孝子同流合污的。只是,他不知道叶青究竟要怎么做而已。
  
      叶青坐上另一辆车,驶出这养殖场,转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停下来。跟两女交代一下,让她们先把车开到小镇外面等着。霍萍萍的驾驶水平虽然不行,但这平路行驶也不算难。
  
      让两女驾车离开,叶青则从另一条小路摸到了养殖场外面。黄子英三兄弟还站在养殖场门口,好像在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黄子强转身离开了,而黄子英和黄子雄则直奔养殖场那边小楼而去。
  
      叶青躲在一处栅栏后面,等那黄子强走远,这才悄悄地走进了养殖场。
  
      小楼内,黄福林扛着锄头气喘吁吁地回到房间。一个六十多岁容貌朴实的老太太迎了出来,看他这样子,不由奇道:“老黄,你这是怎么了啊?不是出去谈生意吗,怎么气成这样?”
  
      “别提了!”黄福林端起桌上的杯子,灌了一大口水,道:“我刚才知道,来谈生意的人叫李连山,是深川市一个地痞无赖。这种人,他怎么可能跟我好好谈生意呢,我看啊,十有**还是那三个混账找来想要合伙骗我地的。跟这种人,根本不用谈!”
  
      老太太听闻此言,轻轻叹了口气,道:“老黄,要实在不行,这地咱别卖了。这是你养老的资本,要是卖成钱,你那三个儿子肯定会来抢的啊。到时候,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这些你就别操心了!”黄福林拍了拍老太太的肩膀,道:“不卖地,怎么凑钱给小蓓动手术呢?”
  
      老太太眼眶一红,泣声道:“老黄,是我连累了你。要不是因为小蓓,你……你又怎么用这样啊?这块地,可是你的命根子啊!”
  
      “哎呀,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黄福林道:“不是说好了嘛,咱们两个一起把小蓓抚养成人。小蓓虽然不是我的亲孙女,但我一直把她当成亲孙女看待,我能不管她吗。再说了,我都一把年纪了,没几年好活了,小蓓还小,能把她的病治好,我就算是死了,也能瞑目啊!”
  
      老太太不由更是啜泣,低声道:“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啊,从小父母双亡,我一个老要饭的,根本养不活她。要不是老黄你慈悲心肠收留了我们,只怕我们早都在外面饿死了。哎,本来想着可算能够有安定的生活了,没想到,她又得了这种怪病。我……我……为什么这种病不能落到我身上呢?我一把年纪了,就算现在死了,只要小蓓能好好的,我也心甘情愿啊!”
  
      “别说这种丧气话!”黄福林道:“小蓓的病会治好的,一定会治好的。我听说,市里有个叫林天佑的神医,医术可高明了。等咱们凑齐了钱,就去找林神医,他肯定能治好小蓓的!”
  
      “嗯!”老太太泣声点头,听着林天佑的名字,她心头也燃起一丝希望。
  
      黄福林放下杯子,道:“对了,小蓓现在怎么样了?”
  
      老太太道:“还是那样,昏迷不醒,呼吸也有点不畅。我给她戴上了呼吸机,现在好点儿了。”
  
      “那就好。”黄福林点头,道:“这两天,我找个实诚点的人,悄悄把这块地卖了。到时候卖的钱,不仅能把小蓓治好,还能在市里给她买套房子,这样以后咱们就不用为她担心了。”
  
      老太太看着黄福林,诚恳地道:“老黄,你真是个好人!”
  
      “这话没错,我爸可是当了一辈子的好人了!”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黄福林和老太太身体一个哆嗦。同时扭头看去,只见黄子英正缓步走了进来,面上还带着一丝戏谑的冷笑。
  
      “你个不孝子,你来我这里干什么!”黄福林大吼,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
  
      “老黄!老黄!你不要冲动啊!”老太太匆忙拉住黄福林。
  
      “老家伙,把你那点东西给我收起来。要打,我一只手捏死你了!”黄子英撇了撇嘴,道:“我今天来,是来帮你忙的。老家伙,你别不识好歹!”
  
      黄福林怒道:“你……你能帮我什么忙,你这个畜生,你不气死我就算好了!”
  
      黄子英一瞪眼,道:“怎么,你们不想小蓓的病好啊?”
  
      黄福林眉头一皱,道:“这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给我滚出去!”
  
      黄子英冷笑,道:“这叫什么话嘛,小蓓的事,我不操心也行。但是,这养殖场的事,我总不能不操心吧!”
  
      “养殖场又关你什么事了!”黄福林怒火又生。
  
      黄子英笑道:“老家伙,咱俩怎么说也是父子关系。这养殖场是你的,那也就是我们三兄弟的东西。你要是死了,这就是遗产,按照法律,是得给我们三兄弟的!”
  
      老太太语重心长地道:“子英啊,你怎么能咒你爸呢!”
  
      黄子英怒道:“老乞婆,你给我闭嘴,再说话我揍你啊!”
  
      老太太吓得一个哆嗦,黄福林则是大怒,顺手抄起旁边的锄头便朝黄子英砸了过来。
  
      黄子英长得五大三粗的,往前一步,直接便把黄福林手里的锄头夺了过来,顺势还把黄福林推倒在地。
  
      黄子英怒道:“老不死的,我好好跟你说,是给你面子。真要打,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老太太匆忙过去扶起黄福林,急道:“老黄!老黄!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
  
      黄福林气的直翻白眼,浑身哆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子英,你怎么能打你爸呢!”老太太愤怒看着黄子英。
  
      “打他?我他妈还杀你呢!”黄子英说着,抬脚便将老太太踹倒在地,头撞在墙角,顿时头破血流。
  
      “你这个不孝子啊,我跟你拼了!”黄福林大吼,扑到黄子英脚边,一把抱住黄子英的大腿,张嘴便咬了上去。
  
      黄子英吃痛,顿时凶性大发,抓住黄福林的脖子便将他甩到一边,上去一脚踹在黄福林胸口,直踹得黄福林差点没休克过去。
  
      “老东西,跟我拼,你有这个资本吗?我真怕我出手太重,不小心弄死你了!”黄子英拉了椅子过来坐下,道:“你们两个省省吧,再打,我他妈一个人弄死你们俩都没问题。我今天来,不是跟你们打架的,你们给我听清楚了!”
  
      黄子英咳了一声,道:“我已经联系了一个大老板,来买你们的养殖场。价钱我已经谈好了,一会,老不死的,你只需要签个字,这个养殖场就算卖出去了。等手续办完,我给你十万,让你去给这老乞婆的孙女看病,怎么样?我这个人善良吧!”
  
      “放你妈的屁!”黄福林怒道:“这是我的地,卖不卖是我的事。就算卖了,钱也是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黄子英道:“老家伙,你给我听清楚了。这块地,是你留给我们三兄弟的遗产,我们提前收回也是应该的。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可以早点死,让我们早点得到这笔遗产。这是给我们的遗产,那我们怎么处理,都是我们的事。给你十万,已经算是不错了,你再啰嗦,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给你!”
  
      “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我……”黄福林怒吼:“我是绝对不会卖地的,我绝对不会签字的。这块地,以后我就算是送给一个陌生人,也绝对不会留给你们三个哪怕一块泥巴的!”
  
      “不签字?”黄子英冷冷一笑,道:“恐怕由不得你吧!”
  
      黄福林怒吼道:“你就算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签字的!”
  
      “我不杀你,你是我亲爱的爸爸,我怎么舍得杀你呢?”黄子英冷笑看向一边的老太太,道:“不过,你们那个宝贝疙瘩的孙女,可就难说喽!”
  
      黄福林和老太太面色立变,老太太匆忙爬起来,急道:“你……你别对小蓓做什么啊……”
  
      黄福林狂吼道:“你敢动小蓓一根头发,我拼上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的!”
  
      黄子英冷笑:“别说这些大话,还是先去看看你们那宝贝疙瘩在不在房间里吧!”
  
      黄福林和老太太面色大变,互视一眼,老太太匆忙跑去后面的房间。过了一会,老太太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惊呼道:“老黄,小蓓……小蓓不见了……”
  
      “什么?”黄福林大惊失色,猛地站起身跑到后面。过了一会,黄福林须发皆张地跑回前面,直朝黄子英扑了过去。
  
      “畜生,你把小蓓怎么了!你把小蓓还给我!”
  
      黄福林狂吼着,还未扑到黄子英身边,便被黄子英一脚踹了回去。
  
      “老不死的,你最好还是消停点儿!”黄子英冷笑看着黄福林,道:“小蓓呢,我已经送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距海边很近的,一不小心可很容易掉下海的哦。不过,只要你愿意老老实实地签字卖地,小蓓肯定不会掉下海的,嘿嘿嘿……”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