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一十六章杀手李天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同一时间,形意武馆内,吴兴怀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两个男子。
  
      这两个中年男子,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左右,另一个却只有一米六。但是,矮个看起来却比高个更有威严了许多。
  
      若是叶青在这里,他肯定能够认得出来,这矮个和高个,正是林震南那两个保镖。上次叶青杀入林家,他们两个还给叶青让了路,也算是帮助了叶青一把。两人当中,高个脾气暴躁,但很听矮个的话。而矮个做事沉稳,为人是非分明,这一点也让叶青很佩服。
  
      而如今,矮个和高个坐在大厅内,吴兴怀这个形意武馆的馆主,还有他那群徒弟却毕恭毕敬地站在两人面前。由此可见,这两人的身份也绝对不低。
  
      “大师伯,那个姓叶的欺人太甚了。无缘无故就闯进形意武馆,还重伤咱们这么多人,你看他把我打的!”吴兴怀指着脸上的伤口,愤然道:“咱们形意武馆是东省形意拳的代表,也是整个形意拳门的代表。他硬闯进咱们形意武馆,还打伤咱们形意拳的门人,摆明就是没把咱们形意拳放在眼里。大师伯,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难怪吴兴怀的拳法跟矮个差不多,原来两人师出同门。而且,矮个是吴兴怀的师伯,他的实力当然比吴兴怀强的多了。
  
      这吴兴怀昨晚吃了亏,今天就找到了大师伯,想让他出面为自己报仇。他却不知道,矮个其实早就认识叶青了,对他说的话当然抱着七分的怀疑态度。
  
      矮个微微皱眉,没有说话,旁边高个却嚷嚷起来:“那个叶青我们也认识,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出手的。这个人虽然做事霸道,但为人恩怨分明,要不是你们惹了他,他怎么可能会来找你们的麻烦?”
  
      吴兴怀愣了一下,见矮个目光如炬地看着自己,不由低头道:“大师伯,我们真的没有惹他。是他一个朋友吸了毒之后,精神迷糊,想要袭击少炎。我们救了少炎,然后报警想让警察过来抓他那个朋友。结果他就不愿意了,不仅打进咱们形意武馆,还扬言要杀了少炎。我们拦着他,结果就被他给打了。大师伯,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少炎啊!”
  
      矮个眉头皱的更紧,沉声道:“无缘无故,那个人为什么要袭击丁少彦?还有,叶青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硬要打进形意武馆,这肯定不会没有原因。兴怀,你老老实实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然的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吴兴怀面色一变,他没想到矮个竟然这么信任叶青。看来,在矮个这里想告叶青黑状恐怕是难了,现在怎么把这件事圆过去才是关键啊。
  
      “大师伯,少炎跟那个人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不过,那个人拿了把刀袭击少炎,我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啊。拉扯的过程当中,也有动手,把那个人打伤了一些,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吴兴怀道:“大师伯,少炎是丁家的人,我们不可能不保护他吧。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少炎的性格,我们……我们也不敢多问啊……”
  
      矮个缓缓点了点头,丁少彦的性格他也很清楚。而且,丁少彦是丁家的人,他们这一脉形意拳的源头也出自丁家。所以,丁少彦有危险的话,他们也必然要出面保护他。吴兴怀这么说,倒也无可辩驳。但是,矮个心里清楚,以叶青和丁少彦的性格,这件事十有**是丁少彦的责任。但是,这就轮不到他们来管了!
  
      “叶青的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矮个沉声道:“从明天开始,我和你们的二师伯会亲自考核你们的练拳进度。”
  
      吴兴怀等人顿时色变,这考核对他们而言,就跟考试似的。要是让两位师伯不满意,那他们可就有的是罪要受了。
  
      众人散去,几个弟子跟着吴兴怀走出大厅,终于忍不住道:“大师伯怎么就这么相信那个姓叶的,连咱们的话都不信了?”
  
      “大师伯怎么会跟那个姓叶的认识呢?”
  
      “是啊,姓叶的打进咱们形意武馆,简直就是没把咱们形意拳放在眼里。这样的气,大师伯都能忍,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吴兴怀也是一脸的郁闷,原以为能让大师伯为自己报仇呢,没想到大师伯竟然骂了他们一顿。想起昨晚被叶青打败的情况,他就气的咬牙切齿的,却也拿叶青无可奈何。大师伯不愿出手,那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在众人的议论当中,却没有人注意到,院子角落的一处假山后面正躲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男子眼中闪烁着阴寒的光芒,这种眼神,衬得他整个人也阴沉了许多。
  
      吴兴怀等人一边议论一边走过这院子,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瘦小的男子。等他们走过去,男子也转身,翻过后面的院墙,离开了形意武馆。
  
      男子走出两里地左右,打了个车,直奔茶楼而去。
  
      这个时候茶楼才刚刚开门,男子径直走了进去。老板娘正在茶楼里坐着,见到男子,她面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只随手指了指旁边一个箱子,道:“定金一百万!”
  
      “不是三千万吗?”男子沉声道:“定金也该有六百万了吧?”
  
      老板娘瞥了男子一眼,道:“你确定你能杀了他?”
  
      男子冷笑,道:“这有何难!”
  
      老板娘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小姑娘也被他打伤了!”
  
      男子面上闪过一丝讶色,旋即自信地道:“小姑娘只是个小孩子,经验不足,被他打伤也没什么稀奇。而且,一个杀手要杀人,未必一定要用武力。我李天路这几年遇见的高手也不少了,但是,我一次都没失过手!”
  
      原来这男子便是李天路,茶楼第七张桌子的杀手,佣金是一千五百万。看来,他提前到了深川市!
  
      老板娘看了李天路一眼,道:“自信是件好事,但有时候,自信过度,那就成了自负。这笔生意,定金就是一百万。成了,你可以回来找我要剩下的钱。你要不相信我,也可以不接这单生意!”
  
      李天路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杀意。但是,最后他还是将这杀意掩住了。
  
      “好!”李天路沉声应道,没有跟老板娘讨价还价。因为,这茶楼是有鬼面判官坐镇的,老板娘背后的靠山是鬼面判官,他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李天路将墙角的钱箱拎上离开了,老板娘瞥了他一眼,缓缓摇了摇头。虽然李天路很自信,但是,她却不相信李天路能杀了叶青。
  
      上午,叶青在二窑镇,把那些孩子们安顿好。方亭韵霍萍萍墨香三女也彻底搬了过来,她们要在这里全面照顾这些孩子们。
  
      黄福林那栋楼的房间并不多,基本上是四个孩子分一个房间,倒是有些挤了。不过,尽管如此,这些孩子们也非常兴奋,因为这条件对他们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大飞那群人一直帮着给孩子们安排房间,楼上楼下地来回跑,忙的满头大汗。收拾好之后,还在院子里绑了一些秋千什么的供孩子们玩耍,这倒让叶青很满意。看样子,以后就算叶青不在这里,大飞他们也肯定能照顾好这些孩子们,黄子英三兄弟也根本无法再来打扰黄老伯了。
  
      叶青一直在这里忙到了晚上,又把方亭韵三女安顿好。有她们在这里照顾孩子们,叶青也比较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在这里多建几栋楼让孩子们能有个良好的居住环境。至于让孩子们上学的事情,叶青还需要招几个老师,这倒不能操之过急了。
  
      本来叶青是准备留在这里过夜的,但是,晚上九点多,他突然接到了医院的来电,告诉他王铁柱被几个陌生人抓走了。
  
      这消息让叶青大吃一惊,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王铁柱的床铺果然已经空了。输液管什么的凌乱地扔在旁边,看样子他还是被人用蛮力给带走的。
  
      “这是什么人干的?”叶青愤然喝道,王铁柱都伤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有人不肯放过他呢?
  
      护士被叶青愤怒的表情吓住,颤声道:“我……我也不知道,他们进来之后就蛮横地把……把病人身上的医疗器械全部取了。我们想拦都拦不住,还有个护士被他们打伤了。不过,我隐约听他们提到了什么形意武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形意武馆!”叶青握紧双拳,他当即明白王铁柱究竟是被谁抓走的了。
  
      看样子,应该是丁少彦派人来抓走了王铁柱,他十有**是想置王铁柱于死地啊!
  
      “丁少彦!”叶青咬紧牙关,面容冰冷如水。他听从赵士林的话,暂时不准备找丁少彦报仇。但是,丁少彦竟然还如此对待王铁柱,这就让叶青实在忍不了了!
  
      叶青转身下楼,驾车便直奔形意武馆而去。这一次,他已经决定不再顾虑那么多,必须要将这件事彻底了断!
  
      同一时间,形意武馆内,吴兴怀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两个男子。
  
      这两个中年男子,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左右,另一个却只有一米六。但是,矮个看起来却比高个更有威严了许多。
  
      若是叶青在这里,他肯定能够认得出来,这矮个和高个,正是林震南那两个保镖。上次叶青杀入林家,他们两个还给叶青让了路,也算是帮助了叶青一把。两人当中,高个脾气暴躁,但很听矮个的话。而矮个做事沉稳,为人是非分明,这一点也让叶青很佩服。
  
      而如今,矮个和高个坐在大厅内,吴兴怀这个形意武馆的馆主,还有他那群徒弟却毕恭毕敬地站在两人面前。由此可见,这两人的身份也绝对不低。
  
      “大师伯,那个姓叶的欺人太甚了。无缘无故就闯进形意武馆,还重伤咱们这么多人,你看他把我打的!”吴兴怀指着脸上的伤口,愤然道:“咱们形意武馆是东省形意拳的代表,也是整个形意拳门的代表。他硬闯进咱们形意武馆,还打伤咱们形意拳的门人,摆明就是没把咱们形意拳放在眼里。大师伯,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难怪吴兴怀的拳法跟矮个差不多,原来两人师出同门。而且,矮个是吴兴怀的师伯,他的实力当然比吴兴怀强的多了。
  
      这吴兴怀昨晚吃了亏,今天就找到了大师伯,想让他出面为自己报仇。他却不知道,矮个其实早就认识叶青了,对他说的话当然抱着七分的怀疑态度。
  
      矮个微微皱眉,没有说话,旁边高个却嚷嚷起来:“那个叶青我们也认识,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出手的。这个人虽然做事霸道,但为人恩怨分明,要不是你们惹了他,他怎么可能会来找你们的麻烦?”
  
      吴兴怀愣了一下,见矮个目光如炬地看着自己,不由低头道:“大师伯,我们真的没有惹他。是他一个朋友吸了毒之后,精神迷糊,想要袭击少炎。我们救了少炎,然后报警想让警察过来抓他那个朋友。结果他就不愿意了,不仅打进咱们形意武馆,还扬言要杀了少炎。我们拦着他,结果就被他给打了。大师伯,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少炎啊!”
  
      矮个眉头皱的更紧,沉声道:“无缘无故,那个人为什么要袭击丁少彦?还有,叶青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硬要打进形意武馆,这肯定不会没有原因。兴怀,你老老实实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然的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吴兴怀面色一变,他没想到矮个竟然这么信任叶青。看来,在矮个这里想告叶青黑状恐怕是难了,现在怎么把这件事圆过去才是关键啊。
  
      “大师伯,少炎跟那个人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不过,那个人拿了把刀袭击少炎,我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啊。拉扯的过程当中,也有动手,把那个人打伤了一些,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吴兴怀道:“大师伯,少炎是丁家的人,我们不可能不保护他吧。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少炎的性格,我们……我们也不敢多问啊……”
  
      矮个缓缓点了点头,丁少彦的性格他也很清楚。而且,丁少彦是丁家的人,他们这一脉形意拳的源头也出自丁家。所以,丁少彦有危险的话,他们也必然要出面保护他。吴兴怀这么说,倒也无可辩驳。但是,矮个心里清楚,以叶青和丁少彦的性格,这件事十有**是丁少彦的责任。但是,这就轮不到他们来管了!
  
      “叶青的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矮个沉声道:“从明天开始,我和你们的二师伯会亲自考核你们的练拳进度。”
  
      吴兴怀等人顿时色变,这考核对他们而言,就跟考试似的。要是让两位师伯不满意,那他们可就有的是罪要受了。
  
      众人散去,几个弟子跟着吴兴怀走出大厅,终于忍不住道:“大师伯怎么就这么相信那个姓叶的,连咱们的话都不信了?”
  
      “大师伯怎么会跟那个姓叶的认识呢?”
  
      “是啊,姓叶的打进咱们形意武馆,简直就是没把咱们形意拳放在眼里。这样的气,大师伯都能忍,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吴兴怀也是一脸的郁闷,原以为能让大师伯为自己报仇呢,没想到大师伯竟然骂了他们一顿。想起昨晚被叶青打败的情况,他就气的咬牙切齿的,却也拿叶青无可奈何。大师伯不愿出手,那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在众人的议论当中,却没有人注意到,院子角落的一处假山后面正躲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男子眼中闪烁着阴寒的光芒,这种眼神,衬得他整个人也阴沉了许多。
  
      吴兴怀等人一边议论一边走过这院子,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瘦小的男子。等他们走过去,男子也转身,翻过后面的院墙,离开了形意武馆。
  
      男子走出两里地左右,打了个车,直奔茶楼而去。
  
      这个时候茶楼才刚刚开门,男子径直走了进去。老板娘正在茶楼里坐着,见到男子,她面上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只随手指了指旁边一个箱子,道:“定金一百万!”
  
      “不是三千万吗?”男子沉声道:“定金也该有六百万了吧?”
  
      老板娘瞥了男子一眼,道:“你确定你能杀了他?”
  
      男子冷笑,道:“这有何难!”
  
      老板娘道:“别说我没提醒你,小姑娘也被他打伤了!”
  
      男子面上闪过一丝讶色,旋即自信地道:“小姑娘只是个小孩子,经验不足,被他打伤也没什么稀奇。而且,一个杀手要杀人,未必一定要用武力。我李天路这几年遇见的高手也不少了,但是,我一次都没失过手!”
  
      原来这男子便是李天路,茶楼第七张桌子的杀手,佣金是一千五百万。看来,他提前到了深川市!
  
      老板娘看了李天路一眼,道:“自信是件好事,但有时候,自信过度,那就成了自负。这笔生意,定金就是一百万。成了,你可以回来找我要剩下的钱。你要不相信我,也可以不接这单生意!”
  
      李天路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杀意。但是,最后他还是将这杀意掩住了。
  
      “好!”李天路沉声应道,没有跟老板娘讨价还价。因为,这茶楼是有鬼面判官坐镇的,老板娘背后的靠山是鬼面判官,他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李天路将墙角的钱箱拎上离开了,老板娘瞥了他一眼,缓缓摇了摇头。虽然李天路很自信,但是,她却不相信李天路能杀了叶青。
  
      上午,叶青在二窑镇,把那些孩子们安顿好。方亭韵霍萍萍墨香三女也彻底搬了过来,她们要在这里全面照顾这些孩子们。
  
      黄福林那栋楼的房间并不多,基本上是四个孩子分一个房间,倒是有些挤了。不过,尽管如此,这些孩子们也非常兴奋,因为这条件对他们来说已经非常好了。
  
      大飞那群人一直帮着给孩子们安排房间,楼上楼下地来回跑,忙的满头大汗。收拾好之后,还在院子里绑了一些秋千什么的供孩子们玩耍,这倒让叶青很满意。看样子,以后就算叶青不在这里,大飞他们也肯定能照顾好这些孩子们,黄子英三兄弟也根本无法再来打扰黄老伯了。
  
      叶青一直在这里忙到了晚上,又把方亭韵三女安顿好。有她们在这里照顾孩子们,叶青也比较放心,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在这里多建几栋楼让孩子们能有个良好的居住环境。至于让孩子们上学的事情,叶青还需要招几个老师,这倒不能操之过急了。
  
      本来叶青是准备留在这里过夜的,但是,晚上九点多,他突然接到了医院的来电,告诉他王铁柱被几个陌生人抓走了。
  
      这消息让叶青大吃一惊,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王铁柱的床铺果然已经空了。输液管什么的凌乱地扔在旁边,看样子他还是被人用蛮力给带走的。
  
      “这是什么人干的?”叶青愤然喝道,王铁柱都伤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有人不肯放过他呢?
  
      护士被叶青愤怒的表情吓住,颤声道:“我……我也不知道,他们进来之后就蛮横地把……把病人身上的医疗器械全部取了。我们想拦都拦不住,还有个护士被他们打伤了。不过,我隐约听他们提到了什么形意武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形意武馆!”叶青握紧双拳,他当即明白王铁柱究竟是被谁抓走的了。
  
      看样子,应该是丁少彦派人来抓走了王铁柱,他十有**是想置王铁柱于死地啊!
  
      “丁少彦!”叶青咬紧牙关,面容冰冷如水。他听从赵士林的话,暂时不准备找丁少彦报仇。但是,丁少彦竟然还如此对待王铁柱,这就让叶青实在忍不了了!
  
      叶青转身下楼,驾车便直奔形意武馆而去。这一次,他已经决定不再顾虑那么多,必须要将这件事彻底了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