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章杀手的偷袭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叶青拖着丁少彦走出形意武馆,径直上了自己的车,驾车直奔天盛而去。
  
      丁少彦被叶青扔在副驾座上,他被叶青踹了一脚,肋骨断了几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挣扎逃走。
  
      “姓叶的,你……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丁少彦虚弱地道,胸部的剧痛让他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恨不得亲手杀了叶青。
  
      叶青根本不理他,只开着车一路往天盛赶去。丁少彦在旁边嘟囔不断,可叶青始终都跟没听到似的。
  
      如此驶出一段距离,叶青突然发出一声痛呼,仿佛遭受了什么袭击似的。他的身体也猛地一哆嗦,车辆也随着滑出去很远,一直冲到了路边的马路牙子方才停下来。
  
      丁少彦满脸惊讶,愕然地看着叶青,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心里还在琢磨,难不成是叶青的什么急性病犯了吗?
  
      “谁!”叶青则猛然转头看向后座,大吼出声:“是谁偷袭我!”
  
      “嘿嘿嘿……”车后座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冷笑声,在丁少彦惊愕的眼神当中,后座慢慢坐起来一人。
  
      这人身材矮小,模样平庸,唯有一双眼睛当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衬得他整个人也阴沉了许多。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赶来深川市杀叶青的杀手李天路。
  
      再看叶青的车座,后面竟然插着一把匕首。看样子,是这男子在后面悄悄用匕首穿透驾驶座,偷袭了叶青。
  
      丁少彦不由大喜,急道:“你……你是不是我们丁家的人?快……快杀了他,快杀了他!”
  
      李天路根本不理丁少彦,只冷笑看着叶青,道:“都说叶青武力超群,计谋无双,至少需要第八张桌子的杀手才能杀了你。哼哼,我看也不过如此嘛。或者说,我现在也能坐到第八张桌子了?”
  
      叶青面色一变,咬牙道:“你是茶楼的人?”
  
      “错!”李天路摇头,道:“你还是不了解茶楼,茶楼只是一个中介机构,给我们这些杀手提供生意的。所以,任何一个杀手,都不能算是茶楼的人,你不要把概念弄混淆了!”
  
      “什么茶楼?什么杀手?你们在说什么啊?”丁少彦瞪眼道:“喂,你是不是我们家派来的?我给你说,不管你是我们家谁的人,你现在立马给我杀了他,明白不?”
  
      “丁少爷,我本来就是为杀他而来的,这一点你不用操心。”李天路冷笑看着丁少彦,道:“不过,你要搞清楚,我不是丁家的人。所以,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你最好老老实实闭上嘴,不然,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的!”
  
      丁少彦面色数变,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李天路连叶青都能对付得了,更何况对付他了!
  
      叶青坐在椅子上无法站起身,这一刀对他的伤害好像很大,他喘了几口粗气,沉声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跟踪我,我不可能不知道的!”
  
      “恭喜你,猜错了!”李天路冷笑道:“我并没有跟踪你,我一开始就在这里等你。”
  
      叶青面色大寒,沉声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等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为什么不知道?因为你来这里,完全是我一手策划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要来这里呢?”李天路戏谑地看着叶青,他并没有直接杀了叶青,也没有给叶青隐瞒什么。因为,他看得出叶青受伤不轻,他随时都能杀掉叶青的。所以,他要多跟叶青谈几句,他很喜欢这种慢慢揭开谜底的感觉,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你策划的?你……你策划了什么?”叶青说着,突然神色一变,道:“是……是你抓走了王铁柱?”
  
      “这次你总算猜对了!”李天路大笑道:“叶青,是不是很惊讶啊。抓走王铁柱的人竟然不是丁少彦或者形意武馆的人,反而是我抓走的。如果我不告诉你,恐怕你这辈子都猜不到吧!”
  
      叶青紧皱眉头,沉声道:“你要杀我而已,为什么抓一个无辜的人?你们保镖不是只杀目标人物吗?”
  
      “所以王铁柱还没死,我抓他,只是一种手段而已。”李天路道:“叶青,你的实力真的很强,强的连我也杀不了你。不过,杀手杀一个人,可以用的方法有很多,未必一定要面对面拼杀。比如,我抓了王铁柱,再嫁祸给行异物感,你肯定就会怒极攻心来形意武馆。这样,你就可以跟那两个人打一场了。”
  
      说到这里,李天路叹了口气,道:“我原以为那两个人能够重伤你,这样我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直接杀了你。可是,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连那两个人都被你打败了,那我只好改变方针了。”
  
      李天路看了看车后座,道:“本来以你的警觉性,我躲在车后座,你肯定能够发现我。但是,你从形意武馆出来之后,心情激动,警惕性就薄弱了许多。我躲在车后座,刚好避开了你的视线。杀手,有时候也是一门心理学啊,只可惜,有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只会用蛮力杀人,始终只能算是下等杀手而已!”
  
      叶青听到王铁柱未死,便长舒了一口气,他真怕王铁柱因为自己而丧命。
  
      “那王铁柱现在在哪?”叶青根本没有理会李天路后面那近乎自恋的语言,径直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你都快死了,还有心思管别人吗?”李天路冷笑看着叶青,道:“你还是先为自己想想吧,你喜欢什么死法?痛快一点的,还是折磨一点的?”
  
      “王铁柱在哪!”叶青再次问道。
  
      李天路皱起眉头,沉声道:“看来,你是想要慢慢折磨致死。那好吧,我成全你!”
  
      李天路说着,伸手便去抓叶青的脖子。然而,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叶青也突然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让李天路根本无法挣脱。
  
      李天路面色一变,惊呼道:“你……你骗我!”
  
      叶青直接站起身,丁少彦此刻方才看清楚,那匕首并未刺进叶青的身体,他后背只是被匕首划破皮而已,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也就是,叶青刚才那虚弱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你这点伎俩就想杀我吗?”叶青冷声道:“你动过我的车门,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假装不知道,其实一路上我都在防备你。你把匕首刺进后座的时候,我也顺着匕首的力道把身体往前移开一些,你的匕首根本没有伤到我。不过,我不装成受伤的样子,还无法从你嘴里问出这些话呢!”
  
      李天路面色入土,急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已经很小心了啊,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动过你的车门?”
  
      叶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怒声道:“王铁柱在哪?”
  
      李天路仿佛没听到叶青的话,只低着头喃喃自语着怎么可能,整个人好像精神崩溃了一般。
  
      丁少彦大为诧异,这李天路难道就这么经不起打击吗?一次失败,连脑子都气迷糊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李天路嘟囔了一会,突然一扬右手,一团白色粉末顿时散开。
  
      “石灰粉!”叶青立马闭上眼睛,同时松开抓着李天路的手,打开车门退了出去。在车里睁不开眼,他只怕被李天路偷袭了。
  
      退出几步,用袖子擦去眼皮上沾到的石灰粉,叶青睁开眼看去,李天路已经跑远了。而另一边丁少彦也从车里跑了出去,捂着胸口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救命。
  
      叶青此时已经顾不上去管丁少彦,转身便去追李天路。然而,刚跑出两步,一辆高速冲来的商务车差点撞到了叶青。若非关键时刻叶青站住脚步,而那车辆绕开了,只怕叶青已经被撞倒了。
  
      “他妈的,不想活了啊!”司机探出头破口大骂。
  
      叶青不理他,却要绕过车辆去追李天路,那司机却突然又惊呼起来:“妈的,是你!”
  
      叶青仔细看去,那司机他感觉有些面熟,但就不知道在哪见过。而在这迟疑的时候,那司机又看到了丁少彦,惊呼道:“丁少爷,你……你怎么了?”
  
      “丁少在这里?”
  
      “丁少怎么了?”
  
      车里同时探出来几个头,而这几人,叶青也都面熟。直到车内再伸出一个脑袋,叶青方才终于知道自己是在哪见过这几个人了。
  
      最后露脸的那个人正是朴天日,上次在深大跆拳道馆被叶青三招打败的那个跆拳道教练。而车里这几个人,都是跆拳道馆的会员,上次也都见识过叶青的强势,难怪他们都认得叶青。
  
      至于丁少彦,他也是深大跆拳道馆的人,跟这些人自然是熟识了。
  
      “原来是你!”朴天日愤然瞪着叶青,怒道:“你这个无耻小人,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我大师兄和师父来到深川市了,他们要让你见识到跆拳道的真正威力,你……”
  
      叶青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径直绕过这车去追李天路了。
  
      “站住!”朴天日打开车门,直接挡在了叶青面前。
  
      叶青拖着丁少彦走出形意武馆,径直上了自己的车,驾车直奔天盛而去。
  
      丁少彦被叶青扔在副驾座上,他被叶青踹了一脚,肋骨断了几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挣扎逃走。
  
      “姓叶的,你……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丁少彦虚弱地道,胸部的剧痛让他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恨不得亲手杀了叶青。
  
      叶青根本不理他,只开着车一路往天盛赶去。丁少彦在旁边嘟囔不断,可叶青始终都跟没听到似的。
  
      如此驶出一段距离,叶青突然发出一声痛呼,仿佛遭受了什么袭击似的。他的身体也猛地一哆嗦,车辆也随着滑出去很远,一直冲到了路边的马路牙子方才停下来。
  
      丁少彦满脸惊讶,愕然地看着叶青,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心里还在琢磨,难不成是叶青的什么急性病犯了吗?
  
      “谁!”叶青则猛然转头看向后座,大吼出声:“是谁偷袭我!”
  
      “嘿嘿嘿……”车后座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冷笑声,在丁少彦惊愕的眼神当中,后座慢慢坐起来一人。
  
      这人身材矮小,模样平庸,唯有一双眼睛当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衬得他整个人也阴沉了许多。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赶来深川市杀叶青的杀手李天路。
  
      再看叶青的车座,后面竟然插着一把匕首。看样子,是这男子在后面悄悄用匕首穿透驾驶座,偷袭了叶青。
  
      丁少彦不由大喜,急道:“你……你是不是我们丁家的人?快……快杀了他,快杀了他!”
  
      李天路根本不理丁少彦,只冷笑看着叶青,道:“都说叶青武力超群,计谋无双,至少需要第八张桌子的杀手才能杀了你。哼哼,我看也不过如此嘛。或者说,我现在也能坐到第八张桌子了?”
  
      叶青面色一变,咬牙道:“你是茶楼的人?”
  
      “错!”李天路摇头,道:“你还是不了解茶楼,茶楼只是一个中介机构,给我们这些杀手提供生意的。所以,任何一个杀手,都不能算是茶楼的人,你不要把概念弄混淆了!”
  
      “什么茶楼?什么杀手?你们在说什么啊?”丁少彦瞪眼道:“喂,你是不是我们家派来的?我给你说,不管你是我们家谁的人,你现在立马给我杀了他,明白不?”
  
      “丁少爷,我本来就是为杀他而来的,这一点你不用操心。”李天路冷笑看着丁少彦,道:“不过,你要搞清楚,我不是丁家的人。所以,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你最好老老实实闭上嘴,不然,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的!”
  
      丁少彦面色数变,最后还是乖乖闭上了嘴。李天路连叶青都能对付得了,更何况对付他了!
  
      叶青坐在椅子上无法站起身,这一刀对他的伤害好像很大,他喘了几口粗气,沉声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跟踪我,我不可能不知道的!”
  
      “恭喜你,猜错了!”李天路冷笑道:“我并没有跟踪你,我一开始就在这里等你。”
  
      叶青面色大寒,沉声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等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为什么不知道?因为你来这里,完全是我一手策划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要来这里呢?”李天路戏谑地看着叶青,他并没有直接杀了叶青,也没有给叶青隐瞒什么。因为,他看得出叶青受伤不轻,他随时都能杀掉叶青的。所以,他要多跟叶青谈几句,他很喜欢这种慢慢揭开谜底的感觉,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你策划的?你……你策划了什么?”叶青说着,突然神色一变,道:“是……是你抓走了王铁柱?”
  
      “这次你总算猜对了!”李天路大笑道:“叶青,是不是很惊讶啊。抓走王铁柱的人竟然不是丁少彦或者形意武馆的人,反而是我抓走的。如果我不告诉你,恐怕你这辈子都猜不到吧!”
  
      叶青紧皱眉头,沉声道:“你要杀我而已,为什么抓一个无辜的人?你们保镖不是只杀目标人物吗?”
  
      “所以王铁柱还没死,我抓他,只是一种手段而已。”李天路道:“叶青,你的实力真的很强,强的连我也杀不了你。不过,杀手杀一个人,可以用的方法有很多,未必一定要面对面拼杀。比如,我抓了王铁柱,再嫁祸给行异物感,你肯定就会怒极攻心来形意武馆。这样,你就可以跟那两个人打一场了。”
  
      说到这里,李天路叹了口气,道:“我原以为那两个人能够重伤你,这样我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直接杀了你。可是,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这么强,连那两个人都被你打败了,那我只好改变方针了。”
  
      李天路看了看车后座,道:“本来以你的警觉性,我躲在车后座,你肯定能够发现我。但是,你从形意武馆出来之后,心情激动,警惕性就薄弱了许多。我躲在车后座,刚好避开了你的视线。杀手,有时候也是一门心理学啊,只可惜,有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只会用蛮力杀人,始终只能算是下等杀手而已!”
  
      叶青听到王铁柱未死,便长舒了一口气,他真怕王铁柱因为自己而丧命。
  
      “那王铁柱现在在哪?”叶青根本没有理会李天路后面那近乎自恋的语言,径直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你都快死了,还有心思管别人吗?”李天路冷笑看着叶青,道:“你还是先为自己想想吧,你喜欢什么死法?痛快一点的,还是折磨一点的?”
  
      “王铁柱在哪!”叶青再次问道。
  
      李天路皱起眉头,沉声道:“看来,你是想要慢慢折磨致死。那好吧,我成全你!”
  
      李天路说着,伸手便去抓叶青的脖子。然而,他的手刚伸出一半,叶青也突然伸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让李天路根本无法挣脱。
  
      李天路面色一变,惊呼道:“你……你骗我!”
  
      叶青直接站起身,丁少彦此刻方才看清楚,那匕首并未刺进叶青的身体,他后背只是被匕首划破皮而已,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也就是,叶青刚才那虚弱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你这点伎俩就想杀我吗?”叶青冷声道:“你动过我的车门,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假装不知道,其实一路上我都在防备你。你把匕首刺进后座的时候,我也顺着匕首的力道把身体往前移开一些,你的匕首根本没有伤到我。不过,我不装成受伤的样子,还无法从你嘴里问出这些话呢!”
  
      李天路面色入土,急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已经很小心了啊,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动过你的车门?”
  
      叶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怒声道:“王铁柱在哪?”
  
      李天路仿佛没听到叶青的话,只低着头喃喃自语着怎么可能,整个人好像精神崩溃了一般。
  
      丁少彦大为诧异,这李天路难道就这么经不起打击吗?一次失败,连脑子都气迷糊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李天路嘟囔了一会,突然一扬右手,一团白色粉末顿时散开。
  
      “石灰粉!”叶青立马闭上眼睛,同时松开抓着李天路的手,打开车门退了出去。在车里睁不开眼,他只怕被李天路偷袭了。
  
      退出几步,用袖子擦去眼皮上沾到的石灰粉,叶青睁开眼看去,李天路已经跑远了。而另一边丁少彦也从车里跑了出去,捂着胸口一边跑一边大声呼喊救命。
  
      叶青此时已经顾不上去管丁少彦,转身便去追李天路。然而,刚跑出两步,一辆高速冲来的商务车差点撞到了叶青。若非关键时刻叶青站住脚步,而那车辆绕开了,只怕叶青已经被撞倒了。
  
      “他妈的,不想活了啊!”司机探出头破口大骂。
  
      叶青不理他,却要绕过车辆去追李天路,那司机却突然又惊呼起来:“妈的,是你!”
  
      叶青仔细看去,那司机他感觉有些面熟,但就不知道在哪见过。而在这迟疑的时候,那司机又看到了丁少彦,惊呼道:“丁少爷,你……你怎么了?”
  
      “丁少在这里?”
  
      “丁少怎么了?”
  
      车里同时探出来几个头,而这几人,叶青也都面熟。直到车内再伸出一个脑袋,叶青方才终于知道自己是在哪见过这几个人了。
  
      最后露脸的那个人正是朴天日,上次在深大跆拳道馆被叶青三招打败的那个跆拳道教练。而车里这几个人,都是跆拳道馆的会员,上次也都见识过叶青的强势,难怪他们都认得叶青。
  
      至于丁少彦,他也是深大跆拳道馆的人,跟这些人自然是熟识了。
  
      “原来是你!”朴天日愤然瞪着叶青,怒道:“你这个无耻小人,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我大师兄和师父来到深川市了,他们要让你见识到跆拳道的真正威力,你……”
  
      叶青根本不等他把话说完,径直绕过这车去追李天路了。
  
      “站住!”朴天日打开车门,直接挡在了叶青面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