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一章丁家老保镖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朴天日也真选的不是时候,叶青现在急着抓住李天路,因为李天路关系到王铁柱的生死。这个时候朴天日来拦他,就等于是阻止他救王铁柱,那叶青又怎么会对他客气?
  
      “滚开!”叶青一声大喝,重重一拳打在朴天日脸上,朴天日立刻捂着脸后退好几步。也多亏他脸大,这一下受伤才不是太重,但也是口鼻出血了。
  
      “你敢打我!”朴天日大怒,喊道:“大师兄,大师兄!”
  
      车里又走出来一人,刚跳下车便大声喊道:“无耻的华人,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武术,只会靠偷袭,真是无耻!”
  
      这人正是朴天日的大师兄李正基,也是棒国的人,实力比朴天日强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来华夏国,也是抱着与朴天日同样的心思,根本没把华夏国的武术放在眼里。而他第一个要解决的对手,便是打败他师弟的叶青。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也刚好下来准备跟叶青打一场了。
  
      然而,叶青却根本没有理会他,打退朴天日,便疾步去追李天路。
  
      李正基见叶青根本没有理会自己,顿觉面上无光,口中发出一声呼吼。突然往前几步,一个纵身,飞起一脚踹向叶青的后背。
  
      叶青听到后面脚步声不对,匆忙退开一步,避过了李正基这一脚。然而,这李正基的实力比朴天日强太多。一脚未能踹住叶青,他竟然在空中扭转身体,另一脚横扫,正撞在叶青胸口。
  
      叶青被他踹得身体一晃,而李正基则潇洒地落地,刚好挡在了叶青面前。整个动作很是利索,一气呵成,看上去潇洒至极。
  
      后面跆拳道馆的那些人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朴天日也捂着脸跑过来,嚷嚷道:“姓叶的,遇见我大师兄,你还不认输?我大师兄来华夏国打过这么多场,一次都没有输过,你连给我大师兄提鞋都不配呢!”
  
      丁少彦也是一脸的兴奋,急道:“老朴,让你大师兄杀了叶青,多少钱我都给你!”
  
      李正基眼中带着一丝不屑,斜瞥叶青,道:“你就这点本事,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用卑鄙的方法战胜我师弟的。华夏人,真的信不过!”
  
      叶青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要从旁边过去,李正基却直接踏出一步,拦住了他。如此试了两次,叶青终于面色大寒,沉声道:“滚开!”
  
      “手下败将,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李正基冷笑道:“想从这里过也没问题,打败我,你就能过去了!”
  
      叶青沉声道:“我不想跟你打!”
  
      “打不过就说打不过,什么叫想不想,你们这些华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认输!”李正基摇了摇头,道:“既然你不认输,那我就打得你认输。一句话,你能打得过我,就让你过去!”
  
      “找死!”叶青口中吐出两个字,也不再绕行,径直冲着李正基走了过去。
  
      李正基冷笑一声,还有模有样地摆了个架势,突然呼哈大喊一声,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二话不说,重重一拳回了过去,刚好打在李正基的鞋底。
  
      李正基满怀信心能一脚把叶青踢开,却没想到,他脚底挨了这一拳,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把他撞飞三四米远。摔倒在地,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右腿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腿骨都被打折了一般。李正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只能用左腿勉强撑住身体。
  
      这一下,跆拳道馆那些人顿时愣住了。刚才看到李正基那么嚣张地一脚踹到叶青,他们还以为李正基能够打败叶青,为他们讨回一些颜面呢。却没想到,李正基竟然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啊!
  
      朴天日眼珠子都瞪圆了,这一下他终于知道自己跟叶青之间的差距了。要知道,大师兄李正基可是他们这些人当中实力最强的啊,竟然也在叶青手里惨败,可见叶青实力之强悍!
  
      叶青却没有理会这些人,匆忙去追李天路。但是,被朴天日李正基这么一搅局,李天路早已跑没影了。叶青追了十几分钟,根本找不到李天路,最后只能沮丧地退出胡同。
  
      外面那些跆拳道馆的人也都不见了,而丁少彦也不见了,看样子是被跆拳道馆的人带走了。
  
      不过,叶青现在也没想再去找丁少彦的麻烦了。确定王铁柱是被李天路带走的,那他现在就要集中力量去找王铁柱。不过有一点还好,李天路是个杀手,他只会对目标下手,不会杀王铁柱!
  
      同一时间,丁家大院,后面的小花园里。一个大概**十岁,精神抖擞的老者正慢慢地修剪着一个盆栽。他的动作很慢,仿佛害怕伤到这盆栽似的。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方才把这盆栽修剪好,将手里的剪刀放在一边。
  
      老者身后站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男子,在老者修剪盆栽的时候,老年男子一直站在这里,半个小时的时间,连姿势都没有变过一下。这样的情况,换成一个年轻人都未必能够坚持住,更何况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而偏偏他站在这里,始终沉寂,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仿佛是一尊雕塑似的。
  
      这个老年男子,便是那个在深川市被传为神话的人物,一直跟随丁老爷子身边的那个老保镖。曾经一人一刀,一夜之间灭掉一个帮派。时至今日,深川市地下势力的那些人,但凡提到他,都不由自主地心惊胆战,这也是没有人敢招惹丁家的主要原因!
  
      而那修剪盆栽的老者,则是丁家掌握大权的丁老爷子。
  
      丁老爷子放下剪刀,端起旁边的茶杯,轻轻抿了几口,道:“炎儿还没回来吗?”
  
      老保镖道:“还没呢。”
  
      “他在外面跑的时间太长了,年轻人,在外面时间太多了,不是好事!”老者说完,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走进了内室。
  
      老保镖目送丁老爷子进入内室,这才转身离开。走出小花园,外面站着一人,正是形意武馆的那个高个。
  
      “师尊……”高个看见老保镖,不由大喜,急道:“出事了!”
  
      若是叶青在这里,他肯定要震撼万分。谁能想到,丁家这个被传为神话的老保镖,竟然是矮个和高个的师父。照这么说,形意武馆的那些人,岂不也是他的门人了?
  
      叶青先是打伤丁少彦,又算是砸了形意武馆的场子。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足以激怒这老保镖了,难怪矮个一再劝诫叶青不要冲动呢。现在两件事加在一起,叶青可就真的危险了。
  
      “什么事?”老保镖很干脆地问道。
  
      高个匆忙把形意武馆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高个的话,老保镖微微皱起眉头,道:“这个叶青,是不是上次你们给我说过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他!”高个点头道:“师兄说了,他用的肯定是北方李氏八极拳!”
  
      老保镖缓缓点了点头,道:“走!”
  
      高个跟在老保镖身后,第一时间赶去了形意武馆。
  
      形意武馆里面不少人都被叶青打伤,正在大厅里包扎。矮个也包了几处,正在擦跌打酒。见到老保镖进来,矮个和吴兴怀匆忙站起身,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老保镖的身份。
  
      老保镖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声张,而是径直走到屋内坐下。
  
      “兴怀,先带大家出去吧!”矮个把众人支开,这才匆忙弯腰拜下,道:“师尊!”
  
      老保镖没有说话,只是将矮个的衣服拉开,看了看他的伤势,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究竟怎么回事?”老保镖问道。
  
      矮个不敢怠慢,匆忙把整件事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当然,王丽丽和王铁柱的事情他也没有隐瞒,全部说了出来。
  
      刚才矮个在这里,近乎逼供地让吴兴怀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王丽丽和王铁柱的事情他也知道了。虽然吴兴怀说的稍微有些出入,但究竟谁对谁错,却是一目了然。
  
      矮个说完,道:“师尊,叶青做事是有点鲁莽。不过,这次我看他也是事出有因。王丽丽上次被逼自杀,虽然侥幸活下来,但现在也变成了个植物人。而王铁柱昨天晚上差点被少炎弄死,今天又突然失踪,叶青想到是少炎做的,那也情有可原!”
  
      老保镖面上表情不变,仿佛没有听到矮个最后这结论似的。他低头沉默了一会,仿佛在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而便在这个时候,门口却突然踉踉跄跄地走进来一人,正是丁少彦。
  
      “大师伯,二师伯,救……救我……”丁少彦好像很虚弱的样子,他实际上就是肋骨这段痛的。
  
      “少炎?”矮个和高个皆是一愣,匆忙过去把丁少彦扶了进来。
  
      丁少彦一直走进大厅方才看见老保镖,先是一愣,旋即泪水立刻夺眶而出,一步跑过来抱住了老保镖的腿,泣声道:“铁爷爷,您……您要帮我报仇啊,我不想活了啊我……”
  
      老保镖眉头一皱,看了丁少彦一眼,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站起来说话!”
  
      朴天日也真选的不是时候,叶青现在急着抓住李天路,因为李天路关系到王铁柱的生死。这个时候朴天日来拦他,就等于是阻止他救王铁柱,那叶青又怎么会对他客气?
  
      “滚开!”叶青一声大喝,重重一拳打在朴天日脸上,朴天日立刻捂着脸后退好几步。也多亏他脸大,这一下受伤才不是太重,但也是口鼻出血了。
  
      “你敢打我!”朴天日大怒,喊道:“大师兄,大师兄!”
  
      车里又走出来一人,刚跳下车便大声喊道:“无耻的华人,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武术,只会靠偷袭,真是无耻!”
  
      这人正是朴天日的大师兄李正基,也是棒国的人,实力比朴天日强了不止一个档次。他来华夏国,也是抱着与朴天日同样的心思,根本没把华夏国的武术放在眼里。而他第一个要解决的对手,便是打败他师弟的叶青。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也刚好下来准备跟叶青打一场了。
  
      然而,叶青却根本没有理会他,打退朴天日,便疾步去追李天路。
  
      李正基见叶青根本没有理会自己,顿觉面上无光,口中发出一声呼吼。突然往前几步,一个纵身,飞起一脚踹向叶青的后背。
  
      叶青听到后面脚步声不对,匆忙退开一步,避过了李正基这一脚。然而,这李正基的实力比朴天日强太多。一脚未能踹住叶青,他竟然在空中扭转身体,另一脚横扫,正撞在叶青胸口。
  
      叶青被他踹得身体一晃,而李正基则潇洒地落地,刚好挡在了叶青面前。整个动作很是利索,一气呵成,看上去潇洒至极。
  
      后面跆拳道馆的那些人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朴天日也捂着脸跑过来,嚷嚷道:“姓叶的,遇见我大师兄,你还不认输?我大师兄来华夏国打过这么多场,一次都没有输过,你连给我大师兄提鞋都不配呢!”
  
      丁少彦也是一脸的兴奋,急道:“老朴,让你大师兄杀了叶青,多少钱我都给你!”
  
      李正基眼中带着一丝不屑,斜瞥叶青,道:“你就这点本事,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用卑鄙的方法战胜我师弟的。华夏人,真的信不过!”
  
      叶青冷冷看了他一眼,转身要从旁边过去,李正基却直接踏出一步,拦住了他。如此试了两次,叶青终于面色大寒,沉声道:“滚开!”
  
      “手下败将,还敢用这种口气说话?”李正基冷笑道:“想从这里过也没问题,打败我,你就能过去了!”
  
      叶青沉声道:“我不想跟你打!”
  
      “打不过就说打不过,什么叫想不想,你们这些华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认输!”李正基摇了摇头,道:“既然你不认输,那我就打得你认输。一句话,你能打得过我,就让你过去!”
  
      “找死!”叶青口中吐出两个字,也不再绕行,径直冲着李正基走了过去。
  
      李正基冷笑一声,还有模有样地摆了个架势,突然呼哈大喊一声,抬脚便朝叶青踹去。
  
      叶青二话不说,重重一拳回了过去,刚好打在李正基的鞋底。
  
      李正基满怀信心能一脚把叶青踢开,却没想到,他脚底挨了这一拳,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把他撞飞三四米远。摔倒在地,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右腿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腿骨都被打折了一般。李正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只能用左腿勉强撑住身体。
  
      这一下,跆拳道馆那些人顿时愣住了。刚才看到李正基那么嚣张地一脚踹到叶青,他们还以为李正基能够打败叶青,为他们讨回一些颜面呢。却没想到,李正基竟然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啊!
  
      朴天日眼珠子都瞪圆了,这一下他终于知道自己跟叶青之间的差距了。要知道,大师兄李正基可是他们这些人当中实力最强的啊,竟然也在叶青手里惨败,可见叶青实力之强悍!
  
      叶青却没有理会这些人,匆忙去追李天路。但是,被朴天日李正基这么一搅局,李天路早已跑没影了。叶青追了十几分钟,根本找不到李天路,最后只能沮丧地退出胡同。
  
      外面那些跆拳道馆的人也都不见了,而丁少彦也不见了,看样子是被跆拳道馆的人带走了。
  
      不过,叶青现在也没想再去找丁少彦的麻烦了。确定王铁柱是被李天路带走的,那他现在就要集中力量去找王铁柱。不过有一点还好,李天路是个杀手,他只会对目标下手,不会杀王铁柱!
  
      同一时间,丁家大院,后面的小花园里。一个大概**十岁,精神抖擞的老者正慢慢地修剪着一个盆栽。他的动作很慢,仿佛害怕伤到这盆栽似的。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方才把这盆栽修剪好,将手里的剪刀放在一边。
  
      老者身后站了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男子,在老者修剪盆栽的时候,老年男子一直站在这里,半个小时的时间,连姿势都没有变过一下。这样的情况,换成一个年轻人都未必能够坚持住,更何况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而偏偏他站在这里,始终沉寂,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仿佛是一尊雕塑似的。
  
      这个老年男子,便是那个在深川市被传为神话的人物,一直跟随丁老爷子身边的那个老保镖。曾经一人一刀,一夜之间灭掉一个帮派。时至今日,深川市地下势力的那些人,但凡提到他,都不由自主地心惊胆战,这也是没有人敢招惹丁家的主要原因!
  
      而那修剪盆栽的老者,则是丁家掌握大权的丁老爷子。
  
      丁老爷子放下剪刀,端起旁边的茶杯,轻轻抿了几口,道:“炎儿还没回来吗?”
  
      老保镖道:“还没呢。”
  
      “他在外面跑的时间太长了,年轻人,在外面时间太多了,不是好事!”老者说完,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走进了内室。
  
      老保镖目送丁老爷子进入内室,这才转身离开。走出小花园,外面站着一人,正是形意武馆的那个高个。
  
      “师尊……”高个看见老保镖,不由大喜,急道:“出事了!”
  
      若是叶青在这里,他肯定要震撼万分。谁能想到,丁家这个被传为神话的老保镖,竟然是矮个和高个的师父。照这么说,形意武馆的那些人,岂不也是他的门人了?
  
      叶青先是打伤丁少彦,又算是砸了形意武馆的场子。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都足以激怒这老保镖了,难怪矮个一再劝诫叶青不要冲动呢。现在两件事加在一起,叶青可就真的危险了。
  
      “什么事?”老保镖很干脆地问道。
  
      高个匆忙把形意武馆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高个的话,老保镖微微皱起眉头,道:“这个叶青,是不是上次你们给我说过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他!”高个点头道:“师兄说了,他用的肯定是北方李氏八极拳!”
  
      老保镖缓缓点了点头,道:“走!”
  
      高个跟在老保镖身后,第一时间赶去了形意武馆。
  
      形意武馆里面不少人都被叶青打伤,正在大厅里包扎。矮个也包了几处,正在擦跌打酒。见到老保镖进来,矮个和吴兴怀匆忙站起身,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老保镖的身份。
  
      老保镖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声张,而是径直走到屋内坐下。
  
      “兴怀,先带大家出去吧!”矮个把众人支开,这才匆忙弯腰拜下,道:“师尊!”
  
      老保镖没有说话,只是将矮个的衣服拉开,看了看他的伤势,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究竟怎么回事?”老保镖问道。
  
      矮个不敢怠慢,匆忙把整件事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当然,王丽丽和王铁柱的事情他也没有隐瞒,全部说了出来。
  
      刚才矮个在这里,近乎逼供地让吴兴怀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王丽丽和王铁柱的事情他也知道了。虽然吴兴怀说的稍微有些出入,但究竟谁对谁错,却是一目了然。
  
      矮个说完,道:“师尊,叶青做事是有点鲁莽。不过,这次我看他也是事出有因。王丽丽上次被逼自杀,虽然侥幸活下来,但现在也变成了个植物人。而王铁柱昨天晚上差点被少炎弄死,今天又突然失踪,叶青想到是少炎做的,那也情有可原!”
  
      老保镖面上表情不变,仿佛没有听到矮个最后这结论似的。他低头沉默了一会,仿佛在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而便在这个时候,门口却突然踉踉跄跄地走进来一人,正是丁少彦。
  
      “大师伯,二师伯,救……救我……”丁少彦好像很虚弱的样子,他实际上就是肋骨这段痛的。
  
      “少炎?”矮个和高个皆是一愣,匆忙过去把丁少彦扶了进来。
  
      丁少彦一直走进大厅方才看见老保镖,先是一愣,旋即泪水立刻夺眶而出,一步跑过来抱住了老保镖的腿,泣声道:“铁爷爷,您……您要帮我报仇啊,我不想活了啊我……”
  
      老保镖眉头一皱,看了丁少彦一眼,沉声道:“男子汉大丈夫,站起来说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