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二章惊人实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老保镖威严雄浑的声音,让丁少彦身体一个哆嗦,匆忙站起身。虽然保镖的身份几乎可以说是家仆,但这个老保镖在丁家几十年,一直跟随着丁老爷子。丁少彦的叔伯辈,几乎都是他带出来的,所以老保镖在丁家的威信也不低。
  
      而且,丁老爷子对他极为信任,他在丁家说的话,几乎就相当于是丁老爷子说的话。丁少彦虽然少年跋扈,但在老保镖面前,还是得老老实实的。
  
      丁少彦慌忙擦干脸上的泪水,把刚才李天路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方才低声道:“铁爷爷,姓叶的这么侮辱我,就是在侮辱整个丁家,您要为我报仇啊。要不然,我没脸再活下去了,我们丁家在深川市的脸面也彻底丢尽了。要不是那李天路拖延了姓叶的,我今晚恐怕就回不来了,他根本就是想杀我啊!”
  
      老保镖看了他一眼,道:“树森,带少炎回家!”
  
      丁少彦不由急了,道:“铁爷爷,您……您先帮我报仇啊,我不急着回去……”
  
      老保镖根本不理他,只转向旁边的矮个。
  
      矮个不敢违背老保镖的意思,只能走到丁少彦身边,低声道:“少炎,回家吧。”
  
      “铁爷爷……”丁少彦看着老保镖,还想磨叽一下。但是,老保镖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这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丁少彦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道:“铁爷爷,那我先回去了。但是,您得为我报仇啊,不然我们丁家的脸面可就彻底丢完了。这事要是传开了,深川市那些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以为我们丁家已经日暮西山,任何人都可以来欺负了呢。铁爷爷,姓叶的打伤我,又踢了形意武馆,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这些年,深川市有不少人都在传言您年纪大了,不复当年了,所以不少人都想骑在我们丁家头上作威作福了。铁爷爷,您要为丁家树起威严啊!”
  
      老保镖猛地转头瞪向他,刀锋一般的目光吓得丁少彦一个哆嗦,匆忙低头低声道:“这……这都是别人说的,我也是听说而已……”
  
      老保镖摆了摆手,矮个拉了拉丁少彦的衣服,道:“走吧,别惹师尊生气了!”
  
      丁少彦无奈地跟着矮个走出院子,临走还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想看看老保镖究竟有没有愤怒的表情。
  
      可惜,老保镖面上表情始终没有变过,他根本看不出老保镖究竟是什么意思。
  
      跟着矮个走出院子,丁少彦郁闷地问矮个:“大师伯,你说铁爷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矮个看了丁少彦一眼,叹了口气,道:“少炎,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为什么?”丁少彦奇道:“铁爷爷都出来了,那个姓叶的还能蹦跶上天不成?大师伯,难道你觉得铁爷爷都不是叶青的对手吗?”
  
      矮个摇了摇头,转身道:“少炎,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
  
      “什么报应?什么衣服?”丁少彦瞪大眼睛,道:“姓叶的无缘无故把我打成这样,他难道不用遭报应吗?大师伯,你究竟听到什么消息了,你怎么这么说我啊。”
  
      矮个不理他,只将丁少彦按进车里,驾车离开了形意武馆。
  
      武馆内,吴兴怀等人躲在院子里,他们都不知道大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老保镖不让他们听,吴兴怀等人也真的连半个字都不敢听。刚才见到丁少彦出来,他们也不敢过去追问什么情况。
  
      过了五分钟左右,老保镖和高个走出了大厅。吴兴怀匆忙在一个徒弟的搀扶下迎了过去,缓缓弯腰,声音虚弱地道:“师……师公!”
  
      老保镖看了他一眼,突然伸手一掌拍在吴兴怀后背。
  
      吴兴怀一声痛呼,匆忙后退一步,惊愕地看着老保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出手打自己。
  
      旁边众人也是满脸的诧异,吴兴怀算是老保镖的三代弟子,平日里对老保镖非常尊敬,老保镖对他也不错。而这一次,老保镖算是什么意思?
  
      见众人面带诧异,高个道:“兴怀,还不多谢师公为你治伤!”
  
      “啊?”吴兴怀愣了一下,此刻方才感觉到,胸口处的阵阵剧痛竟已消失不见。被叶青打断的肋骨,竟然被老保镖这一掌又给接上了。
  
      “多……多谢师公……”吴兴怀匆忙跪倒在地,肋骨被接上,他顿时生龙活虎了许多。同时,心里也惊撼万分。一拳打断别人的肋骨,和一掌把人的肋骨接上,可完全是两回事啊。由此一点便可看得出,老保镖的实力绝对在叶青之上!
  
      “不用谢我!”老保镖看了吴兴怀一眼,淡然道:“人家没有下杀手,你已经该感恩了。否则,我只能来给你收尸了!”
  
      吴兴怀身体一个哆嗦,忍不住看了老保镖一眼,颤声道:“师公,那个……那个姓叶的,他的实力有这么厉害吗?”
  
      老保镖缓缓抬起头看着天空,声音有些唏嘘:“二十年未曾在南方见过李氏八极拳的传人了,没想到,今日又能再见。李氏八极拳,号称八极拳之尊,威猛霸道。若是此中高手,出手便能取人性命!”
  
      “啊?”吴兴怀面色煞白,深吸一口气,道:“那个叶青,他……他应该不算是八极拳的高手吧……”
  
      老保镖没有理他,只缓步走出了院子。
  
      吴兴怀匆忙拉住高个,道:“二师伯,师公这……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高个耸了耸肩,跟着老保镖走了出去。老保镖已经坐在车里了,他匆忙过去坐在驾驶座,道:“师尊,现在去哪?”
  
      “茶楼。”老保镖缓缓吐出二字。
  
      “啊?”高个愣了一下,转头惊愕地看了老保镖一眼。可是,老保镖已经闭上了眼睛,也就是说,他已经不想再说话了。
  
      高个心中充满了惊异,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半个字,驾车径直赶往茶楼。
  
      茶楼在深川市的名气并不大,但是,在道上混的时间长的人,却都听过这里。尤其练过武的人物,自然明白茶楼的意义。鬼面判官坐镇的地方,深川市那些大帮派,谁敢小觑这里?
  
      丁家与茶楼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老保镖这么多年,也从未踏入茶楼半步。同样是深川市最绝顶的两个人物,老保镖威名显赫这么多年,几乎是深川市的神话人物。而鬼面判官四个字,便足以震慑如今东省风头正劲的两个妖孽女人。如今,这两个人物终要有所交集,结果又将如何呢?
  
      高个心中不断打鼓,他当然坚信老保镖身手无敌。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老保镖为什么涉足茶楼,他为什么不是先去找叶青呢?
  
      二十分钟的时间,车辆在茶楼外面停下。茶楼里,身材窈窕的老板娘还在灯下品茶,今晚的茶楼显得格外的清净。
  
      老保镖下车,径直走进茶楼,高个紧随其后。
  
      老板娘一杯茶还未喝完,便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压迫。她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这些年见过的杀手多如牛毛,自然能够感觉到每个人不同的气势。老保镖就这么往茶楼里一站,一个积威几十年的高手气势便显露无疑,足以让她心惊胆战。这种感觉,也唯有在鬼面判官那里才感觉到过啊!
  
      老板娘放下茶楼,面上露出妩媚的笑容,缓缓站起身,道:“我怎么说今晚一直没有生意,原来是铁老爷子要来,那些阿猫阿狗当然不敢露面了啊!”
  
      老保镖面容平静,走到茶楼内坐下,道:“都说老板娘胡莫莫聪慧过人,机敏无双,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从未见过我,却能一眼认出我,难怪能够掌管整个茶楼!”
  
      “铁老爷子过誉了!”老板娘笑道:“铁老爷子如此威势,放眼整个东省,再也没有第二人了。我若是再看不出来,那岂不跟瞎子没有区别了吗?只不过,我没想到,连铁老爷子也会来我茶楼走一趟,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只是,老爷子是来放单的,还是来接单的?最近有一个叫叶青的单子放的很大,难不成铁老爷子对这个单子也有兴趣了?”
  
      老板娘知道老保镖是丁家的人,也清楚叶青跟丁家的关系,所以她第一个怀疑老保镖是来对付叶青的。
  
      老保镖摇头,道:“我不放单,也不接单。”
  
      “哦,那铁老爷子是专程过来品茶的吗?”老板娘淡笑,眼中却有些忧虑。如果老保镖不是来对付叶青的,那她心里就不得不开始警惕了。
  
      “听说李天路进深川市了。”老保镖抬头看着老板娘,道:“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
  
      “这……”老板娘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老保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来这里,不是要对付叶青,反而是要找李天路,这究竟是什么意图?
  
      李天路跟老保镖没有任何瓜葛,这个时候老保镖要找他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啊。
  
      老板娘笑道:“铁老爷子,李天路是进了深川市。但是,他现在在哪,我还真不知道,他下午才从我这里离开。您要是早来几个小时,就能见到他了!”
  
      老保镖威严雄浑的声音,让丁少彦身体一个哆嗦,匆忙站起身。虽然保镖的身份几乎可以说是家仆,但这个老保镖在丁家几十年,一直跟随着丁老爷子。丁少彦的叔伯辈,几乎都是他带出来的,所以老保镖在丁家的威信也不低。
  
      而且,丁老爷子对他极为信任,他在丁家说的话,几乎就相当于是丁老爷子说的话。丁少彦虽然少年跋扈,但在老保镖面前,还是得老老实实的。
  
      丁少彦慌忙擦干脸上的泪水,把刚才李天路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方才低声道:“铁爷爷,姓叶的这么侮辱我,就是在侮辱整个丁家,您要为我报仇啊。要不然,我没脸再活下去了,我们丁家在深川市的脸面也彻底丢尽了。要不是那李天路拖延了姓叶的,我今晚恐怕就回不来了,他根本就是想杀我啊!”
  
      老保镖看了他一眼,道:“树森,带少炎回家!”
  
      丁少彦不由急了,道:“铁爷爷,您……您先帮我报仇啊,我不急着回去……”
  
      老保镖根本不理他,只转向旁边的矮个。
  
      矮个不敢违背老保镖的意思,只能走到丁少彦身边,低声道:“少炎,回家吧。”
  
      “铁爷爷……”丁少彦看着老保镖,还想磨叽一下。但是,老保镖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这就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丁少彦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声道:“铁爷爷,那我先回去了。但是,您得为我报仇啊,不然我们丁家的脸面可就彻底丢完了。这事要是传开了,深川市那些不知情的人恐怕还以为我们丁家已经日暮西山,任何人都可以来欺负了呢。铁爷爷,姓叶的打伤我,又踢了形意武馆,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这些年,深川市有不少人都在传言您年纪大了,不复当年了,所以不少人都想骑在我们丁家头上作威作福了。铁爷爷,您要为丁家树起威严啊!”
  
      老保镖猛地转头瞪向他,刀锋一般的目光吓得丁少彦一个哆嗦,匆忙低头低声道:“这……这都是别人说的,我也是听说而已……”
  
      老保镖摆了摆手,矮个拉了拉丁少彦的衣服,道:“走吧,别惹师尊生气了!”
  
      丁少彦无奈地跟着矮个走出院子,临走还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想看看老保镖究竟有没有愤怒的表情。
  
      可惜,老保镖面上表情始终没有变过,他根本看不出老保镖究竟是什么意思。
  
      跟着矮个走出院子,丁少彦郁闷地问矮个:“大师伯,你说铁爷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矮个看了丁少彦一眼,叹了口气,道:“少炎,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出门的好。”
  
      “为什么?”丁少彦奇道:“铁爷爷都出来了,那个姓叶的还能蹦跶上天不成?大师伯,难道你觉得铁爷爷都不是叶青的对手吗?”
  
      矮个摇了摇头,转身道:“少炎,这个世界是有报应的!”
  
      “什么报应?什么衣服?”丁少彦瞪大眼睛,道:“姓叶的无缘无故把我打成这样,他难道不用遭报应吗?大师伯,你究竟听到什么消息了,你怎么这么说我啊。”
  
      矮个不理他,只将丁少彦按进车里,驾车离开了形意武馆。
  
      武馆内,吴兴怀等人躲在院子里,他们都不知道大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老保镖不让他们听,吴兴怀等人也真的连半个字都不敢听。刚才见到丁少彦出来,他们也不敢过去追问什么情况。
  
      过了五分钟左右,老保镖和高个走出了大厅。吴兴怀匆忙在一个徒弟的搀扶下迎了过去,缓缓弯腰,声音虚弱地道:“师……师公!”
  
      老保镖看了他一眼,突然伸手一掌拍在吴兴怀后背。
  
      吴兴怀一声痛呼,匆忙后退一步,惊愕地看着老保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出手打自己。
  
      旁边众人也是满脸的诧异,吴兴怀算是老保镖的三代弟子,平日里对老保镖非常尊敬,老保镖对他也不错。而这一次,老保镖算是什么意思?
  
      见众人面带诧异,高个道:“兴怀,还不多谢师公为你治伤!”
  
      “啊?”吴兴怀愣了一下,此刻方才感觉到,胸口处的阵阵剧痛竟已消失不见。被叶青打断的肋骨,竟然被老保镖这一掌又给接上了。
  
      “多……多谢师公……”吴兴怀匆忙跪倒在地,肋骨被接上,他顿时生龙活虎了许多。同时,心里也惊撼万分。一拳打断别人的肋骨,和一掌把人的肋骨接上,可完全是两回事啊。由此一点便可看得出,老保镖的实力绝对在叶青之上!
  
      “不用谢我!”老保镖看了吴兴怀一眼,淡然道:“人家没有下杀手,你已经该感恩了。否则,我只能来给你收尸了!”
  
      吴兴怀身体一个哆嗦,忍不住看了老保镖一眼,颤声道:“师公,那个……那个姓叶的,他的实力有这么厉害吗?”
  
      老保镖缓缓抬起头看着天空,声音有些唏嘘:“二十年未曾在南方见过李氏八极拳的传人了,没想到,今日又能再见。李氏八极拳,号称八极拳之尊,威猛霸道。若是此中高手,出手便能取人性命!”
  
      “啊?”吴兴怀面色煞白,深吸一口气,道:“那个叶青,他……他应该不算是八极拳的高手吧……”
  
      老保镖没有理他,只缓步走出了院子。
  
      吴兴怀匆忙拉住高个,道:“二师伯,师公这……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高个耸了耸肩,跟着老保镖走了出去。老保镖已经坐在车里了,他匆忙过去坐在驾驶座,道:“师尊,现在去哪?”
  
      “茶楼。”老保镖缓缓吐出二字。
  
      “啊?”高个愣了一下,转头惊愕地看了老保镖一眼。可是,老保镖已经闭上了眼睛,也就是说,他已经不想再说话了。
  
      高个心中充满了惊异,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半个字,驾车径直赶往茶楼。
  
      茶楼在深川市的名气并不大,但是,在道上混的时间长的人,却都听过这里。尤其练过武的人物,自然明白茶楼的意义。鬼面判官坐镇的地方,深川市那些大帮派,谁敢小觑这里?
  
      丁家与茶楼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老保镖这么多年,也从未踏入茶楼半步。同样是深川市最绝顶的两个人物,老保镖威名显赫这么多年,几乎是深川市的神话人物。而鬼面判官四个字,便足以震慑如今东省风头正劲的两个妖孽女人。如今,这两个人物终要有所交集,结果又将如何呢?
  
      高个心中不断打鼓,他当然坚信老保镖身手无敌。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老保镖为什么涉足茶楼,他为什么不是先去找叶青呢?
  
      二十分钟的时间,车辆在茶楼外面停下。茶楼里,身材窈窕的老板娘还在灯下品茶,今晚的茶楼显得格外的清净。
  
      老保镖下车,径直走进茶楼,高个紧随其后。
  
      老板娘一杯茶还未喝完,便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压迫。她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这些年见过的杀手多如牛毛,自然能够感觉到每个人不同的气势。老保镖就这么往茶楼里一站,一个积威几十年的高手气势便显露无疑,足以让她心惊胆战。这种感觉,也唯有在鬼面判官那里才感觉到过啊!
  
      老板娘放下茶楼,面上露出妩媚的笑容,缓缓站起身,道:“我怎么说今晚一直没有生意,原来是铁老爷子要来,那些阿猫阿狗当然不敢露面了啊!”
  
      老保镖面容平静,走到茶楼内坐下,道:“都说老板娘胡莫莫聪慧过人,机敏无双,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从未见过我,却能一眼认出我,难怪能够掌管整个茶楼!”
  
      “铁老爷子过誉了!”老板娘笑道:“铁老爷子如此威势,放眼整个东省,再也没有第二人了。我若是再看不出来,那岂不跟瞎子没有区别了吗?只不过,我没想到,连铁老爷子也会来我茶楼走一趟,真是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只是,老爷子是来放单的,还是来接单的?最近有一个叫叶青的单子放的很大,难不成铁老爷子对这个单子也有兴趣了?”
  
      老板娘知道老保镖是丁家的人,也清楚叶青跟丁家的关系,所以她第一个怀疑老保镖是来对付叶青的。
  
      老保镖摇头,道:“我不放单,也不接单。”
  
      “哦,那铁老爷子是专程过来品茶的吗?”老板娘淡笑,眼中却有些忧虑。如果老保镖不是来对付叶青的,那她心里就不得不开始警惕了。
  
      “听说李天路进深川市了。”老保镖抬头看着老板娘,道:“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
  
      “这……”老板娘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老保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来这里,不是要对付叶青,反而是要找李天路,这究竟是什么意图?
  
      李天路跟老保镖没有任何瓜葛,这个时候老保镖要找他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啊。
  
      老板娘笑道:“铁老爷子,李天路是进了深川市。但是,他现在在哪,我还真不知道,他下午才从我这里离开。您要是早来几个小时,就能见到他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