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三章强悍老保镖
    老保镖看了老板娘一眼,再次问道:“他在哪里!”
  
      老板娘面色有些尴尬,道:“铁老爷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只是一个中介,把单子放出去,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啊,他也不会时时向我汇报他的位置。再说了,我一个弱质女流,哪能管得了那么多呢?”
  
      “这些年,我虽然未曾踏入茶楼一步,但是你们茶楼做事的规矩我还是很清楚的。”老保镖静静看着老板娘,道:“虽然你们只是中介,不参与杀人。但是,为了方便处理后事,你们在三百万往上的单子,都会暗中派一个人跟单。如果杀手留有什么后患,你们可以随时处理。这个单子价值三千万,你们会不派人跟单?”
  
      老板娘面色一变,这是他们茶楼的秘密,没想到竟然老保镖也知道这件事。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隐瞒已经没有意思了。
  
      “铁老爷子,您对我们茶楼的情况倒是很熟悉啊。看来,判官说的很对,铁老爷子虽然不问世事很多年,但深川市任何一件事都逃不过铁老爷子的眼睛。”老板娘笑了笑,道:“只是,这是我们茶楼的秘密,恐怕不方便向铁老爷子透露吧。”
  
      “我知道这是你们茶楼的秘密,所以我亲自来问你!”老保镖道:“凭我这张老脸,不知道能不能换回一句话呢?”
  
      老板娘面色再变,老保镖这摆明就是在用身份逼她。老保镖在深川市名声显赫,他亲自过来,若是讨不回一句话,那以后岂不是与茶楼彻底结仇?鬼面判官与老保镖遇上,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她是真心不希望两个人对上,毕竟老保镖的传说实在太过恐怖了!
  
      老板娘深吸了几口气,脑中转过数个念头,最后淡笑道:“铁老爷子这话说的太让晚辈惭愧了,既然铁老爷子亲自走一趟,我当然不会让你空手而归。铁老爷子从不踏入茶楼,今天赏脸来这一趟,那我也就改一次规矩吧。李天路现在还在深川市,他在北郊大李村三十三号。”
  
      “很好!”老保镖站起身,朝老板娘拱了拱手,道:“这句话,我会永记在心。”
  
      老板娘淡笑,道:“能有铁老爷子一句话,莫莫已经受宠若惊了。只是,莫莫实在不明白,铁老爷子为什么不是去找叶青,反而要先找李天路呢?”
  
      老保镖道:“叶青的事,慢慢再说。但是,王铁柱一个无辜之人,不应受此牵连。”
  
      老板娘缓缓点了点头,道:“早就听说铁老爷子为人恩怨分明,做事嫉恶如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天路做事的确太过卑鄙,如此之人,也不配为我茶楼做事。”
  
      老板娘很精明,直接把李天路与茶楼之间的关系撇清。老保镖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带着高个离开了茶楼。
  
      目送老保镖的车驶远,老板娘方才舒了一口气,旋即又皱起了眉头。这件事竟然把老保镖都引出来了,看来,这件事已经不在茶楼的掌控之内了。
  
      “这三千万,还真不好赚啊!”老板娘摇了摇头,转身回到桌边坐下,继续品那杯清茶。
  
      老保镖直接驱车赶到北郊大李村三十三号,这是一个带院子的自家住房。高个想要过去,却被老保镖伸手拦住。
  
      “你在这里等着。”老保镖留下一句话,径直走到大门口,伸手轻轻推了推那木门。房门被反锁着,他将手收回半尺左右,突然用力往前推出,正撞在房门上。
  
      嘭的一声,那门栓直接被震断,院门也直接被推开了。
  
      与此同时,原本亮着灯的房间也立时关了灯,屋内一片漆黑。
  
      高个站在外面,看到屋里灯光黑暗,心中不由有些担忧。他也知道李天路的名字,这是茶楼第七章桌子的杀手,属于一流杀手了,实力可不简单。
  
      而且,杀手是最擅长隐匿伏击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当中,老保镖还不知道屋里究竟是什么情况,而一个一流杀手躲在屋里,随时可能出手发出致命一击。换做高个,他是绝对不敢贸然进去的,因为他没把握能够躲过这一击。
  
      老保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径直走进屋子。高个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喝,紧接着一个黑影飞出屋子,重重摔在了外面的地上,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过了没多久,老保镖从屋里走了出来,手中还搀扶着一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正是王铁柱。
  
      高个匆忙走过去,帮着老保镖搀扶着王铁柱。再看院子里那黑影,赫然正是茶楼第七桌的杀手李天路。他受伤不轻,嘴角不断溢出鲜血,躺在地上不断喘息,已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李天路颤声道,面对老保镖,他不敢再有丝毫的狂妄。因为,刚才他伏击在屋子里,发出致命一击,却被老保镖轻描淡写地化解。而且,近距离给了他一拳,竟然直接把他崩出了屋子,还把他打成重伤。
  
      李天路本身实力不弱,他还是第一次被人一拳打成这样,他心中清楚,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若是他想杀自己,那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老保镖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连半步崩拳都认不出,还有什么资格当杀手!”
  
      李天路面色一变,颤声道:“你……你……你是铁……”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口,因为他真的被吓到了。半步崩拳四个字,已经说明了老保镖的身份。败在老保镖手里,李天路可没有丝毫的不服气!
  
      “要想成为一个顶级杀手,靠这些手段是没用的。”老保镖慢慢走到门口,冷声道:“竟然对无辜的人出手,你已经违背了杀手的规矩。十年之内,不许再踏入深川市一步!”
  
      李天路匆忙低头,道:“我知道了!”
  
      老保镖的话仿佛是圣旨一般,他真的不敢有丝毫的违背。因为,他深知老保镖的恐怖,以前鬼面判官评价过他的实力。
  
      将半昏迷状态的王铁柱扶进车里,高个问道:“师尊,现在咱们去哪?”
  
      老保镖很干脆地道:“天盛!”
  
      “哦。”高个将车启动,微微迟疑了一下,道:“师尊,其实叶青这个人不坏,他只是有些冲动了。您……您可不可以对他手下留情?”
  
      老保镖没有说话,再次闭上了眼睛。高个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只能叹了口气,驾车直奔天盛而去。
  
      现在的天盛还很热闹,本来把孩子们送走之后,叶青也把那些保洁员和厨师全部放了假。天盛只有叶青黑熊和疯狗的那些手下在这里,可是,叶青还没有回到天盛呢,天盛便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七辆车,将天盛门口严严实实地堵住。三四十个穿着武士服的男子冲进了天盛,嚣张跋扈的样子,比黑社会的模样还要霸道呢。他们刚走进天盛,便接连打破了天盛十几盏灯,摔碎了二十几瓶酒。
  
      疯狗的一个小弟过去想要问话,却被带头那人一脚踹在胸口,倒飞出去五六米远,倒在地上直接爬不起来了。
  
      四周众人则是一阵欢呼,对为首那人的实力非常钦佩,仿佛这就是他们的狂欢似的。
  
      “干什么?干什么?”刚好在大厅里的黑熊立马赶了过来,看到如此情况,不由皱起了眉头:“你们是干什么的?”
  
      带头那人看了旁边一个男子一眼,男子立马叽里咕噜地跟他翻译了一遍。带头那人皱起眉头,抓起旁边一个木椅子,递给旁边几人。
  
      那几人握紧椅子,带头这人一声大喝,连出几脚,直接把这木椅子踢得粉碎。四周众人又是一阵欢呼,不得不说,这人的实力真的不错。
  
      带头那人得意地一笑,转头一指黑熊,叽里咕噜地又说了一番话,说的都是棒国语言。
  
      旁边那男子立马傲慢地翻译道:“这位是棒国跆拳道顶级高手,著名的跆拳道大师,东省跆拳道总教练,东省三届搏击冠军,伟大的跆拳道王者金一南先生!”
  
      黑熊不耐烦地摆手,道:“我管你什么金一南银一南的,你们砸坏东西,就得赔钱!”
  
      “少废话!”男子道:“金一南先生是来找一个叫叶青的狂妄之徒,他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吧。哼,也不知道他用什么卑鄙手法打败了金一南先生的两位爱徒,让世界最强拳法跆拳道蒙羞。今天,金一南先生就要来亲自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之徒,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跆拳道,什么是真正的武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姓叶的叫出来。他要再当缩头乌龟,我们就把整个天盛给你砸了!”
  
      “他妈的,你们就是来砸场的是不是!”黑熊瞪眼,道:“不用找队长了,俺跟你打!”
  
      翻译上下打量了黑熊一番,戏谑地笑道:“大个子,别以为块头大就真的能打了。我告诉你,金一南先生以前打倒过比你更强壮的。没事还是不要强出头的好,赶紧把叶青那个缩头乌龟叫出来吧!”
  
      老保镖看了老板娘一眼,再次问道:“他在哪里!”
  
      老板娘面色有些尴尬,道:“铁老爷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只是一个中介,把单子放出去,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啊,他也不会时时向我汇报他的位置。再说了,我一个弱质女流,哪能管得了那么多呢?”
  
      “这些年,我虽然未曾踏入茶楼一步,但是你们茶楼做事的规矩我还是很清楚的。”老保镖静静看着老板娘,道:“虽然你们只是中介,不参与杀人。但是,为了方便处理后事,你们在三百万往上的单子,都会暗中派一个人跟单。如果杀手留有什么后患,你们可以随时处理。这个单子价值三千万,你们会不派人跟单?”
  
      老板娘面色一变,这是他们茶楼的秘密,没想到竟然老保镖也知道这件事。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她再隐瞒已经没有意思了。
  
      “铁老爷子,您对我们茶楼的情况倒是很熟悉啊。看来,判官说的很对,铁老爷子虽然不问世事很多年,但深川市任何一件事都逃不过铁老爷子的眼睛。”老板娘笑了笑,道:“只是,这是我们茶楼的秘密,恐怕不方便向铁老爷子透露吧。”
  
      “我知道这是你们茶楼的秘密,所以我亲自来问你!”老保镖道:“凭我这张老脸,不知道能不能换回一句话呢?”
  
      老板娘面色再变,老保镖这摆明就是在用身份逼她。老保镖在深川市名声显赫,他亲自过来,若是讨不回一句话,那以后岂不是与茶楼彻底结仇?鬼面判官与老保镖遇上,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她是真心不希望两个人对上,毕竟老保镖的传说实在太过恐怖了!
  
      老板娘深吸了几口气,脑中转过数个念头,最后淡笑道:“铁老爷子这话说的太让晚辈惭愧了,既然铁老爷子亲自走一趟,我当然不会让你空手而归。铁老爷子从不踏入茶楼,今天赏脸来这一趟,那我也就改一次规矩吧。李天路现在还在深川市,他在北郊大李村三十三号。”
  
      “很好!”老保镖站起身,朝老板娘拱了拱手,道:“这句话,我会永记在心。”
  
      老板娘淡笑,道:“能有铁老爷子一句话,莫莫已经受宠若惊了。只是,莫莫实在不明白,铁老爷子为什么不是去找叶青,反而要先找李天路呢?”
  
      老保镖道:“叶青的事,慢慢再说。但是,王铁柱一个无辜之人,不应受此牵连。”
  
      老板娘缓缓点了点头,道:“早就听说铁老爷子为人恩怨分明,做事嫉恶如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天路做事的确太过卑鄙,如此之人,也不配为我茶楼做事。”
  
      老板娘很精明,直接把李天路与茶楼之间的关系撇清。老保镖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带着高个离开了茶楼。
  
      目送老保镖的车驶远,老板娘方才舒了一口气,旋即又皱起了眉头。这件事竟然把老保镖都引出来了,看来,这件事已经不在茶楼的掌控之内了。
  
      “这三千万,还真不好赚啊!”老板娘摇了摇头,转身回到桌边坐下,继续品那杯清茶。
  
      老保镖直接驱车赶到北郊大李村三十三号,这是一个带院子的自家住房。高个想要过去,却被老保镖伸手拦住。
  
      “你在这里等着。”老保镖留下一句话,径直走到大门口,伸手轻轻推了推那木门。房门被反锁着,他将手收回半尺左右,突然用力往前推出,正撞在房门上。
  
      嘭的一声,那门栓直接被震断,院门也直接被推开了。
  
      与此同时,原本亮着灯的房间也立时关了灯,屋内一片漆黑。
  
      高个站在外面,看到屋里灯光黑暗,心中不由有些担忧。他也知道李天路的名字,这是茶楼第七章桌子的杀手,属于一流杀手了,实力可不简单。
  
      而且,杀手是最擅长隐匿伏击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当中,老保镖还不知道屋里究竟是什么情况,而一个一流杀手躲在屋里,随时可能出手发出致命一击。换做高个,他是绝对不敢贸然进去的,因为他没把握能够躲过这一击。
  
      老保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径直走进屋子。高个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屋里的情况,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闷喝,紧接着一个黑影飞出屋子,重重摔在了外面的地上,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过了没多久,老保镖从屋里走了出来,手中还搀扶着一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正是王铁柱。
  
      高个匆忙走过去,帮着老保镖搀扶着王铁柱。再看院子里那黑影,赫然正是茶楼第七桌的杀手李天路。他受伤不轻,嘴角不断溢出鲜血,躺在地上不断喘息,已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李天路颤声道,面对老保镖,他不敢再有丝毫的狂妄。因为,刚才他伏击在屋子里,发出致命一击,却被老保镖轻描淡写地化解。而且,近距离给了他一拳,竟然直接把他崩出了屋子,还把他打成重伤。
  
      李天路本身实力不弱,他还是第一次被人一拳打成这样,他心中清楚,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若是他想杀自己,那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老保镖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连半步崩拳都认不出,还有什么资格当杀手!”
  
      李天路面色一变,颤声道:“你……你……你是铁……”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口,因为他真的被吓到了。半步崩拳四个字,已经说明了老保镖的身份。败在老保镖手里,李天路可没有丝毫的不服气!
  
      “要想成为一个顶级杀手,靠这些手段是没用的。”老保镖慢慢走到门口,冷声道:“竟然对无辜的人出手,你已经违背了杀手的规矩。十年之内,不许再踏入深川市一步!”
  
      李天路匆忙低头,道:“我知道了!”
  
      老保镖的话仿佛是圣旨一般,他真的不敢有丝毫的违背。因为,他深知老保镖的恐怖,以前鬼面判官评价过他的实力。
  
      将半昏迷状态的王铁柱扶进车里,高个问道:“师尊,现在咱们去哪?”
  
      老保镖很干脆地道:“天盛!”
  
      “哦。”高个将车启动,微微迟疑了一下,道:“师尊,其实叶青这个人不坏,他只是有些冲动了。您……您可不可以对他手下留情?”
  
      老保镖没有说话,再次闭上了眼睛。高个知道自己劝不了他,只能叹了口气,驾车直奔天盛而去。
  
      现在的天盛还很热闹,本来把孩子们送走之后,叶青也把那些保洁员和厨师全部放了假。天盛只有叶青黑熊和疯狗的那些手下在这里,可是,叶青还没有回到天盛呢,天盛便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七辆车,将天盛门口严严实实地堵住。三四十个穿着武士服的男子冲进了天盛,嚣张跋扈的样子,比黑社会的模样还要霸道呢。他们刚走进天盛,便接连打破了天盛十几盏灯,摔碎了二十几瓶酒。
  
      疯狗的一个小弟过去想要问话,却被带头那人一脚踹在胸口,倒飞出去五六米远,倒在地上直接爬不起来了。
  
      四周众人则是一阵欢呼,对为首那人的实力非常钦佩,仿佛这就是他们的狂欢似的。
  
      “干什么?干什么?”刚好在大厅里的黑熊立马赶了过来,看到如此情况,不由皱起了眉头:“你们是干什么的?”
  
      带头那人看了旁边一个男子一眼,男子立马叽里咕噜地跟他翻译了一遍。带头那人皱起眉头,抓起旁边一个木椅子,递给旁边几人。
  
      那几人握紧椅子,带头这人一声大喝,连出几脚,直接把这木椅子踢得粉碎。四周众人又是一阵欢呼,不得不说,这人的实力真的不错。
  
      带头那人得意地一笑,转头一指黑熊,叽里咕噜地又说了一番话,说的都是棒国语言。
  
      旁边那男子立马傲慢地翻译道:“这位是棒国跆拳道顶级高手,著名的跆拳道大师,东省跆拳道总教练,东省三届搏击冠军,伟大的跆拳道王者金一南先生!”
  
      黑熊不耐烦地摆手,道:“我管你什么金一南银一南的,你们砸坏东西,就得赔钱!”
  
      “少废话!”男子道:“金一南先生是来找一个叫叶青的狂妄之徒,他应该是这里的老板吧。哼,也不知道他用什么卑鄙手法打败了金一南先生的两位爱徒,让世界最强拳法跆拳道蒙羞。今天,金一南先生就要来亲自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之徒,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跆拳道,什么是真正的武术。识相的话,就赶紧把姓叶的叫出来。他要再当缩头乌龟,我们就把整个天盛给你砸了!”
  
      “他妈的,你们就是来砸场的是不是!”黑熊瞪眼,道:“不用找队长了,俺跟你打!”
  
      翻译上下打量了黑熊一番,戏谑地笑道:“大个子,别以为块头大就真的能打了。我告诉你,金一南先生以前打倒过比你更强壮的。没事还是不要强出头的好,赶紧把叶青那个缩头乌龟叫出来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