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六章三爷的故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哈哈哈……”铁永文仰头一笑,道:“叶先生果然慧眼,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找叶先生讨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叶青道。
  
      铁永文道:“想必叶先生已经知道,王铁柱并非是被丁少彦抓走的。可是,你却因为这件事打伤丁少彦,我觉得这件事做得有些不对了!”
  
      叶青微微皱眉,盯着铁永文看了一会,突然问道:“铁老先生,莫非就是丁老爷子的那位保镖?”
  
      铁永文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叶青眉头皱的更紧,道:“这件事,的确是我误会了丁少彦,我不否认。做错了事,自然应该受到惩罚,我会给铁老爷子一个交代的!”
  
      叶青说着,突然从腰间翻出一把匕首,径直刺向自己的右肩,眼睛都没眨一下。
  
      铁永文则是面色一变,想要去拦已经来不及。也算他反应够快,顺手抓起旁边的茶杯甩了出去,正好砸在叶青的手上。只听哐当一声,那匕首直接被砸掉在地,而叶青也摆脱了被匕首刺伤的命运。
  
      叶青那样的力气,竟然被铁永文这一个茶杯将手中的匕首砸掉,可见这老保镖实力之强。深川市流传这么多年的传说,果然不虚!
  
      “铁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叶青皱眉,道:“莫非铁老爷子觉得我这一下还不够?如果铁老爷子觉得不够,你可以亲自来,我叶青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哈哈哈……”铁永文仰天大笑,突然站起身走到叶青身边,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捏了捏,缓缓点了点头:“果然如此!”
  
      叶青更是诧异,不知道铁永文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且,自己跟他又不熟,他却好像一点都不拘束的样子呢。
  
      “年轻人容易冲动,做错事也是难免的。”铁永文看着叶青,道:“我觉得,一个人做了错事,并非不可原谅,首先要看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若是一个人自私残暴,只为了私人恩怨,而害了他人,这种情况是必须惩戒的。但是,如果一个人出于好心,却因为种种误会而做了错事,这就是可以原谅的。”
  
      叶青看着铁永文,心中更是诧异。听铁永文这意思,他好像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丁少彦这次为了私人恩怨,竟然害了一对无辜的兄妹,做出来的事的确令人发指。你就算打伤他,也是他活该,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铁永文淡淡一笑,道:“叶贤侄,你有点冲动了。我刚才只是说你那件事做的有点不对,只是说你做事有点冲动,这个习惯可不好。这个社会,人心险恶,很多事情,并非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不能单纯地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头脑一热,这次少炎只是受了点伤,这并不算什么。但是,如果他死了,这件事可就不好收场了,你觉得呢?”
  
      叶青缓缓点了点头,道:“铁老先生说的是,这件事,我的确有点过于冲动了。”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叶青更诧异的是刚才铁永文的称呼。叶贤侄?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次的事情,我也听树森说了一遍,知道你是为了救王铁柱,所以有点着急,这种心情我能理解。”铁永文看了看叶青,道:“而且,刚才你能提刀自伤,说明你是个汉子,能够承担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这一点我很佩服!”
  
      叶青微微弯了弯腰,道:“谢谢铁老先生赞誉,只是,晚辈还不知道铁老先生来这里究竟是想做什么?今天晚上我的确误会了丁少彦,所以,我愿意为我做的事情承担责任。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会放过他。王丽丽的事情,他必须付出代价。”
  
      铁永文不由一愣,他没想到,叶青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就连茶楼老板娘在他面前,也是毕恭毕敬的。而叶青竟然还直言不会放过丁少彦,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敢在铁永文面前这样说话了。
  
      “哈哈哈……”铁永文突然爽朗地一笑,道:“三哥的徒弟,果然有骨气。好!很好!太好了!”
  
      “啊?”叶青则是一愣,什么叫三哥的徒弟?想起李三爷,难不成铁永文也认识李三爷?
  
      “您……您认识李三爷?”叶青诧异地问道,在深川市,他这已经是遇见的第四个李三爷的熟人了。之前的王老八、毒螳螂和火蝴蝶,都认识李三爷。而且,言语之中,对李三爷都充满敬佩。不过,他们都以李三爷的晚辈自居,而铁永文一声三哥,可见他才是跟李三爷同辈的人物啊。
  
      “北拳王李长青名震南北,我这个时代的习武者,有几人不认识呢!”铁永文缓缓抬起头,面上尽是缅怀之色,却又想起了当年那个叱咤南北,八极拳无敌天下的一代宗师。
  
      叶青则是一惊,他只知道李三爷绝对不是简单人物,没想到他竟然是北拳王。
  
      要知道,拳王二字,绝对不简单。叶青从小到大,还没遇见过能跟他抗衡的对手。而在深川市,接连遇到毒螳螂火蝴蝶和铁永文这样的绝顶人物,可见这个世界真的是卧虎藏龙,高手辈出。而李三爷能在这么多人物当中,被冠以北拳王的称呼,可见他实力之强啊!
  
      铁永文沉默许久,眼角竟然有些湿润,慢慢低头看着叶青,道:“二十年前,李三哥与南拳王一战之后,便再未出现过了。没想到,今日我竟有幸,再见到三哥的传人。哎,一晃二十年了,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能再听到三哥的消息,我也总算了却一桩心愿了。对了,三哥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好吗?”
  
      叶青缓缓低下头,铁永文面色一变,颤声道:“三哥……三哥他……他……”
  
      “三爷去世近十年了!”叶青低声道。
  
      “什么!”铁永文身体一晃,瘫软在沙发上,颤声道:“怎么……怎么可能?三哥怎么会就这么去了?三哥内外兼修,实力无匹,怎么可能就这么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叶青心情也很低落,低声道:“三爷去世那年,在屋里呕了很多黑血,他应该是有什么旧伤没有恢复吧。”
  
      “是了!是了!是了!”铁永文猛然站起身,大声道:“跟南拳王那一战,三哥中了毒,所以才惨败。这二十年,三哥一直背负北拳不如南拳的骂名。没想到,最终,三哥终究还是没能解了那毒,最终竟然还是死于体内残余的毒药啊!”
  
      叶青则是一愣,面色瞬变,他没想到竟然从这里得知了关于李三爷的往事。听到李三爷被人下毒,叶青心中大怒,沉声道:“三爷……三爷怎么会中毒的?”
  
      “我也不知道。”铁永文慢慢坐下,沉声道:“那一日,三哥跟南拳王沈天君之战,我和其他四人在现场观战。才刚打没多久,三哥动作明显就慢了,被沈天君打了一拳,就开始不断吐血。我把三哥送走,在路上,三哥才告诉我,他被人下毒了。我把他送到车站,他让我去买瓶水,结果等我买完水回来,他就不见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他还没有解掉身上的毒。”
  
      叶青沉声道:“这件事,跟南拳王是不是有关系?”
  
      “我看不会!”铁永文摇头,道:“南拳王沈天君一世英雄,豪气干云,他肯定干不出这样的事情。而且,那一战之后,沈天君自己也感觉胜得不光彩。和三哥一样,避走二十年,至今再未出现过。如果是他下的毒,他也不用这样了。”
  
      “那……那会是谁下的毒呢?”叶青诧异地问道。
  
      铁永文沉默了一会,道:“究竟是谁下的毒,至今还没有定论。但是,江湖传言,最大的嫌疑是西杭沈家。而且,三哥的弟弟当年还杀到西杭沈家,想为李三爷这件事讨回个说法。不过,他终究还是没能敌过沈家的人,被打成重伤。也因为如此,北方李氏八极拳的传人,与西杭沈家一直是死敌!”
  
      说完,铁永文看了叶青一眼,道:“这么多年了,从未有北方李氏八极拳的传人进入南方,你也算是第一人了。不过,你可要防备西杭沈家,难保他们不会来深川市找你!”
  
      叶青皱紧眉头,没想到自己进入深川市这一趟,竟然牵扯出二十年前的恩怨。不过,想到李三爷被人下毒害死,叶青心里就无名火气,对西杭沈家也是怀恨万分。
  
      “这件事,我一定要查出个结果,为三爷讨回个说法!”叶青握紧拳头,沉声说道。
  
      “你有这个决心,三爷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铁永文缓缓点了点头,道:“不过,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是西杭沈家的人做的。而且,西杭沈家号称南拳圣地,这么多年,一直是南方拳的领导者。如果西杭沈家想要对付你,只需要一句话,南拳各门派都会将你视为头号大敌!”
  
      叶青紧皱眉头,咬牙道:“那又如何?西杭沈家若是真能做出此等卑鄙之事,那我便豁出这一条命,也要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哈哈哈……”铁永文仰头一笑,道:“叶先生果然慧眼,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找叶先生讨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叶青道。
  
      铁永文道:“想必叶先生已经知道,王铁柱并非是被丁少彦抓走的。可是,你却因为这件事打伤丁少彦,我觉得这件事做得有些不对了!”
  
      叶青微微皱眉,盯着铁永文看了一会,突然问道:“铁老先生,莫非就是丁老爷子的那位保镖?”
  
      铁永文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叶青眉头皱的更紧,道:“这件事,的确是我误会了丁少彦,我不否认。做错了事,自然应该受到惩罚,我会给铁老爷子一个交代的!”
  
      叶青说着,突然从腰间翻出一把匕首,径直刺向自己的右肩,眼睛都没眨一下。
  
      铁永文则是面色一变,想要去拦已经来不及。也算他反应够快,顺手抓起旁边的茶杯甩了出去,正好砸在叶青的手上。只听哐当一声,那匕首直接被砸掉在地,而叶青也摆脱了被匕首刺伤的命运。
  
      叶青那样的力气,竟然被铁永文这一个茶杯将手中的匕首砸掉,可见这老保镖实力之强。深川市流传这么多年的传说,果然不虚!
  
      “铁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叶青皱眉,道:“莫非铁老爷子觉得我这一下还不够?如果铁老爷子觉得不够,你可以亲自来,我叶青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哈哈哈……”铁永文仰天大笑,突然站起身走到叶青身边,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捏了捏,缓缓点了点头:“果然如此!”
  
      叶青更是诧异,不知道铁永文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且,自己跟他又不熟,他却好像一点都不拘束的样子呢。
  
      “年轻人容易冲动,做错事也是难免的。”铁永文看着叶青,道:“我觉得,一个人做了错事,并非不可原谅,首先要看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若是一个人自私残暴,只为了私人恩怨,而害了他人,这种情况是必须惩戒的。但是,如果一个人出于好心,却因为种种误会而做了错事,这就是可以原谅的。”
  
      叶青看着铁永文,心中更是诧异。听铁永文这意思,他好像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丁少彦这次为了私人恩怨,竟然害了一对无辜的兄妹,做出来的事的确令人发指。你就算打伤他,也是他活该,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铁永文淡淡一笑,道:“叶贤侄,你有点冲动了。我刚才只是说你那件事做的有点不对,只是说你做事有点冲动,这个习惯可不好。这个社会,人心险恶,很多事情,并非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不能单纯地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头脑一热,这次少炎只是受了点伤,这并不算什么。但是,如果他死了,这件事可就不好收场了,你觉得呢?”
  
      叶青缓缓点了点头,道:“铁老先生说的是,这件事,我的确有点过于冲动了。”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叶青更诧异的是刚才铁永文的称呼。叶贤侄?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次的事情,我也听树森说了一遍,知道你是为了救王铁柱,所以有点着急,这种心情我能理解。”铁永文看了看叶青,道:“而且,刚才你能提刀自伤,说明你是个汉子,能够承担自己做出来的事情,这一点我很佩服!”
  
      叶青微微弯了弯腰,道:“谢谢铁老先生赞誉,只是,晚辈还不知道铁老先生来这里究竟是想做什么?今天晚上我的确误会了丁少彦,所以,我愿意为我做的事情承担责任。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会放过他。王丽丽的事情,他必须付出代价。”
  
      铁永文不由一愣,他没想到,叶青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就连茶楼老板娘在他面前,也是毕恭毕敬的。而叶青竟然还直言不会放过丁少彦,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敢在铁永文面前这样说话了。
  
      “哈哈哈……”铁永文突然爽朗地一笑,道:“三哥的徒弟,果然有骨气。好!很好!太好了!”
  
      “啊?”叶青则是一愣,什么叫三哥的徒弟?想起李三爷,难不成铁永文也认识李三爷?
  
      “您……您认识李三爷?”叶青诧异地问道,在深川市,他这已经是遇见的第四个李三爷的熟人了。之前的王老八、毒螳螂和火蝴蝶,都认识李三爷。而且,言语之中,对李三爷都充满敬佩。不过,他们都以李三爷的晚辈自居,而铁永文一声三哥,可见他才是跟李三爷同辈的人物啊。
  
      “北拳王李长青名震南北,我这个时代的习武者,有几人不认识呢!”铁永文缓缓抬起头,面上尽是缅怀之色,却又想起了当年那个叱咤南北,八极拳无敌天下的一代宗师。
  
      叶青则是一惊,他只知道李三爷绝对不是简单人物,没想到他竟然是北拳王。
  
      要知道,拳王二字,绝对不简单。叶青从小到大,还没遇见过能跟他抗衡的对手。而在深川市,接连遇到毒螳螂火蝴蝶和铁永文这样的绝顶人物,可见这个世界真的是卧虎藏龙,高手辈出。而李三爷能在这么多人物当中,被冠以北拳王的称呼,可见他实力之强啊!
  
      铁永文沉默许久,眼角竟然有些湿润,慢慢低头看着叶青,道:“二十年前,李三哥与南拳王一战之后,便再未出现过了。没想到,今日我竟有幸,再见到三哥的传人。哎,一晃二十年了,很多事情,早已物是人非。能再听到三哥的消息,我也总算了却一桩心愿了。对了,三哥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好吗?”
  
      叶青缓缓低下头,铁永文面色一变,颤声道:“三哥……三哥他……他……”
  
      “三爷去世近十年了!”叶青低声道。
  
      “什么!”铁永文身体一晃,瘫软在沙发上,颤声道:“怎么……怎么可能?三哥怎么会就这么去了?三哥内外兼修,实力无匹,怎么可能就这么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叶青心情也很低落,低声道:“三爷去世那年,在屋里呕了很多黑血,他应该是有什么旧伤没有恢复吧。”
  
      “是了!是了!是了!”铁永文猛然站起身,大声道:“跟南拳王那一战,三哥中了毒,所以才惨败。这二十年,三哥一直背负北拳不如南拳的骂名。没想到,最终,三哥终究还是没能解了那毒,最终竟然还是死于体内残余的毒药啊!”
  
      叶青则是一愣,面色瞬变,他没想到竟然从这里得知了关于李三爷的往事。听到李三爷被人下毒,叶青心中大怒,沉声道:“三爷……三爷怎么会中毒的?”
  
      “我也不知道。”铁永文慢慢坐下,沉声道:“那一日,三哥跟南拳王沈天君之战,我和其他四人在现场观战。才刚打没多久,三哥动作明显就慢了,被沈天君打了一拳,就开始不断吐血。我把三哥送走,在路上,三哥才告诉我,他被人下毒了。我把他送到车站,他让我去买瓶水,结果等我买完水回来,他就不见了。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他还没有解掉身上的毒。”
  
      叶青沉声道:“这件事,跟南拳王是不是有关系?”
  
      “我看不会!”铁永文摇头,道:“南拳王沈天君一世英雄,豪气干云,他肯定干不出这样的事情。而且,那一战之后,沈天君自己也感觉胜得不光彩。和三哥一样,避走二十年,至今再未出现过。如果是他下的毒,他也不用这样了。”
  
      “那……那会是谁下的毒呢?”叶青诧异地问道。
  
      铁永文沉默了一会,道:“究竟是谁下的毒,至今还没有定论。但是,江湖传言,最大的嫌疑是西杭沈家。而且,三哥的弟弟当年还杀到西杭沈家,想为李三爷这件事讨回个说法。不过,他终究还是没能敌过沈家的人,被打成重伤。也因为如此,北方李氏八极拳的传人,与西杭沈家一直是死敌!”
  
      说完,铁永文看了叶青一眼,道:“这么多年了,从未有北方李氏八极拳的传人进入南方,你也算是第一人了。不过,你可要防备西杭沈家,难保他们不会来深川市找你!”
  
      叶青皱紧眉头,没想到自己进入深川市这一趟,竟然牵扯出二十年前的恩怨。不过,想到李三爷被人下毒害死,叶青心里就无名火气,对西杭沈家也是怀恨万分。
  
      “这件事,我一定要查出个结果,为三爷讨回个说法!”叶青握紧拳头,沉声说道。
  
      “你有这个决心,三爷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铁永文缓缓点了点头,道:“不过,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是西杭沈家的人做的。而且,西杭沈家号称南拳圣地,这么多年,一直是南方拳的领导者。如果西杭沈家想要对付你,只需要一句话,南拳各门派都会将你视为头号大敌!”
  
      叶青紧皱眉头,咬牙道:“那又如何?西杭沈家若是真能做出此等卑鄙之事,那我便豁出这一条命,也要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