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二十七章我可以教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哈哈哈……”铁永文再次仰头大笑,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好,是条汉子,三哥果然没有选错人。”
  
      “不过……”铁永文话锋一转,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你真的想鱼死,人家西杭沈家也绝对不会网破的。而且,你学的八极拳有问题,虽然你天分极高,但这么练下去,终究还是无法成为最强的。”
  
      “为什么?”叶青诧异,自己的拳法可是北拳王亲传的,怎么会有问题呢?
  
      铁永文捏了捏叶青的肩膀,道:“你肩有无根骨,这样的体格很适合练武,但却不适合练八极拳。所以,三哥教你拳法的时候,只是把八极拳修改了一下传授给你。否则,真正的李氏八极拳太过刚猛,要让你练完,只怕你的身体也早就废了。”
  
      其实,铁永文刚才见到叶青跟棒国人金一南对战的时候便看出来了。叶青的八极拳虽然很像李氏八极拳,但却有些许不同的地方。所以,刚才进屋,他第一时间便是捏了捏叶青的肩膀,还真的找到了原因,所以才会说出那么一句话。
  
      叶青心中则是充满了惊异,想起毒螳螂和火蝴蝶这俩女子。比他也就大了两三岁的样子,两人的实力却比他强了太多。就算她们是从小练武,但这也太恐怖了吧。叶青原本想不到自己跟她们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现在听铁永文这么一说,他终于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了。
  
      “李氏八极拳再练下去,你也无法再达更高的境界。所以,你现在必须改练别的拳法。”铁永文道:“不过,三哥当年为你打下的基础不错。现在你重练别的拳法,也能在短期内有重大突破!”
  
      “改练别的拳法?”叶青道:“练什么拳法好呢?”
  
      “北方拳皆是大开大合,刚猛霸道的拳法。而南方拳短小精悍,注重长短桥贴身急打。你这样的身体状况,更适合练南方拳一些。”铁永文道:“南方拳里有一套最为简单而且有效的拳法,名为咏春。如果你能练到这套拳法,将来成就绝对不低。但是,这咏春拳,除了西杭沈家和东州那个皇甫家的姑娘外,再没有正宗的了。想学这套拳法,就得看机会了。不过,我们形意拳门也有南北之分,我的南形意拳也失去了一些刚猛,比较适合你来练!”
  
      听到这话,叶青立马跪倒在地,道:“弟子拜见师父!”
  
      “哈哈哈……”铁永文大笑,将叶青搀扶起来,道:“五年前,我已经收了关门弟子,不会再收徒弟了。而且,你是三哥的徒弟,我也没资格教你。你想要见识形意拳的话,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切磋一下,我也好久没有再见过三哥的八极拳了,刚好可以陪你练练手。”
  
      铁永文这么说,就是在告诉叶青,我没有资格收你为徒。但是,我可以教你形意拳!
  
      叶青心中感动,弯腰道:“既然如此,以后恐怕要麻烦铁叔叔了。”
  
      “麻烦倒谈不上,不过,我倒真有一事相求。”铁永文顿了一下,道:“我知道你还在怨恨丁少彦做的事情,但是,他终究是丁家的人。关于王丽丽的事情,我会亲自找丁老爷子说个清楚,让丁家亲自惩戒于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至于你,我希望你不要亲自去找他,你看怎么样?”
  
      叶青道:“只要丁家能给一个说法,我听铁叔叔的!”
  
      铁永文道:“你放心吧,铁叔叔用这张脸给你担保,丁家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叶青点了点头,有铁永文这句话,他心里安稳多了。其实,他原本也在操心这件事。他现在在深川市建一个私人孤儿院,还有这么多场子,还真的无法放开与丁家一搏。若是铁永文能够为他讨回这个说法,那他就不用跟丁家对上,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啊。
  
      又跟铁永文闲聊了一会,叶青终于知道铁永文为何对李三爷如此尊崇了。原来,在铁永文年轻的时候,多次受李三爷照顾,还被李三爷救过两次性命。而且,李三爷成名之后,对他的照顾更多,才有了他今日南形意拳掌门人的身份。若非李三爷,他这条命早就丢了,更别说活到今日如此威风了。他对李三爷,心中除了感激就是恭敬了。
  
      而现在李三爷去世了,他把对李三爷的那份感激全都转到了李三爷的传人身上。言语之间,对叶青照顾至极,甚至连叶军的事情也问了个清楚。至于叶青现在做的这些事,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对,因为丁家还有不少人涉足这些行业呢。而且,他看得出叶青仁义心肠,他就算开这些娱乐场所,也绝对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南郊狗场成了你的产业了,这倒是不错。”铁永文笑道:“何时狗场开业,记得给我一个请帖啊!”
  
      “铁叔叔愿意莅临,可让南郊狗场蓬荜生辉啊!”叶青大喜,李连山一直在担心南郊狗场开业的时候没有关键人物镇场,怕有人去闹事。而现在铁永文竟然亲口答应过去,这才是绝对的重量级人物啊。到时候别说福帮天青帮了,就算其他人再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在铁永文面前蹦跶啊。
  
      最关键的是,铁永文一直是深川市这么多年被传为神话的人物。多少人都听过他的传说,但是,却很少见他露面。在众人的印象当中,他只是丁家的保镖。而这一次,他若是能够出席狗场开业,那将是多大的面子啊!
  
      跟铁永文聊了一会,铁永文更多的便是在询问李三爷当年的事情。听闻他在小山村落脚,铁永文不由唏嘘不已。一代八极拳宗师,最后竟然无声无息地死在了那个小山村,想来也真的是让人痛惜啊。
  
      铁永文在天盛坐了两个多小时,跟叶青聊了很多,直到凌晨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二十年,他一直在打听李三爷的消息,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回复。这一次终于见到李三爷的传人,他如何能够不激动呢?
  
      送走铁永文,叶青心里也是大为舒畅。与丁家的恩怨,会有铁永文在中间处理。现在唯一要对付的就是方家了,相比较丁家,方家就更容易对付了。而且,现在叶青有了铁永文这个大靠山,在深川市也终于能够站稳脚了。
  
      现在这边的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叶青心里在考虑着,这几天要不要回家一趟。一来找点人过来帮忙,二来,他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真该回去走一趟了。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没能把弟弟叶军带回去,这让叶青心里很是难受。
  
      那些尸体的骨灰现在还在化验,化验出来的那部分里面并没有叶军。至今为止,叶军的生死还是一个未知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结果。不过,叶青现在的心态比之前好了太多。只要还没有见到叶军的骨灰,那他就有活着的希望,那叶青就会一直坚持找下去!
  
      第二天上午,叶青一大早便赶去二窑镇那边,孩子们都在这里安顿好了。大早上的,黄福林夫妇做了一大锅饭,院子里放了两排桌子,七八十个孩子坐在桌边,看起来很是壮观。
  
      还好孩子们吃饭不吵不闹的,他们之前挨饿太多了。现在能好好的吃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馈赠一般,每个孩子都安安静静地坐在桌边吃饭,连四五岁的孩子都是这样,很乖巧,这也让黄福林老两口看得喜欢不已。
  
      “叶叔叔!”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叶青,立马一声欢呼。孩子们都看了过来,见到叶青,一群孩子都兴奋地欢叫起来。
  
      这些孩子们都是叶青救的,这段时间,他们的一切也都是叶青的安排。对这些孩子们而言,叶青便好像他们的父母一样,见到叶青他们别提有多高兴了。
  
      叶青走到桌边,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抱在怀中,笑道:“呀,丫丫,你怎么又重了啊!”
  
      “黄爷爷做饭好吃,我吃了好多!”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道。
  
      “哈哈哈……”黄福林忍不住大笑,小女孩的话让他心头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叶老板,这些孩子们真的是太可爱了!”黄福林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说一下呢?”
  
      “黄叔叔,您尽管说吧。”叶青笑道。
  
      “等这边孤儿院盖好之后,我能不能来这里打工啊?”黄福林道:“我知道我手脚不利索,工资也不要求什么,管吃管住就行。只要跟孩子们在一起,别的不重要!”
  
      叶青不由一笑,道:“黄叔叔,您要是愿意在这里,我真的求之不得了。这些孩子们由您照顾的话,我就更放心了。工资的事,按照正常的工资给您开,您看怎么样?”
  
      “钱不钱的事都不关键,关键就是能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黄福林溺爱地看着周围的孩子们,道:“我和你阿姨年纪大了,要那些钱也没用。能多跟孩子们在一起,也算是安养晚年了啊!”
  
      “哈哈哈……”铁永文再次仰头大笑,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好,是条汉子,三哥果然没有选错人。”
  
      “不过……”铁永文话锋一转,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你真的想鱼死,人家西杭沈家也绝对不会网破的。而且,你学的八极拳有问题,虽然你天分极高,但这么练下去,终究还是无法成为最强的。”
  
      “为什么?”叶青诧异,自己的拳法可是北拳王亲传的,怎么会有问题呢?
  
      铁永文捏了捏叶青的肩膀,道:“你肩有无根骨,这样的体格很适合练武,但却不适合练八极拳。所以,三哥教你拳法的时候,只是把八极拳修改了一下传授给你。否则,真正的李氏八极拳太过刚猛,要让你练完,只怕你的身体也早就废了。”
  
      其实,铁永文刚才见到叶青跟棒国人金一南对战的时候便看出来了。叶青的八极拳虽然很像李氏八极拳,但却有些许不同的地方。所以,刚才进屋,他第一时间便是捏了捏叶青的肩膀,还真的找到了原因,所以才会说出那么一句话。
  
      叶青心中则是充满了惊异,想起毒螳螂和火蝴蝶这俩女子。比他也就大了两三岁的样子,两人的实力却比他强了太多。就算她们是从小练武,但这也太恐怖了吧。叶青原本想不到自己跟她们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现在听铁永文这么一说,他终于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了。
  
      “李氏八极拳再练下去,你也无法再达更高的境界。所以,你现在必须改练别的拳法。”铁永文道:“不过,三哥当年为你打下的基础不错。现在你重练别的拳法,也能在短期内有重大突破!”
  
      “改练别的拳法?”叶青道:“练什么拳法好呢?”
  
      “北方拳皆是大开大合,刚猛霸道的拳法。而南方拳短小精悍,注重长短桥贴身急打。你这样的身体状况,更适合练南方拳一些。”铁永文道:“南方拳里有一套最为简单而且有效的拳法,名为咏春。如果你能练到这套拳法,将来成就绝对不低。但是,这咏春拳,除了西杭沈家和东州那个皇甫家的姑娘外,再没有正宗的了。想学这套拳法,就得看机会了。不过,我们形意拳门也有南北之分,我的南形意拳也失去了一些刚猛,比较适合你来练!”
  
      听到这话,叶青立马跪倒在地,道:“弟子拜见师父!”
  
      “哈哈哈……”铁永文大笑,将叶青搀扶起来,道:“五年前,我已经收了关门弟子,不会再收徒弟了。而且,你是三哥的徒弟,我也没资格教你。你想要见识形意拳的话,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切磋一下,我也好久没有再见过三哥的八极拳了,刚好可以陪你练练手。”
  
      铁永文这么说,就是在告诉叶青,我没有资格收你为徒。但是,我可以教你形意拳!
  
      叶青心中感动,弯腰道:“既然如此,以后恐怕要麻烦铁叔叔了。”
  
      “麻烦倒谈不上,不过,我倒真有一事相求。”铁永文顿了一下,道:“我知道你还在怨恨丁少彦做的事情,但是,他终究是丁家的人。关于王丽丽的事情,我会亲自找丁老爷子说个清楚,让丁家亲自惩戒于他,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至于你,我希望你不要亲自去找他,你看怎么样?”
  
      叶青道:“只要丁家能给一个说法,我听铁叔叔的!”
  
      铁永文道:“你放心吧,铁叔叔用这张脸给你担保,丁家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叶青点了点头,有铁永文这句话,他心里安稳多了。其实,他原本也在操心这件事。他现在在深川市建一个私人孤儿院,还有这么多场子,还真的无法放开与丁家一搏。若是铁永文能够为他讨回这个说法,那他就不用跟丁家对上,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啊。
  
      又跟铁永文闲聊了一会,叶青终于知道铁永文为何对李三爷如此尊崇了。原来,在铁永文年轻的时候,多次受李三爷照顾,还被李三爷救过两次性命。而且,李三爷成名之后,对他的照顾更多,才有了他今日南形意拳掌门人的身份。若非李三爷,他这条命早就丢了,更别说活到今日如此威风了。他对李三爷,心中除了感激就是恭敬了。
  
      而现在李三爷去世了,他把对李三爷的那份感激全都转到了李三爷的传人身上。言语之间,对叶青照顾至极,甚至连叶军的事情也问了个清楚。至于叶青现在做的这些事,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对,因为丁家还有不少人涉足这些行业呢。而且,他看得出叶青仁义心肠,他就算开这些娱乐场所,也绝对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南郊狗场成了你的产业了,这倒是不错。”铁永文笑道:“何时狗场开业,记得给我一个请帖啊!”
  
      “铁叔叔愿意莅临,可让南郊狗场蓬荜生辉啊!”叶青大喜,李连山一直在担心南郊狗场开业的时候没有关键人物镇场,怕有人去闹事。而现在铁永文竟然亲口答应过去,这才是绝对的重量级人物啊。到时候别说福帮天青帮了,就算其他人再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在铁永文面前蹦跶啊。
  
      最关键的是,铁永文一直是深川市这么多年被传为神话的人物。多少人都听过他的传说,但是,却很少见他露面。在众人的印象当中,他只是丁家的保镖。而这一次,他若是能够出席狗场开业,那将是多大的面子啊!
  
      跟铁永文聊了一会,铁永文更多的便是在询问李三爷当年的事情。听闻他在小山村落脚,铁永文不由唏嘘不已。一代八极拳宗师,最后竟然无声无息地死在了那个小山村,想来也真的是让人痛惜啊。
  
      铁永文在天盛坐了两个多小时,跟叶青聊了很多,直到凌晨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二十年,他一直在打听李三爷的消息,却一直都没有任何回复。这一次终于见到李三爷的传人,他如何能够不激动呢?
  
      送走铁永文,叶青心里也是大为舒畅。与丁家的恩怨,会有铁永文在中间处理。现在唯一要对付的就是方家了,相比较丁家,方家就更容易对付了。而且,现在叶青有了铁永文这个大靠山,在深川市也终于能够站稳脚了。
  
      现在这边的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叶青心里在考虑着,这几天要不要回家一趟。一来找点人过来帮忙,二来,他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真该回去走一趟了。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没能把弟弟叶军带回去,这让叶青心里很是难受。
  
      那些尸体的骨灰现在还在化验,化验出来的那部分里面并没有叶军。至今为止,叶军的生死还是一个未知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结果。不过,叶青现在的心态比之前好了太多。只要还没有见到叶军的骨灰,那他就有活着的希望,那叶青就会一直坚持找下去!
  
      第二天上午,叶青一大早便赶去二窑镇那边,孩子们都在这里安顿好了。大早上的,黄福林夫妇做了一大锅饭,院子里放了两排桌子,七八十个孩子坐在桌边,看起来很是壮观。
  
      还好孩子们吃饭不吵不闹的,他们之前挨饿太多了。现在能好好的吃饭,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馈赠一般,每个孩子都安安静静地坐在桌边吃饭,连四五岁的孩子都是这样,很乖巧,这也让黄福林老两口看得喜欢不已。
  
      “叶叔叔!”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叶青,立马一声欢呼。孩子们都看了过来,见到叶青,一群孩子都兴奋地欢叫起来。
  
      这些孩子们都是叶青救的,这段时间,他们的一切也都是叶青的安排。对这些孩子们而言,叶青便好像他们的父母一样,见到叶青他们别提有多高兴了。
  
      叶青走到桌边,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抱在怀中,笑道:“呀,丫丫,你怎么又重了啊!”
  
      “黄爷爷做饭好吃,我吃了好多!”小女孩奶声奶气地道。
  
      “哈哈哈……”黄福林忍不住大笑,小女孩的话让他心头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叶老板,这些孩子们真的是太可爱了!”黄福林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说一下呢?”
  
      “黄叔叔,您尽管说吧。”叶青笑道。
  
      “等这边孤儿院盖好之后,我能不能来这里打工啊?”黄福林道:“我知道我手脚不利索,工资也不要求什么,管吃管住就行。只要跟孩子们在一起,别的不重要!”
  
      叶青不由一笑,道:“黄叔叔,您要是愿意在这里,我真的求之不得了。这些孩子们由您照顾的话,我就更放心了。工资的事,按照正常的工资给您开,您看怎么样?”
  
      “钱不钱的事都不关键,关键就是能跟这些孩子们在一起!”黄福林溺爱地看着周围的孩子们,道:“我和你阿姨年纪大了,要那些钱也没用。能多跟孩子们在一起,也算是安养晚年了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