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说话的女子是丁少彦的姑姑,名叫丁香云。从小最溺爱丁少彦的人就是她了,听到丁少彦做的那些事,她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本来对铁永文把众人召集到这里就有些不满,此刻见铁永文发怒,方才语气平缓了许多。不过,她还是不满地看了叶青一眼,叶青把丁少彦打伤的事情,可让她对叶青没任何好感。
  
      铁永文皱紧眉头,他没想到丁家众人竟然会是这种态度,根本没把丁少彦所犯的那些错误放在心上。不先教训丁少彦,反而只想用钱把这件事解决了,这让他很是痛心。
  
      “钱,是一分都不能少,必须给人家的!”铁永文摆了摆手,沉声道:“但是,少炎也必须为他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丁长远皱眉,道:“铁叔叔,该给的钱,我们当然是一分都不会少的。但是,少炎现在还是个学生,不能耽误他的学业啊。铁叔叔,要不这件事你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以后少炎绝对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放屁!”铁永文暴怒,瞪了丁长远一眼,道:“学生怎么了?学生就能无法无天了?他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这样宠着他,就是害了他。这件事,不给他一个教训,他以后绝对会变本加厉,明白吗?”
  
      丁家众人互视一眼,众人心中都有些不满。但是,铁永文跟随丁老爷子这么多年,他说的话基本跟丁老爷子说的话差不多了,丁家众人也不敢违背他。
  
      “铁叔叔,那您想怎么办?”丁长远低声问道,语气颇有不爽。
  
      铁永文沉声道:“他做的事,就算送到法庭去判,至少也要判二十年往上!”
  
      “啊?”丁少彦一愣,急道:“我……我……我不想坐牢啊……”
  
      “铁叔叔,您太言重了吧!”丁香云道:“这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一点小矛盾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上什么法庭呢?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不赔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肯定会承担,没必要把这件事闹大啊!”
  
      铁永文大怒,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站在旁边的叶青却突然开口道:“你们能赔多少钱?”
  
      铁永文看向叶青,不知道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叶青只是用钱解决这件事吗?
  
      听到叶青这话,丁家众人却是有些得意。他们认定叶青就是想敲诈一点钱,所以才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现在叶青真的开口问钱的事,那说明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你想要多少钱?”丁长远冷冷一笑,反问道:“一千万?还是两千万?”
  
      叶青冷声道:“在你眼里,两千万就能弥补一个花季女孩变成植物人的事情吗?”
  
      丁长远道:“叶老板,你要搞清楚。两千万,是我们丁家为了表达歉意才赔偿的钱。这件事,如果真的上了法庭,估计连一百万都赔不到。两千万,你还嫌不够吗?”
  
      “两千万,你觉得够了吗?”叶青反问。
  
      “我觉得够了!”丁长远冷冷看了叶青一眼,威胁道:“别以为抓着这件事就可以威胁我们丁家,告诉你,我们丁家跟那什么林家不一样。哼,谁敢跑进我们丁家闹事,就休想再走出去!”
  
      “放心,我不会去你们丁家闹事的!”叶青冷冷回道:“两千万,你觉得够了,那就好。”
  
      叶青说着,慢慢往前走到丁少彦身边,道:“丁先生,我给你两千万,然后我把丁少彦打成植物人,你觉得怎么样?”
  
      叶青说完,抬脚便踹在了丁少彦的胸口,直把丁少彦踹得倒飞出去。还要再出手,那边铁卫华已然跑了过来,一把拦住叶青,反手一拳便朝叶青打了过去。
  
      叶青与铁卫华对了两招,身后突然传来铁永文愤然的叫声:“住手!”
  
      叶青这才停手,而那铁卫华则愤愤瞪了叶青一眼,对叶青这做法他很是不满。
  
      “姓叶的,你想干什么!”丁长远站起身,怒声道:“你竟然敢当着我们的面打我们丁家的人,你是不是找死!”
  
      “丁先生,是你说的,两千万就可以了。”叶青冷声道:“你放心,钱我一定会给你。不过,得让我先把丁少彦打成植物人!”
  
      丁长远面色大变,怒声道:“放屁,那个女孩能跟我们丁家的人相比吗?”
  
      “你们丁家的就不是人吗?”叶青猛然转头,大喝道:“都是人命,为什么不能相比?这都什么时代了,你以为你是古代的王侯将相,人命还有贵贱之分?就你们做的这些事,在我眼里,跟畜生没有区别!”
  
      “你……”丁长远怒极,指着叶青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铁卫华则皱紧眉头,沉声道:“叶青,我父在这里,有什么事能不能听我父解决?”
  
      叶青转头看了铁永文一眼,缓缓弯腰,道:“铁叔叔,我看丁家也不是什么讲理的家族。这件事,还是不劳烦铁叔叔了,我亲自来解决吧!”
  
      “不用!”铁永文直接摆手,道:“我今天把他们叫来,早已经想好该怎么解决这件事了。叶贤侄,你的心情我了解,你也别太激动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如果我处理的结果你不满意,那你再亲自动手,我绝对不会再拦了!”
  
      叶青这才点头,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
  
      “铁叔叔,这件事,我看不用谈了!”丁长远直接站起身,沉声道:“我们丁家,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姓叶的,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罢休的!”
  
      丁长远说完,转身便要走。铁永文则一拍桌子,破口喝道:“坐下!”
  
      丁长远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铁永文,最后还是无奈地回到原处坐下。对于这个跟随了丁老爷子三四十年的老保镖,他真的一点都不敢违背。
  
      铁永文站起身,朗声道:“我在丁家三十九年,虽然不姓丁,但也算是半个丁家的人了。你们都是我看大的,这些年,你们都有各自的事业,每个人也都做的很好。你们的成就,我跟老爷子一样,都很欣慰。但是,今天听你们说话,我突然觉得,你们现在变化太大了。从小老爷子就教育你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可是,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让你们无视少炎做的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丁长远低声道:“铁叔叔,我……”
  
      “你给我闭嘴!”铁永文瞪了他一眼,对他很是不满,根本连他说的话都不想听了。
  
      “叶青说的很对,古语有云,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这都什么时代了,人命还有贵贱之分吗?别忘了,当年老爷子才到深川市的时候,是靠一个老农民接济的半袋糙米才活到现在的。这么多年,你们没受过任何苦,的确可以忘本。但是,无论怎么样,作为一个人,心中至少得有善恶之分啊!”铁永文说到最后,都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了。
  
      丁家众人低着头,没有人敢再说话。不过,其中大部分人对铁永文这话还是有些不甚赞同的。
  
      铁永文看众人的表情,已经知道他们心有不服,当下叹了口气,道:“少炎做的这些事,必须付出代价。不过,他毕竟是个学生,不能耽误他上学。所以,我决定,打断他的三根经脉,废掉他一身武功,作为惩罚!”
  
      听到这话,丁家众人面色皆变,丁长远急道:“铁叔叔,有必要这样惩罚吗?”
  
      “铁叔叔,少炎还是个孩子啊!”丁香云急道。
  
      铁卫华也急道:“爸,打断他三根经脉的话,少炎这辈子的力气都不可能跟正常人一样了,等于是三级残废了啊。爸,您要想好啊!”
  
      丁家众人还不知道打断三根经脉具体会怎么样,听铁卫华这么一说,众人更急。而丁少彦则吓得浑身哆嗦,连连后退,颤声道:“不……你……你不能打断我的经脉,我……我要回去找爷爷,他一定不会让你打断我的经脉的,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铁永文沉声道:“他是个孩子,那王铁柱不到十六岁的妹妹算不算是孩子呢?我只是打断他三根经脉,王铁柱的妹妹已经成了一个植物人,你们觉得哪个伤的重呢?”
  
      丁长远急道:“铁叔叔,王铁柱的损失,我一定会赔给他的。他妹妹已经成这样了,那是无法挽回的了。咱们……咱们不能让少炎也变成残废啊!”
  
      “不用赔!”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进来。
  
      叶青抬头看去,只见王铁柱远远地跑了进来,直奔丁少彦而去,大吼道:“咱们一起死吧!”
  
      快到丁少彦身边的时候,王铁柱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直朝丁少彦的胸口刺进去。
  
      “少炎!”丁长远一声惊呼。
  
      还好铁卫华刚好在旁边,伸手夺过王铁柱的匕首,抬脚便朝王铁柱的胸口踹了过去。
  
      叶青看得真切,面色不由一变。王铁柱本来就有伤,铁卫华实力不弱,这一脚若是踹上,那还得了!
  
      “柱子,后退!”叶青一声大喝,奔过去抓住铁卫华的衣领,直接把他扯了回来,用力甩在了身后的地上。说话的女子是丁少彦的姑姑,名叫丁香云。从小最溺爱丁少彦的人就是她了,听到丁少彦做的那些事,她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本来对铁永文把众人召集到这里就有些不满,此刻见铁永文发怒,方才语气平缓了许多。不过,她还是不满地看了叶青一眼,叶青把丁少彦打伤的事情,可让她对叶青没任何好感。
  
      铁永文皱紧眉头,他没想到丁家众人竟然会是这种态度,根本没把丁少彦所犯的那些错误放在心上。不先教训丁少彦,反而只想用钱把这件事解决了,这让他很是痛心。
  
      “钱,是一分都不能少,必须给人家的!”铁永文摆了摆手,沉声道:“但是,少炎也必须为他所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丁长远皱眉,道:“铁叔叔,该给的钱,我们当然是一分都不会少的。但是,少炎现在还是个学生,不能耽误他的学业啊。铁叔叔,要不这件事你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以后少炎绝对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放屁!”铁永文暴怒,瞪了丁长远一眼,道:“学生怎么了?学生就能无法无天了?他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这样宠着他,就是害了他。这件事,不给他一个教训,他以后绝对会变本加厉,明白吗?”
  
      丁家众人互视一眼,众人心中都有些不满。但是,铁永文跟随丁老爷子这么多年,他说的话基本跟丁老爷子说的话差不多了,丁家众人也不敢违背他。
  
      “铁叔叔,那您想怎么办?”丁长远低声问道,语气颇有不爽。
  
      铁永文沉声道:“他做的事,就算送到法庭去判,至少也要判二十年往上!”
  
      “啊?”丁少彦一愣,急道:“我……我……我不想坐牢啊……”
  
      “铁叔叔,您太言重了吧!”丁香云道:“这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间的一点小矛盾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上什么法庭呢?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不赔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肯定会承担,没必要把这件事闹大啊!”
  
      铁永文大怒,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直站在旁边的叶青却突然开口道:“你们能赔多少钱?”
  
      铁永文看向叶青,不知道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叶青只是用钱解决这件事吗?
  
      听到叶青这话,丁家众人却是有些得意。他们认定叶青就是想敲诈一点钱,所以才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现在叶青真的开口问钱的事,那说明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你想要多少钱?”丁长远冷冷一笑,反问道:“一千万?还是两千万?”
  
      叶青冷声道:“在你眼里,两千万就能弥补一个花季女孩变成植物人的事情吗?”
  
      丁长远道:“叶老板,你要搞清楚。两千万,是我们丁家为了表达歉意才赔偿的钱。这件事,如果真的上了法庭,估计连一百万都赔不到。两千万,你还嫌不够吗?”
  
      “两千万,你觉得够了吗?”叶青反问。
  
      “我觉得够了!”丁长远冷冷看了叶青一眼,威胁道:“别以为抓着这件事就可以威胁我们丁家,告诉你,我们丁家跟那什么林家不一样。哼,谁敢跑进我们丁家闹事,就休想再走出去!”
  
      “放心,我不会去你们丁家闹事的!”叶青冷冷回道:“两千万,你觉得够了,那就好。”
  
      叶青说着,慢慢往前走到丁少彦身边,道:“丁先生,我给你两千万,然后我把丁少彦打成植物人,你觉得怎么样?”
  
      叶青说完,抬脚便踹在了丁少彦的胸口,直把丁少彦踹得倒飞出去。还要再出手,那边铁卫华已然跑了过来,一把拦住叶青,反手一拳便朝叶青打了过去。
  
      叶青与铁卫华对了两招,身后突然传来铁永文愤然的叫声:“住手!”
  
      叶青这才停手,而那铁卫华则愤愤瞪了叶青一眼,对叶青这做法他很是不满。
  
      “姓叶的,你想干什么!”丁长远站起身,怒声道:“你竟然敢当着我们的面打我们丁家的人,你是不是找死!”
  
      “丁先生,是你说的,两千万就可以了。”叶青冷声道:“你放心,钱我一定会给你。不过,得让我先把丁少彦打成植物人!”
  
      丁长远面色大变,怒声道:“放屁,那个女孩能跟我们丁家的人相比吗?”
  
      “你们丁家的就不是人吗?”叶青猛然转头,大喝道:“都是人命,为什么不能相比?这都什么时代了,你以为你是古代的王侯将相,人命还有贵贱之分?就你们做的这些事,在我眼里,跟畜生没有区别!”
  
      “你……”丁长远怒极,指着叶青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铁卫华则皱紧眉头,沉声道:“叶青,我父在这里,有什么事能不能听我父解决?”
  
      叶青转头看了铁永文一眼,缓缓弯腰,道:“铁叔叔,我看丁家也不是什么讲理的家族。这件事,还是不劳烦铁叔叔了,我亲自来解决吧!”
  
      “不用!”铁永文直接摆手,道:“我今天把他们叫来,早已经想好该怎么解决这件事了。叶贤侄,你的心情我了解,你也别太激动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如果我处理的结果你不满意,那你再亲自动手,我绝对不会再拦了!”
  
      叶青这才点头,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
  
      “铁叔叔,这件事,我看不用谈了!”丁长远直接站起身,沉声道:“我们丁家,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侮辱过。姓叶的,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罢休的!”
  
      丁长远说完,转身便要走。铁永文则一拍桌子,破口喝道:“坐下!”
  
      丁长远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铁永文,最后还是无奈地回到原处坐下。对于这个跟随了丁老爷子三四十年的老保镖,他真的一点都不敢违背。
  
      铁永文站起身,朗声道:“我在丁家三十九年,虽然不姓丁,但也算是半个丁家的人了。你们都是我看大的,这些年,你们都有各自的事业,每个人也都做的很好。你们的成就,我跟老爷子一样,都很欣慰。但是,今天听你们说话,我突然觉得,你们现在变化太大了。从小老爷子就教育你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可是,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让你们无视少炎做的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众人面面相觑,丁长远低声道:“铁叔叔,我……”
  
      “你给我闭嘴!”铁永文瞪了他一眼,对他很是不满,根本连他说的话都不想听了。
  
      “叶青说的很对,古语有云,王候将相宁有种乎?这都什么时代了,人命还有贵贱之分吗?别忘了,当年老爷子才到深川市的时候,是靠一个老农民接济的半袋糙米才活到现在的。这么多年,你们没受过任何苦,的确可以忘本。但是,无论怎么样,作为一个人,心中至少得有善恶之分啊!”铁永文说到最后,都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了。
  
      丁家众人低着头,没有人敢再说话。不过,其中大部分人对铁永文这话还是有些不甚赞同的。
  
      铁永文看众人的表情,已经知道他们心有不服,当下叹了口气,道:“少炎做的这些事,必须付出代价。不过,他毕竟是个学生,不能耽误他上学。所以,我决定,打断他的三根经脉,废掉他一身武功,作为惩罚!”
  
      听到这话,丁家众人面色皆变,丁长远急道:“铁叔叔,有必要这样惩罚吗?”
  
      “铁叔叔,少炎还是个孩子啊!”丁香云急道。
  
      铁卫华也急道:“爸,打断他三根经脉的话,少炎这辈子的力气都不可能跟正常人一样了,等于是三级残废了啊。爸,您要想好啊!”
  
      丁家众人还不知道打断三根经脉具体会怎么样,听铁卫华这么一说,众人更急。而丁少彦则吓得浑身哆嗦,连连后退,颤声道:“不……你……你不能打断我的经脉,我……我要回去找爷爷,他一定不会让你打断我的经脉的,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铁永文沉声道:“他是个孩子,那王铁柱不到十六岁的妹妹算不算是孩子呢?我只是打断他三根经脉,王铁柱的妹妹已经成了一个植物人,你们觉得哪个伤的重呢?”
  
      丁长远急道:“铁叔叔,王铁柱的损失,我一定会赔给他的。他妹妹已经成这样了,那是无法挽回的了。咱们……咱们不能让少炎也变成残废啊!”
  
      “不用赔!”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进来。
  
      叶青抬头看去,只见王铁柱远远地跑了进来,直奔丁少彦而去,大吼道:“咱们一起死吧!”
  
      快到丁少彦身边的时候,王铁柱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直朝丁少彦的胸口刺进去。
  
      “少炎!”丁长远一声惊呼。
  
      还好铁卫华刚好在旁边,伸手夺过王铁柱的匕首,抬脚便朝王铁柱的胸口踹了过去。
  
      叶青看得真切,面色不由一变。王铁柱本来就有伤,铁卫华实力不弱,这一脚若是踹上,那还得了!
  
      “柱子,后退!”叶青一声大喝,奔过去抓住铁卫华的衣领,直接把他扯了回来,用力甩在了身后的地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