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三十四章废掉丁少彦
    铁卫华实力不弱,跟叶青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他刚才全力对付王铁柱,没有防备身后的叶青,被叶青这样扔出去,可谓是丢尽了颜面。
  
      从地上爬起来,铁卫华骂了一声无耻,直奔叶青而来,半步崩拳径直打出。
  
      叶青恨他对王铁柱出手太狠,毫不客气,往前踏出一步,八极拳的贴山靠撞了上去。这两招都是威猛霸道至极的招数,若是撞在一起,那结果可是恐怖。
  
      眼看两人便要撞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突然多了一个人,正是铁永文。
  
      叶青和铁卫华全力出手,到了这个时候,想要收手已是来不及。见到铁永文过来,两人都是面色一变,这么一来,两人岂不是都要打在铁永文身上了。
  
      然而,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铁永文突然伸手右手,抓住铁卫华的手腕,往上一抬,直接把铁卫华推了回去。
  
      而叶青这边,铁永文则用左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可是,叶青强大的力量,还是推得铁永文左手往后退了一些。铁永文也没料到叶青实力如此强悍,口中发出低沉的一声闷喝,双腿微曲,总算拦住了叶青这一记贴山靠!
  
      “爸!”铁卫华被铁永文挡开,不由大急,道:“你别拦着,这姓叶的欺人太甚了,我要跟他分个胜负!”
  
      “闭嘴!”铁永文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竟然还下得了如此重手,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吗?”
  
      “可是他有武器啊!”铁卫华急道:“不能让他这样伤了少炎吧!”
  
      “有武器又怎么样?你拦住他不就行了?”铁永文沉声道:“他已经受了重伤了,你这一脚踹上去,是想要他的命吗?”
  
      铁卫华低下头,心中颇有不满,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刚才他那出手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平时他主要也是保护丁家的人,所以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但是,被叶青这么甩开,却让他感觉颜面尽失,心中暗怒。
  
      叶青走过去扶起王铁柱,王铁柱面冷如灰,双目死死盯着丁少彦,只神经质般地喃喃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看到一个曾经坚强地养活瘫痪母亲和中学妹妹的尖子生变成这样,叶青心中也是无限凄楚。他叹了口气,拍了拍王铁柱的肩膀,低声道:“柱子,你别激动,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丁家众人被王铁柱这吓了一跳,见到形势控制住,丁长远这才匆忙跑过来护住丁少彦,瞪着王铁柱怒道:“你想干什么?杀人犯法,敢伤到少炎,我让你坐一辈子的牢!”
  
      王铁柱被他这话刺激,猛然抬头看着他,大吼道:“一起死!一起死!我要跟你们一起死!”
  
      王铁柱说着,突然撩开衣服,抓出一个打火机,身上竟然绑了好几个汽油瓶。王铁柱点着打火机便要往那汽油瓶点去,现场众人都吓了一跳。还好叶青在他身边,一把夺过了那打火机,将火熄灭了。
  
      “柱子,你别这样!”叶青将王铁柱身上的汽油瓶扔了,急道:“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王铁柱身上的汽油瓶没了,先是一愣,而后瘫软在地,绝望地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王铁柱这样,叶青只感觉全身的气血都沸腾了起来。他猛然转头看着已经吓呆了的丁长远众人,道:“现在一分钱都不用赔了,柱子一分钱都不要。丁少彦,你怎么对王丽丽的,我就要怎么还回去!”
  
      刚才若是王铁柱把汽油瓶点着,这屋里所有人估计都别想活着走出去了。丁家众人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出来,现在再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了。他们原以为能用钱解决一切,但是,当一个人连性命都不要了的时候,钱和权也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铁柱如果真的要这样拼死拉他们垫背,丁家有多少人得跟他一起死呢?
  
      丁家众人噤若寒蝉,丁长远转向铁永文,声音有些哆嗦:“铁叔叔,这……这件事你……你看怎么办啊?”
  
      铁永文现在心情也很不好,他愤愤瞪了丁长远一眼,沉声道:“王铁柱,我知道你现在很愤怒,但是,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呢?”
  
      王铁柱没有回答,叶青看着铁永文,道:“铁叔叔,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
  
      “我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铁永文摆手道:“叶贤侄,我知道你恨丁少彦。但是,要变成植物人的不应该是丁少彦!”
  
      “为什么?”叶青皱眉道。
  
      “因为,丁少彦只是跟方天合伙把王丽丽卖到了虹飞路,后面的事情,跟少炎无关。”铁永文沉声道:“真正把王丽丽逼得跳楼的人,是方天的母亲罗彩云!”
  
      “什么?”屋内众人皆是一愣,丁长远愤然拍案,破口道:“竟然是他们做的事,还敢往我丁家头上安。这件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丁香云也沉声道:“罗彩云这个女人太护短,把那个方天都惯坏了。少炎肯定是跟着方天才学坏的!”
  
      叶青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丁少彦的罪并不大了。
  
      “还有,王铁柱之所以认定是少炎做的这件事,主要是因为方天的父亲,方才梁,派人蛊惑了王铁柱,让他认为所有事都是少炎做的。”铁永文看着王铁柱,道:“今天王铁柱也是我请来的,我就是想把这件事说清楚。另外,是我们丁家的事情,我们肯定会承担。”
  
      说着,铁永文走到丁少彦身边,沉声道:“我还是那句话,断他三根经脉,废掉他全身的武功,算是对他的惩罚。叶贤侄,王铁柱,你们觉得怎么样?”
  
      王铁柱现在明显思维有些混乱,叶青沉默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那就好!”铁永文转头看着丁少彦,丁少彦则是面色一变,急道:“你……你要干什么?”
  
      “铁叔叔,这件事不是少炎的错啊!”丁长远急道。
  
      丁香云也急道:“少炎肯定也是被人蛊惑了,铁叔叔,咱们要查清楚才行啊!”
  
      “这件事,我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少炎犯的错,他必须承担这个结果!”铁永文缓缓扬起手掌,冷眼看着丁少彦。
  
      丁长远急忙过来护住丁少彦,急道:“铁叔叔,少炎还是个孩子,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铁永文皱眉,伸手抓住他的衣领,直接把他甩了出去。
  
      “铁叔叔!”丁香云大喊,但已改变不了铁永文的心意。
  
      丁少彦见自己已经彻底无望逃走,面露狰狞,大吼道:“姓铁的,你又不是我们丁家的人,你凭什么对我……”
  
      他话音未落,铁永文已一掌拍在了他的小腹。丁少彦顿时萎顿在地,声音也变弱了许多,在地上不断抽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少炎!少炎!”丁长远匆忙跑过去,扶起儿子,却发现儿子全身仿佛都没有了力气,软趴趴地靠在他身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丁长远急道。
  
      “他断了三根经脉,短时间内会出现全身无力的症状。而且,从今往后,他的力气只有平常人的一半,正常生活没问题,但再想出去跟人拼命斗狠是不可能的了!”铁永文看了丁少彦一眼,道:“这样也好,至少他以后不会再出去闯祸了!”
  
      丁长远看着儿子这样子,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他抱起丁少彦,也不理会铁永文,径直奔出了形意武馆。
  
      丁家众人面色各异,不过都跟丁长远一样,没有跟铁永文说话,纷纷离开了形意武馆。
  
      见到丁少彦受到如此惩罚,叶青也总算消去了心中的仇恨。不过,看到丁家众人对铁永文的态度,他心里却又有些不安。
  
      叶青走到铁永文身边,低声道:“铁叔叔,这次的事……”
  
      “你不用说了!”铁永文道:“丁少彦是我亲手废的,丁家的人如果不满意,可以来找我。叶贤侄,这件事跟你再无关系。日后若是有任何丁家或者与丁家有关的人去找你报复,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清楚的!”
  
      叶青心中感动不已,弯腰在地,道:“谢谢铁叔叔了!”
  
      铁永文摆了摆手,负手看着外面丁家那些人,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丁家人今天的反应很出乎他的预料,也让他很是不满。因为,如今的丁家人已经变得是非不分了,这对一个家族来说,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啊。
  
      外面,丁长远带着丁少彦直奔医院而去,丁香云则驾车飞奔赶回丁家。把车停在院子里,路上见到丁家的人也来不及打招呼,直奔后院丁老爷子的小花园而去。
  
      赶到后院,丁老爷子正在小花园里给一株新花除草。丁香云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道:“爸!”
  
      丁老爷子放下锄头,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香云啊,今天怎么会有空回来了?”
  
      “爸,我这是专门跑回来的。”丁香云沉声道:“我想跟你说一下铁叔叔的事情。”    铁卫华实力不弱,跟叶青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他刚才全力对付王铁柱,没有防备身后的叶青,被叶青这样扔出去,可谓是丢尽了颜面。
  
      从地上爬起来,铁卫华骂了一声无耻,直奔叶青而来,半步崩拳径直打出。
  
      叶青恨他对王铁柱出手太狠,毫不客气,往前踏出一步,八极拳的贴山靠撞了上去。这两招都是威猛霸道至极的招数,若是撞在一起,那结果可是恐怖。
  
      眼看两人便要撞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突然多了一个人,正是铁永文。
  
      叶青和铁卫华全力出手,到了这个时候,想要收手已是来不及。见到铁永文过来,两人都是面色一变,这么一来,两人岂不是都要打在铁永文身上了。
  
      然而,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铁永文突然伸手右手,抓住铁卫华的手腕,往上一抬,直接把铁卫华推了回去。
  
      而叶青这边,铁永文则用左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可是,叶青强大的力量,还是推得铁永文左手往后退了一些。铁永文也没料到叶青实力如此强悍,口中发出低沉的一声闷喝,双腿微曲,总算拦住了叶青这一记贴山靠!
  
      “爸!”铁卫华被铁永文挡开,不由大急,道:“你别拦着,这姓叶的欺人太甚了,我要跟他分个胜负!”
  
      “闭嘴!”铁永文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竟然还下得了如此重手,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吗?”
  
      “可是他有武器啊!”铁卫华急道:“不能让他这样伤了少炎吧!”
  
      “有武器又怎么样?你拦住他不就行了?”铁永文沉声道:“他已经受了重伤了,你这一脚踹上去,是想要他的命吗?”
  
      铁卫华低下头,心中颇有不满,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刚才他那出手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平时他主要也是保护丁家的人,所以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但是,被叶青这么甩开,却让他感觉颜面尽失,心中暗怒。
  
      叶青走过去扶起王铁柱,王铁柱面冷如灰,双目死死盯着丁少彦,只神经质般地喃喃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看到一个曾经坚强地养活瘫痪母亲和中学妹妹的尖子生变成这样,叶青心中也是无限凄楚。他叹了口气,拍了拍王铁柱的肩膀,低声道:“柱子,你别激动,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丁家众人被王铁柱这吓了一跳,见到形势控制住,丁长远这才匆忙跑过来护住丁少彦,瞪着王铁柱怒道:“你想干什么?杀人犯法,敢伤到少炎,我让你坐一辈子的牢!”
  
      王铁柱被他这话刺激,猛然抬头看着他,大吼道:“一起死!一起死!我要跟你们一起死!”
  
      王铁柱说着,突然撩开衣服,抓出一个打火机,身上竟然绑了好几个汽油瓶。王铁柱点着打火机便要往那汽油瓶点去,现场众人都吓了一跳。还好叶青在他身边,一把夺过了那打火机,将火熄灭了。
  
      “柱子,你别这样!”叶青将王铁柱身上的汽油瓶扔了,急道:“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王铁柱身上的汽油瓶没了,先是一愣,而后瘫软在地,绝望地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王铁柱这样,叶青只感觉全身的气血都沸腾了起来。他猛然转头看着已经吓呆了的丁长远众人,道:“现在一分钱都不用赔了,柱子一分钱都不要。丁少彦,你怎么对王丽丽的,我就要怎么还回去!”
  
      刚才若是王铁柱把汽油瓶点着,这屋里所有人估计都别想活着走出去了。丁家众人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出来,现在再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了。他们原以为能用钱解决一切,但是,当一个人连性命都不要了的时候,钱和权也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王铁柱如果真的要这样拼死拉他们垫背,丁家有多少人得跟他一起死呢?
  
      丁家众人噤若寒蝉,丁长远转向铁永文,声音有些哆嗦:“铁叔叔,这……这件事你……你看怎么办啊?”
  
      铁永文现在心情也很不好,他愤愤瞪了丁长远一眼,沉声道:“王铁柱,我知道你现在很愤怒,但是,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呢?”
  
      王铁柱没有回答,叶青看着铁永文,道:“铁叔叔,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
  
      “我说了,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铁永文摆手道:“叶贤侄,我知道你恨丁少彦。但是,要变成植物人的不应该是丁少彦!”
  
      “为什么?”叶青皱眉道。
  
      “因为,丁少彦只是跟方天合伙把王丽丽卖到了虹飞路,后面的事情,跟少炎无关。”铁永文沉声道:“真正把王丽丽逼得跳楼的人,是方天的母亲罗彩云!”
  
      “什么?”屋内众人皆是一愣,丁长远愤然拍案,破口道:“竟然是他们做的事,还敢往我丁家头上安。这件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丁香云也沉声道:“罗彩云这个女人太护短,把那个方天都惯坏了。少炎肯定是跟着方天才学坏的!”
  
      叶青皱起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丁少彦的罪并不大了。
  
      “还有,王铁柱之所以认定是少炎做的这件事,主要是因为方天的父亲,方才梁,派人蛊惑了王铁柱,让他认为所有事都是少炎做的。”铁永文看着王铁柱,道:“今天王铁柱也是我请来的,我就是想把这件事说清楚。另外,是我们丁家的事情,我们肯定会承担。”
  
      说着,铁永文走到丁少彦身边,沉声道:“我还是那句话,断他三根经脉,废掉他全身的武功,算是对他的惩罚。叶贤侄,王铁柱,你们觉得怎么样?”
  
      王铁柱现在明显思维有些混乱,叶青沉默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那就好!”铁永文转头看着丁少彦,丁少彦则是面色一变,急道:“你……你要干什么?”
  
      “铁叔叔,这件事不是少炎的错啊!”丁长远急道。
  
      丁香云也急道:“少炎肯定也是被人蛊惑了,铁叔叔,咱们要查清楚才行啊!”
  
      “这件事,我已经查的很清楚了。少炎犯的错,他必须承担这个结果!”铁永文缓缓扬起手掌,冷眼看着丁少彦。
  
      丁长远急忙过来护住丁少彦,急道:“铁叔叔,少炎还是个孩子,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铁永文皱眉,伸手抓住他的衣领,直接把他甩了出去。
  
      “铁叔叔!”丁香云大喊,但已改变不了铁永文的心意。
  
      丁少彦见自己已经彻底无望逃走,面露狰狞,大吼道:“姓铁的,你又不是我们丁家的人,你凭什么对我……”
  
      他话音未落,铁永文已一掌拍在了他的小腹。丁少彦顿时萎顿在地,声音也变弱了许多,在地上不断抽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少炎!少炎!”丁长远匆忙跑过去,扶起儿子,却发现儿子全身仿佛都没有了力气,软趴趴地靠在他身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丁长远急道。
  
      “他断了三根经脉,短时间内会出现全身无力的症状。而且,从今往后,他的力气只有平常人的一半,正常生活没问题,但再想出去跟人拼命斗狠是不可能的了!”铁永文看了丁少彦一眼,道:“这样也好,至少他以后不会再出去闯祸了!”
  
      丁长远看着儿子这样子,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他抱起丁少彦,也不理会铁永文,径直奔出了形意武馆。
  
      丁家众人面色各异,不过都跟丁长远一样,没有跟铁永文说话,纷纷离开了形意武馆。
  
      见到丁少彦受到如此惩罚,叶青也总算消去了心中的仇恨。不过,看到丁家众人对铁永文的态度,他心里却又有些不安。
  
      叶青走到铁永文身边,低声道:“铁叔叔,这次的事……”
  
      “你不用说了!”铁永文道:“丁少彦是我亲手废的,丁家的人如果不满意,可以来找我。叶贤侄,这件事跟你再无关系。日后若是有任何丁家或者与丁家有关的人去找你报复,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清楚的!”
  
      叶青心中感动不已,弯腰在地,道:“谢谢铁叔叔了!”
  
      铁永文摆了摆手,负手看着外面丁家那些人,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丁家人今天的反应很出乎他的预料,也让他很是不满。因为,如今的丁家人已经变得是非不分了,这对一个家族来说,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啊。
  
      外面,丁长远带着丁少彦直奔医院而去,丁香云则驾车飞奔赶回丁家。把车停在院子里,路上见到丁家的人也来不及打招呼,直奔后院丁老爷子的小花园而去。
  
      赶到后院,丁老爷子正在小花园里给一株新花除草。丁香云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道:“爸!”
  
      丁老爷子放下锄头,转头看了她一眼,笑道:“香云啊,今天怎么会有空回来了?”
  
      “爸,我这是专门跑回来的。”丁香云沉声道:“我想跟你说一下铁叔叔的事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