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三十五章暴怒老爷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听到这话,丁老爷子不由一愣,放下锄头走到那边椅子坐下,道:“你铁叔叔怎么了?”
  
      丁香云眼眶微红,道:“爸,铁叔叔把……把少炎三根经脉打断了,少炎这辈子恐怕都要成个残废了!”
  
      丁老爷子皱起眉头,看了丁香云一眼,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爸,您估计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吧?”丁香云道:“少炎被一个姓方的同学蛊惑,不小心做了一件错事。少炎本来就很后悔了,而一个叫叶青的还对这件事不依不饶,打断少炎好几根肋骨。本来这件事是少炎错在先,我们也没想着做什么。但是,不知道这个叶青怎么找到了铁叔叔,把铁叔叔也蛊惑了。刚才铁叔叔把我们召集起来,要处理少炎这件事。”
  
      丁香云说到这里,抹了一把泪水,道:“我想着,铁叔叔是咱们丁家的人,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但是,谁知道铁叔叔竟然一面倒向那个叶青。少炎根本没犯什么错,他反而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了少炎身上。那个姓叶的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打少炎,他不仅不出手拦,还说叶青打得好,这根本就没把咱们丁家的脸面当回事啊。最关键的是,最后,他还亲自出手打断了少炎三根经脉,把少炎打成了一个残废。爸,铁叔叔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少炎也是他从小看大的,他难道就一点都不心疼少炎吗?为什么要跟一个外人联合来对付咱们丁家的人啊?”
  
      丁老爷子眉头渐渐皱紧,沉默了一会儿,道:“你那几个兄长呢?”
  
      “他们送少炎去医院了,现在少炎估计正在抢救呢。”丁香云故意把事情夸大,其实丁少彦只是被打断三根经脉,并没有受多重的伤。
  
      丁老爷子沉声道:“让他们去形意武馆!”
  
      “啊?”丁香云一愣,却见老爷子直接站起身,沉声道:“我也过去!”
  
      丁香云大喜过望,看样子老爷子也怒了,当下匆忙给几个兄长打电话,让他们立刻赶去形意武馆看戏。
  
      丁长远接到电话,也是大喜过望。医生刚给丁少彦上好药,他便立刻把丁少彦带上,直奔形意武馆而去。
  
      “少炎,你爷爷亲自去了形意武馆。这次,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丁长远激动地对丁少彦道。
  
      “我要让他们死!我要让他们都死!”丁少彦咬牙切齿地道。
  
      丁长远冷笑道:“你放心吧,这个姓叶的和那个姓王的,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丁少彦怒声道:“还有铁永文,我要他也死!”
  
      丁长远愣了一下,虽然铁永文废了丁少彦,但是,他们心中除了有些不满,却没人敢恨铁永文。因为,铁永文在丁家的地位与丁老爷子差不了多少。他们这些丁家的人,有几个不是被铁永文带大的。当年丁家遭受厄运的时候,还是铁永文一手护着他们,方才让他们活到今天的。说实话,铁永文对他们而言,就相当于一个至亲的长辈,纵然心有不满,却也没人有仇恨。
  
      丁少彦跟丁长远却不一样,他从未遭受过那样的厄运,当然也没受过铁永文太多的照顾。他被铁永文废掉,如今最怨恨的人不是叶青,反而是铁永文,心中只盘算着如何找铁永文报仇。
  
      “少炎,你铁爷爷毕竟是我们丁家的人,是你的长辈。他这次的事情做得虽然不对,但你也不能怨恨他,明白吗?”丁长远劝慰道。
  
      丁少彦大吼道:“凭什么?凭什么?他又不姓丁,他凭什么动手打我?他凭什么废了我?就算爷爷也不会这样对我的,他算什么东西?”
  
      丁长远面色尴尬,知道儿子心中很是恼火。他劝慰了几句,但还是无法改变丁少彦的心思,只能这样任他去了。
  
      赶到形意武馆,叶青和王铁柱还在这里呢。铁永文与叶青在大厅里坐着,见到丁家众人赶来,不由有些诧异。
  
      “你们又回来干什么?”铁永文起身奇道。
  
      “铁叔叔,父亲刚才听说了少炎的事,他要亲自来形意武馆走一趟!”丁长远慢条斯理地瞥了叶青一眼,道:“刚好叶老板也在这里,那就好了。一会我父亲来了,就不用再派人去请叶老板了!”
  
      叶青皱起眉头,丁老爷子这个时候来形意武馆,那还能有什么好事吗?难不成,他是想来追究这件事的责任?如此说来,那铁永文这次岂不是要被丁老爷子骂了吗?
  
      “铁叔叔……”叶青担忧地看向铁永文,铁永文却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铁永文说的轻巧,叶青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这么大的事,丁老爷子亲自出面,怎么可能算是没事呢?
  
      没多久,丁家其他几个人也陆续回来了,每个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叶青,唯独丁少彦始终怨毒地看着铁永文。现在丁少彦把铁永文视为头号敌人,恨不得杀了铁永文报仇才了心头仇恨。
  
      铁永文很淡定地在屋内坐着,根本没有把丁家众人的胸有成竹放在眼里。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丁香云开车缓缓赶到了武馆门口,将老爷子扶了进来。
  
      见到老爷子,丁家众人立刻站起身,铁永文也匆忙迎了过去,陪老爷子一起走进大厅。
  
      老爷子在主座坐下,铁永文在他身边站定,这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虽然两人之间堪比兄弟,但铁永文一直还记得自己保镖的身份,在丁老爷子面前始终是如此态度。
  
      丁老爷子坐下,看了看丁家众人,又看了看叶青和王铁柱,道:“这两位,想必就是叶青和王铁柱了吧?”
  
      “是的,这位是叶青,这位是王铁柱。”铁永文给丁老爷子介绍道。
  
      丁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目光在叶青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叶青正襟危坐,他不怕丁老爷子,但是,他害怕丁老爷子因为这件事找铁永文的麻烦。那样的话,可就是他连累了铁永文啊!
  
      丁家众人希冀地看着丁老爷子,刚才丁少彦被废掉的事情,众人心中都很不满。但是,他们也不敢违背铁永文。现在老爷子来了,终于有一个能坐镇的人物了,众人只恨不得老爷子立马为丁少彦报仇。
  
      丁老爷子看向丁少彦,道:“少炎,你怎么样了?”
  
      听到老爷子的话,丁少彦立马热泪盈眶,泣声道:“爷爷,我……我成残废了……”
  
      “来,过来让我看看!”丁老爷子招手道。
  
      丁少彦颤巍巍地站起身,丁长远立马把他扶着走到丁老爷子面前,低声道:“爸,少炎受伤太重,走路都有点难了。我听医生说,以后弄不好的话,还会落下残疾。哎,少炎才二十岁啊,以后一辈子,岂不都完了吗?”
  
      丁长远说着,悄悄瞥了铁永文一眼,对铁永文下此毒手,他是真的很不满。
  
      “是吗?”丁老爷子上下打量了丁少彦一番,道:“能不能自己站着?”
  
      丁少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道:“爷爷,我……我全身都疼,根本站不了……”
  
      “哦,是吗?”丁老爷子皱了皱眉头,突然扬起手里的拐杖劈头盖脸地便朝丁少彦打了过去。
  
      丁少彦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避过老爷子这一下。但是,这一下也刚好从丁长远身边走开,不用扶自己就能走了。
  
      “畜生,你敢骗我!”丁老爷子勃然大怒,指着丁少彦骂道:“你这不是能站稳吗?”
  
      丁少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丁老爷子那一下是在试探他的。
  
      丁香云匆忙在旁边道:“爸,少炎受伤不轻,有点疼痛那是应该的。让他这样站着,对伤也不好啊。爸,少炎从小都跟着您,您还不知道他的为人吗?”
  
      “我就是知道他的为人,所以对他说的话,我连一个字都不会信!”丁老爷子站起身,冷冷扫了丁家众人一眼,道:“你们几个畜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外面做的那些事?这些年,生活好了,条件好了,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吗?你们算什么东西?有本事把身上那层皮脱了,去跟那些农民比一比,你们除了比他们多了一层皮,还有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丁老爷子是来找铁永文麻烦的,众人都怀着希冀的心情等待他收拾铁永文呢。没想到,丁老爷子不仅不收拾铁永文,反而开始怒骂自己的孩子。
  
      丁家众人低下了头,每个人面上都带着疑惑,不知道老爷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丁香云道:“爸,我们……我们也没干什么事啊。您看,今天……今天主要是在说少炎这件事。我承认,少炎的确是做错了点事,但是,也不至于把他打成残废吧!”
  
      “你还有脸跟我说!”丁老爷子怒声道:“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真以为我年纪大了,就老糊涂了吗?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从头到尾,比你们任何一个人知道得都清楚。永文来处理这件事,是我亲自交代他来办的。废掉少炎,也是我亲自下的命令!”听到这话,丁老爷子不由一愣,放下锄头走到那边椅子坐下,道:“你铁叔叔怎么了?”
  
      丁香云眼眶微红,道:“爸,铁叔叔把……把少炎三根经脉打断了,少炎这辈子恐怕都要成个残废了!”
  
      丁老爷子皱起眉头,看了丁香云一眼,沉声道:“你想说什么?”
  
      “爸,您估计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吧?”丁香云道:“少炎被一个姓方的同学蛊惑,不小心做了一件错事。少炎本来就很后悔了,而一个叫叶青的还对这件事不依不饶,打断少炎好几根肋骨。本来这件事是少炎错在先,我们也没想着做什么。但是,不知道这个叶青怎么找到了铁叔叔,把铁叔叔也蛊惑了。刚才铁叔叔把我们召集起来,要处理少炎这件事。”
  
      丁香云说到这里,抹了一把泪水,道:“我想着,铁叔叔是咱们丁家的人,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的。但是,谁知道铁叔叔竟然一面倒向那个叶青。少炎根本没犯什么错,他反而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了少炎身上。那个姓叶的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打少炎,他不仅不出手拦,还说叶青打得好,这根本就没把咱们丁家的脸面当回事啊。最关键的是,最后,他还亲自出手打断了少炎三根经脉,把少炎打成了一个残废。爸,铁叔叔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少炎也是他从小看大的,他难道就一点都不心疼少炎吗?为什么要跟一个外人联合来对付咱们丁家的人啊?”
  
      丁老爷子眉头渐渐皱紧,沉默了一会儿,道:“你那几个兄长呢?”
  
      “他们送少炎去医院了,现在少炎估计正在抢救呢。”丁香云故意把事情夸大,其实丁少彦只是被打断三根经脉,并没有受多重的伤。
  
      丁老爷子沉声道:“让他们去形意武馆!”
  
      “啊?”丁香云一愣,却见老爷子直接站起身,沉声道:“我也过去!”
  
      丁香云大喜过望,看样子老爷子也怒了,当下匆忙给几个兄长打电话,让他们立刻赶去形意武馆看戏。
  
      丁长远接到电话,也是大喜过望。医生刚给丁少彦上好药,他便立刻把丁少彦带上,直奔形意武馆而去。
  
      “少炎,你爷爷亲自去了形意武馆。这次,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丁长远激动地对丁少彦道。
  
      “我要让他们死!我要让他们都死!”丁少彦咬牙切齿地道。
  
      丁长远冷笑道:“你放心吧,这个姓叶的和那个姓王的,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丁少彦怒声道:“还有铁永文,我要他也死!”
  
      丁长远愣了一下,虽然铁永文废了丁少彦,但是,他们心中除了有些不满,却没人敢恨铁永文。因为,铁永文在丁家的地位与丁老爷子差不了多少。他们这些丁家的人,有几个不是被铁永文带大的。当年丁家遭受厄运的时候,还是铁永文一手护着他们,方才让他们活到今天的。说实话,铁永文对他们而言,就相当于一个至亲的长辈,纵然心有不满,却也没人有仇恨。
  
      丁少彦跟丁长远却不一样,他从未遭受过那样的厄运,当然也没受过铁永文太多的照顾。他被铁永文废掉,如今最怨恨的人不是叶青,反而是铁永文,心中只盘算着如何找铁永文报仇。
  
      “少炎,你铁爷爷毕竟是我们丁家的人,是你的长辈。他这次的事情做得虽然不对,但你也不能怨恨他,明白吗?”丁长远劝慰道。
  
      丁少彦大吼道:“凭什么?凭什么?他又不姓丁,他凭什么动手打我?他凭什么废了我?就算爷爷也不会这样对我的,他算什么东西?”
  
      丁长远面色尴尬,知道儿子心中很是恼火。他劝慰了几句,但还是无法改变丁少彦的心思,只能这样任他去了。
  
      赶到形意武馆,叶青和王铁柱还在这里呢。铁永文与叶青在大厅里坐着,见到丁家众人赶来,不由有些诧异。
  
      “你们又回来干什么?”铁永文起身奇道。
  
      “铁叔叔,父亲刚才听说了少炎的事,他要亲自来形意武馆走一趟!”丁长远慢条斯理地瞥了叶青一眼,道:“刚好叶老板也在这里,那就好了。一会我父亲来了,就不用再派人去请叶老板了!”
  
      叶青皱起眉头,丁老爷子这个时候来形意武馆,那还能有什么好事吗?难不成,他是想来追究这件事的责任?如此说来,那铁永文这次岂不是要被丁老爷子骂了吗?
  
      “铁叔叔……”叶青担忧地看向铁永文,铁永文却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铁永文说的轻巧,叶青心中却不这么认为。这么大的事,丁老爷子亲自出面,怎么可能算是没事呢?
  
      没多久,丁家其他几个人也陆续回来了,每个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叶青,唯独丁少彦始终怨毒地看着铁永文。现在丁少彦把铁永文视为头号敌人,恨不得杀了铁永文报仇才了心头仇恨。
  
      铁永文很淡定地在屋内坐着,根本没有把丁家众人的胸有成竹放在眼里。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丁香云开车缓缓赶到了武馆门口,将老爷子扶了进来。
  
      见到老爷子,丁家众人立刻站起身,铁永文也匆忙迎了过去,陪老爷子一起走进大厅。
  
      老爷子在主座坐下,铁永文在他身边站定,这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虽然两人之间堪比兄弟,但铁永文一直还记得自己保镖的身份,在丁老爷子面前始终是如此态度。
  
      丁老爷子坐下,看了看丁家众人,又看了看叶青和王铁柱,道:“这两位,想必就是叶青和王铁柱了吧?”
  
      “是的,这位是叶青,这位是王铁柱。”铁永文给丁老爷子介绍道。
  
      丁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目光在叶青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叶青正襟危坐,他不怕丁老爷子,但是,他害怕丁老爷子因为这件事找铁永文的麻烦。那样的话,可就是他连累了铁永文啊!
  
      丁家众人希冀地看着丁老爷子,刚才丁少彦被废掉的事情,众人心中都很不满。但是,他们也不敢违背铁永文。现在老爷子来了,终于有一个能坐镇的人物了,众人只恨不得老爷子立马为丁少彦报仇。
  
      丁老爷子看向丁少彦,道:“少炎,你怎么样了?”
  
      听到老爷子的话,丁少彦立马热泪盈眶,泣声道:“爷爷,我……我成残废了……”
  
      “来,过来让我看看!”丁老爷子招手道。
  
      丁少彦颤巍巍地站起身,丁长远立马把他扶着走到丁老爷子面前,低声道:“爸,少炎受伤太重,走路都有点难了。我听医生说,以后弄不好的话,还会落下残疾。哎,少炎才二十岁啊,以后一辈子,岂不都完了吗?”
  
      丁长远说着,悄悄瞥了铁永文一眼,对铁永文下此毒手,他是真的很不满。
  
      “是吗?”丁老爷子上下打量了丁少彦一番,道:“能不能自己站着?”
  
      丁少彦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道:“爷爷,我……我全身都疼,根本站不了……”
  
      “哦,是吗?”丁老爷子皱了皱眉头,突然扬起手里的拐杖劈头盖脸地便朝丁少彦打了过去。
  
      丁少彦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避过老爷子这一下。但是,这一下也刚好从丁长远身边走开,不用扶自己就能走了。
  
      “畜生,你敢骗我!”丁老爷子勃然大怒,指着丁少彦骂道:“你这不是能站稳吗?”
  
      丁少彦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丁老爷子那一下是在试探他的。
  
      丁香云匆忙在旁边道:“爸,少炎受伤不轻,有点疼痛那是应该的。让他这样站着,对伤也不好啊。爸,少炎从小都跟着您,您还不知道他的为人吗?”
  
      “我就是知道他的为人,所以对他说的话,我连一个字都不会信!”丁老爷子站起身,冷冷扫了丁家众人一眼,道:“你们几个畜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外面做的那些事?这些年,生活好了,条件好了,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吗?你们算什么东西?有本事把身上那层皮脱了,去跟那些农民比一比,你们除了比他们多了一层皮,还有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丁老爷子是来找铁永文麻烦的,众人都怀着希冀的心情等待他收拾铁永文呢。没想到,丁老爷子不仅不收拾铁永文,反而开始怒骂自己的孩子。
  
      丁家众人低下了头,每个人面上都带着疑惑,不知道老爷子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丁香云道:“爸,我们……我们也没干什么事啊。您看,今天……今天主要是在说少炎这件事。我承认,少炎的确是做错了点事,但是,也不至于把他打成残废吧!”
  
      “你还有脸跟我说!”丁老爷子怒声道:“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真以为我年纪大了,就老糊涂了吗?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从头到尾,比你们任何一个人知道得都清楚。永文来处理这件事,是我亲自交代他来办的。废掉少炎,也是我亲自下的命令!”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