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三十六章老爷子的命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除了铁永文,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老爷子,连叶青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铁永文自己的意思,是他决定要废了丁少彦的。所以,丁家的人才对这件事如此不满。而如今,丁老爷子口中竟然说出这么一个震撼人的消息,让所有人都无法回过神。
  
      铁永文做的事,竟然是丁老爷子亲**代的?废掉丁少彦的事情,竟然是丁老爷子亲自下的命令?
  
      丁家众人顿时满头的大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丁老爷子这次来,可绝对不是收拾铁永文,而是收拾他们丁家这些人的啊。
  
      “你们这帮畜生,我当初是怎么教你们的。现在可倒好,一个个有钱了,就忘了你们也是农民的儿子了吗?”丁老爷子愤然拍桌,道:“你们几个,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吗?香云,你那辆车是怎么买来的?长远,你在东州那栋别墅是怎么来的?长山,你……”
  
      丁老爷子几乎把在场丁家诸人的名点了个遍,每个被他点到的人都是不由自主地一个哆嗦。丁老爷子说的事情,的确都是他们背着丁老爷子做的。那些东西,来路都不正。以丁老爷子嫉恶如仇的特点,这些事让丁老爷子知道,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啊!
  
      “这些年,我年纪大了,家族的事,我也不想多管了。正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一个老人家,管不了那么多事,也不想管那么多事。不管你们在外面做什么,我一直觉得,你们心地是善良的,你们有最起码的善恶之分。但是……”
  
      丁老爷子突然一瞪眼,愤然看着丁少彦,道:“通过少炎这件事,我算是彻底明白了。你们早已经被利欲熏心,失去了本性,什么善恶,什么正邪,你们都没有了判断。在你们心里,是不是钱和权就能代表一切,是不是你们有了钱和权,就能高人一等,你们的性命就比别人贵得多吗?”
  
      “这次的事情,我是故意委托永文来处理的。因为,我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反应。如果你们能从这件事里吸取教训,说明你们还有救。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们不仅没有吸取到教训,反而还心怀怨恨,还敢跑到我那里去告状!”丁老爷子愤然瞪着丁香云,沉声道:“怎么,难道你们觉得丁少彦做的事很光彩,很值得表扬吗?”
  
      丁香云面红耳赤,低着头颤声道:“爸,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你为什么去我那里告状?”丁老爷子怒声道:“怎么,你觉得你铁叔叔的惩罚太过分了吗?”
  
      “这……这……”丁香云本来是想说叶青的事情,想要扭曲事实来混淆视听。但是,转念一想,丁老爷子把整件事都知道得很清楚,她再说假话,那不是自讨苦吃嘛。所以,张了半天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丁长远心有不忿,道:“爸,少炎毕竟是个孩子。而且,这件事的主犯是方天,少炎只是被他骗了。给少炎这样的惩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是什么人吗?”丁老爷子怒喝:“方天?那个姓方的能够主导你儿子的思想?丁长远,你太不了解你儿子了。如果是他们几个在一起做的这件事,百分之百是你儿子主使的!”
  
      丁长远急道:“爸,你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孙子呢?他是你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他……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
  
      “他在你面前的确是没做过坏事,但是,在外面,早已劣迹斑斑了。”丁老爷子沉声道:“不说别的,就说北环那批飙车党,头目就是你儿子。就今年这半年,死在那批飙车党车轮下的人,绝对不下十人吧。就这件事,把少炎判十年都不冤枉了!”
  
      丁长远低下头,这件事他也知道,只是没想到丁老爷子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
  
      “王铁柱的妹妹还不到十六岁,就是一个小女孩啊。你们几个畜生,竟然能干得出这样的事。”丁老爷子说着,身体有些摇晃,连呼吸也开始喘了。
  
      铁永文匆忙扶着老爷子坐下,拿出一个药瓶让老爷子闻了闻,道:“老爷子,别生气,别生气!”
  
      “爸!爸!”
  
      丁家众人也是大急,丁老爷子是丁家权力的根本所在。他活着,丁家就能一直处于鼎盛时期。他若是死了,那丁家实力可要大降了啊。
  
      丁老爷子长舒了几口气,总算慢慢恢复平静,愤然指着丁少彦,道:“要是在战争时期,我早一枪崩了他了。要不是他是我的孙子,要不是你铁叔叔求情,我这次绝对要打断他两条狗腿,让他一辈子不能再出去祸害人了。现在废了他一身武功,你们还觉得过分了?怎么,你们觉得我的惩罚不对吗?”
  
      丁家众人没人敢回答,老爷子亲开御口,谁敢再有任何怨言?
  
      丁老爷子愤愤瞪了丁少彦一眼,沉声道:“少炎,这次就是一个教训。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除了上学,哪里都不许去,明白吗?”
  
      丁少彦低着头,低声应了一句。老爷子的话,他还真的不敢反驳。
  
      “长远,你们几个也给我听清楚了。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再在外面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亲手把你们送到法庭!”丁老爷子用力一拍桌子,道:“还有,我现在有两件事要交给你们去办。”
  
      “爸,您尽管说!”丁长远匆忙应道,丁老爷子不追究他们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如释重负了。
  
      丁老爷子朗声道:“第一,北环前湾那边的飙车党,在深川市危害太大,你们把这些人清理了。再有飙车党出现,从军区调人,不管是谁,都打断一条腿,这是我的命令!”
  
      丁家众人面色一变,丁老爷子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公开发号施令过了。但是,他要是开口的话,深川市有谁敢不服?深川市军区司令,就是丁老爷子以前带出来的部下,对老爷子可是唯命是从啊!
  
      “第二件事!”丁老爷子皱起眉头,沉声道:“王丽丽这件事,方家做的太过分了。他们必须为这件事付出代价,为了弥补王铁柱王丽丽的损失,这件事交给你们去处理。一个月之内,我希望方家能在深川市销声匿迹!”
  
      丁家众人不由一愣,方家在深川市虽然不如丁家如此实力,但毕竟也是有财力的大家族。丁老爷子一句话就要把方家赶尽杀绝,这就是要跟方家彻底结仇啊。当然,以丁家的实力,想做这件事也不难,但丁老爷子这次出手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怎么?有难度吗?”丁老爷子冷冷扫了众人一眼,众人立马点头答应。老爷子御口亲开,别说要对付方家,就算跟林家对上,他们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丁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去。
  
      丁家众人如释重负,匆忙将丁少彦带了出去。丁老爷子并没有离开,他只是转头看了看叶青,缓缓点了点头,道:“年轻人,你很好,很有我年轻时的样子啊!”
  
      “老爷子过誉了!”叶青匆忙弯腰,道:“老爷子是非分明,做事毫不偏袒,在下真的佩服!”
  
      “哎!”丁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我以前穷的时候,也啃过树根嚼过草叶。这些年生活好了,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家族这些晚辈会忘本。这次的事情,希望能给他们敲一个警钟吧。我年纪大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事了。他们要是能在这件事里面得到教训,以后多有收敛,这也是一件好事。若是依然执迷不悟,只怕我丁家,也兴盛不了多久了!”
  
      丁老爷子说到这里,语气当中不乏唏嘘感慨。看样子,他是真的被家族这些后辈气到了。毕竟,丁家这些人现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丁老爷子以前没想过的。而且,他们竟然以为丁少彦犯下的错误根本不大,这更让丁老爷子愤怒。因为,这些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善恶观啊!
  
      铁永文在旁边轻声劝慰道:“老爷子,我相信这次的事情,能让他们得到教训的!”
  
      “希望如此吧。”丁老爷子点了点头,缓缓走到王铁柱身边,慢慢弯腰鞠了一躬,道:“我代表整个丁家,向你和你的家人说一声对不起。之前带给你们的伤害,我知道已经无法弥补。但是,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行动,尽量地补偿我们丁家做过的事情。”
  
      面对丁老爷子如此态度,王铁柱心中尽管恼怒万千,但也无法再发怒。他长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叶青在旁边还想劝慰两句,这时身上手机突然响起。叶青拿出手机,看了下号码,竟然是从家里那边打过来的。
  
      叶青匆忙跑到门口,刚接通电话,那边便传来袁小玉带着哭腔的声音:“哥,爸……爸让人打了……”此言一出,全场皆惊。除了铁永文,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老爷子,连叶青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铁永文自己的意思,是他决定要废了丁少彦的。所以,丁家的人才对这件事如此不满。而如今,丁老爷子口中竟然说出这么一个震撼人的消息,让所有人都无法回过神。
  
      铁永文做的事,竟然是丁老爷子亲**代的?废掉丁少彦的事情,竟然是丁老爷子亲自下的命令?
  
      丁家众人顿时满头的大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丁老爷子这次来,可绝对不是收拾铁永文,而是收拾他们丁家这些人的啊。
  
      “你们这帮畜生,我当初是怎么教你们的。现在可倒好,一个个有钱了,就忘了你们也是农民的儿子了吗?”丁老爷子愤然拍桌,道:“你们几个,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吗?香云,你那辆车是怎么买来的?长远,你在东州那栋别墅是怎么来的?长山,你……”
  
      丁老爷子几乎把在场丁家诸人的名点了个遍,每个被他点到的人都是不由自主地一个哆嗦。丁老爷子说的事情,的确都是他们背着丁老爷子做的。那些东西,来路都不正。以丁老爷子嫉恶如仇的特点,这些事让丁老爷子知道,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啊!
  
      “这些年,我年纪大了,家族的事,我也不想多管了。正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一个老人家,管不了那么多事,也不想管那么多事。不管你们在外面做什么,我一直觉得,你们心地是善良的,你们有最起码的善恶之分。但是……”
  
      丁老爷子突然一瞪眼,愤然看着丁少彦,道:“通过少炎这件事,我算是彻底明白了。你们早已经被利欲熏心,失去了本性,什么善恶,什么正邪,你们都没有了判断。在你们心里,是不是钱和权就能代表一切,是不是你们有了钱和权,就能高人一等,你们的性命就比别人贵得多吗?”
  
      “这次的事情,我是故意委托永文来处理的。因为,我想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反应。如果你们能从这件事里吸取教训,说明你们还有救。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们不仅没有吸取到教训,反而还心怀怨恨,还敢跑到我那里去告状!”丁老爷子愤然瞪着丁香云,沉声道:“怎么,难道你们觉得丁少彦做的事很光彩,很值得表扬吗?”
  
      丁香云面红耳赤,低着头颤声道:“爸,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你为什么去我那里告状?”丁老爷子怒声道:“怎么,你觉得你铁叔叔的惩罚太过分了吗?”
  
      “这……这……”丁香云本来是想说叶青的事情,想要扭曲事实来混淆视听。但是,转念一想,丁老爷子把整件事都知道得很清楚,她再说假话,那不是自讨苦吃嘛。所以,张了半天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丁长远心有不忿,道:“爸,少炎毕竟是个孩子。而且,这件事的主犯是方天,少炎只是被他骗了。给少炎这样的惩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是什么人吗?”丁老爷子怒喝:“方天?那个姓方的能够主导你儿子的思想?丁长远,你太不了解你儿子了。如果是他们几个在一起做的这件事,百分之百是你儿子主使的!”
  
      丁长远急道:“爸,你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孙子呢?他是你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他……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
  
      “他在你面前的确是没做过坏事,但是,在外面,早已劣迹斑斑了。”丁老爷子沉声道:“不说别的,就说北环那批飙车党,头目就是你儿子。就今年这半年,死在那批飙车党车轮下的人,绝对不下十人吧。就这件事,把少炎判十年都不冤枉了!”
  
      丁长远低下头,这件事他也知道,只是没想到丁老爷子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
  
      “王铁柱的妹妹还不到十六岁,就是一个小女孩啊。你们几个畜生,竟然能干得出这样的事。”丁老爷子说着,身体有些摇晃,连呼吸也开始喘了。
  
      铁永文匆忙扶着老爷子坐下,拿出一个药瓶让老爷子闻了闻,道:“老爷子,别生气,别生气!”
  
      “爸!爸!”
  
      丁家众人也是大急,丁老爷子是丁家权力的根本所在。他活着,丁家就能一直处于鼎盛时期。他若是死了,那丁家实力可要大降了啊。
  
      丁老爷子长舒了几口气,总算慢慢恢复平静,愤然指着丁少彦,道:“要是在战争时期,我早一枪崩了他了。要不是他是我的孙子,要不是你铁叔叔求情,我这次绝对要打断他两条狗腿,让他一辈子不能再出去祸害人了。现在废了他一身武功,你们还觉得过分了?怎么,你们觉得我的惩罚不对吗?”
  
      丁家众人没人敢回答,老爷子亲开御口,谁敢再有任何怨言?
  
      丁老爷子愤愤瞪了丁少彦一眼,沉声道:“少炎,这次就是一个教训。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除了上学,哪里都不许去,明白吗?”
  
      丁少彦低着头,低声应了一句。老爷子的话,他还真的不敢反驳。
  
      “长远,你们几个也给我听清楚了。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再在外面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亲手把你们送到法庭!”丁老爷子用力一拍桌子,道:“还有,我现在有两件事要交给你们去办。”
  
      “爸,您尽管说!”丁长远匆忙应道,丁老爷子不追究他们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如释重负了。
  
      丁老爷子朗声道:“第一,北环前湾那边的飙车党,在深川市危害太大,你们把这些人清理了。再有飙车党出现,从军区调人,不管是谁,都打断一条腿,这是我的命令!”
  
      丁家众人面色一变,丁老爷子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公开发号施令过了。但是,他要是开口的话,深川市有谁敢不服?深川市军区司令,就是丁老爷子以前带出来的部下,对老爷子可是唯命是从啊!
  
      “第二件事!”丁老爷子皱起眉头,沉声道:“王丽丽这件事,方家做的太过分了。他们必须为这件事付出代价,为了弥补王铁柱王丽丽的损失,这件事交给你们去处理。一个月之内,我希望方家能在深川市销声匿迹!”
  
      丁家众人不由一愣,方家在深川市虽然不如丁家如此实力,但毕竟也是有财力的大家族。丁老爷子一句话就要把方家赶尽杀绝,这就是要跟方家彻底结仇啊。当然,以丁家的实力,想做这件事也不难,但丁老爷子这次出手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怎么?有难度吗?”丁老爷子冷冷扫了众人一眼,众人立马点头答应。老爷子御口亲开,别说要对付方家,就算跟林家对上,他们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丁老爷子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下去。
  
      丁家众人如释重负,匆忙将丁少彦带了出去。丁老爷子并没有离开,他只是转头看了看叶青,缓缓点了点头,道:“年轻人,你很好,很有我年轻时的样子啊!”
  
      “老爷子过誉了!”叶青匆忙弯腰,道:“老爷子是非分明,做事毫不偏袒,在下真的佩服!”
  
      “哎!”丁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我以前穷的时候,也啃过树根嚼过草叶。这些年生活好了,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家族这些晚辈会忘本。这次的事情,希望能给他们敲一个警钟吧。我年纪大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事了。他们要是能在这件事里面得到教训,以后多有收敛,这也是一件好事。若是依然执迷不悟,只怕我丁家,也兴盛不了多久了!”
  
      丁老爷子说到这里,语气当中不乏唏嘘感慨。看样子,他是真的被家族这些后辈气到了。毕竟,丁家这些人现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丁老爷子以前没想过的。而且,他们竟然以为丁少彦犯下的错误根本不大,这更让丁老爷子愤怒。因为,这些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善恶观啊!
  
      铁永文在旁边轻声劝慰道:“老爷子,我相信这次的事情,能让他们得到教训的!”
  
      “希望如此吧。”丁老爷子点了点头,缓缓走到王铁柱身边,慢慢弯腰鞠了一躬,道:“我代表整个丁家,向你和你的家人说一声对不起。之前带给你们的伤害,我知道已经无法弥补。但是,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行动,尽量地补偿我们丁家做过的事情。”
  
      面对丁老爷子如此态度,王铁柱心中尽管恼怒万千,但也无法再发怒。他长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叶青在旁边还想劝慰两句,这时身上手机突然响起。叶青拿出手机,看了下号码,竟然是从家里那边打过来的。
  
      叶青匆忙跑到门口,刚接通电话,那边便传来袁小玉带着哭腔的声音:“哥,爸……爸让人打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