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三十七章家里出事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听到袁小玉这话,叶青全身一震,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手里的手机差点都拿不稳了。
  
      父亲叶昌文和弟弟叶军是叶青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人,也是最能牵动叶青心的两个人了。现在弟弟叶军还没找到,父亲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纵然叶青也无法保持镇定了。
  
      “发生什么事了?”叶青咬紧牙关,沉声道:“谁打的?”
  
      “是……是……”袁小玉好像有些犹豫,过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是你舅舅……”
  
      “我舅舅?”叶青一愣,他的确有几个舅舅。不过,自从他母亲去世之后,他这些舅舅阿姨什么的,就再没跟他们来往过了。这么多年,叶青都不知道这些舅舅和阿姨住在哪,现在过得怎么样。而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竟然是他们打伤了自己的父亲?
  
      “怎么回事?”叶青沉声问道。
  
      “还是关于咱们那宅子的事情……”袁小玉愤愤地道:“他们不知道从哪听说咱们用这个宅子换了一套大房子,所以就找上咱们家,想让爸给他们分一点。”
  
      “凭什么啊?”叶青很干脆地道。
  
      袁小玉道:“是啊,爸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们说这个宅子是当年爸和……和你母亲一起买的,里面应该有你母亲一半的宅子。所以,分下来的房子,就应该有你母亲一半。”
  
      叶青知道,袁小玉说的这个母亲,正是叶青的生母梁雪芳。
  
      “这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叶青沉声问道,他觉得自己这几个舅舅就是莫名其妙啊。
  
      袁小玉道:“他们说,当年买这个宅子的时候,你母亲,就是梁阿姨,找他们借了点钱。但是,后来这钱没还给他们,所以这宅子应该有他们一半儿。”
  
      “放屁!”叶青怒声道:“当年我妈去找他们借钱,他们一个个都说没钱,一分钱都不愿借。是我姥姥姥爷把家里的一点积蓄拿出来,才让我们买下了那个宅子。而且,这钱早已经还给姥爷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他们一口咬定梁阿姨借的钱没还,这宅子就必须有他们一份。所以,咱们分下来的房子,就必须给他们一半儿。”袁小玉泣声道:“他们来家闹了好几次,把咱们家好几个窗户都砸碎了。这几天刚好也拆迁了,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结果他们还找上门,说爸故意想避开他们。结果吵得太厉害了,他们……他们就动手把爸打伤了!”
  
      叶青咬牙,心中充满愤怒,沉声道:“爸伤的重不重?”
  
      “打得倒不重,但爸心脏不好,被这么一气,差点……差点就没抢救过来……”袁小玉颤声道:“还好杨老板连夜从市里请了名医过来,才算保住了爸的性命。大哥,这次的事,还真要多谢谢杨老板呢。不过,他也只能帮这么多,毕竟这是咱们的家事,他也不好插手。现在你那几个舅舅还每天都来找事,妈昨天上街买菜被他们拦住,要不是警察来了,估计妈也得被打了,自行车都被他们给抢走了。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叶青皱紧眉头,杨老五做的事让他很感激。不过,几个舅舅做的事,他却很不满意。
  
      “照顾好爸,我现在就回去!”叶青沉声说道,放下电话,长长叹了口气。
  
      走进大厅,丁老爷子正和铁永文谈丁家这些人的事情。两人都是唏嘘不已,丁家众人这些年的变化,的确出乎两人的预料,也让两人很痛心疾首。
  
      见叶青表情不善地走进来,丁老爷子和铁永文都很诧异,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叶青也不隐瞒,把家里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丁老爷子和铁永文互视一眼,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牵扯到叶青的舅舅,那就不是外人能够插手的了。
  
      其实,以杨老五跟叶青之间的关系,如果只是一些有钱人欺负叶青父母的话,那杨老五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是,现在是叶青的舅舅做的这件事,杨老五也不好插手,因为两边都是叶青的亲人,他也没法管这件事。所以,这件事只能叶青亲自回去解决。
  
      “这么说来,你还是得亲自回去一趟了啊!”铁永文道。
  
      叶青点了点头,道:“两位叔叔,我准备一会就开车回去。深川市这边的事情,有很多恐怕要麻烦两位叔叔了。还有,王铁柱的事情,也请两位叔叔上点心。发生这么多事,我怕有人死心不改,还想对王铁柱他们下手。”
  
      丁老爷子点头,道:“小伙子,你尽管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专门派人二十四小时守着他们的病房。要是他们在深川市出了什么事,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见丁老爷子说的这么干脆,叶青感激地弯腰道:“谢谢老爷子了!”
  
      “你就别客气了!”丁老爷子摆了摆手,道:“对了,你老家是哪的?”
  
      叶青道:“平南省九川县。”
  
      丁老爷子想了想,道:“九川县,是不是在邓阳市啊?”
  
      叶青一愣,道:“是的,老爷子对那边也熟悉吗?”
  
      “以前打仗的时候去过。”丁老爷子笑了笑,从旁边找了一张纸,唰唰写下一串数字递给叶青,道:“你回去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官方解决的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就报上我丁翰武的名字,一般的事情,都能帮你解决了。”
  
      叶青接过纸条,再次弯腰朝丁老爷子鞠了一躬。他与丁老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老爷子对他却这么上心,这让叶青很是感动。
  
      铁永文道:“你们那边我是没有什么熟人,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深川市这边的事情,你尽管放心。有我在这里,你的几个场子,还有你的那个孤儿院,绝对没人敢去找事!”
  
      “谢谢铁叔叔!”叶青连连道谢,把王铁柱交托给两人,这才匆忙离开了形意武馆,直奔天盛而去。
  
      在路上,叶青给黑熊疯狗李连山都打了电话,让他们赶去天盛。又给方亭韵慕青荣打了电话,告诉她们自己要回家一趟的事情,让她们先帮忙照看一下孤儿院的事情。
  
      方亭韵比较担心叶青家里的情况,不过,她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让叶青不要操心这边的事情。而慕青荣则比较干脆地一口答应下来,她还准备亲自去孤儿院那边看看,把具体的情况安排一下。
  
      孤儿院的事情交代完,叶青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赶到天盛,黑熊疯狗李连山都在这里了。
  
      叶青也不敢怠慢,匆忙把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李连山第一个拍案而起,破口骂道:“我靠,这帮人是不是有病啊?就算这宅子有梁阿姨的一份儿,那也是留给你的遗产啊,跟他们有毛关系!”
  
      叶青摆了摆手,道:“算了,他们是打定主意要耍无赖,说这些都没用。李大哥,我回去这段时间,我的几个场子,恐怕要麻烦你照顾一下了。不过你放心,铁永文铁老爷子已经开口,应该没人会来我的场子闹事,你只需要维持我的场子正常运作就可以了。”
  
      “等一下,等一下!”李连山摆手连连,揉了揉太阳穴,瞪眼盯着叶青,道:“你……你刚才说什么老爷子?”
  
      “铁永文铁老爷子啊!”叶青诧异地看了看李连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耳背。
  
      “铁……铁……铁……铁……”李连山铁了半天,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出来,他实在太过震撼了,连眼珠子都瞪圆了。
  
      “铁永文,铁老爷子!”黑熊在旁边不耐烦地道:“你小时候学说话是不是偷懒了?”
  
      “铁永文老爷子!”李连山这才把这个称呼说完,而后瞪着眼看着叶青,道:“哪个……哪个铁老爷子?”
  
      “铁永文啊!”黑熊摸了摸李连山的额头,道:“你不是发烧了吧?”
  
      “铁永文?哪个铁永文?”李连山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还在问呢。
  
      “就是形意武馆的那个铁永文啊,南形意拳掌门人!”叶青回道。
  
      李连山声音有些哆嗦,道:“是……是不是丁家的那个铁永文?”
  
      “对对对,就是他!”叶青点头,早知道李连山这么说能让李连山更清楚,那叶青早就说出铁永文的这重身份了。
  
      李连山再次陷入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好不容易回过神。他表现的很平静,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叶青身边,突然一把抓住叶青的衣领,大吼道:“我操,你认识铁永文,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啊?”
  
      李连山表情狰狞,好像疯狂了似的。叶青被他搞得满头雾水,奇道:“怎么了?怎么了?你跟铁老爷子有仇吗?”
  
      “仇你大爷,我要是有这么大个仇敌,我还能活到今天!”李连山指着叶青的鼻子,道:“你小子太不厚道了,有这么大个靠山,竟然不跟我说。我靠,上次你的朋友被抓到南郊狗场,亏得我还拼了命去救人呢。早知道你认识铁永文,我过去报个名字不就行了,还跟人拼个鸟的命啊。铁永文啊,铁永文啊大哥,这三个字,在深川市道上的人,谁敢不服啊!”
  
      听到袁小玉这话,叶青全身一震,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手里的手机差点都拿不稳了。
  
      父亲叶昌文和弟弟叶军是叶青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人,也是最能牵动叶青心的两个人了。现在弟弟叶军还没找到,父亲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纵然叶青也无法保持镇定了。
  
      “发生什么事了?”叶青咬紧牙关,沉声道:“谁打的?”
  
      “是……是……”袁小玉好像有些犹豫,过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是你舅舅……”
  
      “我舅舅?”叶青一愣,他的确有几个舅舅。不过,自从他母亲去世之后,他这些舅舅阿姨什么的,就再没跟他们来往过了。这么多年,叶青都不知道这些舅舅和阿姨住在哪,现在过得怎么样。而第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竟然是他们打伤了自己的父亲?
  
      “怎么回事?”叶青沉声问道。
  
      “还是关于咱们那宅子的事情……”袁小玉愤愤地道:“他们不知道从哪听说咱们用这个宅子换了一套大房子,所以就找上咱们家,想让爸给他们分一点。”
  
      “凭什么啊?”叶青很干脆地道。
  
      袁小玉道:“是啊,爸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们说这个宅子是当年爸和……和你母亲一起买的,里面应该有你母亲一半的宅子。所以,分下来的房子,就应该有你母亲一半。”
  
      叶青知道,袁小玉说的这个母亲,正是叶青的生母梁雪芳。
  
      “这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叶青沉声问道,他觉得自己这几个舅舅就是莫名其妙啊。
  
      袁小玉道:“他们说,当年买这个宅子的时候,你母亲,就是梁阿姨,找他们借了点钱。但是,后来这钱没还给他们,所以这宅子应该有他们一半儿。”
  
      “放屁!”叶青怒声道:“当年我妈去找他们借钱,他们一个个都说没钱,一分钱都不愿借。是我姥姥姥爷把家里的一点积蓄拿出来,才让我们买下了那个宅子。而且,这钱早已经还给姥爷了,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可是他们一口咬定梁阿姨借的钱没还,这宅子就必须有他们一份。所以,咱们分下来的房子,就必须给他们一半儿。”袁小玉泣声道:“他们来家闹了好几次,把咱们家好几个窗户都砸碎了。这几天刚好也拆迁了,我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结果他们还找上门,说爸故意想避开他们。结果吵得太厉害了,他们……他们就动手把爸打伤了!”
  
      叶青咬牙,心中充满愤怒,沉声道:“爸伤的重不重?”
  
      “打得倒不重,但爸心脏不好,被这么一气,差点……差点就没抢救过来……”袁小玉颤声道:“还好杨老板连夜从市里请了名医过来,才算保住了爸的性命。大哥,这次的事,还真要多谢谢杨老板呢。不过,他也只能帮这么多,毕竟这是咱们的家事,他也不好插手。现在你那几个舅舅还每天都来找事,妈昨天上街买菜被他们拦住,要不是警察来了,估计妈也得被打了,自行车都被他们给抢走了。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叶青皱紧眉头,杨老五做的事让他很感激。不过,几个舅舅做的事,他却很不满意。
  
      “照顾好爸,我现在就回去!”叶青沉声说道,放下电话,长长叹了口气。
  
      走进大厅,丁老爷子正和铁永文谈丁家这些人的事情。两人都是唏嘘不已,丁家众人这些年的变化,的确出乎两人的预料,也让两人很痛心疾首。
  
      见叶青表情不善地走进来,丁老爷子和铁永文都很诧异,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叶青也不隐瞒,把家里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丁老爷子和铁永文互视一眼,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牵扯到叶青的舅舅,那就不是外人能够插手的了。
  
      其实,以杨老五跟叶青之间的关系,如果只是一些有钱人欺负叶青父母的话,那杨老五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但是,现在是叶青的舅舅做的这件事,杨老五也不好插手,因为两边都是叶青的亲人,他也没法管这件事。所以,这件事只能叶青亲自回去解决。
  
      “这么说来,你还是得亲自回去一趟了啊!”铁永文道。
  
      叶青点了点头,道:“两位叔叔,我准备一会就开车回去。深川市这边的事情,有很多恐怕要麻烦两位叔叔了。还有,王铁柱的事情,也请两位叔叔上点心。发生这么多事,我怕有人死心不改,还想对王铁柱他们下手。”
  
      丁老爷子点头,道:“小伙子,你尽管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专门派人二十四小时守着他们的病房。要是他们在深川市出了什么事,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见丁老爷子说的这么干脆,叶青感激地弯腰道:“谢谢老爷子了!”
  
      “你就别客气了!”丁老爷子摆了摆手,道:“对了,你老家是哪的?”
  
      叶青道:“平南省九川县。”
  
      丁老爷子想了想,道:“九川县,是不是在邓阳市啊?”
  
      叶青一愣,道:“是的,老爷子对那边也熟悉吗?”
  
      “以前打仗的时候去过。”丁老爷子笑了笑,从旁边找了一张纸,唰唰写下一串数字递给叶青,道:“你回去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官方解决的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就报上我丁翰武的名字,一般的事情,都能帮你解决了。”
  
      叶青接过纸条,再次弯腰朝丁老爷子鞠了一躬。他与丁老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老爷子对他却这么上心,这让叶青很是感动。
  
      铁永文道:“你们那边我是没有什么熟人,多的话我也不说了。深川市这边的事情,你尽管放心。有我在这里,你的几个场子,还有你的那个孤儿院,绝对没人敢去找事!”
  
      “谢谢铁叔叔!”叶青连连道谢,把王铁柱交托给两人,这才匆忙离开了形意武馆,直奔天盛而去。
  
      在路上,叶青给黑熊疯狗李连山都打了电话,让他们赶去天盛。又给方亭韵慕青荣打了电话,告诉她们自己要回家一趟的事情,让她们先帮忙照看一下孤儿院的事情。
  
      方亭韵比较担心叶青家里的情况,不过,她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让叶青不要操心这边的事情。而慕青荣则比较干脆地一口答应下来,她还准备亲自去孤儿院那边看看,把具体的情况安排一下。
  
      孤儿院的事情交代完,叶青也总算长舒了一口气。赶到天盛,黑熊疯狗李连山都在这里了。
  
      叶青也不敢怠慢,匆忙把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叶青的话,李连山第一个拍案而起,破口骂道:“我靠,这帮人是不是有病啊?就算这宅子有梁阿姨的一份儿,那也是留给你的遗产啊,跟他们有毛关系!”
  
      叶青摆了摆手,道:“算了,他们是打定主意要耍无赖,说这些都没用。李大哥,我回去这段时间,我的几个场子,恐怕要麻烦你照顾一下了。不过你放心,铁永文铁老爷子已经开口,应该没人会来我的场子闹事,你只需要维持我的场子正常运作就可以了。”
  
      “等一下,等一下!”李连山摆手连连,揉了揉太阳穴,瞪眼盯着叶青,道:“你……你刚才说什么老爷子?”
  
      “铁永文铁老爷子啊!”叶青诧异地看了看李连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耳背。
  
      “铁……铁……铁……铁……”李连山铁了半天,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出来,他实在太过震撼了,连眼珠子都瞪圆了。
  
      “铁永文,铁老爷子!”黑熊在旁边不耐烦地道:“你小时候学说话是不是偷懒了?”
  
      “铁永文老爷子!”李连山这才把这个称呼说完,而后瞪着眼看着叶青,道:“哪个……哪个铁老爷子?”
  
      “铁永文啊!”黑熊摸了摸李连山的额头,道:“你不是发烧了吧?”
  
      “铁永文?哪个铁永文?”李连山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还在问呢。
  
      “就是形意武馆的那个铁永文啊,南形意拳掌门人!”叶青回道。
  
      李连山声音有些哆嗦,道:“是……是不是丁家的那个铁永文?”
  
      “对对对,就是他!”叶青点头,早知道李连山这么说能让李连山更清楚,那叶青早就说出铁永文的这重身份了。
  
      李连山再次陷入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好不容易回过神。他表现的很平静,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叶青身边,突然一把抓住叶青的衣领,大吼道:“我操,你认识铁永文,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啊?”
  
      李连山表情狰狞,好像疯狂了似的。叶青被他搞得满头雾水,奇道:“怎么了?怎么了?你跟铁老爷子有仇吗?”
  
      “仇你大爷,我要是有这么大个仇敌,我还能活到今天!”李连山指着叶青的鼻子,道:“你小子太不厚道了,有这么大个靠山,竟然不跟我说。我靠,上次你的朋友被抓到南郊狗场,亏得我还拼了命去救人呢。早知道你认识铁永文,我过去报个名字不就行了,还跟人拼个鸟的命啊。铁永文啊,铁永文啊大哥,这三个字,在深川市道上的人,谁敢不服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