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四十一章到家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你他妈说是哪个徐公子?”周书记怒吼:“能半夜三更打电话把我叫起来的,你说还有哪个徐公子?这平南省还有哪个徐公子有这个身份?你他妈是不是睡迷糊了啊?”
  
      听到这话,黄飞明脑袋突然好想被雷电劈中一般,愣了将近半分钟。
  
      他知道周书记说的徐公子是谁了,平南省,除了那个徐公子,还有谁能让省政法委周副书记,在半夜三更跟发了疯似的打电话来骂他这个市警察局局长呢?
  
      想到徐公子的身份,黄飞明手里的电话差点没摔了。过了好一会他方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神色,带着哭腔道:“徐……徐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黄飞明很清楚,如果徐公子在邓阳市地头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这个市警察局局长也就干到头了。撤职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待遇,如果上面真要查他,那他下半辈子估计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周书记沉声道:“算你个王八蛋命大,徐公子遇到了贵人,还好逃回了性命,还把那批劫车党都抓了。你现在立马派人过去把那批劫车党带回去,顺便把徐公子安顿好。我警告你,如果徐公子真要追究这件事,你就等着降职吧!”
  
      听到徐公子没事,黄飞明终于长舒一口气,连声道:“周书记,周书记,您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了。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徐公子安顿好,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放下电话,黄飞明立马打电话给自己最得力的助手,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派人去接徐长志他们,顺便把那批劫车党也带回来。同时,又让自己几个手下连夜起来,准备材料和文件,到时候要拿给徐长志看,以表明自己这段时间也真的在为抓这些劫车党而努力。
  
      把一切都交代完,黄飞明走到床边坐下,此刻再也没有了任何性趣,点着一根烟慢慢抽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了嘛!”小妖精从后面抱住黄飞明的脖子,可怜兮兮地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你刚才吓到我了!”
  
      小妖精磨人的本事不错,黄飞明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充满弹性的臀部,低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黄飞明的话,小妖精也瞪大了眼睛,伸手捂着嘴,颤声道:“徐公子?这个徐公子,岂不……岂不是正是那个……”
  
      “没错,就是平南省常务副省长徐参军的儿子!”黄飞明垂头丧气地回道,徐参军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已经到了如此位置,往后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有传言说,他是下一任平南省省长最热门的人选,不管他能否选上,这样一个人物,都不是黄飞明能够仰望的啊!
  
      徐参军只有一儿一女,刚才听周书记的意思,这俩人一起过来,同时遇到了劫车党。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黄飞明就算有通天的本事,这次也难辞其咎了啊!
  
      小妖精惊愕地捂着嘴,黄飞明在邓阳市能耐可算不小。但是,跟徐参军这样的人物比起来,他跟个蚂蚁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这个公子哥,没……没事来咱们邓阳市干什么啊?”小妖精皱着眉头,道:“他们这种大人物,出门难道都没配个保镖什么的吗?”
  
      “徐副省长行事向来低调,就算是他的儿子,也没有任何特权,更别说配什么保镖了。”黄飞明顿了一下,沉声道:“我听说,徐副省长有个姐姐就住在邓阳市。徐公子他们来邓阳市,应该是来探亲的吧。哎,他妈的,怎么偏偏就让他们遇上劫车党了呢?”
  
      黄飞明叹息连连,他现在是焦急地等待着自己手下的消息。平日不信神的他,几乎把知道的神灵全部叫了个遍,只祈祷徐公子他们没有受伤啊。
  
      另一边,叶青他们解决了劫车党的事情,赶到九川县,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叶青根本没有回家,而是第一时间赶去医院,只想尽快看到父亲叶昌文。
  
      凌晨的时候,医院大部分人都在睡着。疯狗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叶青直接下车奔进了医院,疯狗和大飞则把车开到别的地方找车位停车了。
  
      跑到父亲叶昌文住的病房外,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病房里有三人。父亲叶昌文躺在病床上,身上包扎了好几处,鼻子里还插着呼吸机。继母周红霞躺在旁边的病床上休息,妹妹袁小玉则坐在床边,用手拄着头休息。
  
      看到她们如此照顾父亲叶昌文,叶青之前对她们的那些不满全都化为乌有,心中唯有感激。袁小玉毕竟不是叶昌文亲生的,但她能这样守在床边,这已经足够了。
  
      叶青悄悄推门进去,袁小玉和周红霞都没有听到声音,两人都还在熟睡着。
  
      叶青看着病床上父亲消瘦的脸,一颗心也不由跟着抽动起来。叶昌文身上多处伤痕,头上还缠着一圈绷带,应该是被人打破了脑袋。
  
      叶昌文今年已经五六十岁了,而且,常年的辛苦,让他过早的苍老,头发白了大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花甲老人。竟然有人可以对这样一个花甲老人下此重手,叶青真的想不明白,自己这几个舅舅到底是怎样的狠毒心肠呢?
  
      叶青在这里站了半个多小时,疯狗和大飞方才停好车过来。九川县毕竟不是深川市,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停车位,能把车放好都已经不错了。
  
      疯狗和大飞过来的动静把靠在床边休息的袁小玉惊醒了,她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了看面前三人。在看到叶青的时候,她的眼神定格了好一会,用力揉了揉眼,直到确定眼前这人真的是叶青,方才张大了嘴,激动而又委屈地看着叶青。
  
      叶青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摆了摆手,把袁小玉带出了房间。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袁小玉方才轻轻地叫了一声“哥”。
  
      只吐出这一个字,她的泪水就无声无息地淌了出来。看样子,这段时间她应该也受了不小的委屈。
  
      “别哭,没事了。”叶青轻轻笑了笑,父亲叶昌文倒下了,他就是这个家庭唯一的支柱,他必须在家人面前保持乐观。
  
      “嗯,我不哭。”袁小玉抬起头,竭力想把泪水弄回眼眶,但那泪水最后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爸现在怎么样了?”叶青问道。
  
      “医生说还得观察一段时间……”袁小玉低声道:“不过,听医生说的意思,爸就算复原,左腿也不可能恢复原样。下半辈子,爸必须得依靠拐杖了。”
  
      “什么?”叶青皱紧眉头,沉声道:“他们……他们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啊?”
  
      “我也不知道……”袁小玉低着头,愤愤地道:“他们不仅打了爸,还跑到我上班的地方闹腾。为了不影响生意,林经理让我先休息几天。不过,我看了,这件事要是不处理清楚,他们以后肯定会闹得我这工作都别想干了。”
  
      “只为了一半的宅子,他们没必要闹这么狠吧?”叶青皱眉,道:“那宅子就换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的房子,这套房子,就算卖了,也不超过七十万。给他们一半,那也才三十五万,他们几家人平分了,一个人能分得到多少?为了这点钱,他们闹这么大,至于吗?”
  
      “哥,他们不仅闹咱们家,还跑到咱们的宅子,拦住不让杨老板他们的拆迁队动工。而且,他们还把咱们家赔偿一整套房子的事情传开了,现在之前签了合同同意拆迁的人,也全都退回去不愿意拆迁,全都要求杨老板加大赔偿。”袁小玉道:“为了这件事,杨老板的工期都耽误了半个月了。新城区建设,据说市里的领导马上就要下来视察进度了。可杨老板这边还没动工,县里对杨老板很不满意,说不定就要换人来开发这个项目了!”
  
      “还有这种事?”叶青皱起眉头,他突然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叶青有五个舅舅,两个姨,算起来的话,那边就是七家人了。杨老五给叶青的那套房子,最多卖到七十万,就算按照他们的要求分给他们一半,那也只是三十五万。三十五万,七家人分,一家就分五万而已。为了这五万块钱,他们没必要这么下本的吧?
  
      而且,这件事还被他们闹大了,弄得连杨老五的工程都无法正常进行了。这是县里的工程,市里也在盯着这件事。如果这个工程无法正常进行,那么,县里为了迎接市里的视察,十有**就会把杨老五换了,找另外一个人来接手这个工程。
  
      如此看来,叶青总觉得,这件事并非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杨老五的。毕竟,新城区建设,那可是有几亿盈利的大工程啊。为了这几个亿的盈利,有多少人愿意把命都给搭进去啊!
  
      “对了,哥,你退伍回来拿的那四万块钱,我们全给爸住院用了。”袁小玉道:“杨老板还给送了十万过来,但是,我们没敢动,怕用了以后还不上。你那四万块,全都用完了。医院方面说了,如果咱们明天再不交钱的话,就要让爸把病房撤出来。哥,我在等你回来商量这件事,你看要不要用杨老板那钱呢?”
  
      “你他妈说是哪个徐公子?”周书记怒吼:“能半夜三更打电话把我叫起来的,你说还有哪个徐公子?这平南省还有哪个徐公子有这个身份?你他妈是不是睡迷糊了啊?”
  
      听到这话,黄飞明脑袋突然好想被雷电劈中一般,愣了将近半分钟。
  
      他知道周书记说的徐公子是谁了,平南省,除了那个徐公子,还有谁能让省政法委周副书记,在半夜三更跟发了疯似的打电话来骂他这个市警察局局长呢?
  
      想到徐公子的身份,黄飞明手里的电话差点没摔了。过了好一会他方才稍微恢复了一点神色,带着哭腔道:“徐……徐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黄飞明很清楚,如果徐公子在邓阳市地头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这个市警察局局长也就干到头了。撤职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待遇,如果上面真要查他,那他下半辈子估计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周书记沉声道:“算你个王八蛋命大,徐公子遇到了贵人,还好逃回了性命,还把那批劫车党都抓了。你现在立马派人过去把那批劫车党带回去,顺便把徐公子安顿好。我警告你,如果徐公子真要追究这件事,你就等着降职吧!”
  
      听到徐公子没事,黄飞明终于长舒一口气,连声道:“周书记,周书记,您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我了。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徐公子安顿好,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放下电话,黄飞明立马打电话给自己最得力的助手,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派人去接徐长志他们,顺便把那批劫车党也带回来。同时,又让自己几个手下连夜起来,准备材料和文件,到时候要拿给徐长志看,以表明自己这段时间也真的在为抓这些劫车党而努力。
  
      把一切都交代完,黄飞明走到床边坐下,此刻再也没有了任何性趣,点着一根烟慢慢抽了起来。
  
      “老公,你怎么了嘛!”小妖精从后面抱住黄飞明的脖子,可怜兮兮地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你刚才吓到我了!”
  
      小妖精磨人的本事不错,黄飞明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充满弹性的臀部,低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黄飞明的话,小妖精也瞪大了眼睛,伸手捂着嘴,颤声道:“徐公子?这个徐公子,岂不……岂不是正是那个……”
  
      “没错,就是平南省常务副省长徐参军的儿子!”黄飞明垂头丧气地回道,徐参军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已经到了如此位置,往后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有传言说,他是下一任平南省省长最热门的人选,不管他能否选上,这样一个人物,都不是黄飞明能够仰望的啊!
  
      徐参军只有一儿一女,刚才听周书记的意思,这俩人一起过来,同时遇到了劫车党。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在这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黄飞明就算有通天的本事,这次也难辞其咎了啊!
  
      小妖精惊愕地捂着嘴,黄飞明在邓阳市能耐可算不小。但是,跟徐参军这样的人物比起来,他跟个蚂蚁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这个公子哥,没……没事来咱们邓阳市干什么啊?”小妖精皱着眉头,道:“他们这种大人物,出门难道都没配个保镖什么的吗?”
  
      “徐副省长行事向来低调,就算是他的儿子,也没有任何特权,更别说配什么保镖了。”黄飞明顿了一下,沉声道:“我听说,徐副省长有个姐姐就住在邓阳市。徐公子他们来邓阳市,应该是来探亲的吧。哎,他妈的,怎么偏偏就让他们遇上劫车党了呢?”
  
      黄飞明叹息连连,他现在是焦急地等待着自己手下的消息。平日不信神的他,几乎把知道的神灵全部叫了个遍,只祈祷徐公子他们没有受伤啊。
  
      另一边,叶青他们解决了劫车党的事情,赶到九川县,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叶青根本没有回家,而是第一时间赶去医院,只想尽快看到父亲叶昌文。
  
      凌晨的时候,医院大部分人都在睡着。疯狗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叶青直接下车奔进了医院,疯狗和大飞则把车开到别的地方找车位停车了。
  
      跑到父亲叶昌文住的病房外,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病房里有三人。父亲叶昌文躺在病床上,身上包扎了好几处,鼻子里还插着呼吸机。继母周红霞躺在旁边的病床上休息,妹妹袁小玉则坐在床边,用手拄着头休息。
  
      看到她们如此照顾父亲叶昌文,叶青之前对她们的那些不满全都化为乌有,心中唯有感激。袁小玉毕竟不是叶昌文亲生的,但她能这样守在床边,这已经足够了。
  
      叶青悄悄推门进去,袁小玉和周红霞都没有听到声音,两人都还在熟睡着。
  
      叶青看着病床上父亲消瘦的脸,一颗心也不由跟着抽动起来。叶昌文身上多处伤痕,头上还缠着一圈绷带,应该是被人打破了脑袋。
  
      叶昌文今年已经五六十岁了,而且,常年的辛苦,让他过早的苍老,头发白了大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花甲老人。竟然有人可以对这样一个花甲老人下此重手,叶青真的想不明白,自己这几个舅舅到底是怎样的狠毒心肠呢?
  
      叶青在这里站了半个多小时,疯狗和大飞方才停好车过来。九川县毕竟不是深川市,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停车位,能把车放好都已经不错了。
  
      疯狗和大飞过来的动静把靠在床边休息的袁小玉惊醒了,她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了看面前三人。在看到叶青的时候,她的眼神定格了好一会,用力揉了揉眼,直到确定眼前这人真的是叶青,方才张大了嘴,激动而又委屈地看着叶青。
  
      叶青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摆了摆手,把袁小玉带出了房间。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袁小玉方才轻轻地叫了一声“哥”。
  
      只吐出这一个字,她的泪水就无声无息地淌了出来。看样子,这段时间她应该也受了不小的委屈。
  
      “别哭,没事了。”叶青轻轻笑了笑,父亲叶昌文倒下了,他就是这个家庭唯一的支柱,他必须在家人面前保持乐观。
  
      “嗯,我不哭。”袁小玉抬起头,竭力想把泪水弄回眼眶,但那泪水最后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爸现在怎么样了?”叶青问道。
  
      “医生说还得观察一段时间……”袁小玉低声道:“不过,听医生说的意思,爸就算复原,左腿也不可能恢复原样。下半辈子,爸必须得依靠拐杖了。”
  
      “什么?”叶青皱紧眉头,沉声道:“他们……他们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啊?”
  
      “我也不知道……”袁小玉低着头,愤愤地道:“他们不仅打了爸,还跑到我上班的地方闹腾。为了不影响生意,林经理让我先休息几天。不过,我看了,这件事要是不处理清楚,他们以后肯定会闹得我这工作都别想干了。”
  
      “只为了一半的宅子,他们没必要闹这么狠吧?”叶青皱眉,道:“那宅子就换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的房子,这套房子,就算卖了,也不超过七十万。给他们一半,那也才三十五万,他们几家人平分了,一个人能分得到多少?为了这点钱,他们闹这么大,至于吗?”
  
      “哥,他们不仅闹咱们家,还跑到咱们的宅子,拦住不让杨老板他们的拆迁队动工。而且,他们还把咱们家赔偿一整套房子的事情传开了,现在之前签了合同同意拆迁的人,也全都退回去不愿意拆迁,全都要求杨老板加大赔偿。”袁小玉道:“为了这件事,杨老板的工期都耽误了半个月了。新城区建设,据说市里的领导马上就要下来视察进度了。可杨老板这边还没动工,县里对杨老板很不满意,说不定就要换人来开发这个项目了!”
  
      “还有这种事?”叶青皱起眉头,他突然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叶青有五个舅舅,两个姨,算起来的话,那边就是七家人了。杨老五给叶青的那套房子,最多卖到七十万,就算按照他们的要求分给他们一半,那也只是三十五万。三十五万,七家人分,一家就分五万而已。为了这五万块钱,他们没必要这么下本的吧?
  
      而且,这件事还被他们闹大了,弄得连杨老五的工程都无法正常进行了。这是县里的工程,市里也在盯着这件事。如果这个工程无法正常进行,那么,县里为了迎接市里的视察,十有**就会把杨老五换了,找另外一个人来接手这个工程。
  
      如此看来,叶青总觉得,这件事并非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杨老五的。毕竟,新城区建设,那可是有几亿盈利的大工程啊。为了这几个亿的盈利,有多少人愿意把命都给搭进去啊!
  
      “对了,哥,你退伍回来拿的那四万块钱,我们全给爸住院用了。”袁小玉道:“杨老板还给送了十万过来,但是,我们没敢动,怕用了以后还不上。你那四万块,全都用完了。医院方面说了,如果咱们明天再不交钱的话,就要让爸把病房撤出来。哥,我在等你回来商量这件事,你看要不要用杨老板那钱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