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四十三章咱们不是亲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表弟?”叶青皱起眉头,这么说来,应该是自己那几个舅舅的孩子们来了啊。
  
      外面那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近,叶青直接走出病房,远远地看到六七个青年男女正大大咧咧地走过来。为首是一个戴着墨镜,脖子上拴着金链子,一看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的二流子。跟在他身边几人,看那打扮,也都不像是什么好人。
  
      这些年叶青都没跟自己这些舅舅阿姨什么的来往过,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究竟怎么样。如今看来,他们的子女应该都挺不省事的,至少看那穿着打扮都不像是好人。
  
      这六七个男女径直走过来,带头那金链子往病房里瞅了瞅,问叶青道:“喂,这个病房是不是叶昌文住的?”
  
      “你认识他?”叶青随口问道。
  
      金链子对叶青的态度好像很不满意,瞪眼道:“靠,我他妈问你这病房是不是叶昌文住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他妈哪来这么多废话。”
  
      “是的!”叶青回道。
  
      “那就对了!”金链子摆手,道:“那老家伙就在这里住着,走,进去找他问个清楚!”
  
      后面几个人立马要跟进去,这时叶青直接挡在了门口,道:“你们是他什么人?”
  
      金链子一瞪眼,道:“用他妈你管?你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大哥,怎么了?”大飞听到声音,立马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瞪眼道:“靠,你们几个王八蛋,怎么跟我大哥说话的?”
  
      “哟,还是个大哥呢!”金链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嬉笑道:“小子,怎么称呼啊?混哪的?什么大哥?炊事班大哥吗?”
  
      “你他妈的敢这样跟我大哥说话,找死是不是!”大飞暴怒大喝。
  
      “你他妈才找死吧!”金链子一声吼,身后六七人立马围了上来,气势倒是不小。
  
      不过,大飞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刚要怒骂回去,叶青却摆了摆手,道:“我叫叶青。”
  
      “叶青?这名字听着挺熟的啊!”金链子挠了挠头,突然道:“哦,你就是叶昌文那个儿子是吧。嘿,这么说,你还是我表哥了呢?”
  
      金链子说着,又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笑道:“表哥,听说你是北方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又跑出来当大哥了呢?表哥,你是什么大哥啊?把你的名号说出来,让我们这些表弟表妹们也长长见识啊!”
  
      金链子此言顿时引来身后一群弟妹哄笑出声,言谈之中根本没把叶青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叶家这一脉早就不行了,所以也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至于叶青,他们更是没把他当成表哥来看。
  
      “咦,大哥,他们是你的亲戚啊?”大飞奇道,不过,想到叶青那几个舅舅的事情,他又顿时释然。有那样几个舅舅,再有这样几个表弟表妹,也不出奇啊。
  
      “小伙子,别乱扯关系啊!”金链子瞥了大飞一眼,道:“从名义上来说呢,他是我表哥。但是,不代表我们就是亲戚。”
  
      金链子斜瞥叶青,道:“他爸又找了个二手女人,就跟我们梁家没有关系了。所以,我们,不算是亲戚!”
  
      “你也知道不算亲戚啊。”叶青道:“既然不算亲戚,那麻烦你们先走吧。这里是我爸休养的地方,只能是我家的亲戚朋友才能来探望。”
  
      “谁说我是来探望的了!”金链子大笑,道:“叶老大,我是来问问叶昌文,他欠我们梁家那钱什么时候还的。叶老大,你身上毕竟还流着我们梁家的血,我为你好,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啊。不然的话,我们可不会给你这个老大面子的哦。在你小弟面前让你没面子,那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哦。”
  
      金链子一句一个叶老大,摆明就是在讥讽叶青,这也引来他身后那群弟弟妹妹肆无忌惮地大笑。
  
      “我操……”大飞刚想骂人,但转念一想,这不也把叶青骂进去了吗,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八蛋,你们也太嚣张了吧!”大飞指着金链子怒道。
  
      “嚣张?老子有嚣张的资本,怎么,你要不服,你也嚣张一下看看啊!”金链子说着,转头便朝病房里嚷嚷起来:“喂,老东西,别装死,没听见小爷我的……”
  
      他话没说完,叶青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一脚将他踹了回去。
  
      金链子顿时瘫软在地,不过,叶青对他还算手下留情,否则这一脚估计就要断几根肋骨了。
  
      “你敢打人!”金链子身后一个青年立马跑了过来,伸拳便朝叶青打了过来。
  
      叶青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这青年立马也哭爹喊娘地趴在了地上,抱着手腕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姓叶的,你连自己亲戚都打!”一个女孩尖叫出声:“你别忘了,你妈还是我们姑母!”
  
      “现在你知道是亲戚了?”叶青瞪了她一眼,后面几个跃跃欲试的青年立马吓得后退几步。这几个人也就是装装样子而已,真让他们来打,他们还真不够看呢。
  
      叶青走到金链子身边,看也不看他,伸手抓住他的金链子便将他扯了起来。那金链子其实也不粗,但是,这小子害怕被扯断了,只能跟着爬起来。
  
      “别拉,别拉,一会扯断了。哎哎哎,你慢点,你慢点……”金链子被叶青扯着一路走到了走廊尽头一个无人的病房,后面他那些弟弟妹妹也跟了过来,但也只是远远地嘟囔,没人敢过来阻拦叶青。
  
      叶青把金链子甩进病房里,又转头看着外面那几个不敢进入病房的弟弟妹妹,冷声道:“进来!”
  
      那几个弟弟妹妹互视一眼,其中一个青年怒声道:“姓叶的,你别太嚣张了。别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真可以在九川县横行霸道了。我告诉你,我大哥是何彪,你信不信他一个电话派几百个人过来砍死你!”
  
      “对,快点放了老大,不然我们就让大哥来弄死你!”
  
      “现在放了老大都不行,你得跪下跟我们磕几个响头,然后再把那块宅子转让到我们名下,我们这才会考虑放过你!”
  
      “对对对,赶紧把那块宅子转到我们名下,不然我现在就给我家大哥打电话了!”
  
      叶青不耐烦地瞥了他们一眼,站起身径直走到门口,一手一个,把这六七个人全部扔进了房间里。
  
      “大飞,去把这个病房包了。”叶青朗声道。
  
      “好嘞!”大飞嘿嘿一笑,瞥了金链子等人一眼,捂嘴笑道:“一个电话叫几百个人,我靠,太可怕了!”
  
      金链子也看出了大飞这语气当中的讥讽,他不知道叶青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何彪都不怕呢?
  
      “叶青,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大哥真的是何彪,你没听过何彪的名字吗?”金链子大声道。
  
      叶青走到他身边,一把将他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道:“没听过。”
  
      “我靠,你连何彪的名字都没听过?”
  
      “你他妈这句话要是说出去,你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九川县?”
  
      “何彪是九川县最大的黑社会老大,你他妈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
  
      几个弟弟妹妹都在嚷嚷,看样子对这个何彪很是佩服啊。他们却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遇见的那些老大,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远比这个何彪强得多啊!
  
      金链子被叶青摘了墨镜,急道:“喂,你干什么抢我东西?”
  
      “大清早的,太阳都没起来,戴墨镜不觉得弱智吗?”叶青说着,将墨镜扔在地上,很随意地一脚便把那墨镜踩得粉碎。
  
      金链子大怒,狂吼道:“我******的,你敢……”
  
      话未说完,叶青一巴掌打在他嘴上,顿时打得他口鼻出血。
  
      “我们叶家的人不是你亲戚,但是,我妈始终还是你姑母!”叶青冷声道:“说话再不注意,我就把你满嘴牙敲掉!”
  
      金链子捂着嘴,啐了几口血,更是狂怒,道:“放你妈的屁,有种你杀了我,我他妈要是皱一下眉头,老子……”
  
      叶青二话没说,径直走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脸颊便将他拎了起来。
  
      “放开我大哥!”一个青年大吼一声,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匕首,朝着叶青的后背便刺了过来。另外两个青年男子也跟着出手,手里都拎着武器,看样子是早有准备。
  
      叶青抓着金链子,拳脚齐出,没几下便把这三个青年打倒在地。剩下没挨揍的就是两个女孩了,看到叶青这强势的手段,两个女孩都吓愣住了。
  
      解决了这三个青年,叶青方才转头看向金链子,冷声道:“我说过,说话再不注意,我就敲掉你满嘴的牙。”
  
      金链子大吼道:“我不信,你敢打掉我的牙,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叶青握紧拳头,重重一拳打在金链子脸上。金链子扑倒在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里面夹杂了七八颗牙齿。
  
      金链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青出手竟然如此恐怖。看着那七八颗牙齿,他整个人都快疯了。叶青要是再来几拳的话,以后难不成他要戴假牙了吗?
  
      “表弟?”叶青皱起眉头,这么说来,应该是自己那几个舅舅的孩子们来了啊。
  
      外面那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近,叶青直接走出病房,远远地看到六七个青年男女正大大咧咧地走过来。为首是一个戴着墨镜,脖子上拴着金链子,一看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的二流子。跟在他身边几人,看那打扮,也都不像是什么好人。
  
      这些年叶青都没跟自己这些舅舅阿姨什么的来往过,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究竟怎么样。如今看来,他们的子女应该都挺不省事的,至少看那穿着打扮都不像是好人。
  
      这六七个男女径直走过来,带头那金链子往病房里瞅了瞅,问叶青道:“喂,这个病房是不是叶昌文住的?”
  
      “你认识他?”叶青随口问道。
  
      金链子对叶青的态度好像很不满意,瞪眼道:“靠,我他妈问你这病房是不是叶昌文住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他妈哪来这么多废话。”
  
      “是的!”叶青回道。
  
      “那就对了!”金链子摆手,道:“那老家伙就在这里住着,走,进去找他问个清楚!”
  
      后面几个人立马要跟进去,这时叶青直接挡在了门口,道:“你们是他什么人?”
  
      金链子一瞪眼,道:“用他妈你管?你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大哥,怎么了?”大飞听到声音,立马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瞪眼道:“靠,你们几个王八蛋,怎么跟我大哥说话的?”
  
      “哟,还是个大哥呢!”金链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嬉笑道:“小子,怎么称呼啊?混哪的?什么大哥?炊事班大哥吗?”
  
      “你他妈的敢这样跟我大哥说话,找死是不是!”大飞暴怒大喝。
  
      “你他妈才找死吧!”金链子一声吼,身后六七人立马围了上来,气势倒是不小。
  
      不过,大飞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刚要怒骂回去,叶青却摆了摆手,道:“我叫叶青。”
  
      “叶青?这名字听着挺熟的啊!”金链子挠了挠头,突然道:“哦,你就是叶昌文那个儿子是吧。嘿,这么说,你还是我表哥了呢?”
  
      金链子说着,又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笑道:“表哥,听说你是北方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又跑出来当大哥了呢?表哥,你是什么大哥啊?把你的名号说出来,让我们这些表弟表妹们也长长见识啊!”
  
      金链子此言顿时引来身后一群弟妹哄笑出声,言谈之中根本没把叶青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叶家这一脉早就不行了,所以也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至于叶青,他们更是没把他当成表哥来看。
  
      “咦,大哥,他们是你的亲戚啊?”大飞奇道,不过,想到叶青那几个舅舅的事情,他又顿时释然。有那样几个舅舅,再有这样几个表弟表妹,也不出奇啊。
  
      “小伙子,别乱扯关系啊!”金链子瞥了大飞一眼,道:“从名义上来说呢,他是我表哥。但是,不代表我们就是亲戚。”
  
      金链子斜瞥叶青,道:“他爸又找了个二手女人,就跟我们梁家没有关系了。所以,我们,不算是亲戚!”
  
      “你也知道不算亲戚啊。”叶青道:“既然不算亲戚,那麻烦你们先走吧。这里是我爸休养的地方,只能是我家的亲戚朋友才能来探望。”
  
      “谁说我是来探望的了!”金链子大笑,道:“叶老大,我是来问问叶昌文,他欠我们梁家那钱什么时候还的。叶老大,你身上毕竟还流着我们梁家的血,我为你好,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啊。不然的话,我们可不会给你这个老大面子的哦。在你小弟面前让你没面子,那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哦。”
  
      金链子一句一个叶老大,摆明就是在讥讽叶青,这也引来他身后那群弟弟妹妹肆无忌惮地大笑。
  
      “我操……”大飞刚想骂人,但转念一想,这不也把叶青骂进去了吗,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八蛋,你们也太嚣张了吧!”大飞指着金链子怒道。
  
      “嚣张?老子有嚣张的资本,怎么,你要不服,你也嚣张一下看看啊!”金链子说着,转头便朝病房里嚷嚷起来:“喂,老东西,别装死,没听见小爷我的……”
  
      他话没说完,叶青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一脚将他踹了回去。
  
      金链子顿时瘫软在地,不过,叶青对他还算手下留情,否则这一脚估计就要断几根肋骨了。
  
      “你敢打人!”金链子身后一个青年立马跑了过来,伸拳便朝叶青打了过来。
  
      叶青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这青年立马也哭爹喊娘地趴在了地上,抱着手腕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姓叶的,你连自己亲戚都打!”一个女孩尖叫出声:“你别忘了,你妈还是我们姑母!”
  
      “现在你知道是亲戚了?”叶青瞪了她一眼,后面几个跃跃欲试的青年立马吓得后退几步。这几个人也就是装装样子而已,真让他们来打,他们还真不够看呢。
  
      叶青走到金链子身边,看也不看他,伸手抓住他的金链子便将他扯了起来。那金链子其实也不粗,但是,这小子害怕被扯断了,只能跟着爬起来。
  
      “别拉,别拉,一会扯断了。哎哎哎,你慢点,你慢点……”金链子被叶青扯着一路走到了走廊尽头一个无人的病房,后面他那些弟弟妹妹也跟了过来,但也只是远远地嘟囔,没人敢过来阻拦叶青。
  
      叶青把金链子甩进病房里,又转头看着外面那几个不敢进入病房的弟弟妹妹,冷声道:“进来!”
  
      那几个弟弟妹妹互视一眼,其中一个青年怒声道:“姓叶的,你别太嚣张了。别以为自己有两下子,就真可以在九川县横行霸道了。我告诉你,我大哥是何彪,你信不信他一个电话派几百个人过来砍死你!”
  
      “对,快点放了老大,不然我们就让大哥来弄死你!”
  
      “现在放了老大都不行,你得跪下跟我们磕几个响头,然后再把那块宅子转让到我们名下,我们这才会考虑放过你!”
  
      “对对对,赶紧把那块宅子转到我们名下,不然我现在就给我家大哥打电话了!”
  
      叶青不耐烦地瞥了他们一眼,站起身径直走到门口,一手一个,把这六七个人全部扔进了房间里。
  
      “大飞,去把这个病房包了。”叶青朗声道。
  
      “好嘞!”大飞嘿嘿一笑,瞥了金链子等人一眼,捂嘴笑道:“一个电话叫几百个人,我靠,太可怕了!”
  
      金链子也看出了大飞这语气当中的讥讽,他不知道叶青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连何彪都不怕呢?
  
      “叶青,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大哥真的是何彪,你没听过何彪的名字吗?”金链子大声道。
  
      叶青走到他身边,一把将他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道:“没听过。”
  
      “我靠,你连何彪的名字都没听过?”
  
      “你他妈这句话要是说出去,你看你能不能活着走出九川县?”
  
      “何彪是九川县最大的黑社会老大,你他妈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过?”
  
      几个弟弟妹妹都在嚷嚷,看样子对这个何彪很是佩服啊。他们却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遇见的那些老大,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远比这个何彪强得多啊!
  
      金链子被叶青摘了墨镜,急道:“喂,你干什么抢我东西?”
  
      “大清早的,太阳都没起来,戴墨镜不觉得弱智吗?”叶青说着,将墨镜扔在地上,很随意地一脚便把那墨镜踩得粉碎。
  
      金链子大怒,狂吼道:“我******的,你敢……”
  
      话未说完,叶青一巴掌打在他嘴上,顿时打得他口鼻出血。
  
      “我们叶家的人不是你亲戚,但是,我妈始终还是你姑母!”叶青冷声道:“说话再不注意,我就把你满嘴牙敲掉!”
  
      金链子捂着嘴,啐了几口血,更是狂怒,道:“放你妈的屁,有种你杀了我,我他妈要是皱一下眉头,老子……”
  
      叶青二话没说,径直走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脸颊便将他拎了起来。
  
      “放开我大哥!”一个青年大吼一声,不知从哪摸出一把匕首,朝着叶青的后背便刺了过来。另外两个青年男子也跟着出手,手里都拎着武器,看样子是早有准备。
  
      叶青抓着金链子,拳脚齐出,没几下便把这三个青年打倒在地。剩下没挨揍的就是两个女孩了,看到叶青这强势的手段,两个女孩都吓愣住了。
  
      解决了这三个青年,叶青方才转头看向金链子,冷声道:“我说过,说话再不注意,我就敲掉你满嘴的牙。”
  
      金链子大吼道:“我不信,你敢打掉我的牙,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叶青握紧拳头,重重一拳打在金链子脸上。金链子扑倒在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里面夹杂了七八颗牙齿。
  
      金链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青出手竟然如此恐怖。看着那七八颗牙齿,他整个人都快疯了。叶青要是再来几拳的话,以后难不成他要戴假牙了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