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四十六章借我一千万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先生,您……您这是干什么呢?”服务员在旁边略带幸灾乐祸地道:“我都说了,这样做很危险。你看,门坏了吧。按照我们酒店的规矩,损坏的东西,必须按照原价赔偿,您看,是刷卡呢还是现金呢?”
  
      梁学鹏当然不知道这旋转门已经被叶青动了手脚,只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真把这旋转门弄坏了。他也不知道这旋转门到底值多少钱,不过看这门富丽堂皇的样子,就知道这门肯定不便宜啊。
  
      听着那服务员的话,梁学鹏再没了才进来时的自大,额头尽是冷汗,大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好此时梁学文走了过来,看到如此情况,匆忙过来将梁学鹏拉开,道:“哥,你先带青子上去。咱们舅甥好不容易才聚一次,别为了这点事扫兴,这边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对对对,你……你来处理吧……”梁学鹏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匆忙带着叶青便上楼了。
  
      “哎,先生……”服务员在后面喊了一嗓子,吓得梁学鹏跑的更快,连头都不回一下。也正是因为太过紧张,右脚不小心在楼梯上绊了一下,身体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楼梯上。爬了一半的楼梯,又直接滑了下来,那滑稽的模样,直引来大厅内所有人一阵哄笑。
  
      “咦,我认得那个人!”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上次他来这里,在那旋转门里,跟着旋转门转了六七圈呢!”
  
      “原来是他啊!”
  
      “对对对,我听说过这件事,原来就是他做的啊!”
  
      四周传来阵阵议论声,不断地钻进梁学鹏的耳朵中。梁学鹏现在是又羞又怒,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红着脸站起身,也顾不上管叶青,自己先跑上了楼。
  
      梁家众人被梁学鹏这几下子也弄得尴尬无比,其他几人匆忙把叶青带上去了,而梁学文则在下面处理这旋转门的事。当然,梁学文自己是不会出钱的,这次他们是为何彪办事的,这账记在何彪身上就可以了。
  
      处理完旋转门的事,梁学文直接上了楼,包间里众人都已经坐好了。梁学鹏心虚地坐在叶青旁边,现在也没有像之前见面那样的夸夸其谈了。见梁学文上来,他匆忙跑过去,将梁学文拉到旁边洗手间里,焦急问道:“怎么样,花了多少钱?”
  
      梁学文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何彪打电话了,他说这钱不用咱们管。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叶青拉到咱们这边,他是叶昌文的长子,那宅子肯定有他一份,这是跑不了的。只要叶青愿意跟咱们合作,咱们就等于是掌握了叶家那个宅子,何彪就有借口,可以亲自来拦住杨老五不让他施工了!”
  
      “对对对,有何老大给咱们撑腰呢!”梁学鹏大喜,顿时又来了精神,趾高气昂地回到包间里坐下。
  
      刚回到座位,梁学鹏便装作很熟练的样子,敲了敲桌子,道:“这服务员是怎么回事,菜单怎么还没上来?这种服务态度,怎么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呢?”
  
      叶青道:“服务员估计都在忙着吧。”
  
      梁学鹏道:“忙什么忙?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老主顾都这样,怎么能留得住客人呢?”
  
      叶青慢条斯理地道:“楼下旋转门坏了,他们估计在忙着修门吧。”
  
      梁学鹏老脸一红,他在这旋转门已经不是吃第一次亏了,这旋转门已经成为他这辈子永远的痛了。
  
      “行了,也别说这些了。咱们舅甥几个,好不容易才再见面。青子也长成大人了,说实话,我们几个当舅舅的,看到你现在这样,真的为你母亲开心啊!”梁学文装作一脸回忆的模样,道:“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才五六岁大。这才多长时间,你都这么大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叶青道:“时间不短,只不过,你们这些年都没见过我而已,所以才觉得我变化大!”
  
      屋内几人都有些尴尬,梁学鹏咳了咳,道:“青子,我知道你怪我们,怪我们几个当舅舅的这些年没有照顾过你。但是,你应该明白,不管怎么说,你始终是我们的外甥啊。哪有当舅舅的不稀罕自己外甥的事,要不是叶昌文,我们怎么会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呢?”
  
      梁学文道:“是啊,你也知道,我们跟你爸向来不合。而且,你妈就是被叶昌文气死的。这件事,你年纪小,可能记不得,但是,我们几个当舅舅的,哪能不记得这件事呢?”
  
      众人跟着附和,言语之中对叶昌文充斥着仇恨与敌意。
  
      叶青微皱眉头,母亲去世的事情,叶青记得很清楚,根本不是他这几个舅舅所说的情况。他这几个舅舅,还真是谎话连篇啊。还好叶青记事早,否则,换一般人,恐怕还真得被他们蒙了呢。
  
      叶青轻轻敲了敲桌子,打断众人的议论,道:“没照顾过我,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不照顾我,也不能当着我的面,辱骂一个把我养大的人啊!”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梁学鹏微皱眉头,道:“青子,你这话算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还在生我们的气,但是,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我们的苦衷吗?要不是叶昌文拦着,我们会不照顾你吗?要不是叶昌文……”
  
      “别说这么多废话!”叶青摆手,道:“你们请我来,不是为了跟我争论我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吧?我想,这件事,我比你们更有发言权。”
  
      叶青说着,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我十岁发高烧那次,是我爸连夜背着我跑了三十多里山路,找到医生救了我的命。我十五岁上中学的时候,是我爸每个星期来回跑六十里山路,就为了给我送一点新鲜的蔬菜。我十八岁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爸卖血换了二百块钱,给我当路费去的学校。我二十岁在学校餐厅吃别人剩饭的时候,是我爸把他买药的钱寄给我,至今他还留着病根没能根除。现在,你们告诉我,我爸是一个坏人,你们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叶青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这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梁学鹏挠了挠头,道:“青子,你……你这些事,我也不知道啊。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你……你给我说一声,我……”
  
      “我是没给你打过电话,但是,军子去找过你们吧?”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道:“我还记得我上大学那年,军子为了凑钱给我爸治病。去你们每个人家门口都跪过,但是,你们给了他什么?几十里路,军子那时候才十四岁,跑了几个来回,你们竟然连一口水都没让他喝。说一声?哼,怎么说?”
  
      梁家众人更是尴尬,梁学文咳了一声,看向坐在对面的媳妇,道:“军子去过咱们家?我咋不知道这件事呢!”
  
      “你咋不知道,还是你让……”梁学文的媳妇陈淑霞正想发飙,却看到梁学文直朝她使眼色,立马改了口风,道:“哎呀,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件事。可是,我……我也没加过军子啊,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骗子呢?”
  
      梁学文立马把茶杯摔了,破口骂道:“败家娘们,连自己外甥都不认识,你看你都干了什么事!妈了个巴子,我他妈要你干什么?吃屎长大的啊?脑子里塞的都是屎吗?”
  
      陈淑霞低着头不回话,心里却在暗暗愤怒:“梁学文你个老不死的,你现在使劲骂吧,看回头老娘怎么收拾你!”
  
      见梁学文这样,梁家其他人也都纷纷指责自己另一半儿。梁学鹏也把自己媳妇臭骂一顿,这才看着叶青,道:“青子,这件事我们真的是不知道。你看,都是你舅妈的不对。如果我在家的话,怎么可能让军子这样呢?青子,不知者不罪,你不要为了这些小事生气了啊!”
  
      “你误会了,我没有生气!”叶青缓缓摇头,道:“你们没有义务帮我,不是吗?”
  
      “青子,话不能这么说,咱们毕竟是舅甥嘛!”梁学文立马揽住叶青的肩膀,道:“你身上始终流有我们梁家的血?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还真有点事想找你们帮忙呢!”叶青直接打断梁学文的话。
  
      “什么事?”梁学文愣了一下,叶青这突然的转变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叶青笑道:“我最近做生意,手头有点紧。你们都说了,咱们是一家人,那你们的钱能不能拿来让我先周转一下呢?”
  
      “呃……”梁家众人面色皆变,一说到钱,众人立马都不乐意了。
  
      “需要……需要多少钱……”梁学文低声道。
  
      “一千来万吧!”叶青随口道。
  
      “一千……还……还来万?”梁学文差点没把手里的茶碗扔了。
  
      “你做的什么生意,需要这么多周转资金啊?”梁学鹏瞪眼道:“就你四舅这几年把生意做那么大,还用不到这么多周转资金呢,你究竟干什么的啊?”
  
      “先生,您……您这是干什么呢?”服务员在旁边略带幸灾乐祸地道:“我都说了,这样做很危险。你看,门坏了吧。按照我们酒店的规矩,损坏的东西,必须按照原价赔偿,您看,是刷卡呢还是现金呢?”
  
      梁学鹏当然不知道这旋转门已经被叶青动了手脚,只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真把这旋转门弄坏了。他也不知道这旋转门到底值多少钱,不过看这门富丽堂皇的样子,就知道这门肯定不便宜啊。
  
      听着那服务员的话,梁学鹏再没了才进来时的自大,额头尽是冷汗,大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好此时梁学文走了过来,看到如此情况,匆忙过来将梁学鹏拉开,道:“哥,你先带青子上去。咱们舅甥好不容易才聚一次,别为了这点事扫兴,这边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对对对,你……你来处理吧……”梁学鹏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匆忙带着叶青便上楼了。
  
      “哎,先生……”服务员在后面喊了一嗓子,吓得梁学鹏跑的更快,连头都不回一下。也正是因为太过紧张,右脚不小心在楼梯上绊了一下,身体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楼梯上。爬了一半的楼梯,又直接滑了下来,那滑稽的模样,直引来大厅内所有人一阵哄笑。
  
      “咦,我认得那个人!”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上次他来这里,在那旋转门里,跟着旋转门转了六七圈呢!”
  
      “原来是他啊!”
  
      “对对对,我听说过这件事,原来就是他做的啊!”
  
      四周传来阵阵议论声,不断地钻进梁学鹏的耳朵中。梁学鹏现在是又羞又怒,这脸算是丢到姥姥家了。红着脸站起身,也顾不上管叶青,自己先跑上了楼。
  
      梁家众人被梁学鹏这几下子也弄得尴尬无比,其他几人匆忙把叶青带上去了,而梁学文则在下面处理这旋转门的事。当然,梁学文自己是不会出钱的,这次他们是为何彪办事的,这账记在何彪身上就可以了。
  
      处理完旋转门的事,梁学文直接上了楼,包间里众人都已经坐好了。梁学鹏心虚地坐在叶青旁边,现在也没有像之前见面那样的夸夸其谈了。见梁学文上来,他匆忙跑过去,将梁学文拉到旁边洗手间里,焦急问道:“怎么样,花了多少钱?”
  
      梁学文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何彪打电话了,他说这钱不用咱们管。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叶青拉到咱们这边,他是叶昌文的长子,那宅子肯定有他一份,这是跑不了的。只要叶青愿意跟咱们合作,咱们就等于是掌握了叶家那个宅子,何彪就有借口,可以亲自来拦住杨老五不让他施工了!”
  
      “对对对,有何老大给咱们撑腰呢!”梁学鹏大喜,顿时又来了精神,趾高气昂地回到包间里坐下。
  
      刚回到座位,梁学鹏便装作很熟练的样子,敲了敲桌子,道:“这服务员是怎么回事,菜单怎么还没上来?这种服务态度,怎么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呢?”
  
      叶青道:“服务员估计都在忙着吧。”
  
      梁学鹏道:“忙什么忙?我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老主顾都这样,怎么能留得住客人呢?”
  
      叶青慢条斯理地道:“楼下旋转门坏了,他们估计在忙着修门吧。”
  
      梁学鹏老脸一红,他在这旋转门已经不是吃第一次亏了,这旋转门已经成为他这辈子永远的痛了。
  
      “行了,也别说这些了。咱们舅甥几个,好不容易才再见面。青子也长成大人了,说实话,我们几个当舅舅的,看到你现在这样,真的为你母亲开心啊!”梁学文装作一脸回忆的模样,道:“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才五六岁大。这才多长时间,你都这么大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叶青道:“时间不短,只不过,你们这些年都没见过我而已,所以才觉得我变化大!”
  
      屋内几人都有些尴尬,梁学鹏咳了咳,道:“青子,我知道你怪我们,怪我们几个当舅舅的这些年没有照顾过你。但是,你应该明白,不管怎么说,你始终是我们的外甥啊。哪有当舅舅的不稀罕自己外甥的事,要不是叶昌文,我们怎么会连看都不看你一眼呢?”
  
      梁学文道:“是啊,你也知道,我们跟你爸向来不合。而且,你妈就是被叶昌文气死的。这件事,你年纪小,可能记不得,但是,我们几个当舅舅的,哪能不记得这件事呢?”
  
      众人跟着附和,言语之中对叶昌文充斥着仇恨与敌意。
  
      叶青微皱眉头,母亲去世的事情,叶青记得很清楚,根本不是他这几个舅舅所说的情况。他这几个舅舅,还真是谎话连篇啊。还好叶青记事早,否则,换一般人,恐怕还真得被他们蒙了呢。
  
      叶青轻轻敲了敲桌子,打断众人的议论,道:“没照顾过我,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不照顾我,也不能当着我的面,辱骂一个把我养大的人啊!”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梁学鹏微皱眉头,道:“青子,你这话算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还在生我们的气,但是,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我们的苦衷吗?要不是叶昌文拦着,我们会不照顾你吗?要不是叶昌文……”
  
      “别说这么多废话!”叶青摆手,道:“你们请我来,不是为了跟我争论我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吧?我想,这件事,我比你们更有发言权。”
  
      叶青说着,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道:“我十岁发高烧那次,是我爸连夜背着我跑了三十多里山路,找到医生救了我的命。我十五岁上中学的时候,是我爸每个星期来回跑六十里山路,就为了给我送一点新鲜的蔬菜。我十八岁上大学的时候,是我爸卖血换了二百块钱,给我当路费去的学校。我二十岁在学校餐厅吃别人剩饭的时候,是我爸把他买药的钱寄给我,至今他还留着病根没能根除。现在,你们告诉我,我爸是一个坏人,你们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叶青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这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梁学鹏挠了挠头,道:“青子,你……你这些事,我也不知道啊。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你……你给我说一声,我……”
  
      “我是没给你打过电话,但是,军子去找过你们吧?”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道:“我还记得我上大学那年,军子为了凑钱给我爸治病。去你们每个人家门口都跪过,但是,你们给了他什么?几十里路,军子那时候才十四岁,跑了几个来回,你们竟然连一口水都没让他喝。说一声?哼,怎么说?”
  
      梁家众人更是尴尬,梁学文咳了一声,看向坐在对面的媳妇,道:“军子去过咱们家?我咋不知道这件事呢!”
  
      “你咋不知道,还是你让……”梁学文的媳妇陈淑霞正想发飙,却看到梁学文直朝她使眼色,立马改了口风,道:“哎呀,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件事。可是,我……我也没加过军子啊,我怎么知道是不是骗子呢?”
  
      梁学文立马把茶杯摔了,破口骂道:“败家娘们,连自己外甥都不认识,你看你都干了什么事!妈了个巴子,我他妈要你干什么?吃屎长大的啊?脑子里塞的都是屎吗?”
  
      陈淑霞低着头不回话,心里却在暗暗愤怒:“梁学文你个老不死的,你现在使劲骂吧,看回头老娘怎么收拾你!”
  
      见梁学文这样,梁家其他人也都纷纷指责自己另一半儿。梁学鹏也把自己媳妇臭骂一顿,这才看着叶青,道:“青子,这件事我们真的是不知道。你看,都是你舅妈的不对。如果我在家的话,怎么可能让军子这样呢?青子,不知者不罪,你不要为了这些小事生气了啊!”
  
      “你误会了,我没有生气!”叶青缓缓摇头,道:“你们没有义务帮我,不是吗?”
  
      “青子,话不能这么说,咱们毕竟是舅甥嘛!”梁学文立马揽住叶青的肩膀,道:“你身上始终流有我们梁家的血?咱们都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还真有点事想找你们帮忙呢!”叶青直接打断梁学文的话。
  
      “什么事?”梁学文愣了一下,叶青这突然的转变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叶青笑道:“我最近做生意,手头有点紧。你们都说了,咱们是一家人,那你们的钱能不能拿来让我先周转一下呢?”
  
      “呃……”梁家众人面色皆变,一说到钱,众人立马都不乐意了。
  
      “需要……需要多少钱……”梁学文低声道。
  
      “一千来万吧!”叶青随口道。
  
      “一千……还……还来万?”梁学文差点没把手里的茶碗扔了。
  
      “你做的什么生意,需要这么多周转资金啊?”梁学鹏瞪眼道:“就你四舅这几年把生意做那么大,还用不到这么多周转资金呢,你究竟干什么的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