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四十七章再骂人,我就不客气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叶青道:“我在深川市有十个夜店,还有一个会所。最近又要建一个私人孤儿院,手头资金周转有点不方便。一千来万,差不多能周转一段时间,但未必够用。”
  
      叶青这说的可完全是实话,但是,听在梁学鹏等人耳中,那就纯粹是在吹牛了。
  
      一个夜店值多少钱,梁学鹏不知道。但是,他估摸着,肯定不低于一百万吧。十个夜店,那就是一千万了。还有一个会所,这是多少钱了?最关键的是,还有一个私人孤儿院?什么叫私人孤儿院?以前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啊?连公立孤儿院都很少见呢!
  
      梁学鹏这么想,梁家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认定叶青是在吹牛。
  
      “青子,做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的比较好!”梁学鹏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年轻人嘛,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最关键的是能沉得下心,努力拼搏,才能成家立业。就像你四舅这样的,当年他可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出来的。你要想有所成就,就得学你四舅这样,动歪主意是没用的!”
  
      “对啊,你跟舅舅还这么说话啊?”梁学文见多识广,道:“深川市一个夜店,那得什么价位了?就咱们九川县,一个夜店咋说也得二百来万了吧。你深川市一个夜店,绝对不低于五百万吧。十个夜店,那就五千万了啊。青子,又想逗舅舅笑呢?”
  
      “这么说,就是不想借了?”叶青直接站起身,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先回去了啊。”
  
      “青子,别着急嘛!”梁学鹏一把拉住叶青,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才出来创业都不容易,起歪心思也是正常的。你要是缺钱的话,舅舅给你说个挣钱的门道,来来来,坐坐坐!”
  
      梁学鹏把叶青按在座位上,道:“青子,前几天舅舅跟你爸的那些事,你都知道了吧。”
  
      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道:“你说的是你们打我爸的那件事吗?”
  
      梁学鹏满脸尴尬,咳了一声掩饰尴尬,道:“不是那件事,我说的是,你们当初买这个宅子的时候,找我们借的那些钱。青子,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们这几个当舅舅的太过分了。你母亲都去世了,我们还咬着这笔钱不放。其实啊,青子,你误会我们了啊!”
  
      梁学鹏说着,伸出一手捂脸,做出一副悲戚的样子,道:“青子,你也知道,那宅子是你妈和你爸一起出钱买的。也就是说,那宅子,有你妈的一半儿。其实,这些宅子什么的,等你爸老了以后,始终都是你和军子的,这一点我们都没意见。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你爸又找了一个狐狸精,还带了俩孩子,你看看现在那情况。你和军子俩人,还有那狐狸精的俩孩子,是不是得平分这宅子啊?”
  
      “本来呢,这宅子是你和军子一人一半的。但是,现在又来了俩人分,你和军子还能剩多少?这种情况下,你说我们几个当舅舅的,是不是该为你们俩操心啊?”梁学鹏说着,怅然叹了口气,仿佛心事重重的样子,道:“我们几个当舅舅的,是真的为你们好。为了给你们多留下些宅子,为了让你妈能够在天国安息,我们也是厚着脸皮,过来找你爸谈这件事的。谁知道,他根本不跟我们好好谈,还想打我们。你舅我的脾气可不好,惹急了我,我可是没给他面子。青子啊,这件事,说来说去都是为了你啊!”
  
      “是吗?”叶青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你们了?”
  
      “不用感谢,这都是我们这些当舅舅的应该做的啊!”梁学鹏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今天把你找来呢,主要就是想跟你谈谈这件事。你是长子,又是家里的支柱。现在家里这种情况,你爸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你得先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到手才行啊。青子,你年纪不小了,总该为自己打算打算吧!”
  
      叶青斜瞥梁学鹏,道:“你是想让我把这宅子拿到手?”
  
      “对呀,这始终是你妈留给你的遗物啊!”梁学鹏一脸悲戚的样子,心里却无比高兴,因为他觉得叶青已经快上钩了。
  
      “拿到手之后呢?”叶青道:“我爸跟杨老板签了合同,这宅子已经属于拆迁范围了,我拿过来又有什么用?”
  
      “这你就不懂了吧。”梁学鹏笑道:“宅子拿到你手上,只要你不同意拆迁,那杨老五就休想动工!”
  
      叶青耸肩,道:“这是县里的项目,我不同意又有什么用?”
  
      梁学鹏兴奋地道:“这你不用担心,只要宅子的主人是你,只要你不同意拆迁,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哦?”叶青上下打量了梁学鹏一番,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想阻挠杨老板的工程进度,对吧?”
  
      “呃……”梁学鹏本来想否认,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叶青严刑逼供,很多事情叶青都知道了,当下也不再隐瞒了。
  
      “青子,不瞒你说,我们的确就是不想让杨老五那个王八蛋来做这个工程!”梁学鹏道:“我们这边都已经谈好了,只要你把宅子拿到手,我们立马给你二十万,让你在县城别的地方买套房子。以后赔偿的时候,你的宅子还会再给你赔钱,你看怎么样?”
  
      叶青奇道:“为什么非得是我家的宅子,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其他人家的宅子啊?”
  
      梁学鹏道:“这一片,就你家还没有签这个同意拆迁的合同了。其他人都签了,他们的宅子已经没用了!”
  
      “原来如此!”叶青缓缓点头,道:“做这件事,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们能有什么好处?青子,你是我们的外甥,我们做什么事,当然得为你考虑了啊!”梁学鹏笑道:“青子,二十万啊,你得用多长时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呢?”
  
      叶青低头想了想,道:“二十万的话,大概得一个多小时吧!”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叶青难道是疯了吗?怎么一直胡言乱语的。
  
      其实,叶青说的没错。他那十个夜店,晚上开门之后,每个小时的收入加一起,都在六位数往上。这还没算南郊狗场呢,二十万,对现在的叶青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可惜,人说实话的时候,往往没有几个人相信。
  
      “青子,二十万,够你在县城比较偏一点的地方买套房子了。再加上赔偿的钱,够你以后开店做生意,以后也肯定是个小康家庭。”梁学鹏拍着叶青的肩膀,道:“舅舅是为你好啊,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属于你的东西,被那俩野孩子抢走吧?”
  
      “那还多谢你的好心了!”叶青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不想跟欺负我家人的人在一起谈话。所以,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叶青站起身,径直往门口那边走去。梁家众人则是一愣,眼看叶青要出去了,梁学鹏猛地站起身,急道:“青子,等一下!”
  
      叶青转过头,静静看着梁学鹏。他知道,何彪肯定不止安排了梁学鹏来劝他这么简单,肯定还安排有别的后招。叶青跟梁家人过来,就是想看看何彪到底有什么安排,他要亲自跟何彪先较量一番。
  
      梁学鹏站起身,紧皱眉头看着叶青,道:“青子,我们几个毕竟是你的舅舅,你就这么走了,太不礼貌了吧?”
  
      叶青道:“对不起,在我眼里,你们几个根本不算是我的亲人!”
  
      梁学鹏大怒,指着叶青破口骂道:“叶青,你这个不孝的孽种!”
  
      “梁学鹏,我念你是我母亲的哥哥,你打我爸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是,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从你们打我爸开始,我们叶家,与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一刀两断了。所以,你说话小心一点!”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一字一句地道:“再骂人,我就不客气了!”
  
      “我操,你他妈还不客气呢?你能怎么不客气?怎么的,难不成你还能打我?哎哟喂,我好害怕啊,你可别把我打伤了啊!”梁学鹏大笑,道:“看你那瘪三样,真跟你老子一个德行。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好跟你谈,你不听,非要逼我发火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你既然到了这里,这件事就定了。你不愿把那宅子拿来给我们,那我们就自己打电话让你爸送过来。他现在就剩你这一个儿子,用那个宅子来换你,我想他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叶青皱眉,瞥了众人一眼,道:“这么说,你们是想绑架我了?”
  
      “没错,就是绑架你!”随着一个冰冷的声音,旁边一个小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六七个彪形大汉从里面冲了出来。
  
      带头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的汉子,头发剃成板儿寸,看上去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看到这些人,梁学鹏立马点头哈腰地道:“哎呀,三哥您亲自来了啊。怎么样,何老大没来吗?你看,我照何老大吩咐的做了,但这小子就不听我的话,可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啊。这我们的钱,你看……”
  
      叶青道:“我在深川市有十个夜店,还有一个会所。最近又要建一个私人孤儿院,手头资金周转有点不方便。一千来万,差不多能周转一段时间,但未必够用。”
  
      叶青这说的可完全是实话,但是,听在梁学鹏等人耳中,那就纯粹是在吹牛了。
  
      一个夜店值多少钱,梁学鹏不知道。但是,他估摸着,肯定不低于一百万吧。十个夜店,那就是一千万了。还有一个会所,这是多少钱了?最关键的是,还有一个私人孤儿院?什么叫私人孤儿院?以前都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啊?连公立孤儿院都很少见呢!
  
      梁学鹏这么想,梁家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认定叶青是在吹牛。
  
      “青子,做人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的比较好!”梁学鹏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年轻人嘛,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最关键的是能沉得下心,努力拼搏,才能成家立业。就像你四舅这样的,当年他可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出来的。你要想有所成就,就得学你四舅这样,动歪主意是没用的!”
  
      “对啊,你跟舅舅还这么说话啊?”梁学文见多识广,道:“深川市一个夜店,那得什么价位了?就咱们九川县,一个夜店咋说也得二百来万了吧。你深川市一个夜店,绝对不低于五百万吧。十个夜店,那就五千万了啊。青子,又想逗舅舅笑呢?”
  
      “这么说,就是不想借了?”叶青直接站起身,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先回去了啊。”
  
      “青子,别着急嘛!”梁学鹏一把拉住叶青,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才出来创业都不容易,起歪心思也是正常的。你要是缺钱的话,舅舅给你说个挣钱的门道,来来来,坐坐坐!”
  
      梁学鹏把叶青按在座位上,道:“青子,前几天舅舅跟你爸的那些事,你都知道了吧。”
  
      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道:“你说的是你们打我爸的那件事吗?”
  
      梁学鹏满脸尴尬,咳了一声掩饰尴尬,道:“不是那件事,我说的是,你们当初买这个宅子的时候,找我们借的那些钱。青子,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们这几个当舅舅的太过分了。你母亲都去世了,我们还咬着这笔钱不放。其实啊,青子,你误会我们了啊!”
  
      梁学鹏说着,伸出一手捂脸,做出一副悲戚的样子,道:“青子,你也知道,那宅子是你妈和你爸一起出钱买的。也就是说,那宅子,有你妈的一半儿。其实,这些宅子什么的,等你爸老了以后,始终都是你和军子的,这一点我们都没意见。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你爸又找了一个狐狸精,还带了俩孩子,你看看现在那情况。你和军子俩人,还有那狐狸精的俩孩子,是不是得平分这宅子啊?”
  
      “本来呢,这宅子是你和军子一人一半的。但是,现在又来了俩人分,你和军子还能剩多少?这种情况下,你说我们几个当舅舅的,是不是该为你们俩操心啊?”梁学鹏说着,怅然叹了口气,仿佛心事重重的样子,道:“我们几个当舅舅的,是真的为你们好。为了给你们多留下些宅子,为了让你妈能够在天国安息,我们也是厚着脸皮,过来找你爸谈这件事的。谁知道,他根本不跟我们好好谈,还想打我们。你舅我的脾气可不好,惹急了我,我可是没给他面子。青子啊,这件事,说来说去都是为了你啊!”
  
      “是吗?”叶青冷冷一笑,道:“这么说来,我还应该感谢你们了?”
  
      “不用感谢,这都是我们这些当舅舅的应该做的啊!”梁学鹏拍了拍叶青的肩膀,道:“今天把你找来呢,主要就是想跟你谈谈这件事。你是长子,又是家里的支柱。现在家里这种情况,你爸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你得先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到手才行啊。青子,你年纪不小了,总该为自己打算打算吧!”
  
      叶青斜瞥梁学鹏,道:“你是想让我把这宅子拿到手?”
  
      “对呀,这始终是你妈留给你的遗物啊!”梁学鹏一脸悲戚的样子,心里却无比高兴,因为他觉得叶青已经快上钩了。
  
      “拿到手之后呢?”叶青道:“我爸跟杨老板签了合同,这宅子已经属于拆迁范围了,我拿过来又有什么用?”
  
      “这你就不懂了吧。”梁学鹏笑道:“宅子拿到你手上,只要你不同意拆迁,那杨老五就休想动工!”
  
      叶青耸肩,道:“这是县里的项目,我不同意又有什么用?”
  
      梁学鹏兴奋地道:“这你不用担心,只要宅子的主人是你,只要你不同意拆迁,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哦?”叶青上下打量了梁学鹏一番,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想阻挠杨老板的工程进度,对吧?”
  
      “呃……”梁学鹏本来想否认,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叶青严刑逼供,很多事情叶青都知道了,当下也不再隐瞒了。
  
      “青子,不瞒你说,我们的确就是不想让杨老五那个王八蛋来做这个工程!”梁学鹏道:“我们这边都已经谈好了,只要你把宅子拿到手,我们立马给你二十万,让你在县城别的地方买套房子。以后赔偿的时候,你的宅子还会再给你赔钱,你看怎么样?”
  
      叶青奇道:“为什么非得是我家的宅子,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其他人家的宅子啊?”
  
      梁学鹏道:“这一片,就你家还没有签这个同意拆迁的合同了。其他人都签了,他们的宅子已经没用了!”
  
      “原来如此!”叶青缓缓点头,道:“做这件事,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们能有什么好处?青子,你是我们的外甥,我们做什么事,当然得为你考虑了啊!”梁学鹏笑道:“青子,二十万啊,你得用多长时间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呢?”
  
      叶青低头想了想,道:“二十万的话,大概得一个多小时吧!”
  
      梁家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叶青难道是疯了吗?怎么一直胡言乱语的。
  
      其实,叶青说的没错。他那十个夜店,晚上开门之后,每个小时的收入加一起,都在六位数往上。这还没算南郊狗场呢,二十万,对现在的叶青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只可惜,人说实话的时候,往往没有几个人相信。
  
      “青子,二十万,够你在县城比较偏一点的地方买套房子了。再加上赔偿的钱,够你以后开店做生意,以后也肯定是个小康家庭。”梁学鹏拍着叶青的肩膀,道:“舅舅是为你好啊,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属于你的东西,被那俩野孩子抢走吧?”
  
      “那还多谢你的好心了!”叶青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不想跟欺负我家人的人在一起谈话。所以,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叶青站起身,径直往门口那边走去。梁家众人则是一愣,眼看叶青要出去了,梁学鹏猛地站起身,急道:“青子,等一下!”
  
      叶青转过头,静静看着梁学鹏。他知道,何彪肯定不止安排了梁学鹏来劝他这么简单,肯定还安排有别的后招。叶青跟梁家人过来,就是想看看何彪到底有什么安排,他要亲自跟何彪先较量一番。
  
      梁学鹏站起身,紧皱眉头看着叶青,道:“青子,我们几个毕竟是你的舅舅,你就这么走了,太不礼貌了吧?”
  
      叶青道:“对不起,在我眼里,你们几个根本不算是我的亲人!”
  
      梁学鹏大怒,指着叶青破口骂道:“叶青,你这个不孝的孽种!”
  
      “梁学鹏,我念你是我母亲的哥哥,你打我爸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是,你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从你们打我爸开始,我们叶家,与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一刀两断了。所以,你说话小心一点!”叶青静静看着梁学鹏,一字一句地道:“再骂人,我就不客气了!”
  
      “我操,你他妈还不客气呢?你能怎么不客气?怎么的,难不成你还能打我?哎哟喂,我好害怕啊,你可别把我打伤了啊!”梁学鹏大笑,道:“看你那瘪三样,真跟你老子一个德行。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好跟你谈,你不听,非要逼我发火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你既然到了这里,这件事就定了。你不愿把那宅子拿来给我们,那我们就自己打电话让你爸送过来。他现在就剩你这一个儿子,用那个宅子来换你,我想他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叶青皱眉,瞥了众人一眼,道:“这么说,你们是想绑架我了?”
  
      “没错,就是绑架你!”随着一个冰冷的声音,旁边一个小房间的门突然打开,六七个彪形大汉从里面冲了出来。
  
      带头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的汉子,头发剃成板儿寸,看上去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看到这些人,梁学鹏立马点头哈腰地道:“哎呀,三哥您亲自来了啊。怎么样,何老大没来吗?你看,我照何老大吩咐的做了,但这小子就不听我的话,可不是我们不想帮忙啊。这我们的钱,你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