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五十一章政教处主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林梦洁那肿起来的脸,杨老五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何彪和胡亮。但是,他还真没法这么做。
  
      何彪和胡亮是单独过来的,他要是仗着人多对付他们,传出去他这老大也不用当了。但是,他身边这些人,论单挑的话,还真没有一个人是何彪的对手,他也没法讨回这个场子。
  
      咬着牙沉默了好一会,杨老五摆了摆手,沉声道:“你们走吧!”
  
      “大哥!”杨老五那些手下惊愕地看着杨老五,更有人急道:“大哥,得为林经理报仇啊!”
  
      “不用……”林梦洁慢慢站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眼看着何彪,道:“姓何的,你竟然朝一个女孩子动手,哼哼,你才算真有本事啊。”
  
      何彪面色一寒,刚才他是被林梦洁踩疼了,才怒极出手的。打女人,这要传出去也真的丢人啊。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改变了。他只能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低着头跟胡亮一起走出了饭店。
  
      两人刚坐进车里,胡亮便愤然转头看着何彪,道:“你怎么回事?没事打一个女人干什么?好不容易才把名声竖起来,你一下子又给打出去了。这要传出去,道上的兄弟该怎么看咱们?”
  
      何彪郁闷地道:“亮哥,你是不知道,那女人的高跟鞋踩人有多疼啊!”
  
      “再疼不能忍着吗?”胡亮瞪了他一眼,道:“还好姓叶的输了,哼,杨老五不是把那个姓叶的当成救命稻草吗?这一次,我看他还有什么倚仗。你回去之后,就把叶青逃跑的事传出去,我要让在这方面也杀一杀杨老五的士气!”
  
      “是!”何彪冷冷一笑,道:“早就听说这姓叶的好像有点本事,我还以为多厉害呢,结果也就这样。他妈的,就是没能狠狠揍他一顿。敢让我滚出九川县,我他妈不把他们一家人全部扔出九川县,我就不姓何!”
  
      “嘿嘿嘿……”胡亮冷笑点头,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起。胡亮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匆忙朝何彪摆了摆手,道:“小声点,是大老板!”
  
      胡亮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恭恭敬敬地道:“大老板,有什么事?”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们两个去杨老五那里捣乱了?”
  
      听大老板声音很冷,胡亮心知不妙,匆忙道:“大老板,杨老五找了一个叫叶青的回来帮他。我们的兄弟被叶青打伤了,这件事传开,对我们影响很不好。所以,我们专门过去,想扳回点面子。大老板,刚才叶青被何彪打败了,这下杨老五的脸可算丢到姥姥家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大老板声音更冷,道:“我说过,不要在这些小事上跟他争。你就算把名声争回去又有什么用?你究竟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把名声打响?你究竟是为了拿下新城区建设的工程,还是为了跟他争谁是老大?”
  
      胡亮一脸尴尬,低声道:“大老板,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知道个屁!”大老板顿了一下,沉声道:“我刚接到消息,那个叶青的弟弟在学校打伤了洪天祥的儿子。你们把这件事操作一下,最好把姓叶的也牵扯进去。姓叶的在九川县没什么背景,杨老五肯定不会不管他。洪天祥这个人极其护短,如果杨老五为了叶青跟他对着干,洪天祥立马会跟杨老五翻脸的!”
  
      大老板说到这里,冷哼一声,道:“九川县现在形势很明显,姓陈的仗着在这里时间长,支持他的人多,所以能跟书记对着干。不过,洪天祥也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物。如果他能因为这件事跟姓陈的对立,对咱们来说是件好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胡亮匆忙点头,道:“明白,明白。”
  
      “明白就好,你把这件事经营好了。”大老板冷冷一笑,道:“如果能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把杨老五也扯进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胡亮也笑道:“是是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杨老五也扯进来的!”
  
      放下电话,何彪立马看着胡亮,奇道:“大老板怎么说的?”
  
      胡亮冷冷一笑,道:“去调查一下洪天祥的儿子,还有叶青的那个弟弟!”
  
      “洪天祥?”何彪一愣,道:“你说咱们县政法委书记吗?”
  
      胡亮笑道:“除了他,还有谁?”
  
      除了县政法委书记,还有几个人能在动摇书记和县长之间的权力平衡?
  
      叶青赶到学校的时候,这边战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几个学生正在这里扫地。
  
      “你们是袁小正的同学吧?”叶青匆忙过去,急道:“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几个学生互视一眼,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学生看着叶青,疑惑地道:“你是……”
  
      “我是小正的哥哥!”叶青道。
  
      “哎呀,你就是小正的哥哥啊!”眼镜立马来了精神,急道:“你可算来了,我给你说,小正被人欺负的都不成样了,他是被迫反抗的,你……”
  
      “林鹏,谁让你在这里多嘴的!”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传来,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眼镜的衣服,将他摔到了一边,道:“不用上课了吗?在这里说什么话?你是不是不想上了?”
  
      眼镜立马低下了头,站在一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中年男子冷冷瞥了那几个学生一眼,道:“还不滚回去上课,等着去政教处啊?”
  
      几个学生立马一溜烟跑了,看样子对这中年男子真的是很怕。
  
      叶青也认得这中年男子,他在这儿上学的时候,这中年男子还是学校的一个老师,名叫龚平。看他现在这样子,估计在学校也是有职位的人了。不过,他这脾气可一点都没改过,叶青在这上学的时候,经常听说龚平打学生,现在看来还差不多啊。
  
      龚平愤愤地瞪着那几个学生离开,这才转头看着叶青,道:“你就是那个袁小正的家长啊?”
  
      “我是他哥。”叶青道。
  
      “哥?那就不是家长了!”龚平一瞪眼,道:“你家里人呢?死绝了吗?父母呢?让一个当哥的来就行了吗?当父母的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吗?这样的家庭教育,难怪教出这样的孩子,什么素质!”
  
      叶青皱起眉头,道:“龚老师,究竟怎么回事?小正还是个学生,还是个未成年人,怎么会被警察抓走了?”
  
      “什么未成年人,你见过哪个未成年人在学校里动刀子!”龚平道:“我给你说,你这个弟弟的事情很严重。在学校里平常拉帮结派我就不说了,这次竟然还敢在学校里动刀子,还打伤了同学,这性质太恶劣了。还有,你知道他打伤的是谁吗?”
  
      龚平说着,用眼角斜着叶青,道:“我谅你也不知道,你给我听清楚了,他打伤的是咱们县政法委洪书记的独子洪明明。”
  
      龚平说完,得意地看着叶青,想看到叶青惊慌失措的样子。结果却让他失望,叶青没有惊慌失措,只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叶青来的路上还在想,袁小正到底在学校犯了多大的事,竟然被警察抓走了。现在听龚平这么一说,他顿时释然了。这件事并不大,关键就在于这个洪明明,他老子是县政法委书记,所以,小正就被警察给抓走了。说来说去,还是权力压人呗!
  
      叶青问道:“那他们究竟是为什么打架呢?”
  
      龚平道:“还能为什么?你这个弟弟平日在学校里就最喜欢欺负同学了,肯定是他欺负洪明明同学啊。再说了,洪明明同学是我们学校的三好学生,根本不是惹是生非的人,究竟谁对谁错,还不明白吗?”
  
      叶青道:“龚老师,这是你知道的实情,还是你猜测的呢?”
  
      龚平皱眉道:“你给我听清楚,首先,我不是龚老师,我是龚主任。我现在是校政教处主任,不是老师了。第二,我说的就是实情,什么叫猜测不猜测?怎么的,难道你觉得洪书记的儿子会欺负你弟弟吗?洪书记家那么好的家教,他儿子会跟这些坏学生一般见识吗?这件事还用疑问吗?肯定就是你弟弟欺负老实同学,警察都把他带走了,你觉得谁对谁错?”
  
      “龚主任,我不能单凭你一句话就断定谁对谁错!”叶青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肯定有同学看到吧。龚主任,要不这样,你找几个目击同学过来,我去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
  
      “嘿,你这么说,就是不相信我的话了?”龚平大怒,道:“怎么的?你觉得我是在骗你?怎么的?你觉得是洪书记的儿子在找事吗?我告诉你,这件事很清楚了,你也不用再去打听什么了。反正,学校已经决定开除袁小正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跟学校没有任何关系。你要不服,可以去找洪书记问个清楚啊!”
  
      叶青心里有些愤怒,沉声道:“这件事才发生了多长时间,学校就决定开除其中一位同学,这个决定也未免太草率了吧?而且,你当老师的,根本不说前因后果和事情经过,只一口咬定是其中一个学生的错,你还算为人师表吗?”
  
      看着林梦洁那肿起来的脸,杨老五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何彪和胡亮。但是,他还真没法这么做。
  
      何彪和胡亮是单独过来的,他要是仗着人多对付他们,传出去他这老大也不用当了。但是,他身边这些人,论单挑的话,还真没有一个人是何彪的对手,他也没法讨回这个场子。
  
      咬着牙沉默了好一会,杨老五摆了摆手,沉声道:“你们走吧!”
  
      “大哥!”杨老五那些手下惊愕地看着杨老五,更有人急道:“大哥,得为林经理报仇啊!”
  
      “不用……”林梦洁慢慢站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眼看着何彪,道:“姓何的,你竟然朝一个女孩子动手,哼哼,你才算真有本事啊。”
  
      何彪面色一寒,刚才他是被林梦洁踩疼了,才怒极出手的。打女人,这要传出去也真的丢人啊。
  
      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改变了。他只能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低着头跟胡亮一起走出了饭店。
  
      两人刚坐进车里,胡亮便愤然转头看着何彪,道:“你怎么回事?没事打一个女人干什么?好不容易才把名声竖起来,你一下子又给打出去了。这要传出去,道上的兄弟该怎么看咱们?”
  
      何彪郁闷地道:“亮哥,你是不知道,那女人的高跟鞋踩人有多疼啊!”
  
      “再疼不能忍着吗?”胡亮瞪了他一眼,道:“还好姓叶的输了,哼,杨老五不是把那个姓叶的当成救命稻草吗?这一次,我看他还有什么倚仗。你回去之后,就把叶青逃跑的事传出去,我要让在这方面也杀一杀杨老五的士气!”
  
      “是!”何彪冷冷一笑,道:“早就听说这姓叶的好像有点本事,我还以为多厉害呢,结果也就这样。他妈的,就是没能狠狠揍他一顿。敢让我滚出九川县,我他妈不把他们一家人全部扔出九川县,我就不姓何!”
  
      “嘿嘿嘿……”胡亮冷笑点头,正要说话,手机突然响起。胡亮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匆忙朝何彪摆了摆手,道:“小声点,是大老板!”
  
      胡亮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恭恭敬敬地道:“大老板,有什么事?”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们两个去杨老五那里捣乱了?”
  
      听大老板声音很冷,胡亮心知不妙,匆忙道:“大老板,杨老五找了一个叫叶青的回来帮他。我们的兄弟被叶青打伤了,这件事传开,对我们影响很不好。所以,我们专门过去,想扳回点面子。大老板,刚才叶青被何彪打败了,这下杨老五的脸可算丢到姥姥家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大老板声音更冷,道:“我说过,不要在这些小事上跟他争。你就算把名声争回去又有什么用?你究竟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把名声打响?你究竟是为了拿下新城区建设的工程,还是为了跟他争谁是老大?”
  
      胡亮一脸尴尬,低声道:“大老板,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知道个屁!”大老板顿了一下,沉声道:“我刚接到消息,那个叶青的弟弟在学校打伤了洪天祥的儿子。你们把这件事操作一下,最好把姓叶的也牵扯进去。姓叶的在九川县没什么背景,杨老五肯定不会不管他。洪天祥这个人极其护短,如果杨老五为了叶青跟他对着干,洪天祥立马会跟杨老五翻脸的!”
  
      大老板说到这里,冷哼一声,道:“九川县现在形势很明显,姓陈的仗着在这里时间长,支持他的人多,所以能跟书记对着干。不过,洪天祥也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物。如果他能因为这件事跟姓陈的对立,对咱们来说是件好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胡亮匆忙点头,道:“明白,明白。”
  
      “明白就好,你把这件事经营好了。”大老板冷冷一笑,道:“如果能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把杨老五也扯进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胡亮也笑道:“是是是,我一定会想办法把杨老五也扯进来的!”
  
      放下电话,何彪立马看着胡亮,奇道:“大老板怎么说的?”
  
      胡亮冷冷一笑,道:“去调查一下洪天祥的儿子,还有叶青的那个弟弟!”
  
      “洪天祥?”何彪一愣,道:“你说咱们县政法委书记吗?”
  
      胡亮笑道:“除了他,还有谁?”
  
      除了县政法委书记,还有几个人能在动摇书记和县长之间的权力平衡?
  
      叶青赶到学校的时候,这边战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几个学生正在这里扫地。
  
      “你们是袁小正的同学吧?”叶青匆忙过去,急道:“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几个学生互视一眼,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学生看着叶青,疑惑地道:“你是……”
  
      “我是小正的哥哥!”叶青道。
  
      “哎呀,你就是小正的哥哥啊!”眼镜立马来了精神,急道:“你可算来了,我给你说,小正被人欺负的都不成样了,他是被迫反抗的,你……”
  
      “林鹏,谁让你在这里多嘴的!”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传来,叶青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眼镜的衣服,将他摔到了一边,道:“不用上课了吗?在这里说什么话?你是不是不想上了?”
  
      眼镜立马低下了头,站在一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中年男子冷冷瞥了那几个学生一眼,道:“还不滚回去上课,等着去政教处啊?”
  
      几个学生立马一溜烟跑了,看样子对这中年男子真的是很怕。
  
      叶青也认得这中年男子,他在这儿上学的时候,这中年男子还是学校的一个老师,名叫龚平。看他现在这样子,估计在学校也是有职位的人了。不过,他这脾气可一点都没改过,叶青在这上学的时候,经常听说龚平打学生,现在看来还差不多啊。
  
      龚平愤愤地瞪着那几个学生离开,这才转头看着叶青,道:“你就是那个袁小正的家长啊?”
  
      “我是他哥。”叶青道。
  
      “哥?那就不是家长了!”龚平一瞪眼,道:“你家里人呢?死绝了吗?父母呢?让一个当哥的来就行了吗?当父母的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吗?这样的家庭教育,难怪教出这样的孩子,什么素质!”
  
      叶青皱起眉头,道:“龚老师,究竟怎么回事?小正还是个学生,还是个未成年人,怎么会被警察抓走了?”
  
      “什么未成年人,你见过哪个未成年人在学校里动刀子!”龚平道:“我给你说,你这个弟弟的事情很严重。在学校里平常拉帮结派我就不说了,这次竟然还敢在学校里动刀子,还打伤了同学,这性质太恶劣了。还有,你知道他打伤的是谁吗?”
  
      龚平说着,用眼角斜着叶青,道:“我谅你也不知道,你给我听清楚了,他打伤的是咱们县政法委洪书记的独子洪明明。”
  
      龚平说完,得意地看着叶青,想看到叶青惊慌失措的样子。结果却让他失望,叶青没有惊慌失措,只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叶青来的路上还在想,袁小正到底在学校犯了多大的事,竟然被警察抓走了。现在听龚平这么一说,他顿时释然了。这件事并不大,关键就在于这个洪明明,他老子是县政法委书记,所以,小正就被警察给抓走了。说来说去,还是权力压人呗!
  
      叶青问道:“那他们究竟是为什么打架呢?”
  
      龚平道:“还能为什么?你这个弟弟平日在学校里就最喜欢欺负同学了,肯定是他欺负洪明明同学啊。再说了,洪明明同学是我们学校的三好学生,根本不是惹是生非的人,究竟谁对谁错,还不明白吗?”
  
      叶青道:“龚老师,这是你知道的实情,还是你猜测的呢?”
  
      龚平皱眉道:“你给我听清楚,首先,我不是龚老师,我是龚主任。我现在是校政教处主任,不是老师了。第二,我说的就是实情,什么叫猜测不猜测?怎么的,难道你觉得洪书记的儿子会欺负你弟弟吗?洪书记家那么好的家教,他儿子会跟这些坏学生一般见识吗?这件事还用疑问吗?肯定就是你弟弟欺负老实同学,警察都把他带走了,你觉得谁对谁错?”
  
      “龚主任,我不能单凭你一句话就断定谁对谁错!”叶青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肯定有同学看到吧。龚主任,要不这样,你找几个目击同学过来,我去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
  
      “嘿,你这么说,就是不相信我的话了?”龚平大怒,道:“怎么的?你觉得我是在骗你?怎么的?你觉得是洪书记的儿子在找事吗?我告诉你,这件事很清楚了,你也不用再去打听什么了。反正,学校已经决定开除袁小正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跟学校没有任何关系。你要不服,可以去找洪书记问个清楚啊!”
  
      叶青心里有些愤怒,沉声道:“这件事才发生了多长时间,学校就决定开除其中一位同学,这个决定也未免太草率了吧?而且,你当老师的,根本不说前因后果和事情经过,只一口咬定是其中一个学生的错,你还算为人师表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