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五十四章陪你赌一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几辆警车停下来,龚平立马跑过去,跟那些警察说着什么,还时不时地回头指着楼上的叶青。这家伙面上一副得意的模样,仿佛叶青已经是瓮中之鳖似的。
  
      带队的警察叶青还认识,正是县局副局长周宏斌。上次叶青帮助杨老五抓那个杀手的时候,还是周宏斌带队的。不过,当时周宏斌跟叶青便有些隔阂,叶青把杀手抓到之后,周宏斌更是把脸都丢尽了,而杨老五对他也很是不满意,据说杨老五还通过关系把他收拾了一番。没想到,这次又见面了,这可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
  
      听完龚平的话,周宏斌便立马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分别从几个楼梯爬上来,直奔叶青而来。看那样子,好像是害怕叶青逃跑了一般。
  
      周宏斌则站在楼下,冷笑看着楼上的叶青。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就知道来人是叶青了。上次所受的屈辱,他这次当然要好好讨回来了。他心里甚至都开始在盘算,回去之后该用怎样的酷刑对付叶青呢。
  
      眼看那几批警察上了楼,快到自己这边的时候,叶青突然跨过护栏,径直从三楼跳下。
  
      围观的人都吃了一惊,从三楼跳下去,差不多五六米的高度了,还不得摔断腿啊?
  
      “王八蛋,狗急跳墙这是?”龚平奇道,不过,他话音还未落,叶青已经伸手抓住了二楼的栏杆,将下降的速度减缓一些。而后又松开手,直接落在一楼的草坪上,就地一个翻滚,卸去下降的力道,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现场围观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上了楼的那些警察也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都忘了要做什么了。
  
      叶青却没有丝毫停顿,下楼便直奔周宏斌而去。
  
      周宏斌也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便想要伸手去摸枪,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叶青冲到他跟前,一把将他推进了车里,顺手将他的枪袋扯了下来,扔在了外面的地上。
  
      龚平在旁边看得吃惊,连忙喊道:“周局长……”
  
      叶青瞪了他一眼,龚平立马闭上了嘴,扭头就跑。他不是傻子,叶青连周宏斌都敢打,更何况他一个政教处主任了?
  
      叶青钻进车里,开了车便调头离开。楼上那些警察追下来的时候,叶青已经驾车离开了学校,他们连追都来不及了。
  
      周宏斌坐在车里,面容带着惊慌,勉强装作镇定,喝道:“你……你这是袭警……”
  
      “我打过的警察太多了,不在乎多你一个!”叶青瞥了他一眼,道:“配合点,可以少受皮肉之苦!”
  
      “你可真够能吹的啊!”周宏斌瞪眼道:“打过的警察多了?你敢打哪个警察啊?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试试。你只要敢动我一下,全九川县,乃至全邓阳市全平南省的警察,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有本事……”
  
      叶青腾出手,很干脆地给了他一个耳光,周宏斌顿时愣住了。他原以为叶青只是吹牛,没想到叶青真的敢打他。他却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的时候,打过的警察还真的不止一个两个,真不是吹的啊!
  
      “两个问题……”叶青则是一脸平静,道:“第一,我弟弟在哪。第二,这件事,是谁在后面授意你这么做的?”
  
      周宏斌大喝道:“哼,你休想吓唬我。有本事你杀了我,我死也不会说的!”
  
      “我不会杀你,但是,请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叶青瞥了他一眼,道:“这件事,总要有人出来背这个黑锅。你要讲义气,那你就把这件事担起来。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好过!”
  
      “你他妈不用吓唬我,多大点事,能把我怎么样?”周宏斌道:“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我们又没判他,把他带回去配合调查,这也是应该的。怎么的,你能为这件事把我的帽子摘了啊?姓叶的,别以为杨老五那个下三滥给你撑腰,你就能在九川县横行霸道了。我告诉你,姓杨的现在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他他妈都自身难保了,能保得了你吗?这九川县,不再是杨老五说了算了。你最好老实点把我送回去,我或者还可以考虑不告你!”
  
      叶青没理他,只是给杨老五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处理一下这件事。在这种小事上,叶青暂时还不想麻烦丁老爷子的那个朋友。
  
      杨老五听说叶青劫持了周宏斌,明显有些郁闷。他已经把这边的消息打探清楚了,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儿子,这件事就很麻烦了。
  
      现在县里面正处于权力博弈的关键时刻,洪天祥与陈家安共事多年,陈家安现在很需要洪天祥的支持。如果这个时候跟洪天祥闹翻,那陈家安就会很被动,甚至可能直接被压倒。这样的话,他的新城区建设的事情,也就直接泡汤了。
  
      可是,这是叶青打电话过来,他又不能直接拒绝。现在他面临一个很麻烦的选择,究竟选择叶青,还是选择新城区建设这个大工程呢?
  
      杨老五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这个选择,真的很难做。一个是能赚几亿的大工程,一个则是救过他命的人物,该怎么抉择呢?
  
      正在杨老五沉默的时候,林梦洁敲门走了进来。她脸上敷了冰袋,现在那红肿消去不少,但那白皙的面颊上,还是依稀能看到五个指头印。何彪下手也真够狠的,对女孩子也没有丝毫留情。
  
      林梦洁眼睛还在红肿着,不过情绪好了许多。她看到杨老五这样,便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杨老五看着林梦洁面上的红肿,轻轻叹了口气,将叶青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听完杨老五的话,林梦洁不由皱起眉头,沉默良久方才问道:“叶青怎么会劫持了周宏斌,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啊?”
  
      杨老五看了林梦洁一眼,道:“他做事是什么风格?”
  
      林梦洁道:“叶青这个人做事沉稳,虽然言语不多,但做任何事都是经过周密思考的。他应该清楚,劫持周宏斌,这可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在县里局势这么复杂的情况下,他竟然还做了这么大一件事,他难道就不怕咱们摆不平这件事吗?”
  
      杨老五皱起眉头,道:“我就想说这件事呢,劫持警察,还是县局副局长,这事闹得也太大了吧。我杨老五就是一个商人,想摆平这件事可真不容易啊,他做这件事都不思考一下吗?”
  
      “叶青不是那种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人物……”林梦洁沉默了一会,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全力帮助他!”
  
      “为什么?”杨老五诧异看着林梦洁,道:“帮了他,那不就是跟洪天祥闹翻了吗?这么个节骨眼,跟洪天祥闹翻,我这新城区建设的工程还怎么做?”
  
      “其实,就今天这件事来说,有很多种解决办法。但是,叶青上来就采取了这么偏激的一个办法,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林梦洁看着杨老五,道:“或许,叶青这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呢。”
  
      杨老五皱起眉头,经林梦洁这么一提醒,他也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蹊跷。
  
      “我觉得,叶青这次要对付的人,不是周宏斌,而是洪天祥!”林梦洁轻轻敲了敲桌子,道:“但是,对付洪天祥可不容易。单凭一个小孩子打架的事情,根本扳不倒洪天祥。叶青现在故意把事情闹大,就是要引洪天祥出手。”
  
      林梦洁顿了一下,轻声道:“也不知道这个洪天祥究竟怎么得罪了叶青?怎么叶青一出手就要对付他呢?”
  
      杨老五也是满脸的诧异,沉默了一会,道:“他对付洪天祥,对咱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洪天祥也不是简单人物,叶青能把他扳倒吗?”
  
      “叶青既然一出手就做了这样的事,那说明他心里肯定有所依仗!”林梦洁笑道:“叶青在深川市已经是亿万富豪了,如果说他背后没人支持,单凭他的一双拳头,怎么可能在深川市站稳脚?在深川市能够说得上话的人物,说不定也能在九川县说得上话呢。如果这个人能扳倒洪天祥,那他必须有滔天权势,甚至在京城都得有关系网。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话,新城区建设工程,还有谁能抢得走呢?”
  
      杨老五眼睛一亮,大喜过望,道:“对对对,叶青敢把事情闹这么大,他肯定有办法收场。好,那我这次就陪他赌一把。梦洁,你立刻跟潘局长打电话,让他把叶青的弟弟放了!”
  
      林梦洁道:“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儿子,潘局长未必敢放那个叶青的弟弟啊!”
  
      杨老五冷笑道:“告诉他,尽管放人,我这就联系市里的记者,让他们来采访这件事。哼,县警察局抓了一个未成年的学生不放,这件事,我想他洪天祥也不敢见报吧!”
  
      林梦洁也微微一笑,转身出去办这件事了。
  
      杨老五拿起桌上的手机,咬了咬牙,道:“叶青,我陪你赌这一场,就是把我的身家性命都押上了,你可别让我输了啊。希望你的后台够硬!”几辆警车停下来,龚平立马跑过去,跟那些警察说着什么,还时不时地回头指着楼上的叶青。这家伙面上一副得意的模样,仿佛叶青已经是瓮中之鳖似的。
  
      带队的警察叶青还认识,正是县局副局长周宏斌。上次叶青帮助杨老五抓那个杀手的时候,还是周宏斌带队的。不过,当时周宏斌跟叶青便有些隔阂,叶青把杀手抓到之后,周宏斌更是把脸都丢尽了,而杨老五对他也很是不满意,据说杨老五还通过关系把他收拾了一番。没想到,这次又见面了,这可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
  
      听完龚平的话,周宏斌便立马指挥着自己的手下,分别从几个楼梯爬上来,直奔叶青而来。看那样子,好像是害怕叶青逃跑了一般。
  
      周宏斌则站在楼下,冷笑看着楼上的叶青。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就知道来人是叶青了。上次所受的屈辱,他这次当然要好好讨回来了。他心里甚至都开始在盘算,回去之后该用怎样的酷刑对付叶青呢。
  
      眼看那几批警察上了楼,快到自己这边的时候,叶青突然跨过护栏,径直从三楼跳下。
  
      围观的人都吃了一惊,从三楼跳下去,差不多五六米的高度了,还不得摔断腿啊?
  
      “王八蛋,狗急跳墙这是?”龚平奇道,不过,他话音还未落,叶青已经伸手抓住了二楼的栏杆,将下降的速度减缓一些。而后又松开手,直接落在一楼的草坪上,就地一个翻滚,卸去下降的力道,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现场围观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上了楼的那些警察也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都忘了要做什么了。
  
      叶青却没有丝毫停顿,下楼便直奔周宏斌而去。
  
      周宏斌也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便想要伸手去摸枪,但一切都已经晚了。叶青冲到他跟前,一把将他推进了车里,顺手将他的枪袋扯了下来,扔在了外面的地上。
  
      龚平在旁边看得吃惊,连忙喊道:“周局长……”
  
      叶青瞪了他一眼,龚平立马闭上了嘴,扭头就跑。他不是傻子,叶青连周宏斌都敢打,更何况他一个政教处主任了?
  
      叶青钻进车里,开了车便调头离开。楼上那些警察追下来的时候,叶青已经驾车离开了学校,他们连追都来不及了。
  
      周宏斌坐在车里,面容带着惊慌,勉强装作镇定,喝道:“你……你这是袭警……”
  
      “我打过的警察太多了,不在乎多你一个!”叶青瞥了他一眼,道:“配合点,可以少受皮肉之苦!”
  
      “你可真够能吹的啊!”周宏斌瞪眼道:“打过的警察多了?你敢打哪个警察啊?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试试。你只要敢动我一下,全九川县,乃至全邓阳市全平南省的警察,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有本事……”
  
      叶青腾出手,很干脆地给了他一个耳光,周宏斌顿时愣住了。他原以为叶青只是吹牛,没想到叶青真的敢打他。他却不知道,叶青在深川市的时候,打过的警察还真的不止一个两个,真不是吹的啊!
  
      “两个问题……”叶青则是一脸平静,道:“第一,我弟弟在哪。第二,这件事,是谁在后面授意你这么做的?”
  
      周宏斌大喝道:“哼,你休想吓唬我。有本事你杀了我,我死也不会说的!”
  
      “我不会杀你,但是,请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叶青瞥了他一眼,道:“这件事,总要有人出来背这个黑锅。你要讲义气,那你就把这件事担起来。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好过!”
  
      “你他妈不用吓唬我,多大点事,能把我怎么样?”周宏斌道:“不就是小孩子打架嘛,我们又没判他,把他带回去配合调查,这也是应该的。怎么的,你能为这件事把我的帽子摘了啊?姓叶的,别以为杨老五那个下三滥给你撑腰,你就能在九川县横行霸道了。我告诉你,姓杨的现在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他他妈都自身难保了,能保得了你吗?这九川县,不再是杨老五说了算了。你最好老实点把我送回去,我或者还可以考虑不告你!”
  
      叶青没理他,只是给杨老五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处理一下这件事。在这种小事上,叶青暂时还不想麻烦丁老爷子的那个朋友。
  
      杨老五听说叶青劫持了周宏斌,明显有些郁闷。他已经把这边的消息打探清楚了,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儿子,这件事就很麻烦了。
  
      现在县里面正处于权力博弈的关键时刻,洪天祥与陈家安共事多年,陈家安现在很需要洪天祥的支持。如果这个时候跟洪天祥闹翻,那陈家安就会很被动,甚至可能直接被压倒。这样的话,他的新城区建设的事情,也就直接泡汤了。
  
      可是,这是叶青打电话过来,他又不能直接拒绝。现在他面临一个很麻烦的选择,究竟选择叶青,还是选择新城区建设这个大工程呢?
  
      杨老五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陷入深深的思索当中。这个选择,真的很难做。一个是能赚几亿的大工程,一个则是救过他命的人物,该怎么抉择呢?
  
      正在杨老五沉默的时候,林梦洁敲门走了进来。她脸上敷了冰袋,现在那红肿消去不少,但那白皙的面颊上,还是依稀能看到五个指头印。何彪下手也真够狠的,对女孩子也没有丝毫留情。
  
      林梦洁眼睛还在红肿着,不过情绪好了许多。她看到杨老五这样,便低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杨老五看着林梦洁面上的红肿,轻轻叹了口气,将叶青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
  
      听完杨老五的话,林梦洁不由皱起眉头,沉默良久方才问道:“叶青怎么会劫持了周宏斌,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啊?”
  
      杨老五看了林梦洁一眼,道:“他做事是什么风格?”
  
      林梦洁道:“叶青这个人做事沉稳,虽然言语不多,但做任何事都是经过周密思考的。他应该清楚,劫持周宏斌,这可是一件大事。尤其是在县里局势这么复杂的情况下,他竟然还做了这么大一件事,他难道就不怕咱们摆不平这件事吗?”
  
      杨老五皱起眉头,道:“我就想说这件事呢,劫持警察,还是县局副局长,这事闹得也太大了吧。我杨老五就是一个商人,想摆平这件事可真不容易啊,他做这件事都不思考一下吗?”
  
      “叶青不是那种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人物……”林梦洁沉默了一会,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全力帮助他!”
  
      “为什么?”杨老五诧异看着林梦洁,道:“帮了他,那不就是跟洪天祥闹翻了吗?这么个节骨眼,跟洪天祥闹翻,我这新城区建设的工程还怎么做?”
  
      “其实,就今天这件事来说,有很多种解决办法。但是,叶青上来就采取了这么偏激的一个办法,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林梦洁看着杨老五,道:“或许,叶青这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闹到无法收场的地步呢。”
  
      杨老五皱起眉头,经林梦洁这么一提醒,他也觉得这件事里面有蹊跷。
  
      “我觉得,叶青这次要对付的人,不是周宏斌,而是洪天祥!”林梦洁轻轻敲了敲桌子,道:“但是,对付洪天祥可不容易。单凭一个小孩子打架的事情,根本扳不倒洪天祥。叶青现在故意把事情闹大,就是要引洪天祥出手。”
  
      林梦洁顿了一下,轻声道:“也不知道这个洪天祥究竟怎么得罪了叶青?怎么叶青一出手就要对付他呢?”
  
      杨老五也是满脸的诧异,沉默了一会,道:“他对付洪天祥,对咱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洪天祥也不是简单人物,叶青能把他扳倒吗?”
  
      “叶青既然一出手就做了这样的事,那说明他心里肯定有所依仗!”林梦洁笑道:“叶青在深川市已经是亿万富豪了,如果说他背后没人支持,单凭他的一双拳头,怎么可能在深川市站稳脚?在深川市能够说得上话的人物,说不定也能在九川县说得上话呢。如果这个人能扳倒洪天祥,那他必须有滔天权势,甚至在京城都得有关系网。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话,新城区建设工程,还有谁能抢得走呢?”
  
      杨老五眼睛一亮,大喜过望,道:“对对对,叶青敢把事情闹这么大,他肯定有办法收场。好,那我这次就陪他赌一把。梦洁,你立刻跟潘局长打电话,让他把叶青的弟弟放了!”
  
      林梦洁道:“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儿子,潘局长未必敢放那个叶青的弟弟啊!”
  
      杨老五冷笑道:“告诉他,尽管放人,我这就联系市里的记者,让他们来采访这件事。哼,县警察局抓了一个未成年的学生不放,这件事,我想他洪天祥也不敢见报吧!”
  
      林梦洁也微微一笑,转身出去办这件事了。
  
      杨老五拿起桌上的手机,咬了咬牙,道:“叶青,我陪你赌这一场,就是把我的身家性命都押上了,你可别让我输了啊。希望你的后台够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