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五十五章顾老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正如林梦洁所说的,叶青敢劫持周宏斌,就是因为他有所依仗,他要把洪天祥那个老家伙引出来。
  
      而他要引出洪天祥,并不是私人恩怨,而是为了学校林鹏说的那件事。
  
      一个女生被王副校长逼得跳楼,这件事竟然被说成了是女生去校长办公室偷东西,畏罪逃跑不慎掉楼。这么大一件事,单凭那个王副校长,肯定是摆不平的。这件事背后如果没有洪天祥指使,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洪天祥竟然能把这种事情从黑的描成白的,那叶青觉得他已经没有再在那个位置上坐下去的必要了。所以,他要把这件事闹大,要把洪天祥引出来。
  
      叶青没有开车进县城,而是在县郊绕圈。给杨老五打完电话,他便又给林鹏打了个电话。当然,这个林鹏并不是学校的那个学生,而是叶青的老同学林鹏,现在是县刑侦大队副队长的那个林鹏。不过林鹏这个名字也是挺普遍的,叶青上学时候就遇见过两个叫林鹏的呢。
  
      接到叶青的电话,林鹏着实吃了一惊。他已经接到消息,说叶青劫持了洪天祥,现在全局都在为这件事而调集人手呢。
  
      林鹏拿着电话走到一个无人处,低声急道:“叶子,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把周副局长抓走了,现在全局都在通缉你呢!”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叶青道。
  
      “什么忙?你说!”林鹏很干脆地道。
  
      “半个月前,高中有个女生跳楼的事情,你知道吧?”叶青道:“她好像是叫顾雅清,有没有她的资料?”
  
      “你也知道这件事了?”林鹏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不用找她的资料,你……你应该认识她的!”
  
      “我认识她?”叶青愣了一下,道:“怎么会?”
  
      林鹏低声道:“她……她是顾老师的女儿……”
  
      “什么!”叶青猛然踩下刹车,整个人都愣住了,半晌都没能回过神。
  
      叶青知道林鹏说的顾老师,其实就是他高中时期的班主任顾先平,是学校的一个老学究式人物。叶青上学的时候,吃的东西都是从家里带来的干粮,有时候没时间做饭,就抱着发霉的馒头啃了当饭吃。顾先平知道这件事之后,经常叫他去家里吃饭,当时班里有四五个贫困的学生都是在顾先平家里吃饭过来的。这辈子,叶青最无法忘记的老师,就是这个顾老师了!
  
      叶青上大学之后偶尔回来,还会去顾先平家里坐坐。但后来回来,他家就搬了,也找不到他去哪儿了。上次退伍回来,叶青本来想去拜访他的,但时间太紧,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就没有去了。叶青怎么也没想到,被跳楼的那个女孩顾雅清,竟然是顾先平的女儿。
  
      想起以前在顾先平家里吃饭时,顾先平的确有两个孩子。他的女儿,好像就是叫顾雅清,不过当时还在上小学,叶青根本没把那个记忆当中的小女孩,跟这个被跳楼的顾雅清联系到一起。如今听林鹏这么一说,他整个人都失神了好一会儿。
  
      周宏斌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青这样,见他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好像灵魂离体了似的。周宏斌四处望了望,下面倒是有不少闲散人士。他悄悄打开车门,下车匆忙转身就跑。
  
      他刚跑出几步,叶青便也下了车,直奔他而来。周宏斌吓了一跳,摆手大吼道:“救命!救命!救我!我是县警察局副局长周宏斌,他是歹徒,他是恐怖分子,救我啊!”
  
      原本在四周散步的那些闲散人士,听到这话,一溜烟都跑没了。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带枪的警察都拿人没办法,还恐怖分子呢,谁敢救你啊。
  
      周宏斌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不由愣了一下,而此时叶青已经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拎回了警车。
  
      “再跑,我打断你的腿!”叶青冷冷说了一句。
  
      周宏斌满脸的郁闷,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道路,道:“妈的,现在这些人都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一点助人为乐的精神呢?”
  
      叶青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说的好像你们警察有多助人为乐似的。”
  
      周宏斌顿时沉默,其实就连他这个警察,平常见到这些闲事也是不愿意管的。
  
      叶青调转车头,驶出了大概三十公里左右,一直来到了九川县北郊。九川县北郊以前有几个砖厂,但后来都废弃了,这里倒是有不少砖厂的砖窑。叶青把车辆开进其中一个砖窑当中,直接拉着周宏斌下了车,走进了其中一个砖窑。
  
      “喂,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周宏斌有些慌张,道:“我警告你,杀……杀警察的罪名可是很大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叶青将周宏斌拖到砖窑角落里一个废弃的砖机边,用周宏斌的手铐把他铐在了砖机上。
  
      周宏斌挣了几下,急道:“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是非法拘禁。你还是快点把我放了,不然你肯定会有麻烦的!”
  
      叶青在一边坐下,道:“周副局长,洪天祥能让你来处理这件事,看样子你跟他的关系不错啊。关于洪天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不少吧!”
  
      周宏斌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会说。姓叶的,你要么快点放了我,要么就杀了我。但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敢杀了我,整个华夏国都不会有你立足之地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叶青淡淡一笑,道:“周副局长,你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我劝你最好不要离开这里,我不会杀你,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周宏斌瞪眼道:“放屁,谁会杀我,谁敢杀我!”
  
      叶青淡笑道:“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就不怕被人灭口吗?”
  
      周宏斌道:“我知道什么事了?谁会杀我灭口!你少吓唬我,我什么都没说,谁会杀我灭口?”
  
      叶青冷笑,他这么说,就是在套周宏斌的话。从周宏斌说的这些话里可以看出,他肯定知道洪天祥不少事。要把洪天祥扳倒,周宏斌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只是,想让他出来把洪天祥做的那些事说出来,可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有自信心是件好事,但我劝你一句,最好别对自己太自信了!”叶青站起身,道:“如果我把你关在这里一整天,洪天祥会相信你什么事都没说吗?”
  
      周宏斌面色一变,如果真的被叶青关在这里一整天,以洪天祥多疑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猜疑他呢。
  
      “你究竟想怎么样?”周宏斌怒道:“姓叶的,你快点放开我,不然九川县的警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你能把我关在这里一整天时间吗?不可能的,县局现在正在全面找我,你关不了我多长时间的!”
  
      “那咱们就试试!”叶青转身走到砖窑门口,瞥了周宏斌一眼,道:“你在这里考虑一段时间,我晚上会回来,估计到时候你会改变主意的!”
  
      叶青说完,径直离开了砖窑,顺便把砖窑门也给锁上了。
  
      这砖窑很是破旧,附近也很荒僻,很少会有人来这个地方的。叶青离开砖窑,便给疯狗打了电话,和疯狗定了在南城口见面。
  
      疯狗把李连山那辆路虎开了过来,叶青把警车交给他,交代他开着警车顺小道离开九川县,一直不停地开下去。叶青要把那些警察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这辆车上,而他还要回县城做别的事情。
  
      刚回到县城,叶青便接到了杨老五的电话,他已经把袁小正接出来了,已经安排到医院里住下了。袁小正伤的不轻,关键是身上有几处刀伤,杨老五已经让人拍了照片作为证据留下来。
  
      叶青没有去看袁小正,因为他知道现在警察肯定在盯着袁小正,等他回去呢。叶青给杨老五交代了几句话,便又开车赶到西城区的集贸市场。
  
      这个集贸市场是九川县最为混乱的地方,也是小摊小贩最多的地方。贩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几乎都集中在这里,也是九川县卖东西最便宜的地方,是下等人聚集的地方。
  
      叶青将车停在市场外面一个宾馆门口,步行进入市场,在市场上转了大半圈,终于看到了一个卖书的摊位。
  
      所谓的书摊,其实就是一个人力拉车,上面整整齐齐摆放了很多书。旁边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戴着厚厚的眼镜,面黄肌瘦,眼神涣散,无助地看着四周过往的行人。也不会吆喝,也不懂推销,纵然在这个满是穷人的地方,他也好像一个乞丐似的。
  
      看到老者这幅模样,叶青的眼眶不由红了。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备受学生尊敬的老教师顾先平。没想到,曾经意气风发的顾老师,现在竟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叶青大步走过去,刚想说话,旁边却突然走过来五六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为首一个青年,过来便一脚踹在顾先平坐的小板凳上,道:“老家伙,你知不知道你挡住交通了啊?”
  
      正如林梦洁所说的,叶青敢劫持周宏斌,就是因为他有所依仗,他要把洪天祥那个老家伙引出来。
  
      而他要引出洪天祥,并不是私人恩怨,而是为了学校林鹏说的那件事。
  
      一个女生被王副校长逼得跳楼,这件事竟然被说成了是女生去校长办公室偷东西,畏罪逃跑不慎掉楼。这么大一件事,单凭那个王副校长,肯定是摆不平的。这件事背后如果没有洪天祥指使,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洪天祥竟然能把这种事情从黑的描成白的,那叶青觉得他已经没有再在那个位置上坐下去的必要了。所以,他要把这件事闹大,要把洪天祥引出来。
  
      叶青没有开车进县城,而是在县郊绕圈。给杨老五打完电话,他便又给林鹏打了个电话。当然,这个林鹏并不是学校的那个学生,而是叶青的老同学林鹏,现在是县刑侦大队副队长的那个林鹏。不过林鹏这个名字也是挺普遍的,叶青上学时候就遇见过两个叫林鹏的呢。
  
      接到叶青的电话,林鹏着实吃了一惊。他已经接到消息,说叶青劫持了洪天祥,现在全局都在为这件事而调集人手呢。
  
      林鹏拿着电话走到一个无人处,低声急道:“叶子,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把周副局长抓走了,现在全局都在通缉你呢!”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叶青道。
  
      “什么忙?你说!”林鹏很干脆地道。
  
      “半个月前,高中有个女生跳楼的事情,你知道吧?”叶青道:“她好像是叫顾雅清,有没有她的资料?”
  
      “你也知道这件事了?”林鹏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不用找她的资料,你……你应该认识她的!”
  
      “我认识她?”叶青愣了一下,道:“怎么会?”
  
      林鹏低声道:“她……她是顾老师的女儿……”
  
      “什么!”叶青猛然踩下刹车,整个人都愣住了,半晌都没能回过神。
  
      叶青知道林鹏说的顾老师,其实就是他高中时期的班主任顾先平,是学校的一个老学究式人物。叶青上学的时候,吃的东西都是从家里带来的干粮,有时候没时间做饭,就抱着发霉的馒头啃了当饭吃。顾先平知道这件事之后,经常叫他去家里吃饭,当时班里有四五个贫困的学生都是在顾先平家里吃饭过来的。这辈子,叶青最无法忘记的老师,就是这个顾老师了!
  
      叶青上大学之后偶尔回来,还会去顾先平家里坐坐。但后来回来,他家就搬了,也找不到他去哪儿了。上次退伍回来,叶青本来想去拜访他的,但时间太紧,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就没有去了。叶青怎么也没想到,被跳楼的那个女孩顾雅清,竟然是顾先平的女儿。
  
      想起以前在顾先平家里吃饭时,顾先平的确有两个孩子。他的女儿,好像就是叫顾雅清,不过当时还在上小学,叶青根本没把那个记忆当中的小女孩,跟这个被跳楼的顾雅清联系到一起。如今听林鹏这么一说,他整个人都失神了好一会儿。
  
      周宏斌在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青这样,见他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好像灵魂离体了似的。周宏斌四处望了望,下面倒是有不少闲散人士。他悄悄打开车门,下车匆忙转身就跑。
  
      他刚跑出几步,叶青便也下了车,直奔他而来。周宏斌吓了一跳,摆手大吼道:“救命!救命!救我!我是县警察局副局长周宏斌,他是歹徒,他是恐怖分子,救我啊!”
  
      原本在四周散步的那些闲散人士,听到这话,一溜烟都跑没了。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带枪的警察都拿人没办法,还恐怖分子呢,谁敢救你啊。
  
      周宏斌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不由愣了一下,而此时叶青已经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拎回了警车。
  
      “再跑,我打断你的腿!”叶青冷冷说了一句。
  
      周宏斌满脸的郁闷,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道路,道:“妈的,现在这些人都怎么回事?怎么没有一点助人为乐的精神呢?”
  
      叶青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说的好像你们警察有多助人为乐似的。”
  
      周宏斌顿时沉默,其实就连他这个警察,平常见到这些闲事也是不愿意管的。
  
      叶青调转车头,驶出了大概三十公里左右,一直来到了九川县北郊。九川县北郊以前有几个砖厂,但后来都废弃了,这里倒是有不少砖厂的砖窑。叶青把车辆开进其中一个砖窑当中,直接拉着周宏斌下了车,走进了其中一个砖窑。
  
      “喂,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周宏斌有些慌张,道:“我警告你,杀……杀警察的罪名可是很大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叶青将周宏斌拖到砖窑角落里一个废弃的砖机边,用周宏斌的手铐把他铐在了砖机上。
  
      周宏斌挣了几下,急道:“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是非法拘禁。你还是快点把我放了,不然你肯定会有麻烦的!”
  
      叶青在一边坐下,道:“周副局长,洪天祥能让你来处理这件事,看样子你跟他的关系不错啊。关于洪天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不少吧!”
  
      周宏斌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会说。姓叶的,你要么快点放了我,要么就杀了我。但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敢杀了我,整个华夏国都不会有你立足之地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叶青淡淡一笑,道:“周副局长,你好好在这里呆着吧。我劝你最好不要离开这里,我不会杀你,但不代表其他人不会!”
  
      周宏斌瞪眼道:“放屁,谁会杀我,谁敢杀我!”
  
      叶青淡笑道:“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就不怕被人灭口吗?”
  
      周宏斌道:“我知道什么事了?谁会杀我灭口!你少吓唬我,我什么都没说,谁会杀我灭口?”
  
      叶青冷笑,他这么说,就是在套周宏斌的话。从周宏斌说的这些话里可以看出,他肯定知道洪天祥不少事。要把洪天祥扳倒,周宏斌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只是,想让他出来把洪天祥做的那些事说出来,可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有自信心是件好事,但我劝你一句,最好别对自己太自信了!”叶青站起身,道:“如果我把你关在这里一整天,洪天祥会相信你什么事都没说吗?”
  
      周宏斌面色一变,如果真的被叶青关在这里一整天,以洪天祥多疑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猜疑他呢。
  
      “你究竟想怎么样?”周宏斌怒道:“姓叶的,你快点放开我,不然九川县的警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你能把我关在这里一整天时间吗?不可能的,县局现在正在全面找我,你关不了我多长时间的!”
  
      “那咱们就试试!”叶青转身走到砖窑门口,瞥了周宏斌一眼,道:“你在这里考虑一段时间,我晚上会回来,估计到时候你会改变主意的!”
  
      叶青说完,径直离开了砖窑,顺便把砖窑门也给锁上了。
  
      这砖窑很是破旧,附近也很荒僻,很少会有人来这个地方的。叶青离开砖窑,便给疯狗打了电话,和疯狗定了在南城口见面。
  
      疯狗把李连山那辆路虎开了过来,叶青把警车交给他,交代他开着警车顺小道离开九川县,一直不停地开下去。叶青要把那些警察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这辆车上,而他还要回县城做别的事情。
  
      刚回到县城,叶青便接到了杨老五的电话,他已经把袁小正接出来了,已经安排到医院里住下了。袁小正伤的不轻,关键是身上有几处刀伤,杨老五已经让人拍了照片作为证据留下来。
  
      叶青没有去看袁小正,因为他知道现在警察肯定在盯着袁小正,等他回去呢。叶青给杨老五交代了几句话,便又开车赶到西城区的集贸市场。
  
      这个集贸市场是九川县最为混乱的地方,也是小摊小贩最多的地方。贩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几乎都集中在这里,也是九川县卖东西最便宜的地方,是下等人聚集的地方。
  
      叶青将车停在市场外面一个宾馆门口,步行进入市场,在市场上转了大半圈,终于看到了一个卖书的摊位。
  
      所谓的书摊,其实就是一个人力拉车,上面整整齐齐摆放了很多书。旁边还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戴着厚厚的眼镜,面黄肌瘦,眼神涣散,无助地看着四周过往的行人。也不会吆喝,也不懂推销,纵然在这个满是穷人的地方,他也好像一个乞丐似的。
  
      看到老者这幅模样,叶青的眼眶不由红了。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备受学生尊敬的老教师顾先平。没想到,曾经意气风发的顾老师,现在竟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叶青大步走过去,刚想说话,旁边却突然走过来五六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为首一个青年,过来便一脚踹在顾先平坐的小板凳上,道:“老家伙,你知不知道你挡住交通了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