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五十七章洪天祥的两手准备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洪天祥坐在办公室里,秘书正在旁边给他汇报警察局的情况。
  
      袁小正已经被副局长潘洪亮放了,而周宏斌被叶青劫持,至今还没找到。只是得到消息,他劫持的那辆警车已经驶出九川县,直奔邓阳市去了。县局派了两个小队,沿路去追这辆车,准备将叶青拦下来。同时,局长王渊博还跟临县警方联系了一下,让他们在半路设置路障,协助他们拦截叶青的车。
  
      听完秘书的汇报,洪天祥不由皱起了眉头。袁小正被放掉的事情,其实也算不了什么。毕竟就是小孩子打架,洪天祥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为这件事去找一个高中生的麻烦。这件事,其实就是学校和周宏斌为了拍他的马屁,私自做的决定,洪天祥自己并没有插手。
  
      但是,他不插手,不代表潘洪亮就能放了袁小正。因为,人是周宏斌抓的,这个案子应该是由周宏斌来处理。潘洪亮越过周宏斌把人放了,一来有越权的嫌疑,二来,他明知道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还放了袁小正,这就有向洪天祥挑战的意思了。
  
      对于潘洪亮,洪天祥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对他而言,潘洪亮也只能算是个小人物罢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被叶青劫持的周宏斌,
  
      以洪天祥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一个正常人,只要心理没缺陷,一般都干不出劫持警察的事情。尤其是劫持了警察局副局长,还开着警车大摇大摆地往市里赶去,这种事的概率基本为零,至少这些年他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现在,叶青竟然劫持了周宏斌,还开着警车往市里赶去了,洪天祥不得不开始考虑叶青究竟要做什么了。很明显,叶青不是个傻子。而且,他得到的那些资料显示,叶青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还是被部队长官高度评价的指挥者。这样一个人物,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没有计划。所以,洪天祥有理由怀疑,叶青劫持周宏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他要谋划什么事!
  
      洪天祥翻阅了叶青与周宏斌之间的关系,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说有仇,就是这次周宏斌抓走袁小正的事情。但是,小孩子打架而已,也没必要闹这么大吧。思来想去,洪天祥都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正在头疼的时候,刚走出办公室的秘书突然又走了进来:“老板,刚收到消息。那个叶青,居然是顾先平的学生。当年顾先平对他很照顾,叶青能够把学上完,完全都是顾先平的帮助!”
  
      “顾先平?”洪天祥皱起眉头,他当然还记得这个名字,是高中的一个老教师。后来,因为与教育局局长之间的一些矛盾,被学校开除了。说来,这件事,学校做的的确不对,不过这与他都没有关系。唯一与他有关的就是顾先平的女儿跳楼那件事,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小舅子,是洪天祥一手把这件事摆平的。
  
      听到这个消息,洪天祥顿时恍然大悟。看来,叶青根本就是为了顾先平的事,才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的啊!
  
      洪天祥却不知道,叶青在劫持周宏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跳楼的女孩是他恩师顾先平的女儿。他只是听那个学生林鹏说了王副校长的那些事,才决定出手对付洪天祥的。而在得知顾雅清是顾先平的女儿之后,叶青就更加坚定了要将他扳倒的决心!
  
      周宏斌是洪天祥的人,也是洪天祥一手提携起来的手下。周宏斌知道洪天祥很多事,所以,洪天祥有理由怀疑,叶青把周宏斌劫持走,还把他往邓阳市带去,就是想利用周宏斌来对付自己的。
  
      沉默了好一会,洪天祥站起身,沉声道:“帮我联系王渊博,我现在就去局里。”
  
      “是!”秘书点头答应,匆忙出去办这件事了。
  
      洪天祥下楼上了车,面上始终带着阴冷之色。车辆开出好一会,他突然沉声道:“小许,一会你去见一下周宏斌的老婆,看看周宏斌家里有没有藏什么关键东西!”
  
      司机小许跟了洪天祥很多年,自然知道洪天祥说的关键东西是什么了。而且,他也知道,洪天祥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准备放弃周宏斌了。
  
      “是!”小许点头应道。
  
      洪天祥缓缓点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表情也越来越冷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叶青为什么要把周宏斌劫持到邓阳市。只要周宏斌不开口,叶青就算把他带到天涯海角也没用的啊。但是,想想周宏斌这个人,洪天祥心里又没底了。周宏斌不是那种能经得起打击的人,如果叶青对他用刑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什么都会交代出来了啊!
  
      想到这里,洪天祥猛地睁开眼,沉声道:“小许,把周宏斌的老婆孩子先接到城北住几天。等周宏斌回来了,再把他们送回来!”
  
      “是!”小许依然是那样点头,心里却开始狂跳了。他知道,洪天祥说这话,就是要对周宏斌下手了,要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他不知道洪天祥这短短几分钟之内,思想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但是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看来真的不简单了。
  
      小许把洪天祥送到县局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去做洪天祥交代的事情了。洪天祥径直走进县局,直奔局长王渊博的办公室。
  
      王渊博名义上虽然是洪天祥的下属,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并非上下属。王渊博这个局长,其实更有独立权,并不需要太给洪天祥面子。两人见面,王渊博只是随意客气了几句,请洪天祥在办公室内坐下。
  
      王渊博道:“洪书记这次来局里,不知道有什么指示呢?”
  
      “指示倒谈不上,只不过刚才听说县里发生了一件大案,我们县局的副局长竟然被人劫持了,这可是这么多年,在国内闻所未闻的事情啊!”洪天祥看着王渊博,沉声道:“发生这么大的事,估计用不了多久,整件事就会传遍全国了。所以,这一次这个案子,就等于是把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推到了风头浪尖上。如果这次的案子我们处理不好,恐怕对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的面子有影响啊!”
  
      王渊博点了点头,道:“这次的事情闹得实在太大了,真是这些年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不过,洪书记您尽管放心,我已经安排妥当,同时和临县的兄弟部门做了沟通,他们会配合我们捉拿这个歹徒的。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把这个案子破了!”
  
      “你有这个信心,当然是很好了。”洪天祥点头,道:“不过,破案归破案,我来,主要是想问一下,你准备用怎样的态度对待这样的案子呢?”
  
      王渊博看着洪天祥,道:“洪书记的意思呢?”
  
      “很简单!”洪天祥道:“这次的案子,就是对我们警察部门尊严的一次挑衅,也事关我们警察部门的威望。所以,我们警察部门必须拿出应有的强势,不能向任何人妥协。如果嫌疑犯不配合调查,关键时刻,可以格杀勿论!”
  
      王渊博眉头一皱,格杀勿论四个字从洪天祥嘴里说出来,实在太不适合了。不过,他心里也明白,洪天祥这就是在暗示他,要让他杀了叶青。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洪天祥看着王渊博,见他不说话,便轻声道:“我听说,指挥这次任务的是陈国新。这个小伙子不错,很有干劲,但魄力有些不足。如果他这次能打一个漂亮仗,能够显示出我们九川县警察的威严,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王渊博眼睛一亮,陈国新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是他最亲信的手下。陈国新最近跟洪天祥的一个亲信在争夺城关镇派出所所长的位置,这个位置可非常关键。城关镇,就是县城区的范围,等于就是县城范围的辖区,也就是在县局的眼皮子底下。这个所如果被洪天祥的人掌控了,那王渊博对县局的控制力就下降了许多。所以,王渊博很想让陈国新当上这个所长。
  
      而现在,洪天祥跟王渊博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对他的一次让步,同时也是一次交易。他的前提就是陈国新能够显示出九川县警察的威严,可是,怎么样才算显示了呢?毫无疑问,肯定是得杀了叶青,才能算是显示出威严啊!
  
      沉默了良久,王渊博缓缓点头,道:“洪书记说的没错,这一次,必须打出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的尊严。”
  
      洪天祥微微一笑,他知道王渊博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意见。在警方天罗地网的安排下,叶青肯定逃不出他们的围捕。只要王渊博能够杀了叶青,这件事就彻底结束了!
  
      当然,洪天祥也不会把所有筹码全部压在王渊博身上。所以,他还派了小许去抓周宏斌的老婆孩子。如果王渊博解决不了叶青,那他就要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了!
  
      洪天祥坐在办公室里,秘书正在旁边给他汇报警察局的情况。
  
      袁小正已经被副局长潘洪亮放了,而周宏斌被叶青劫持,至今还没找到。只是得到消息,他劫持的那辆警车已经驶出九川县,直奔邓阳市去了。县局派了两个小队,沿路去追这辆车,准备将叶青拦下来。同时,局长王渊博还跟临县警方联系了一下,让他们在半路设置路障,协助他们拦截叶青的车。
  
      听完秘书的汇报,洪天祥不由皱起了眉头。袁小正被放掉的事情,其实也算不了什么。毕竟就是小孩子打架,洪天祥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为这件事去找一个高中生的麻烦。这件事,其实就是学校和周宏斌为了拍他的马屁,私自做的决定,洪天祥自己并没有插手。
  
      但是,他不插手,不代表潘洪亮就能放了袁小正。因为,人是周宏斌抓的,这个案子应该是由周宏斌来处理。潘洪亮越过周宏斌把人放了,一来有越权的嫌疑,二来,他明知道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还放了袁小正,这就有向洪天祥挑战的意思了。
  
      对于潘洪亮,洪天祥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对他而言,潘洪亮也只能算是个小人物罢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被叶青劫持的周宏斌,
  
      以洪天祥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一个正常人,只要心理没缺陷,一般都干不出劫持警察的事情。尤其是劫持了警察局副局长,还开着警车大摇大摆地往市里赶去,这种事的概率基本为零,至少这些年他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现在,叶青竟然劫持了周宏斌,还开着警车往市里赶去了,洪天祥不得不开始考虑叶青究竟要做什么了。很明显,叶青不是个傻子。而且,他得到的那些资料显示,叶青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还是被部队长官高度评价的指挥者。这样一个人物,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没有计划。所以,洪天祥有理由怀疑,叶青劫持周宏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他要谋划什么事!
  
      洪天祥翻阅了叶青与周宏斌之间的关系,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说有仇,就是这次周宏斌抓走袁小正的事情。但是,小孩子打架而已,也没必要闹这么大吧。思来想去,洪天祥都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正在头疼的时候,刚走出办公室的秘书突然又走了进来:“老板,刚收到消息。那个叶青,居然是顾先平的学生。当年顾先平对他很照顾,叶青能够把学上完,完全都是顾先平的帮助!”
  
      “顾先平?”洪天祥皱起眉头,他当然还记得这个名字,是高中的一个老教师。后来,因为与教育局局长之间的一些矛盾,被学校开除了。说来,这件事,学校做的的确不对,不过这与他都没有关系。唯一与他有关的就是顾先平的女儿跳楼那件事,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小舅子,是洪天祥一手把这件事摆平的。
  
      听到这个消息,洪天祥顿时恍然大悟。看来,叶青根本就是为了顾先平的事,才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的啊!
  
      洪天祥却不知道,叶青在劫持周宏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跳楼的女孩是他恩师顾先平的女儿。他只是听那个学生林鹏说了王副校长的那些事,才决定出手对付洪天祥的。而在得知顾雅清是顾先平的女儿之后,叶青就更加坚定了要将他扳倒的决心!
  
      周宏斌是洪天祥的人,也是洪天祥一手提携起来的手下。周宏斌知道洪天祥很多事,所以,洪天祥有理由怀疑,叶青把周宏斌劫持走,还把他往邓阳市带去,就是想利用周宏斌来对付自己的。
  
      沉默了好一会,洪天祥站起身,沉声道:“帮我联系王渊博,我现在就去局里。”
  
      “是!”秘书点头答应,匆忙出去办这件事了。
  
      洪天祥下楼上了车,面上始终带着阴冷之色。车辆开出好一会,他突然沉声道:“小许,一会你去见一下周宏斌的老婆,看看周宏斌家里有没有藏什么关键东西!”
  
      司机小许跟了洪天祥很多年,自然知道洪天祥说的关键东西是什么了。而且,他也知道,洪天祥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准备放弃周宏斌了。
  
      “是!”小许点头应道。
  
      洪天祥缓缓点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表情也越来越冷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叶青为什么要把周宏斌劫持到邓阳市。只要周宏斌不开口,叶青就算把他带到天涯海角也没用的啊。但是,想想周宏斌这个人,洪天祥心里又没底了。周宏斌不是那种能经得起打击的人,如果叶青对他用刑的话,说不定他真的什么都会交代出来了啊!
  
      想到这里,洪天祥猛地睁开眼,沉声道:“小许,把周宏斌的老婆孩子先接到城北住几天。等周宏斌回来了,再把他们送回来!”
  
      “是!”小许依然是那样点头,心里却开始狂跳了。他知道,洪天祥说这话,就是要对周宏斌下手了,要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他不知道洪天祥这短短几分钟之内,思想为何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但是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看来真的不简单了。
  
      小许把洪天祥送到县局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去做洪天祥交代的事情了。洪天祥径直走进县局,直奔局长王渊博的办公室。
  
      王渊博名义上虽然是洪天祥的下属,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并非上下属。王渊博这个局长,其实更有独立权,并不需要太给洪天祥面子。两人见面,王渊博只是随意客气了几句,请洪天祥在办公室内坐下。
  
      王渊博道:“洪书记这次来局里,不知道有什么指示呢?”
  
      “指示倒谈不上,只不过刚才听说县里发生了一件大案,我们县局的副局长竟然被人劫持了,这可是这么多年,在国内闻所未闻的事情啊!”洪天祥看着王渊博,沉声道:“发生这么大的事,估计用不了多久,整件事就会传遍全国了。所以,这一次这个案子,就等于是把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推到了风头浪尖上。如果这次的案子我们处理不好,恐怕对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的面子有影响啊!”
  
      王渊博点了点头,道:“这次的事情闹得实在太大了,真是这些年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不过,洪书记您尽管放心,我已经安排妥当,同时和临县的兄弟部门做了沟通,他们会配合我们捉拿这个歹徒的。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把这个案子破了!”
  
      “你有这个信心,当然是很好了。”洪天祥点头,道:“不过,破案归破案,我来,主要是想问一下,你准备用怎样的态度对待这样的案子呢?”
  
      王渊博看着洪天祥,道:“洪书记的意思呢?”
  
      “很简单!”洪天祥道:“这次的案子,就是对我们警察部门尊严的一次挑衅,也事关我们警察部门的威望。所以,我们警察部门必须拿出应有的强势,不能向任何人妥协。如果嫌疑犯不配合调查,关键时刻,可以格杀勿论!”
  
      王渊博眉头一皱,格杀勿论四个字从洪天祥嘴里说出来,实在太不适合了。不过,他心里也明白,洪天祥这就是在暗示他,要让他杀了叶青。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洪天祥看着王渊博,见他不说话,便轻声道:“我听说,指挥这次任务的是陈国新。这个小伙子不错,很有干劲,但魄力有些不足。如果他这次能打一个漂亮仗,能够显示出我们九川县警察的威严,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好事!”
  
      王渊博眼睛一亮,陈国新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人,是他最亲信的手下。陈国新最近跟洪天祥的一个亲信在争夺城关镇派出所所长的位置,这个位置可非常关键。城关镇,就是县城区的范围,等于就是县城范围的辖区,也就是在县局的眼皮子底下。这个所如果被洪天祥的人掌控了,那王渊博对县局的控制力就下降了许多。所以,王渊博很想让陈国新当上这个所长。
  
      而现在,洪天祥跟王渊博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对他的一次让步,同时也是一次交易。他的前提就是陈国新能够显示出九川县警察的威严,可是,怎么样才算显示了呢?毫无疑问,肯定是得杀了叶青,才能算是显示出威严啊!
  
      沉默了良久,王渊博缓缓点头,道:“洪书记说的没错,这一次,必须打出我们九川县警察部门的尊严。”
  
      洪天祥微微一笑,他知道王渊博已经同意了自己的意见。在警方天罗地网的安排下,叶青肯定逃不出他们的围捕。只要王渊博能够杀了叶青,这件事就彻底结束了!
  
      当然,洪天祥也不会把所有筹码全部压在王渊博身上。所以,他还派了小许去抓周宏斌的老婆孩子。如果王渊博解决不了叶青,那他就要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