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五十八章仗义多是屠狗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顾先平本来不想让叶青去看自己的女儿,但是,经不起叶青的坚持,最后只能带着叶青去了一个弯弯道道的巷子里面。
  
      看着四周的矮墙和破旧的建筑,叶青不由诧异,奇道:“顾老师,咱们不是去看雅清吗?不去医院吗?”
  
      听到这话,顾先平的泪水不由夺眶而出,浑浊的泪珠顺着皱纹在脸上淌下。旁边陈俊重重叹了口气,道:“叶青,顾老师哪……哪有钱让雅清去医院啊!”
  
      “啊?”叶青不由一愣,顾雅清从楼上摔下来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住院?这换做任何一个人,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送到医院啊,顾先平到底穷困潦倒到哪一步了呢?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小诊所前。小诊所看起来很是黑暗,但里面还有不少病人,在里面打点滴或者是等待治疗。诊所的条件很差,里面的卫生条件也根本不达标,几个简易竹床堆在墙边,放了几床发黑的棉被,就算是所谓的病床了。
  
      纵然如此,这里面的病人,也比那些大医院什么的要多得多。这年头,穷人实在太多了,而医院进去一趟,没有个几百块钱是根本出不来的。在这小诊所,小痛小病的,几块钱十几块钱就能搞定。巨大的差价,让这种小诊所在小县城乡镇尤其的盛行。尽管各种关于小诊所的医疗事故层出不穷,但是,穷人是没有选择的!
  
      顾先平走进诊所,正在看病的医生跟他打了声招呼,看那样子,应该也是顾先平以前的学生。
  
      医生道:“顾老师,雅清上午醒了一会,不过又睡下了。我给她换了药,您上去看看吧。”
  
      顾先平点了点头,面色有些促狭,低声道:“那个,今天……今天的药用了多少钱?”
  
      “哎呀,顾老师,您就别跟我谈这钱不钱的事了。先把雅清的伤治好,等您以后宽裕了再给我也行!”医生说着,朝陈俊打了个招呼,道:“俊儿,吃了没?你嫂子煮了豆汤,一会你下来端点,顺便给顾老师端点上去。”
  
      陈俊摆了摆手,道:“侯哥,你就不用管我了,把顾老师照顾好就行了!”
  
      “什么话嘛,你能吃得了多少啊!”那叫侯哥的医生笑了笑,看了看站在后面的叶青,又看了看陈俊。
  
      “哦,忘了给你介绍了。”陈俊会意,道:“这位也是顾老师的学生,叶青,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吧。”
  
      “叶青?这名字听着很熟啊!”侯哥挠了挠头,突然道:“叶青,你……你就是考上北方大学的那个学生吧?”
  
      叶青考上北方大学的事情,在顾先平的这些学生里面传得很广,可以说是那几届学生里面考的最好的一个人了。顾先平经常也说起他的名字,所以,这侯哥也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
  
      叶青点了点头,跟侯哥握了握手,由衷地道:“侯哥,谢谢你帮助顾老师。”
  
      “哎,顾老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能不帮他吗?”侯哥笑道:“我上学那会儿很调皮,有一次在学校前面的池塘玩,结果就给摔进去了。要不是顾老师奋不顾身跳进去把我捞起来,还把我背到十几里外的卫生所,我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听着往事,顾先平有些羞涩和感慨,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发生这些往事的时候,他是学校意气风发的教师,而现在,他只是一个摆地摊的。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他身上真的是凸显的淋漓尽致啊。
  
      叶青看了顾先平一眼,教学那几年,顾先平帮助过的学生真的不少。可是,他如今落魄至此,真正帮他的又有几人呢?一个地头蛇模样的小混混,还有一个黑诊所的医生,只此罢了。顾先平教过的学生里面,不乏有钱人和当权者,但是,这些人又何曾回过头看他一眼呢?看来,那句话说的不错,仗义多是屠狗辈。
  
      想想在深川市遇到的事情,那些有钱的大家族和企业,充斥着尔虞我诈心狠手辣。而偏偏就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才真正懂得义气,这便是这个社会啊!
  
      陈俊调笑道:“顾老师那些年帮过的人可多了去了,就那个池塘,顾老师救过好几个像你这样的调皮孩子呢!”
  
      “你个无赖,你是没掉过那个池塘,但你也从树上摔下来过啊!”侯哥笑了笑,摆手道:“叶青,你先跟顾老师上楼看看雅清吧。俊儿,你去厨房,给顾老师乘碗汤,顾老师今天估计又没吃饭!”
  
      “好嘞!”陈俊点头,对叶青道:“叶青,你先跟顾老师一起上楼,这边交给我就可以了。”
  
      叶青跟着顾先平上了楼,陈俊走到后厨,刚盛了一碗粥,还未端出来,侯哥便走了进来。
  
      侯哥堵住陈俊,道:“俊儿,那个叶青,他是干什么的啊?”
  
      陈俊道:“不知道,反正都是顾老师的学生。他既然回来找顾老师,应该不会对顾老师现在的情况坐视不理吧!”
  
      “他是北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我算了一下,到现在毕业估计也有五六年了。以他毕业那个学校来说,现在的他,咋说也绝对不是穷人了。”侯哥叹了口气,道:“他要是真想帮顾老师,最好帮雅清找个医院。雅清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我这里真的是控制不住。我都不敢跟顾老师说这件事,他年纪大了,要是再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真不知道他能不能经受的了这个打击啊。”
  
      陈俊想了想,道:“去医院的话,得花多少钱啊?”
  
      侯哥道:“雅清伤的是头部,很麻烦。真要送到医院,咱俩的钱加起来,还不够几天折腾的呢!”
  
      陈俊瞪眼道:“我靠?是不是啊?侯哥,这几年你当医生也赚了不少钱吧,那医院得花多少钱啊?”
  
      侯哥道:“雅清现在的情况,十有**得在脑部动手术,这随便动一下就是二三十万啊。”
  
      陈俊顿时傻眼了,二三万对他来说都是个天文数字。二三十万,把他卖了也换不到这么多钱啊。
  
      “二三十万……”陈俊咽了口唾沫,道:“这么大一笔钱,就算……就算叶青再有钱,他……他舍得一次拿出来吗?”
  
      “我就是在想这件事啊!”侯哥怅然叹了口气,道:“顾老师这么好一个人,为什么偏偏就遇上了这样的事呢?哎,这他妈究竟是什么社会啊?”
  
      陈俊也陷入了沉默,他跟侯哥一样的郁闷。而且,两人心中更多的还是在思索,叶青究竟会不会帮顾先平。就算他肯帮,可是,他能否拿出这么大一笔钱,他能否舍得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呢?
  
      两人都知道,这件事的希望很渺小。毕竟,二三十万,对某些人来说,相当于一辈子的积蓄了啊!
  
      “哎,就算他能出这么多钱,就算能救得了雅清,但是,这口气,我怕顾老师也咽不下去啊!”陈俊咬着牙,道:“王同那个王八蛋,我真想拿个刀砍死他个杂碎!先设计把顾老师开除了公职,又把雅清害成这样,结果还倒打一耙,一分钱都不赔,还想找顾老师要损失费。王八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杂碎啊?”
  
      “行了,你也别太激动了!”侯哥拍了拍陈俊的肩膀,道:“谁叫人家有权呢?你啊,还是老实点吧。王同那什么背景,你要真跟他斗,估计把你小命搭上,也未必能把人怎么样。好死不如赖活着,能苟延残喘,就别想那拼命的事。”
  
      “靠,我这跟你的看法就不一样!”陈俊摇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脾气,谁要惹了我,我宁肯拼了命,也不能在人脚底下生存。他妈的,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要我看,临死拉个垫背的,这才叫轰轰烈烈。就那些有钱人,腰缠几百万几千万的,真要跟我一起死了,你说他们后悔不后悔?”
  
      侯哥瞥了陈俊一眼,道:“你这人的思想,还真邪恶啊。”
  
      “这怎么能叫邪恶呢?这叫爷们!”陈俊摆了摆手,道:“你是不会懂得,我不跟你废话了,我先把这些吃的给顾老师送上去吧。中午我出门了,他估计又没吃午饭。哎,我都跟那边几个饭店交代了,只要他去吃饭,都不要钱,但他偏偏就是脸皮薄。每一顿省这一块钱,有多大用处啊!”
  
      “去吧去吧。”侯哥给陈俊让开路,道:“对了,找个机会给叶青暗示下。如果他能帮忙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了。如果他不愿意帮忙,那也就算了,人各有志嘛!”
  
      “他要真不愿帮忙,那我这辈子都看不起他!”陈俊嚷嚷了一句,端着粥上了楼。
  
      侯哥看着陈俊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刚要起身出这厨房,手机突然响起。侯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立马又皱起了眉头。
  
      侯哥接通电话,立刻怒道:“老三,你干什么?我说过了,顾老师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给你说,你不用再劝我了,我就是要给他女儿看病。怎么的,我自家诊所给别人看病,还得征求谁的意见啊?”
  
      顾先平本来不想让叶青去看自己的女儿,但是,经不起叶青的坚持,最后只能带着叶青去了一个弯弯道道的巷子里面。
  
      看着四周的矮墙和破旧的建筑,叶青不由诧异,奇道:“顾老师,咱们不是去看雅清吗?不去医院吗?”
  
      听到这话,顾先平的泪水不由夺眶而出,浑浊的泪珠顺着皱纹在脸上淌下。旁边陈俊重重叹了口气,道:“叶青,顾老师哪……哪有钱让雅清去医院啊!”
  
      “啊?”叶青不由一愣,顾雅清从楼上摔下来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住院?这换做任何一个人,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送到医院啊,顾先平到底穷困潦倒到哪一步了呢?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了一个小诊所前。小诊所看起来很是黑暗,但里面还有不少病人,在里面打点滴或者是等待治疗。诊所的条件很差,里面的卫生条件也根本不达标,几个简易竹床堆在墙边,放了几床发黑的棉被,就算是所谓的病床了。
  
      纵然如此,这里面的病人,也比那些大医院什么的要多得多。这年头,穷人实在太多了,而医院进去一趟,没有个几百块钱是根本出不来的。在这小诊所,小痛小病的,几块钱十几块钱就能搞定。巨大的差价,让这种小诊所在小县城乡镇尤其的盛行。尽管各种关于小诊所的医疗事故层出不穷,但是,穷人是没有选择的!
  
      顾先平走进诊所,正在看病的医生跟他打了声招呼,看那样子,应该也是顾先平以前的学生。
  
      医生道:“顾老师,雅清上午醒了一会,不过又睡下了。我给她换了药,您上去看看吧。”
  
      顾先平点了点头,面色有些促狭,低声道:“那个,今天……今天的药用了多少钱?”
  
      “哎呀,顾老师,您就别跟我谈这钱不钱的事了。先把雅清的伤治好,等您以后宽裕了再给我也行!”医生说着,朝陈俊打了个招呼,道:“俊儿,吃了没?你嫂子煮了豆汤,一会你下来端点,顺便给顾老师端点上去。”
  
      陈俊摆了摆手,道:“侯哥,你就不用管我了,把顾老师照顾好就行了!”
  
      “什么话嘛,你能吃得了多少啊!”那叫侯哥的医生笑了笑,看了看站在后面的叶青,又看了看陈俊。
  
      “哦,忘了给你介绍了。”陈俊会意,道:“这位也是顾老师的学生,叶青,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吧。”
  
      “叶青?这名字听着很熟啊!”侯哥挠了挠头,突然道:“叶青,你……你就是考上北方大学的那个学生吧?”
  
      叶青考上北方大学的事情,在顾先平的这些学生里面传得很广,可以说是那几届学生里面考的最好的一个人了。顾先平经常也说起他的名字,所以,这侯哥也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他。
  
      叶青点了点头,跟侯哥握了握手,由衷地道:“侯哥,谢谢你帮助顾老师。”
  
      “哎,顾老师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能不帮他吗?”侯哥笑道:“我上学那会儿很调皮,有一次在学校前面的池塘玩,结果就给摔进去了。要不是顾老师奋不顾身跳进去把我捞起来,还把我背到十几里外的卫生所,我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听着往事,顾先平有些羞涩和感慨,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发生这些往事的时候,他是学校意气风发的教师,而现在,他只是一个摆地摊的。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他身上真的是凸显的淋漓尽致啊。
  
      叶青看了顾先平一眼,教学那几年,顾先平帮助过的学生真的不少。可是,他如今落魄至此,真正帮他的又有几人呢?一个地头蛇模样的小混混,还有一个黑诊所的医生,只此罢了。顾先平教过的学生里面,不乏有钱人和当权者,但是,这些人又何曾回过头看他一眼呢?看来,那句话说的不错,仗义多是屠狗辈。
  
      想想在深川市遇到的事情,那些有钱的大家族和企业,充斥着尔虞我诈心狠手辣。而偏偏就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才真正懂得义气,这便是这个社会啊!
  
      陈俊调笑道:“顾老师那些年帮过的人可多了去了,就那个池塘,顾老师救过好几个像你这样的调皮孩子呢!”
  
      “你个无赖,你是没掉过那个池塘,但你也从树上摔下来过啊!”侯哥笑了笑,摆手道:“叶青,你先跟顾老师上楼看看雅清吧。俊儿,你去厨房,给顾老师乘碗汤,顾老师今天估计又没吃饭!”
  
      “好嘞!”陈俊点头,对叶青道:“叶青,你先跟顾老师一起上楼,这边交给我就可以了。”
  
      叶青跟着顾先平上了楼,陈俊走到后厨,刚盛了一碗粥,还未端出来,侯哥便走了进来。
  
      侯哥堵住陈俊,道:“俊儿,那个叶青,他是干什么的啊?”
  
      陈俊道:“不知道,反正都是顾老师的学生。他既然回来找顾老师,应该不会对顾老师现在的情况坐视不理吧!”
  
      “他是北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我算了一下,到现在毕业估计也有五六年了。以他毕业那个学校来说,现在的他,咋说也绝对不是穷人了。”侯哥叹了口气,道:“他要是真想帮顾老师,最好帮雅清找个医院。雅清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我这里真的是控制不住。我都不敢跟顾老师说这件事,他年纪大了,要是再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真不知道他能不能经受的了这个打击啊。”
  
      陈俊想了想,道:“去医院的话,得花多少钱啊?”
  
      侯哥道:“雅清伤的是头部,很麻烦。真要送到医院,咱俩的钱加起来,还不够几天折腾的呢!”
  
      陈俊瞪眼道:“我靠?是不是啊?侯哥,这几年你当医生也赚了不少钱吧,那医院得花多少钱啊?”
  
      侯哥道:“雅清现在的情况,十有**得在脑部动手术,这随便动一下就是二三十万啊。”
  
      陈俊顿时傻眼了,二三万对他来说都是个天文数字。二三十万,把他卖了也换不到这么多钱啊。
  
      “二三十万……”陈俊咽了口唾沫,道:“这么大一笔钱,就算……就算叶青再有钱,他……他舍得一次拿出来吗?”
  
      “我就是在想这件事啊!”侯哥怅然叹了口气,道:“顾老师这么好一个人,为什么偏偏就遇上了这样的事呢?哎,这他妈究竟是什么社会啊?”
  
      陈俊也陷入了沉默,他跟侯哥一样的郁闷。而且,两人心中更多的还是在思索,叶青究竟会不会帮顾先平。就算他肯帮,可是,他能否拿出这么大一笔钱,他能否舍得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呢?
  
      两人都知道,这件事的希望很渺小。毕竟,二三十万,对某些人来说,相当于一辈子的积蓄了啊!
  
      “哎,就算他能出这么多钱,就算能救得了雅清,但是,这口气,我怕顾老师也咽不下去啊!”陈俊咬着牙,道:“王同那个王八蛋,我真想拿个刀砍死他个杂碎!先设计把顾老师开除了公职,又把雅清害成这样,结果还倒打一耙,一分钱都不赔,还想找顾老师要损失费。王八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杂碎啊?”
  
      “行了,你也别太激动了!”侯哥拍了拍陈俊的肩膀,道:“谁叫人家有权呢?你啊,还是老实点吧。王同那什么背景,你要真跟他斗,估计把你小命搭上,也未必能把人怎么样。好死不如赖活着,能苟延残喘,就别想那拼命的事。”
  
      “靠,我这跟你的看法就不一样!”陈俊摇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脾气,谁要惹了我,我宁肯拼了命,也不能在人脚底下生存。他妈的,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要我看,临死拉个垫背的,这才叫轰轰烈烈。就那些有钱人,腰缠几百万几千万的,真要跟我一起死了,你说他们后悔不后悔?”
  
      侯哥瞥了陈俊一眼,道:“你这人的思想,还真邪恶啊。”
  
      “这怎么能叫邪恶呢?这叫爷们!”陈俊摆了摆手,道:“你是不会懂得,我不跟你废话了,我先把这些吃的给顾老师送上去吧。中午我出门了,他估计又没吃午饭。哎,我都跟那边几个饭店交代了,只要他去吃饭,都不要钱,但他偏偏就是脸皮薄。每一顿省这一块钱,有多大用处啊!”
  
      “去吧去吧。”侯哥给陈俊让开路,道:“对了,找个机会给叶青暗示下。如果他能帮忙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了。如果他不愿意帮忙,那也就算了,人各有志嘛!”
  
      “他要真不愿帮忙,那我这辈子都看不起他!”陈俊嚷嚷了一句,端着粥上了楼。
  
      侯哥看着陈俊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刚要起身出这厨房,手机突然响起。侯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立马又皱起了眉头。
  
      侯哥接通电话,立刻怒道:“老三,你干什么?我说过了,顾老师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给你说,你不用再劝我了,我就是要给他女儿看病。怎么的,我自家诊所给别人看病,还得征求谁的意见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