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六十二章杀人医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洪天祥现在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抓走周宏斌的老婆孩子。现在想想,这次的事情,他有点过于沉不住气了。
  
      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他就完全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叶青在众目睽睽之下劫持了县警察局副局长周宏斌,还抢走了一辆警车,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警车还一路直奔邓阳市而去,让洪天祥第一时间就开始猜测叶青是不是准备带着周宏斌去揭发自己。
  
      这种情况下,换任何一个人都得方寸大乱。所以,洪天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赶紧去销毁周宏斌那边的证据,同时利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他却没想到,那辆警车只是叶青的一个幌子而已,叶青和周宏斌根本就没有离开九川县。甚至,周宏斌根本就没有屈服。
  
      可是,这一下他抓走了周宏斌的老婆孩子,被周宏斌亲眼看到。周宏斌本来不会屈服的,但这一下,周宏斌肯定要扭过头来对付他了!
  
      洪天祥紧皱眉头,事情走到这一步,大部分都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现在,他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尽快找到周宏斌,将他杀了灭口。要么就是通过市里的关系摆平这件事,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市里的那些关系能否摆平这件事,因为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真的不容易处理。所以,最好就是选择第一个办法,杀人灭口。可是,想杀人灭口,也得能找到周宏斌啊,谁知道叶青现在把他带到哪了呢?
  
      “老板,老板?”见洪天祥不说话,小许又低喊了两声,让洪天祥回过神来。
  
      “怎么了?”洪天祥沉声道。
  
      “老板,其实你也不用着急。”小许道:“刚才姓叶的进来打伤我们,他以为我晕了,其实我并没有晕,他跟周宏斌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洪天祥急道。
  
      小许低声道:“我听他吩咐他的手下,让他们在他们住的那个宾馆里再开一个房间,要把周宏斌一家人安排进去。老板,只要他们还在九川县,那他们就逃不出咱们的控制范围啊!”
  
      听到这话,洪天祥不由大喜过望,道:“好!好!很好!你现在立刻去找何彪,让他给我安排人,去把周宏斌给我杀了!”
  
      “没问题!”小许点头应道,刚要挂掉电话,洪天祥却突然改口:“不对,不对,不对。不能去找何彪,不能去找何彪?”
  
      “啊?”小许诧异,奇道:“为什么啊?”
  
      “何彪这个人野心太大,背后还有胡亮,以及从市里来的那个老狐狸。要是让他们抓住这件事,那我以后岂不是要任他们摆布了?”洪天祥皱着眉头,沉声道:“你去找林峰,让他安排几个人,把这件事处理好。还有,最好连那个什么叶青一起做掉,做成是他拒捕袭警而被开枪格杀的局面,把周宏斌的死弄成意外。”
  
      “是!”小许答应一声,这才放下电话,匆忙跑出去办这件事了。
  
      交代完这件事,洪天祥这才慢慢坐在沙发上。但是,心里还有些不安,沉吟良久,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市里一人的号码。
  
      而在同一时间,何彪在县城的一处茶楼,一个表情恍惚的男子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茶楼。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小诊所的医生侯哥。
  
      这里说是一个茶楼,其实就是何彪开的一个赌场。楼上的几个包房,全都是赌厅,进出很大,所以何彪每晚几乎都在这里坐镇。
  
      见到这男子进来,一个服务员立马迎了过来,道:“先生,一个人来玩,还是跟朋友一起来啊?”
  
      侯哥眼眶发红,看了服务员一眼,喏喏地道:“何……何老板在吗?”
  
      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侯哥一番,道:“你说彪哥?你认识彪哥?”
  
      侯哥摇了摇头,道:“我……我想见一见何老板。”
  
      服务员看侯哥这样子,心知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很干脆地道:“不好意思,彪哥现在在忙着,没时间会客。”
  
      侯哥急道:“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彪哥说啊……”
  
      服务员瞥了侯哥一眼,道:“彪哥现在正在跟人谈生意,谈的是好几百万的大生意,你的事能有多重要?”
  
      侯哥咬了咬牙,道:“你……你跟彪哥通传一声,就……就说是……是顾先平的事……我知道顾先平在哪……”
  
      “顾先平?”服务员愣了一下,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顾先平不顾先平的,彪哥现在正忙着,别来烦他,明白不?”
  
      侯哥急道:“你跟他说一声,彪哥知道,他……他知道顾先平是谁。而且,彪哥现在正在找顾先平,我知道顾先平在哪啊!”
  
      服务员不耐烦地道:“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我都说了,彪哥在忙,没时间听你废话。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侯哥急道:“我说的是真的,真的,顾先平的事。你要不信,你去问一下彪哥,他绝对知道的啊!”
  
      “你他妈……”服务员正想发怒,旁边一个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了,我上去问问吧。真要有什么急事,彪哥以后生气了,咱俩也担当不起啊!”
  
      服务员这才将握起的拳头松开,愤愤瞪了侯哥一眼,道:“他妈的,要是没什么重要事,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那男子上楼,没多久便又跑了下来,对侯哥道:“彪哥请你上去。”
  
      站在旁边瞪着眼想要发怒的服务员顿时愣住了,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惊愕地看着侯哥跟那男子一起上了楼。
  
      楼上包间里,何彪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侯哥被人带上来,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冷笑。
  
      何彪身边站着几个人,上午被叶青打了一顿的侯三正在这里站着。看到侯哥进来,不由愣了一下,道:“老大,你怎么来了?”
  
      何彪看了侯三一眼,道:“怎么,你们认识?”
  
      侯三匆忙回道:“大哥,他……他是我亲哥哥侯大。”
  
      “哦,这么说还是自己人了啊。”何彪看着侯大,道:“这就是你那个开诊所的哥哥啊?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别客气了,来来来,坐。”
  
      侯大畏畏缩缩地走到何彪身边坐下,双手抱着衣服,身体还在不断地哆嗦。
  
      看到他这样子,何彪只以为自己的气势吓住了他,不由更是狂妄。他伸手拍了拍沙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之前有什么误会,就别再计较了。之前那一页翻过去算了,只要你帮我找到顾先平,你诊所的损失,我赔你两倍!”
  
      说完,何彪看着侯大,嘴角还带着一丝冷笑。他说的倒是好听,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的,事实上他根本没把侯大这样的人看在眼里。看侯大在他面前颤抖的那样子,他心里就是无尽的鄙夷。
  
      侯大身体哆嗦个不停,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声道:“顾老师……顾老师在……”
  
      “在哪?”何彪没听清,往侯大那边靠了一些,道:“说清楚点,不用害怕。咱们都是自己人,怕什么啊?来,再说一遍我听听。”
  
      “顾老师在……”侯大的声音依然很低,何彪依然听不清楚。他有些怒了,但是,又怕把这个侯大给吓得说不出话,最后只能走过去坐在侯大身边,道:“说清楚点,你放心,只要找到顾先平,我就……”
  
      话音未落,何彪面色突变,猛然跳起来,一拳打在侯大脸上,直接把侯大打倒在地。
  
      站在旁边的侯三不由一愣,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王八蛋,敢偷袭老子!”何彪捂着左腰,怒道:“得亏老子反应快,要不然老子就亏大了!”
  
      何彪捂着的左腰,隐隐有血水渗出,看样子已经受伤了。再看侯大,他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侯大擦去嘴角的血迹,面容狰狞,大吼一声跳了起来,再次朝何彪扑了过去。
  
      何彪抬脚踹在侯大胸口,顿时把侯大踹得倒飞出去。
  
      “妈的,跟老子玩,你有几条命够玩啊!”何彪一把扯下上身的衣服,看了看伤口,道:“操,别说这点皮外伤了。就算老子真被你捅一刀,你他妈也不是老子的对手。王八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敢跟老子玩命。******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说着,何彪一摆手,怒吼道:“往死里给我打,只要他不说出顾先平的下落,就给我弄死他!”
  
      旁边几个壮汉立马冲了上去,围着侯大便开始拳打脚踢起来。侯大本身就瘦弱,又被何彪打得受伤不轻,被这么多人围住,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了,被打得口鼻出血,凄惨至极。
  
      “老大!老大!”侯三在旁边看得大惊失色,急道:“大哥,大哥,你……你饶他一命吧……”
  
      “放你妈的屁,他差点杀了老子,让我饶他?”何彪一瞪眼,道:“那也行,你让他把顾先平的下落说出来,再留一只手下来,我他妈就放过他!”
  
      洪天祥现在有些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抓走周宏斌的老婆孩子。现在想想,这次的事情,他有点过于沉不住气了。
  
      其实,这件事从一开始,他就完全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叶青在众目睽睽之下劫持了县警察局副局长周宏斌,还抢走了一辆警车,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警车还一路直奔邓阳市而去,让洪天祥第一时间就开始猜测叶青是不是准备带着周宏斌去揭发自己。
  
      这种情况下,换任何一个人都得方寸大乱。所以,洪天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赶紧去销毁周宏斌那边的证据,同时利用周宏斌的老婆孩子来威胁周宏斌。他却没想到,那辆警车只是叶青的一个幌子而已,叶青和周宏斌根本就没有离开九川县。甚至,周宏斌根本就没有屈服。
  
      可是,这一下他抓走了周宏斌的老婆孩子,被周宏斌亲眼看到。周宏斌本来不会屈服的,但这一下,周宏斌肯定要扭过头来对付他了!
  
      洪天祥紧皱眉头,事情走到这一步,大部分都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现在,他只有两条路,要么就是尽快找到周宏斌,将他杀了灭口。要么就是通过市里的关系摆平这件事,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市里的那些关系能否摆平这件事,因为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真的不容易处理。所以,最好就是选择第一个办法,杀人灭口。可是,想杀人灭口,也得能找到周宏斌啊,谁知道叶青现在把他带到哪了呢?
  
      “老板,老板?”见洪天祥不说话,小许又低喊了两声,让洪天祥回过神来。
  
      “怎么了?”洪天祥沉声道。
  
      “老板,其实你也不用着急。”小许道:“刚才姓叶的进来打伤我们,他以为我晕了,其实我并没有晕,他跟周宏斌说的那些话,我都听见了。”
  
      “你听见什么了?”洪天祥急道。
  
      小许低声道:“我听他吩咐他的手下,让他们在他们住的那个宾馆里再开一个房间,要把周宏斌一家人安排进去。老板,只要他们还在九川县,那他们就逃不出咱们的控制范围啊!”
  
      听到这话,洪天祥不由大喜过望,道:“好!好!很好!你现在立刻去找何彪,让他给我安排人,去把周宏斌给我杀了!”
  
      “没问题!”小许点头应道,刚要挂掉电话,洪天祥却突然改口:“不对,不对,不对。不能去找何彪,不能去找何彪?”
  
      “啊?”小许诧异,奇道:“为什么啊?”
  
      “何彪这个人野心太大,背后还有胡亮,以及从市里来的那个老狐狸。要是让他们抓住这件事,那我以后岂不是要任他们摆布了?”洪天祥皱着眉头,沉声道:“你去找林峰,让他安排几个人,把这件事处理好。还有,最好连那个什么叶青一起做掉,做成是他拒捕袭警而被开枪格杀的局面,把周宏斌的死弄成意外。”
  
      “是!”小许答应一声,这才放下电话,匆忙跑出去办这件事了。
  
      交代完这件事,洪天祥这才慢慢坐在沙发上。但是,心里还有些不安,沉吟良久,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市里一人的号码。
  
      而在同一时间,何彪在县城的一处茶楼,一个表情恍惚的男子摇摇晃晃地走进了茶楼。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小诊所的医生侯哥。
  
      这里说是一个茶楼,其实就是何彪开的一个赌场。楼上的几个包房,全都是赌厅,进出很大,所以何彪每晚几乎都在这里坐镇。
  
      见到这男子进来,一个服务员立马迎了过来,道:“先生,一个人来玩,还是跟朋友一起来啊?”
  
      侯哥眼眶发红,看了服务员一眼,喏喏地道:“何……何老板在吗?”
  
      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侯哥一番,道:“你说彪哥?你认识彪哥?”
  
      侯哥摇了摇头,道:“我……我想见一见何老板。”
  
      服务员看侯哥这样子,心知他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很干脆地道:“不好意思,彪哥现在在忙着,没时间会客。”
  
      侯哥急道:“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彪哥说啊……”
  
      服务员瞥了侯哥一眼,道:“彪哥现在正在跟人谈生意,谈的是好几百万的大生意,你的事能有多重要?”
  
      侯哥咬了咬牙,道:“你……你跟彪哥通传一声,就……就说是……是顾先平的事……我知道顾先平在哪……”
  
      “顾先平?”服务员愣了一下,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顾先平不顾先平的,彪哥现在正忙着,别来烦他,明白不?”
  
      侯哥急道:“你跟他说一声,彪哥知道,他……他知道顾先平是谁。而且,彪哥现在正在找顾先平,我知道顾先平在哪啊!”
  
      服务员不耐烦地道:“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我都说了,彪哥在忙,没时间听你废话。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啊!”
  
      侯哥急道:“我说的是真的,真的,顾先平的事。你要不信,你去问一下彪哥,他绝对知道的啊!”
  
      “你他妈……”服务员正想发怒,旁边一个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了,我上去问问吧。真要有什么急事,彪哥以后生气了,咱俩也担当不起啊!”
  
      服务员这才将握起的拳头松开,愤愤瞪了侯哥一眼,道:“他妈的,要是没什么重要事,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那男子上楼,没多久便又跑了下来,对侯哥道:“彪哥请你上去。”
  
      站在旁边瞪着眼想要发怒的服务员顿时愣住了,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惊愕地看着侯哥跟那男子一起上了楼。
  
      楼上包间里,何彪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侯哥被人带上来,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冷笑。
  
      何彪身边站着几个人,上午被叶青打了一顿的侯三正在这里站着。看到侯哥进来,不由愣了一下,道:“老大,你怎么来了?”
  
      何彪看了侯三一眼,道:“怎么,你们认识?”
  
      侯三匆忙回道:“大哥,他……他是我亲哥哥侯大。”
  
      “哦,这么说还是自己人了啊。”何彪看着侯大,道:“这就是你那个开诊所的哥哥啊?既然都是自己人,那就别客气了,来来来,坐。”
  
      侯大畏畏缩缩地走到何彪身边坐下,双手抱着衣服,身体还在不断地哆嗦。
  
      看到他这样子,何彪只以为自己的气势吓住了他,不由更是狂妄。他伸手拍了拍沙发,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之前有什么误会,就别再计较了。之前那一页翻过去算了,只要你帮我找到顾先平,你诊所的损失,我赔你两倍!”
  
      说完,何彪看着侯大,嘴角还带着一丝冷笑。他说的倒是好听,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的,事实上他根本没把侯大这样的人看在眼里。看侯大在他面前颤抖的那样子,他心里就是无尽的鄙夷。
  
      侯大身体哆嗦个不停,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低声道:“顾老师……顾老师在……”
  
      “在哪?”何彪没听清,往侯大那边靠了一些,道:“说清楚点,不用害怕。咱们都是自己人,怕什么啊?来,再说一遍我听听。”
  
      “顾老师在……”侯大的声音依然很低,何彪依然听不清楚。他有些怒了,但是,又怕把这个侯大给吓得说不出话,最后只能走过去坐在侯大身边,道:“说清楚点,你放心,只要找到顾先平,我就……”
  
      话音未落,何彪面色突变,猛然跳起来,一拳打在侯大脸上,直接把侯大打倒在地。
  
      站在旁边的侯三不由一愣,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
  
      “王八蛋,敢偷袭老子!”何彪捂着左腰,怒道:“得亏老子反应快,要不然老子就亏大了!”
  
      何彪捂着的左腰,隐隐有血水渗出,看样子已经受伤了。再看侯大,他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侯大擦去嘴角的血迹,面容狰狞,大吼一声跳了起来,再次朝何彪扑了过去。
  
      何彪抬脚踹在侯大胸口,顿时把侯大踹得倒飞出去。
  
      “妈的,跟老子玩,你有几条命够玩啊!”何彪一把扯下上身的衣服,看了看伤口,道:“操,别说这点皮外伤了。就算老子真被你捅一刀,你他妈也不是老子的对手。王八蛋,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敢跟老子玩命。******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说着,何彪一摆手,怒吼道:“往死里给我打,只要他不说出顾先平的下落,就给我弄死他!”
  
      旁边几个壮汉立马冲了上去,围着侯大便开始拳打脚踢起来。侯大本身就瘦弱,又被何彪打得受伤不轻,被这么多人围住,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了,被打得口鼻出血,凄惨至极。
  
      “老大!老大!”侯三在旁边看得大惊失色,急道:“大哥,大哥,你……你饶他一命吧……”
  
      “放你妈的屁,他差点杀了老子,让我饶他?”何彪一瞪眼,道:“那也行,你让他把顾先平的下落说出来,再留一只手下来,我他妈就放过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