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亲自带队
    听闻这话,洪天祥没好气地一摆手,道:“你能不能别折腾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管你儿子那点小事。跟同学打架罢了,你让我去骂一个警察局副局长,你也开得了这个口啊?”
  
      洪明明是洪天祥的心头肉,以前他可从来没有这样过。王青只要说起洪明明的事情,洪天祥那是有求必应,今天的反应让王青有些诧异。
  
      她看着洪天祥,道:“老洪,你这是什么意思?跟同学打架还算小事吗?你没看到你儿子被人打的吗?嘴角都打肿了啊。明明从小到大,谁舍得弹他一根手指头啊。现在被人打成这样,咱们当父母的不为他出面,谁为他出面啊?明明是你的亲儿子,你都不在意他吗?还有,潘洪亮不经过咱们的同意,就直接把那个袁小正放了,这根本就是在挑战你的威信啊。你要是不在他面前树威,以后警察系统,还有谁会听你的话?”
  
      洪天祥愤然道:“这是我工作上的事,你少管!”
  
      王青大怒,撒泼一般叫骂起来:“什么叫你工作上的事,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啊。你整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个书记当到你这么憋屈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儿子被人欺负了,你也不说为儿子报仇,反而在家里跟我耍横。你对我凶有什么用啊?你怎么不去对你那些手下凶呢?人家都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在外面算什么东西啊?”
  
      洪天祥心里本来就很烦,被老婆这么一闹,更是怒极,劈手便给了王青一个耳光,怒道:“滚蛋!”
  
      洪天祥还从没有打过王青,王青捂住脸,半晌都没回过神。眼见洪天祥穿上鞋走到了门口,王青突然疯了一般跑到门口,大吼道:“你个窝囊废,你不把明明当儿子算了。明明的事,我帮他讨回这个公道。你走吧,你走吧,你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洪天祥连头都没回,径直离开了院子。今晚就要决定他下半辈子是否要在监狱里度过了,他还哪有时间去管小孩子打架的事情呢!
  
      王青还没见过洪天祥这样,见洪天祥走远,突然咬牙道:“洪天祥,你个窝囊废。你以为老娘离了你就活不了了吗!”
  
      王青猛地站起身,跑到屋里拿起手机,挎着包便匆匆出去了。
  
      这边,洪天祥还没赶到警察局,王渊博已经得到了消息。王渊博不是傻子,这件事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早就觉得不一般,所以派人出去打听了事情的原委。虽然不知道叶青究竟在做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最好不要牵扯的太深了。洪天祥这个老家伙屁股上不干净,王渊博一向对他都是敬而远之,若是因为这件事而被牵扯进去,那可不划算啊。
  
      所以,在洪天祥还未赶到警察局的时候,王渊博便立马悄悄离开了。这件事他不想牵扯,但也不想正面跟洪天祥起冲突,那就最好不要在现场,这样才是最安全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用不了他来承担责任。
  
      洪天祥赶到警察局的时候,王渊博已经不在这里了。他给王渊博打电话,却得知王渊博正在郊县,暂时赶不回来。
  
      洪天祥也不傻,他知道王渊博根本就是在避开他。不过,这也正合他意了。王渊博不在这里,他就能掌控警察系统,来处理这件事自然就更方便了。
  
      洪天祥叫来自己的亲信,警察局副局长吴建兵,让他带队先将招待所包围起来。现在副局长周宏斌被叶青抓走了,潘洪亮早就下班了,王渊博又不在这里,吴建兵便是局里最大的领导了。他亲自下令,他的两个亲信手下立马带了三四十个警察赶赴招待所,将招待所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叶青他们还没有离开招待所。洪天祥和吴建兵坐后面的车,亲自赶到招待所外面。吴建兵的人早就进去打过招呼了,叶青他们住的四楼,客人几乎都被清走了,只剩叶青他们那几个房间里有人,这样更方便警察做事。
  
      吴建兵坐在洪天祥身边,问道:“洪书记,你看怎么办?”
  
      洪天祥摆了摆手,压低声音道:“不留活口,尤其周宏斌,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是!”吴建兵点了点头,立马带了一队人当先走了上去。
  
      看着四楼那几个亮着灯的房间,洪天祥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心道:“姓叶的,纵然你有三头六臂。只要在这九川县,你就休想逃过我的五指山。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房间里,周宏斌坐在叶青面前,基本已经将洪天祥做的事说了个差不多。他显得很是焦急,时不时地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见叶青始终平静,他忍不住道:“叶先生,咱们……咱们就一直在这里啊?”
  
      “那你想去哪?”叶青反问道。
  
      “不是,在……在这里也不安全啊……”周宏斌急道:“这里是九川县,是洪天祥的辖区。洪天祥这个人很有能力,黑白两道通吃的。刚才他能派四个警察来杀咱们,说不定就能派更多人过来。你现在是劫持警察的身份,真要杀了你,他也不怕承担责任啊。我看,咱们还是快点换个地方躲起来吧,留在这里真的不安全啊!”
  
      “急什么?”叶青淡淡一笑,道:“这里不安全,那你觉得哪里安全呢?”
  
      “这……”周宏斌思来想去,只要是在这九川县,还真没有安全的地方。不过,就算离开九川县又怎么样,到了邓阳市,洪天祥的关系网一样有用。能否扳倒洪天祥,不是在于他们掌握了多少关于洪天祥的犯罪证据,而是他们是否有压制住洪天祥的关系网。他周宏斌没有,叶青有吗?
  
      “这个时候再想走,恐怕也来不及了。”叶青摆了摆手,道:“镇定点,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事情很快就会有转机了呢!”
  
      “能有什么转机?”周宏斌嘟囔了一句,洪天祥基本能够掌控九川县的警察部门。这个时候,就算县长陈家安出来,恐怕也未必能够阻止他了,毕竟人家掌握着枪杆子啊。转机?除非神仙显灵吧!
  
      便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房门口突然传来嘀的一声轻响。周宏斌面色一变,匆忙爬起身便往床后面躲去。但是,他这动作还是慢了,房门直接被人打开,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直接冲了进来,几个枪口直直地对准了屋内几人。
  
      “不许动,警察!”为首一人大声嚷嚷,伴随着喊声,一声枪响也同时发生,在夜空传出去很远。
  
      同一时间,县医院,陈俊的病房,顾先平和顾云志正焦急地等在走廊里。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刚好经过,顾先平匆忙起身拦住那个医生。
  
      “医生,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陈俊的情况怎么样了?”顾先平焦急地道:“他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伤的很重,为什么还没有人来给他止血啊?”
  
      “陈俊?”医生皱了皱眉,道:“三千块钱押金交了没?”
  
      “啊?”顾先平愣了一下,道:“三……三千块啊?”
  
      “怎么?还没交呢?”医生瞥了顾先平一眼,道:“没交押金,你废个什么话啊。我们医院这么忙,那些交了钱的病人都没时间看,哪有时间管一个没交钱的啊!”
  
      顾先平急道:“可是医生,他……他流了那么多血,再不为他止血,他恐怕性命都危险了啊!”
  
      “是吗?”医生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看病床上面色苍白的陈俊,道:“看起来是挺危险的啊。”
  
      “医生,麻烦你救救他,求求你了……”顾先平颤声道。
  
      医生没理会他,而是走到旁边走廊口,招收道:“小丽,7号床的陈俊是怎么回事?没交押金,还不赶紧送出去,想让他死在医院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这人要是死在医院,又要有人来医院闹腾了,你不嫌烦吗?”
  
      一个护士匆忙跑了过来,道:“邓医生,我这边实在太忙了,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不好意思,我这就找人把他弄出去!”
  
      医生不耐烦地摆手,道:“快点,别让他死在医院了!”
  
      “是是是……”护士匆忙跑开,旁边顾先平却看得目瞪口呆,急道:“医生,你……你不是要救他啊?”
  
      医生道:“废话,押金都没交,我哪有时间在他身上浪费啊!”
  
      “可他都快死了,医生,你至少得先替他止血吧。”顾先平急道:“你先帮他止血,我这就出去找钱去,麻烦你了,求求你救救他啊……”
  
      “少废话,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都这样免费看,那我们喝西北风去?”医生撇了撇嘴,转身便要走。
  
      顾先平大急,一把抓住医生的衣服,颤声道:“医生,求求你了,救救他啊,我……我求你了……”
  
      说着,顾先平双膝跪地,竟然给这医生跪了下去。
  
      “别跟我玩这一套,我不吃的。”医生厌恶地把衣服从顾先平手里扯掉,转身便昂首挺胸地走了。
  
      这时,那护士也带了几个男子跑过来,指着病房里的陈俊道:“就是他,快点把他抬出去,别死医院了。”    听闻这话,洪天祥没好气地一摆手,道:“你能不能别折腾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管你儿子那点小事。跟同学打架罢了,你让我去骂一个警察局副局长,你也开得了这个口啊?”
  
      洪明明是洪天祥的心头肉,以前他可从来没有这样过。王青只要说起洪明明的事情,洪天祥那是有求必应,今天的反应让王青有些诧异。
  
      她看着洪天祥,道:“老洪,你这是什么意思?跟同学打架还算小事吗?你没看到你儿子被人打的吗?嘴角都打肿了啊。明明从小到大,谁舍得弹他一根手指头啊。现在被人打成这样,咱们当父母的不为他出面,谁为他出面啊?明明是你的亲儿子,你都不在意他吗?还有,潘洪亮不经过咱们的同意,就直接把那个袁小正放了,这根本就是在挑战你的威信啊。你要是不在他面前树威,以后警察系统,还有谁会听你的话?”
  
      洪天祥愤然道:“这是我工作上的事,你少管!”
  
      王青大怒,撒泼一般叫骂起来:“什么叫你工作上的事,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啊。你整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当个书记当到你这么憋屈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儿子被人欺负了,你也不说为儿子报仇,反而在家里跟我耍横。你对我凶有什么用啊?你怎么不去对你那些手下凶呢?人家都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在外面算什么东西啊?”
  
      洪天祥心里本来就很烦,被老婆这么一闹,更是怒极,劈手便给了王青一个耳光,怒道:“滚蛋!”
  
      洪天祥还从没有打过王青,王青捂住脸,半晌都没回过神。眼见洪天祥穿上鞋走到了门口,王青突然疯了一般跑到门口,大吼道:“你个窝囊废,你不把明明当儿子算了。明明的事,我帮他讨回这个公道。你走吧,你走吧,你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洪天祥连头都没回,径直离开了院子。今晚就要决定他下半辈子是否要在监狱里度过了,他还哪有时间去管小孩子打架的事情呢!
  
      王青还没见过洪天祥这样,见洪天祥走远,突然咬牙道:“洪天祥,你个窝囊废。你以为老娘离了你就活不了了吗!”
  
      王青猛地站起身,跑到屋里拿起手机,挎着包便匆匆出去了。
  
      这边,洪天祥还没赶到警察局,王渊博已经得到了消息。王渊博不是傻子,这件事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早就觉得不一般,所以派人出去打听了事情的原委。虽然不知道叶青究竟在做什么,但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最好不要牵扯的太深了。洪天祥这个老家伙屁股上不干净,王渊博一向对他都是敬而远之,若是因为这件事而被牵扯进去,那可不划算啊。
  
      所以,在洪天祥还未赶到警察局的时候,王渊博便立马悄悄离开了。这件事他不想牵扯,但也不想正面跟洪天祥起冲突,那就最好不要在现场,这样才是最安全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用不了他来承担责任。
  
      洪天祥赶到警察局的时候,王渊博已经不在这里了。他给王渊博打电话,却得知王渊博正在郊县,暂时赶不回来。
  
      洪天祥也不傻,他知道王渊博根本就是在避开他。不过,这也正合他意了。王渊博不在这里,他就能掌控警察系统,来处理这件事自然就更方便了。
  
      洪天祥叫来自己的亲信,警察局副局长吴建兵,让他带队先将招待所包围起来。现在副局长周宏斌被叶青抓走了,潘洪亮早就下班了,王渊博又不在这里,吴建兵便是局里最大的领导了。他亲自下令,他的两个亲信手下立马带了三四十个警察赶赴招待所,将招待所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叶青他们还没有离开招待所。洪天祥和吴建兵坐后面的车,亲自赶到招待所外面。吴建兵的人早就进去打过招呼了,叶青他们住的四楼,客人几乎都被清走了,只剩叶青他们那几个房间里有人,这样更方便警察做事。
  
      吴建兵坐在洪天祥身边,问道:“洪书记,你看怎么办?”
  
      洪天祥摆了摆手,压低声音道:“不留活口,尤其周宏斌,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是!”吴建兵点了点头,立马带了一队人当先走了上去。
  
      看着四楼那几个亮着灯的房间,洪天祥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心道:“姓叶的,纵然你有三头六臂。只要在这九川县,你就休想逃过我的五指山。想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房间里,周宏斌坐在叶青面前,基本已经将洪天祥做的事说了个差不多。他显得很是焦急,时不时地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见叶青始终平静,他忍不住道:“叶先生,咱们……咱们就一直在这里啊?”
  
      “那你想去哪?”叶青反问道。
  
      “不是,在……在这里也不安全啊……”周宏斌急道:“这里是九川县,是洪天祥的辖区。洪天祥这个人很有能力,黑白两道通吃的。刚才他能派四个警察来杀咱们,说不定就能派更多人过来。你现在是劫持警察的身份,真要杀了你,他也不怕承担责任啊。我看,咱们还是快点换个地方躲起来吧,留在这里真的不安全啊!”
  
      “急什么?”叶青淡淡一笑,道:“这里不安全,那你觉得哪里安全呢?”
  
      “这……”周宏斌思来想去,只要是在这九川县,还真没有安全的地方。不过,就算离开九川县又怎么样,到了邓阳市,洪天祥的关系网一样有用。能否扳倒洪天祥,不是在于他们掌握了多少关于洪天祥的犯罪证据,而是他们是否有压制住洪天祥的关系网。他周宏斌没有,叶青有吗?
  
      “这个时候再想走,恐怕也来不及了。”叶青摆了摆手,道:“镇定点,不用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事情很快就会有转机了呢!”
  
      “能有什么转机?”周宏斌嘟囔了一句,洪天祥基本能够掌控九川县的警察部门。这个时候,就算县长陈家安出来,恐怕也未必能够阻止他了,毕竟人家掌握着枪杆子啊。转机?除非神仙显灵吧!
  
      便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房门口突然传来嘀的一声轻响。周宏斌面色一变,匆忙爬起身便往床后面躲去。但是,他这动作还是慢了,房门直接被人打开,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直接冲了进来,几个枪口直直地对准了屋内几人。
  
      “不许动,警察!”为首一人大声嚷嚷,伴随着喊声,一声枪响也同时发生,在夜空传出去很远。
  
      同一时间,县医院,陈俊的病房,顾先平和顾云志正焦急地等在走廊里。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刚好经过,顾先平匆忙起身拦住那个医生。
  
      “医生,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陈俊的情况怎么样了?”顾先平焦急地道:“他的伤口一直在流血,伤的很重,为什么还没有人来给他止血啊?”
  
      “陈俊?”医生皱了皱眉,道:“三千块钱押金交了没?”
  
      “啊?”顾先平愣了一下,道:“三……三千块啊?”
  
      “怎么?还没交呢?”医生瞥了顾先平一眼,道:“没交押金,你废个什么话啊。我们医院这么忙,那些交了钱的病人都没时间看,哪有时间管一个没交钱的啊!”
  
      顾先平急道:“可是医生,他……他流了那么多血,再不为他止血,他恐怕性命都危险了啊!”
  
      “是吗?”医生走到病房门口,看了看病床上面色苍白的陈俊,道:“看起来是挺危险的啊。”
  
      “医生,麻烦你救救他,求求你了……”顾先平颤声道。
  
      医生没理会他,而是走到旁边走廊口,招收道:“小丽,7号床的陈俊是怎么回事?没交押金,还不赶紧送出去,想让他死在医院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这人要是死在医院,又要有人来医院闹腾了,你不嫌烦吗?”
  
      一个护士匆忙跑了过来,道:“邓医生,我这边实在太忙了,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不好意思,我这就找人把他弄出去!”
  
      医生不耐烦地摆手,道:“快点,别让他死在医院了!”
  
      “是是是……”护士匆忙跑开,旁边顾先平却看得目瞪口呆,急道:“医生,你……你不是要救他啊?”
  
      医生道:“废话,押金都没交,我哪有时间在他身上浪费啊!”
  
      “可他都快死了,医生,你至少得先替他止血吧。”顾先平急道:“你先帮他止血,我这就出去找钱去,麻烦你了,求求你救救他啊……”
  
      “少废话,这里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都这样免费看,那我们喝西北风去?”医生撇了撇嘴,转身便要走。
  
      顾先平大急,一把抓住医生的衣服,颤声道:“医生,求求你了,救救他啊,我……我求你了……”
  
      说着,顾先平双膝跪地,竟然给这医生跪了下去。
  
      “别跟我玩这一套,我不吃的。”医生厌恶地把衣服从顾先平手里扯掉,转身便昂首挺胸地走了。
  
      这时,那护士也带了几个男子跑过来,指着病房里的陈俊道:“就是他,快点把他抬出去,别死医院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