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六十七章当兵的?
    招待所里,一声枪响,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包括那几个持枪刚冲进来的警察。
  
      周宏斌更是被吓尿了,他防弹衣脱了下来,现在身上可没有防弹衣了。听到枪声,他差点钻到了床底,抱着头蜷缩在床边,不住地大喊:“不要开枪,不要杀我……”
  
      在众人片刻错愕的时候,房间窗户突然破裂,几个身手敏捷的人直接破窗而入,冲到了叶青的身边。这几个人都穿着军装,更是看得周宏斌魂飞魄散,心里暗自惊诧,洪天祥怎么这么大面子,竟然把军队都派过来了?
  
      便在他震撼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几个军人冲进来,并没有去对付叶青,而是直接冲到了那几个警察面前,一人一个,直接把那几个警察扑倒在地,将他们手里的枪夺了下来。
  
      “干什么?”带头那警察大喊:“你们是什么人?袭警啊!”
  
      没人理会他,几个军人把这些警察按住,紧接着走廊里也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不过,声音很快便又停止,走廊里又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
  
      周宏斌惊愕地看着屋内的情况,军人竟然跟警察打在了一起,而叶青则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还慢悠悠地喝着一杯茶,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这些军人难道不是洪天祥派来的吗?就算不是洪天祥派来的,他们也没道理跟警察打起来啊,这算怎么回事?
  
      便在此时,房间门打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径直走到叶青面前,敬了个军礼,道:“叶先生,你好,我是九川县驻守部队第七连连长王迁安,奉首长之命特来与你会和。外面匪警已全部解决,武部长马上就会过来,叶先生还有何指示?”
  
      周宏斌眼珠子都瞪圆了,他听说过王迁安的名字,是九川县驻守部队的一个很有实力的军官。没想到,这些军人竟然是他带来的,看来这些军人真的是九川县的驻军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来帮叶青?他们跟叶青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武部长,难道就是县武装部部长武安平?可是,叶青认识武安平吗?究竟得是怎样的关系,才能让地方驻军来插手地方的事情,甚至跟警察对上,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楼下,洪天祥正满怀信心地等待着楼上人的捷报。听到第一声枪响,他心里就振奋起来。不管叶青再强,面对这么多警察这么多枪,他这次也算插翅都难逃了啊!
  
      可是,第一声枪响之后,就再无动静了,这就让洪天祥有些诧异了。他下的命令是格杀,就算只是杀叶青和周宏斌,这也得两枪啊,为什么只响了一枪呢?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便在他诧异的时候,几个警察却慌慌张张地从楼道里跑了出来。带队的吴建兵更是连帽子都掉了,狼狈地跑到洪天祥面前,喘着气道:“洪……洪书记,不好了……”
  
      “怎么了?”洪天祥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吴建兵颤声道:“不知道从哪来了一群当兵的,把我的手下全部拿下了,人数比我们警察还多啊!”
  
      “什么?”洪天祥瞪大了眼睛,急道:“当兵的?你没看错?”
  
      吴建兵连连点头,道:“没看错,而且,绝对是咱们九川县的驻军,我都见过其中几个人呢。”
  
      “妈的,牵扯驻军什么事?”洪天祥大为郁闷,道:“驻军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难不成是那个叶青的战友?”
  
      吴建兵道:“不至于吧,叶青是在靠近金三角的边境线那边当的兵,跟咱们这边根本不搭边啊。他的战友,怎么可能跑到咱们这里了啊!”
  
      “如果不是他的战友,那这是怎么回事?”洪天祥皱着眉头,正在沉默的时候,王迁安已经带了几个士兵走了下来。
  
      “王迁安?”洪天祥眉头皱的更紧,沉声道:“王连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地方驻军,本来不应该插手地方事务的。现在还阻碍警察办案,我倒想要问问武部长,他到底是怎么带兵的!”
  
      “怎么带兵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洪天祥愣了一下,扭头看去,只见一辆军用吉普车正远远驶来。车内探出一个脑袋,正是县武装部部长武安平。
  
      武安平在县里也是老资格了,而且他这个人脾气特别怪,跟县里任何一派关系都很一般。所以,洪天祥跟他基本扯不上什么关系,两人只能算是认识罢了。
  
      纵然如此,洪天祥却也从不敢小觑武安平。毕竟人家掌管的是军队,虽然不插手地方事务,但人武安平也不怎么受地方管辖,人家直接受市武装部调遣。所以,纵然县长和书记,拿武安平也没辙,更别提他洪天祥了。
  
      被武安平如此抢白,洪天祥明显有些尴尬,道:“老武,这是怎么回事?警察和军队打起来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你可别说得这么亲热,谁跟你是一家人啊。”武安平说话间,吉普车已经开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两辆军用卡车,刚停下,卡车里面冲下来三四十个士兵,荷枪实弹,直接把洪天祥那批警察团团围住。
  
      这些警察平日里虽然很横,但也得区分对待。你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前能横,但你敢在荷枪实弹战斗力超强的军人面前横吗?面对这些军人,一干警察立马配合地举起手来,根本不用人家说。
  
      眼见如此情况,洪天祥更是尴尬,皱眉道:“老武,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武安平道:“刚刚接到举报,说某位政法干部,利用职权想要杀人灭口。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感到非常震撼啊。所以,就专门带人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还真让我给碰上了,洪书记,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在这里玩吧。”
  
      洪天祥面色一寒,沉声道:“武部长,我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但是,我们在这里办案,这是我们警察部门的事情,还轮不到别的部门来插手。我们要抓的是一个劫持警察的恐怖分子,武部长这么做,是在阻止我们办案吗?”
  
      “阻止倒谈不上,我就是想来看看。如果这些警察真的秉公执法,那我当然感到高兴,什么话都不会说。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利用手里的权力,做什么不法的事情,那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武安平淡笑看着洪天祥,道:“如果你们警察不能秉公执法的话,那我们部队,完全可以替你们做点事!”
  
      洪天祥面色大变,沉声道:“武安平,我们政法部门才是执法队伍,你们军队是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的。你如果硬要插手,我会向上级提出投诉的!”
  
      “执法队伍?”武安平一脸的不屑,啐了一口,道:“这天下都是当兵的打出来的,你算个毛啊!”
  
      洪天祥大怒,指着武安平道:“武安平,请注意你的措辞,你这是在侮辱国家干部!”
  
      武安平一挑眉毛,道:“我这个人就这个性格,当年在战场上的时候,老子手里一杆枪,亲手杀死的敌人不下十个。在部队的时候,面对那么多首长,都没人让我注意措辞,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了!”
  
      洪天祥怒极,气的浑身哆嗦,却也说不出话来。武安平这个人就是这种性格,而且,当年在战场上立功很大。若不是他这个性格,只怕他现在早已担任一个市的武装部长了。结果现在还在县里,性格也没改变。不过,他就算是骂人,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毕竟武安平曾经的那几个首长,现在要么是地方要员,要么是军区大将,都护着他呢!
  
      “老子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仗势欺人,鱼肉百姓的杂碎。妈的,还跟老子提什么国家干部,我呸!”武安平摆了摆手,道:“把他给我带回去,妈的,直接送部队里关起来。”
  
      立马有几个士兵跑了上去,二话不说便将洪天祥扭倒在地。
  
      “武安平,你敢抓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洪天祥大吼:“武安平,你这是跟犯罪分子勾结,故意庇护犯罪分子。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向上级投诉你,我一定会投诉你的!”
  
      “随便!”武安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扭头看向旁边的吴建兵。后者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没瘫软在地。他的主子洪天祥都被武安平抓了,那他更是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见吴建兵这幅熊样,武安平嗤笑一声,这才扭头对王迁安道:“去,把叶青他们带下来吧。”
  
      “是!”王迁安应了一声,转身上楼,没多久,将叶青他们都带了下来。
  
      看到楼下这荷枪实弹的模样,还有在县里一向强势的武安平,周宏斌只吓得两腿哆嗦。
  
      叶青倒很镇定,径直走到武安平面前,朝他敬了个军礼,道:“谢谢武部长了!”
  
      招待所里,一声枪响,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包括那几个持枪刚冲进来的警察。
  
      周宏斌更是被吓尿了,他防弹衣脱了下来,现在身上可没有防弹衣了。听到枪声,他差点钻到了床底,抱着头蜷缩在床边,不住地大喊:“不要开枪,不要杀我……”
  
      在众人片刻错愕的时候,房间窗户突然破裂,几个身手敏捷的人直接破窗而入,冲到了叶青的身边。这几个人都穿着军装,更是看得周宏斌魂飞魄散,心里暗自惊诧,洪天祥怎么这么大面子,竟然把军队都派过来了?
  
      便在他震撼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那几个军人冲进来,并没有去对付叶青,而是直接冲到了那几个警察面前,一人一个,直接把那几个警察扑倒在地,将他们手里的枪夺了下来。
  
      “干什么?”带头那警察大喊:“你们是什么人?袭警啊!”
  
      没人理会他,几个军人把这些警察按住,紧接着走廊里也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不过,声音很快便又停止,走廊里又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
  
      周宏斌惊愕地看着屋内的情况,军人竟然跟警察打在了一起,而叶青则气定神闲地坐在一边,还慢悠悠地喝着一杯茶,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这些军人难道不是洪天祥派来的吗?就算不是洪天祥派来的,他们也没道理跟警察打起来啊,这算怎么回事?
  
      便在此时,房间门打开,一个穿着军装的男子径直走到叶青面前,敬了个军礼,道:“叶先生,你好,我是九川县驻守部队第七连连长王迁安,奉首长之命特来与你会和。外面匪警已全部解决,武部长马上就会过来,叶先生还有何指示?”
  
      周宏斌眼珠子都瞪圆了,他听说过王迁安的名字,是九川县驻守部队的一个很有实力的军官。没想到,这些军人竟然是他带来的,看来这些军人真的是九川县的驻军了。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来帮叶青?他们跟叶青是什么关系?还有,那个武部长,难道就是县武装部部长武安平?可是,叶青认识武安平吗?究竟得是怎样的关系,才能让地方驻军来插手地方的事情,甚至跟警察对上,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楼下,洪天祥正满怀信心地等待着楼上人的捷报。听到第一声枪响,他心里就振奋起来。不管叶青再强,面对这么多警察这么多枪,他这次也算插翅都难逃了啊!
  
      可是,第一声枪响之后,就再无动静了,这就让洪天祥有些诧异了。他下的命令是格杀,就算只是杀叶青和周宏斌,这也得两枪啊,为什么只响了一枪呢?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便在他诧异的时候,几个警察却慌慌张张地从楼道里跑了出来。带队的吴建兵更是连帽子都掉了,狼狈地跑到洪天祥面前,喘着气道:“洪……洪书记,不好了……”
  
      “怎么了?”洪天祥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吴建兵颤声道:“不知道从哪来了一群当兵的,把我的手下全部拿下了,人数比我们警察还多啊!”
  
      “什么?”洪天祥瞪大了眼睛,急道:“当兵的?你没看错?”
  
      吴建兵连连点头,道:“没看错,而且,绝对是咱们九川县的驻军,我都见过其中几个人呢。”
  
      “妈的,牵扯驻军什么事?”洪天祥大为郁闷,道:“驻军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难不成是那个叶青的战友?”
  
      吴建兵道:“不至于吧,叶青是在靠近金三角的边境线那边当的兵,跟咱们这边根本不搭边啊。他的战友,怎么可能跑到咱们这里了啊!”
  
      “如果不是他的战友,那这是怎么回事?”洪天祥皱着眉头,正在沉默的时候,王迁安已经带了几个士兵走了下来。
  
      “王迁安?”洪天祥眉头皱的更紧,沉声道:“王连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地方驻军,本来不应该插手地方事务的。现在还阻碍警察办案,我倒想要问问武部长,他到底是怎么带兵的!”
  
      “怎么带兵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洪天祥愣了一下,扭头看去,只见一辆军用吉普车正远远驶来。车内探出一个脑袋,正是县武装部部长武安平。
  
      武安平在县里也是老资格了,而且他这个人脾气特别怪,跟县里任何一派关系都很一般。所以,洪天祥跟他基本扯不上什么关系,两人只能算是认识罢了。
  
      纵然如此,洪天祥却也从不敢小觑武安平。毕竟人家掌管的是军队,虽然不插手地方事务,但人武安平也不怎么受地方管辖,人家直接受市武装部调遣。所以,纵然县长和书记,拿武安平也没辙,更别提他洪天祥了。
  
      被武安平如此抢白,洪天祥明显有些尴尬,道:“老武,这是怎么回事?警察和军队打起来了,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你可别说得这么亲热,谁跟你是一家人啊。”武安平说话间,吉普车已经开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两辆军用卡车,刚停下,卡车里面冲下来三四十个士兵,荷枪实弹,直接把洪天祥那批警察团团围住。
  
      这些警察平日里虽然很横,但也得区分对待。你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前能横,但你敢在荷枪实弹战斗力超强的军人面前横吗?面对这些军人,一干警察立马配合地举起手来,根本不用人家说。
  
      眼见如此情况,洪天祥更是尴尬,皱眉道:“老武,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武安平道:“刚刚接到举报,说某位政法干部,利用职权想要杀人灭口。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还能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是感到非常震撼啊。所以,就专门带人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还真让我给碰上了,洪书记,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在这里玩吧。”
  
      洪天祥面色一寒,沉声道:“武部长,我不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但是,我们在这里办案,这是我们警察部门的事情,还轮不到别的部门来插手。我们要抓的是一个劫持警察的恐怖分子,武部长这么做,是在阻止我们办案吗?”
  
      “阻止倒谈不上,我就是想来看看。如果这些警察真的秉公执法,那我当然感到高兴,什么话都不会说。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利用手里的权力,做什么不法的事情,那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武安平淡笑看着洪天祥,道:“如果你们警察不能秉公执法的话,那我们部队,完全可以替你们做点事!”
  
      洪天祥面色大变,沉声道:“武安平,我们政法部门才是执法队伍,你们军队是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的。你如果硬要插手,我会向上级提出投诉的!”
  
      “执法队伍?”武安平一脸的不屑,啐了一口,道:“这天下都是当兵的打出来的,你算个毛啊!”
  
      洪天祥大怒,指着武安平道:“武安平,请注意你的措辞,你这是在侮辱国家干部!”
  
      武安平一挑眉毛,道:“我这个人就这个性格,当年在战场上的时候,老子手里一杆枪,亲手杀死的敌人不下十个。在部队的时候,面对那么多首长,都没人让我注意措辞,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了!”
  
      洪天祥怒极,气的浑身哆嗦,却也说不出话来。武安平这个人就是这种性格,而且,当年在战场上立功很大。若不是他这个性格,只怕他现在早已担任一个市的武装部长了。结果现在还在县里,性格也没改变。不过,他就算是骂人,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毕竟武安平曾经的那几个首长,现在要么是地方要员,要么是军区大将,都护着他呢!
  
      “老子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仗势欺人,鱼肉百姓的杂碎。妈的,还跟老子提什么国家干部,我呸!”武安平摆了摆手,道:“把他给我带回去,妈的,直接送部队里关起来。”
  
      立马有几个士兵跑了上去,二话不说便将洪天祥扭倒在地。
  
      “武安平,你敢抓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洪天祥大吼:“武安平,你这是跟犯罪分子勾结,故意庇护犯罪分子。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向上级投诉你,我一定会投诉你的!”
  
      “随便!”武安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扭头看向旁边的吴建兵。后者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没瘫软在地。他的主子洪天祥都被武安平抓了,那他更是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
  
      见吴建兵这幅熊样,武安平嗤笑一声,这才扭头对王迁安道:“去,把叶青他们带下来吧。”
  
      “是!”王迁安应了一声,转身上楼,没多久,将叶青他们都带了下来。
  
      看到楼下这荷枪实弹的模样,还有在县里一向强势的武安平,周宏斌只吓得两腿哆嗦。
  
      叶青倒很镇定,径直走到武安平面前,朝他敬了个军礼,道:“谢谢武部长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