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六十九章懦夫也拼命
    听到侯大的消息,原本接近昏迷的侯三猛然一个机灵,挣扎着抬起头,急道:“我大哥在哪?我大哥在哪?”
  
      “不用着急,马上你俩就能团聚了!”何彪冷冷一笑,扭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小弟,愤然道:“你他妈在这里等死呢?我让你把他带进来,怎么的,你是在等我亲自出手吗?”
  
      小弟低声道:“不是啊,彪哥,恐怕……恐怕得您亲自出去看看……”
  
      “操,这点小事都办不了,你们都吃屎长大的吗?”何彪愤然骂了几句,起身上楼。刚走进大厅,便听到侯大声嘶力竭的声音:“快把我弟弟交出来,不然我就炸了这里,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何彪面色一变,定睛看去,只见侯大正站在一个大油桶旁边,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四周围了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往前半步。闻着气味,那油桶里可都是汽油,若是点着了,靠近的人估计都得完蛋了。
  
      “王八蛋,你还玩起汽油了!”何彪顿怒,指着侯大道:“你他妈点一下试试,你弟弟也在下面,你只要敢点,你弟弟也得跟着一起死!”
  
      侯大愣了一下,而后愤然道:“一起死就一起死,我他妈豁出去了。我儿子没了,我儿子没了,我要跟你们一起死!”
  
      侯大越说越激动,直接把手里的打火机点着了。这下连何彪也吓了一跳,匆忙后退一步,急道:“你……你他妈小心点,烧了我的茶楼,你们一家人死绝了都不够赔!”
  
      “把我弟弟送上来!”侯大声嘶力竭地怒吼,把手里的打火机往油桶靠了靠,道:“快点把我弟弟送上来,不然咱们就一起死!”
  
      “你……”何彪气极,却又害怕侯大真的拼命点了火,那可真就一起死了啊。
  
      何彪沉声道:“你先把打火机放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侯大怒吼:“把我弟弟送上来!”
  
      “好,好,我这就把你弟弟送上来,你先别激动!”何彪摆手,立马有几个小弟下了楼,把满身血迹的侯三抬了上来。
  
      看到侯三伤的那样子,侯大眼睛都红了,急道:“老三,老三,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侯三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侯大这幅样子,道:“大哥,还……还是你厉害……”
  
      见侯三还能说话,侯大长舒一口气,刚要说话,他身后突然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一个汉子。
  
      “大哥,小心!”侯三匆忙提醒,但为时已晚,侯大直接被扑倒在地,打火机也被人夺了过去。
  
      “我操!”何彪顿时舒了一口气,走到侯大面前,一脚踹在他胸口,骂道:“王八蛋,敢吓唬老子,我看你是活腻了。妈的,把他们两个都给我抬下去,我今天要让他们兄弟俩在地府团聚!”
  
      几个汉子过来将侯大侯三抬进了地下室,用绳子把他们吊了起来。何彪愤然拿着一把鞭子走了下来,在两人面前转了好几圈,道:“王八蛋,你们侯家的人胆子还真大啊。跟我玩?你们他妈的够格吗!”
  
      说着,何彪把鞭子展开,噼里啪啦地在侯大身上一顿抽,只打得侯大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
  
      “你别打他,有种打我!有种打我!”侯三愤然大吼。
  
      “别他妈着急,老子一会就该打你了!”何彪又抽了侯大几鞭子,感觉还是有些不爽,转身摆手道:“妈的,把那个老师和他的儿子也给我吊起来。你们四个不是讲义气吗?老子今晚就看看你们能讲义气到什么程度!”
  
      几个汉子过去便要拉顾云志,顾先平匆忙扑过去将他抱在怀里,急道:“放过他吧,他还是个小孩子啊,求求你们,放过他吧……”
  
      “滚一边去!”一个汉子抬脚踹在顾先平脸上,直接把顾先平踹翻在地。
  
      顾云志看得双目充血,突然弯腰抱住汉子的腿,张嘴便咬了上去。
  
      “啊!”汉子一声惨叫,连挣几下都没能挣开,只痛得他浑身哆嗦,顺手抓起旁边一个瓶子便朝顾云志的脑袋砸了下去。
  
      “老子让你咬!”汉子大吼,纵然顾云志还是个小孩,他却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这一下若是砸实在了,顾云志这脑袋估计也要开个洞了。
  
      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酒瓶突然冲门口那边飞了过来,正砸在汉子的头上。汉子身体晃了晃,最后还是缓缓倒在了地上,手里的酒瓶也直接摔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看清楚那酒瓶是怎么飞过来的。
  
      “他妈的,是谁干的?”何彪大怒喊道。
  
      “欺负小孩子,你们倒真能下得去手啊!”随着一个戏谑的声音,众人齐齐转头看去,只见叶青慢条斯理地从门口走了进来。
  
      “叶青!?”顾先平和侯大同时惊呼出声,侯三则是一喜,因为他深知叶青的实力。
  
      “姓叶的,我以为你当了缩头乌龟呢,没想到你还真够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何彪放肆地一笑,道:“我正找你呢,咱俩今天打得不过瘾,我要再单对单跟你打一场。妈的,你这次敢不敢别逃?”
  
      “不好意思,今天恐怕没时间!”叶青漫步走进地下室,完全视地下室这些人如同无物,走过去将顾先平扶了起来,道:“顾老师,你没事吧?”
  
      “叶……叶青,你怎么来了?”顾先平满脸的惊讶,道:“你快走吧,这些都不是好人。”
  
      “我知道,我是来接你们出去的。”叶青淡笑回道。
  
      “接他们出去?你他妈凭什么?”何彪大笑道:“论打,你他妈打不过我。论人多,你看看我这里有多少兄弟,你凭什么……”
  
      何彪的声音在此停止,因为他看到一群军人冲了进来,将靠近门口的几个汉子直接按倒在地。
  
      带队的正是王迁安,他指挥着手下冲了进来,大喝道:“统统都给我抓起来!”
  
      一群荷枪实弹训练有素的军人,和一群乌合之众,战斗结果很是明显。不到一分钟时间,屋内这些人便全部抱头蹲在了地上,非常的配合。
  
      叶青也把侯大和侯三放了下来,两人至今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侯大捂着伤口,惊愕地看着那些军人,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王迁安走了过来,朝叶青敬了个军礼,道:“叶先生,所有人都已经拿下,但何彪不见了!”
  
      “何彪不见了?”叶青愣了一下,就在这地下室,何彪能跑哪去了?
  
      侯三低声道:“这地下室有两个通道,何彪恐怕已经跑了。”
  
      叶青皱起眉头,何彪这个人还真是狡猾啊。估计他看到这些军人进来,便立马从那通道跑了吧。这都过去一分钟了,想再追他肯定是有些难了。
  
      叶青道:“把这些人全部带回去,帮我准备一辆车,把他们送到医院。”
  
      “没问题!”王迁安立马跑去办这些事了。
  
      看着四周忙碌的军人士兵,侯大侯三顾先平都是满脸的惊诧,侯大忍不住道:“叶青,这……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叶青笑道:“哦,是我跟九川县驻扎部队暂借过来帮忙的。”
  
      “暂借?”三人眼珠子都瞪圆了,什么叫暂借?部队的人都能暂借出来吗?叶青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怎么能暂借出来这么多人啊?
  
      这三人当中,也就侯三对叶青稍微有些了解,知道叶青跟杨老五关系不错。但是,纵然是杨老五,见到军区的人也得绕着走,更不可能让军队的人帮他做事了,叶青又是怎么去部队借的人呢?
  
      这些疑问,叶青暂时都不会给他们解答。王迁安分出来一辆车,专门把他们送到医院。
  
      有军区的标志,车辆在医院门口根本就没人阻拦,直接冲了进去。医院的人虽然没跟军区的人打过交道,但军车把病人送过来,这也算是第一次了。谁也不敢怠慢,几个医生跑了过来,几个病床也直接推了出去,简直比救护车抢救病人还要迅速。
  
      侯大侯三顾先平顾云志被送进了医院,还有侯三那些兄弟,也都分别被抬了进去。有军车在这里摆着,什么押金之类的,根本没人提,医生直接上场开始给病人包扎。
  
      叶青紧跟着顾先平这边进去,不过还好,顾先平和顾云志伤的都不重,主要包扎一下就好了。
  
      “叶青,你……你帮我一个忙……”顾先平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道:“陈俊……陈俊受伤很重,你能不能……能不能找人救救他,他都快……快死了……”
  
      “陈俊在哪?”叶青惊愕,道:“没在医院吗?”
  
      顾先平:“本来……本来是在医院的,但是,没钱交押金,又……又被护士给扔出去了……”
  
      “他妈的,这护士还算人吗?”叶青忍不住爆了个粗口,急道:“那陈俊现在在哪呢?”
  
      顾先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你去问一下护士,是他们……他们把人扔出去的……叶青,你快点找到他,我……我怕他快不行了……”
  
      叶青重重点头,道:“顾老师,你不用担心,交给我了!”
  
      听到侯大的消息,原本接近昏迷的侯三猛然一个机灵,挣扎着抬起头,急道:“我大哥在哪?我大哥在哪?”
  
      “不用着急,马上你俩就能团聚了!”何彪冷冷一笑,扭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小弟,愤然道:“你他妈在这里等死呢?我让你把他带进来,怎么的,你是在等我亲自出手吗?”
  
      小弟低声道:“不是啊,彪哥,恐怕……恐怕得您亲自出去看看……”
  
      “操,这点小事都办不了,你们都吃屎长大的吗?”何彪愤然骂了几句,起身上楼。刚走进大厅,便听到侯大声嘶力竭的声音:“快把我弟弟交出来,不然我就炸了这里,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何彪面色一变,定睛看去,只见侯大正站在一个大油桶旁边,手里拿着一个打火机。四周围了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往前半步。闻着气味,那油桶里可都是汽油,若是点着了,靠近的人估计都得完蛋了。
  
      “王八蛋,你还玩起汽油了!”何彪顿怒,指着侯大道:“你他妈点一下试试,你弟弟也在下面,你只要敢点,你弟弟也得跟着一起死!”
  
      侯大愣了一下,而后愤然道:“一起死就一起死,我他妈豁出去了。我儿子没了,我儿子没了,我要跟你们一起死!”
  
      侯大越说越激动,直接把手里的打火机点着了。这下连何彪也吓了一跳,匆忙后退一步,急道:“你……你他妈小心点,烧了我的茶楼,你们一家人死绝了都不够赔!”
  
      “把我弟弟送上来!”侯大声嘶力竭地怒吼,把手里的打火机往油桶靠了靠,道:“快点把我弟弟送上来,不然咱们就一起死!”
  
      “你……”何彪气极,却又害怕侯大真的拼命点了火,那可真就一起死了啊。
  
      何彪沉声道:“你先把打火机放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侯大怒吼:“把我弟弟送上来!”
  
      “好,好,我这就把你弟弟送上来,你先别激动!”何彪摆手,立马有几个小弟下了楼,把满身血迹的侯三抬了上来。
  
      看到侯三伤的那样子,侯大眼睛都红了,急道:“老三,老三,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侯三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侯大这幅样子,道:“大哥,还……还是你厉害……”
  
      见侯三还能说话,侯大长舒一口气,刚要说话,他身后突然蹑手蹑脚地走过来一个汉子。
  
      “大哥,小心!”侯三匆忙提醒,但为时已晚,侯大直接被扑倒在地,打火机也被人夺了过去。
  
      “我操!”何彪顿时舒了一口气,走到侯大面前,一脚踹在他胸口,骂道:“王八蛋,敢吓唬老子,我看你是活腻了。妈的,把他们两个都给我抬下去,我今天要让他们兄弟俩在地府团聚!”
  
      几个汉子过来将侯大侯三抬进了地下室,用绳子把他们吊了起来。何彪愤然拿着一把鞭子走了下来,在两人面前转了好几圈,道:“王八蛋,你们侯家的人胆子还真大啊。跟我玩?你们他妈的够格吗!”
  
      说着,何彪把鞭子展开,噼里啪啦地在侯大身上一顿抽,只打得侯大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
  
      “你别打他,有种打我!有种打我!”侯三愤然大吼。
  
      “别他妈着急,老子一会就该打你了!”何彪又抽了侯大几鞭子,感觉还是有些不爽,转身摆手道:“妈的,把那个老师和他的儿子也给我吊起来。你们四个不是讲义气吗?老子今晚就看看你们能讲义气到什么程度!”
  
      几个汉子过去便要拉顾云志,顾先平匆忙扑过去将他抱在怀里,急道:“放过他吧,他还是个小孩子啊,求求你们,放过他吧……”
  
      “滚一边去!”一个汉子抬脚踹在顾先平脸上,直接把顾先平踹翻在地。
  
      顾云志看得双目充血,突然弯腰抱住汉子的腿,张嘴便咬了上去。
  
      “啊!”汉子一声惨叫,连挣几下都没能挣开,只痛得他浑身哆嗦,顺手抓起旁边一个瓶子便朝顾云志的脑袋砸了下去。
  
      “老子让你咬!”汉子大吼,纵然顾云志还是个小孩,他却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这一下若是砸实在了,顾云志这脑袋估计也要开个洞了。
  
      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酒瓶突然冲门口那边飞了过来,正砸在汉子的头上。汉子身体晃了晃,最后还是缓缓倒在了地上,手里的酒瓶也直接摔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看清楚那酒瓶是怎么飞过来的。
  
      “他妈的,是谁干的?”何彪大怒喊道。
  
      “欺负小孩子,你们倒真能下得去手啊!”随着一个戏谑的声音,众人齐齐转头看去,只见叶青慢条斯理地从门口走了进来。
  
      “叶青!?”顾先平和侯大同时惊呼出声,侯三则是一喜,因为他深知叶青的实力。
  
      “姓叶的,我以为你当了缩头乌龟呢,没想到你还真够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何彪放肆地一笑,道:“我正找你呢,咱俩今天打得不过瘾,我要再单对单跟你打一场。妈的,你这次敢不敢别逃?”
  
      “不好意思,今天恐怕没时间!”叶青漫步走进地下室,完全视地下室这些人如同无物,走过去将顾先平扶了起来,道:“顾老师,你没事吧?”
  
      “叶……叶青,你怎么来了?”顾先平满脸的惊讶,道:“你快走吧,这些都不是好人。”
  
      “我知道,我是来接你们出去的。”叶青淡笑回道。
  
      “接他们出去?你他妈凭什么?”何彪大笑道:“论打,你他妈打不过我。论人多,你看看我这里有多少兄弟,你凭什么……”
  
      何彪的声音在此停止,因为他看到一群军人冲了进来,将靠近门口的几个汉子直接按倒在地。
  
      带队的正是王迁安,他指挥着手下冲了进来,大喝道:“统统都给我抓起来!”
  
      一群荷枪实弹训练有素的军人,和一群乌合之众,战斗结果很是明显。不到一分钟时间,屋内这些人便全部抱头蹲在了地上,非常的配合。
  
      叶青也把侯大和侯三放了下来,两人至今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侯大捂着伤口,惊愕地看着那些军人,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王迁安走了过来,朝叶青敬了个军礼,道:“叶先生,所有人都已经拿下,但何彪不见了!”
  
      “何彪不见了?”叶青愣了一下,就在这地下室,何彪能跑哪去了?
  
      侯三低声道:“这地下室有两个通道,何彪恐怕已经跑了。”
  
      叶青皱起眉头,何彪这个人还真是狡猾啊。估计他看到这些军人进来,便立马从那通道跑了吧。这都过去一分钟了,想再追他肯定是有些难了。
  
      叶青道:“把这些人全部带回去,帮我准备一辆车,把他们送到医院。”
  
      “没问题!”王迁安立马跑去办这些事了。
  
      看着四周忙碌的军人士兵,侯大侯三顾先平都是满脸的惊诧,侯大忍不住道:“叶青,这……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叶青笑道:“哦,是我跟九川县驻扎部队暂借过来帮忙的。”
  
      “暂借?”三人眼珠子都瞪圆了,什么叫暂借?部队的人都能暂借出来吗?叶青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怎么能暂借出来这么多人啊?
  
      这三人当中,也就侯三对叶青稍微有些了解,知道叶青跟杨老五关系不错。但是,纵然是杨老五,见到军区的人也得绕着走,更不可能让军队的人帮他做事了,叶青又是怎么去部队借的人呢?
  
      这些疑问,叶青暂时都不会给他们解答。王迁安分出来一辆车,专门把他们送到医院。
  
      有军区的标志,车辆在医院门口根本就没人阻拦,直接冲了进去。医院的人虽然没跟军区的人打过交道,但军车把病人送过来,这也算是第一次了。谁也不敢怠慢,几个医生跑了过来,几个病床也直接推了出去,简直比救护车抢救病人还要迅速。
  
      侯大侯三顾先平顾云志被送进了医院,还有侯三那些兄弟,也都分别被抬了进去。有军车在这里摆着,什么押金之类的,根本没人提,医生直接上场开始给病人包扎。
  
      叶青紧跟着顾先平这边进去,不过还好,顾先平和顾云志伤的都不重,主要包扎一下就好了。
  
      “叶青,你……你帮我一个忙……”顾先平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道:“陈俊……陈俊受伤很重,你能不能……能不能找人救救他,他都快……快死了……”
  
      “陈俊在哪?”叶青惊愕,道:“没在医院吗?”
  
      顾先平:“本来……本来是在医院的,但是,没钱交押金,又……又被护士给扔出去了……”
  
      “他妈的,这护士还算人吗?”叶青忍不住爆了个粗口,急道:“那陈俊现在在哪呢?”
  
      顾先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你去问一下护士,是他们……他们把人扔出去的……叶青,你快点找到他,我……我怕他快不行了……”
  
      叶青重重点头,道:“顾老师,你不用担心,交给我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