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一章不用交押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跟随叶青来的几个医生匆忙把陈俊抬上担架送回医院,院长林国强亲自给陈俊诊疗,以显示他的重视。
  
      叶青他们回到医院的时候,那邓医生还在原地站着,看着林国强跟随诊疗的情况,他张大的嘴几乎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林国强医术很高明,不过,当上院长之后,他就很少亲自出手给人看病了。除非是县里的一些高官或者有钱人过来,才能请得动他出手。而这一次,林国强竟然亲自去给陈俊看病,足见林国强对他的重视。
  
      邓医生虽然不知道叶青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完蛋了,是彻底完蛋了。好不容易才调到县医院,看样子十有**又要滚回村里的诊所了。
  
      其实邓医生很冤枉,以前医院对那些交不起押金的病人也都是这么处置的。那些交不起押金的病人,也没有什么靠山,所以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可是,他怎么能够想得到,这个交不起押金的陈俊,竟然还有如此关系,连林国强对他都这么重视。早知道这样,就当没看见这个陈俊,也不用惹这么大的麻烦啊!
  
      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邓医生再后悔也没有用了,现在等待他的就是开除的命运,没有第二条路了。
  
      顾先平在病房里焦急地等待着,见陈俊被送了回来,不由大喜,匆忙围了过来,急道:“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啊?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我……我一会就想办法去凑齐押金啊……”
  
      林国强跟在旁边,顾先平这话就好像是在用耳光抽他的脸,让他尴尬不已。
  
      林国强尴尬地笑了笑,道:“老先生,你不用担心,钱的事不重要。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先把他治好才是关键!”
  
      “真的吗?”顾先平则是一愣,低声道:“可是,刚才有个医生说……说必须先交押金吗?”
  
      林国强道:“老先生,您放心吧,我就是这里的院长林国强,我说不用交押金就不用交押金!”
  
      顾先平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还有如此的身份,一时间不由有些慌乱了。刚好这时叶青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病床边的顾先平,忙道:“顾老师,你起来干嘛,快点躺那儿休息一会儿。”
  
      “叶青……”看到叶青,顾先平眼眶有些湿润,道:“叶青,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俊儿这次恐怕……”
  
      “顾老师,你说这些干嘛!”叶青将顾先平扶到床边躺下,道:“他是您的学生,我还是他的同学呢,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您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顾先平点了点头,慢慢靠床躺下,却又突然睁开眼,急道:“叶青,我……我没事,还是先看陈俊吧。我这伤不要紧,不用花钱的,把钱给陈俊看病吧……”
  
      叶青知道顾先平心疼钱,心里不由一阵感动。这么多年,经受了这些磨难,顾先平还跟以前一样,把学生视如己出。宁肯不顾自己的伤势,也要省钱给学生治病,这让叶青对他不由不叹服啊。
  
      “顾老师,您放心吧,钱的事您不用操心!”叶青拍了拍顾先平的肩膀,起身走到陈俊的床边,问林国强道:“林院长,他的情况怎么样?不用去抢救吗?”
  
      林国强道:“不用,他这都是皮外伤,其实并不重。主要是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把伤口包扎缝合好就可以了,没多大事!”
  
      “那就好!”叶青长舒一口气,他还怕陈俊有什么三长两短呢。他的寻经问穴虽然能够治病,但这种外伤,又不涉及经脉,他也搞不定。
  
      林国强亲自在这里给陈俊缝合伤口,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输了血之后,陈俊总算昏昏沉沉地睡去。呼吸平稳,并没有什么大碍,看这样子,估计休息一个多月就能下床了。皮外伤,跟赵成双那伤及筋骨的还不一样,陈俊这恢复的更快一些。
  
      另一边病床上的顾先平一直在担心这边的情况,见陈俊没事,这才放心。不过,他很快又开始操心另一件事了。
  
      “雅清……雅清现在怎么样了?”顾先平更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毕竟顾雅清的伤很严重。
  
      “您放心,她没事的。”叶青淡笑,道:“我已经把她送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请了专门的医生和护士,配了专业的医疗器械,她的情况很稳定。您不用担心,过几天,我从外地找一个专门的脑科医生过来,给她动个手术,她很快就能恢复了!”
  
      听到女儿没事,顾先平长舒一口气,旋即面容低落,道:“请个专门的脑科医生,那……那得花多少钱啊?”
  
      “钱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叶青淡笑,道:“这些费用全都包在我身上了,那个医生是我的朋友,他人很好,也不会收费的。”
  
      “这……这怎么好呢……”顾先平看着叶青,道:“要不,你算算花了多少钱,等我以后病好了,我慢慢还给你。”
  
      叶青摇了摇头,正色道:“顾老师,当年要不是您,我这学恐怕都上不完了,更别说考上大学了。您给我的,是能够让我生存一辈子的技能,这点钱算什么了?”
  
      顾先平眼眶一红,长叹一口气,道:“叶青,我真没看错你,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顾老师,您才是好人呢!”叶青淡笑回道,正想聊一些上学时的事,医院走廊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
  
      叶青皱起眉头,这都十点多了,哪还有人在这里喧哗啊?而且,外面嚷嚷声还挺大,来人好像很嚣张的样子,难道他们就不怕打扰别的病人休息吗?
  
      叶青走出病房,离老远便看到七八个人牛逼哄哄地走了过来,他们后面跟了六七个警察。带头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穿着华丽,但那目中无人的风格,着实让人看了不习惯。
  
      “小方,就在三楼,你去给我看看。”中年女子一边走一边嚷嚷:“他妈的,这人还翻了天了啊?你看他把我打的,你看我哥,你看我弟弟,都是被他打伤的。我在九川县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呢,太猖狂了啊。我给你说,你们今天必须把这件事给我处理好了,不然,我老公的面子就丢完了。政法委书记的老婆被人打了,传出去,九川县政法部门还有脸吗?”
  
      叶青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听到这里,顿时面色一寒。这女人是洪天祥的媳妇?那她上楼是去找谁的?
  
      眼看那几人走了过去,叶青匆忙过去找到王迁安,让他带人跟自己上楼一趟。
  
      这边,王青带着那几个警察跑到了楼上袁小正的病房外面。大飞正在门口长椅上坐着,看到来了这么多人,立马站起身。但是,看到王青带来的那些警察,顿时有些蔫了。
  
      他敢打王青这些人,但是,不代表他敢打警察啊,他又不是叶青!
  
      看到大飞,王青顿时来了精神,指着大飞便大喊道:“就是他,快,给我抓住他!”
  
      几个警察一哄而上,直朝大飞扑了过去。大飞连反抗都不敢,被几个警察按倒在地,连连挣扎嚷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就凭你打伤我们!”王青走过去,愤怒地一脚踩在大飞腿上,怒道:“你不是挺嚣张吗?你现在再嚣张一下让我看看啊。连我都敢打,你再厉害一个让我看看啊!”
  
      王青穿的高跟鞋,踩得大飞疼极,怒道:“我操,你个泼妇,你他妈把你的蹄子给我拿开!”
  
      “你还敢骂人!”王青大怒,抡包对着大飞便是一顿暴打。
  
      大飞都快气晕了,这打得倒是不疼,关键是丢人啊。被一个泼妇这么打,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
  
      “喂,你们干什么!”这时,袁小玉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这情况,顿时大急,道:“你们为什么抓他?”
  
      “还有你,小贱人!”王青转身便朝袁小玉踢来。
  
      袁小玉匆忙躲开,王青这一下踢了个空,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她勃然大怒,转头大吼道:“小方,给我抓住她!”
  
      两个警察立马跑了过来,袁小玉有些害怕,后退几步,急道:“你们干什么?我又没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这还需要凭什么吗?”王青冷笑,道:“我老公是洪天祥,你说凭什么?”
  
      说话间,两个警察已经抓住了袁小玉。袁小玉用力挣扎,其中一个警察有些不耐烦,抓住袁小玉的头发便将她从房间里扯了出来,骂道:“老实点!”
  
      袁小玉被扯着头发拖出病房,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王青则是兴奋地哈哈大笑,指着袁小玉,道:“对,对,小方,就这样,把她拖到派出所!”
  
      便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过来:“这都什么时代了,警察还打人啊?”
  
      袁小玉和大飞皆是一喜,匆忙抬头看去。王青等人也愣了一下,扭头看去,只见叶青正站在走廊上,冷眼看着他们。叶青身后,跟了七八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气势上,比她这边这些警察可要强太多了!
  
      跟随叶青来的几个医生匆忙把陈俊抬上担架送回医院,院长林国强亲自给陈俊诊疗,以显示他的重视。
  
      叶青他们回到医院的时候,那邓医生还在原地站着,看着林国强跟随诊疗的情况,他张大的嘴几乎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林国强医术很高明,不过,当上院长之后,他就很少亲自出手给人看病了。除非是县里的一些高官或者有钱人过来,才能请得动他出手。而这一次,林国强竟然亲自去给陈俊看病,足见林国强对他的重视。
  
      邓医生虽然不知道叶青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完蛋了,是彻底完蛋了。好不容易才调到县医院,看样子十有**又要滚回村里的诊所了。
  
      其实邓医生很冤枉,以前医院对那些交不起押金的病人也都是这么处置的。那些交不起押金的病人,也没有什么靠山,所以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可是,他怎么能够想得到,这个交不起押金的陈俊,竟然还有如此关系,连林国强对他都这么重视。早知道这样,就当没看见这个陈俊,也不用惹这么大的麻烦啊!
  
      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邓医生再后悔也没有用了,现在等待他的就是开除的命运,没有第二条路了。
  
      顾先平在病房里焦急地等待着,见陈俊被送了回来,不由大喜,匆忙围了过来,急道:“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啊?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我……我一会就想办法去凑齐押金啊……”
  
      林国强跟在旁边,顾先平这话就好像是在用耳光抽他的脸,让他尴尬不已。
  
      林国强尴尬地笑了笑,道:“老先生,你不用担心,钱的事不重要。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先把他治好才是关键!”
  
      “真的吗?”顾先平则是一愣,低声道:“可是,刚才有个医生说……说必须先交押金吗?”
  
      林国强道:“老先生,您放心吧,我就是这里的院长林国强,我说不用交押金就不用交押金!”
  
      顾先平没想到,这个医生竟然还有如此的身份,一时间不由有些慌乱了。刚好这时叶青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病床边的顾先平,忙道:“顾老师,你起来干嘛,快点躺那儿休息一会儿。”
  
      “叶青……”看到叶青,顾先平眼眶有些湿润,道:“叶青,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俊儿这次恐怕……”
  
      “顾老师,你说这些干嘛!”叶青将顾先平扶到床边躺下,道:“他是您的学生,我还是他的同学呢,互相帮忙是应该的。您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顾先平点了点头,慢慢靠床躺下,却又突然睁开眼,急道:“叶青,我……我没事,还是先看陈俊吧。我这伤不要紧,不用花钱的,把钱给陈俊看病吧……”
  
      叶青知道顾先平心疼钱,心里不由一阵感动。这么多年,经受了这些磨难,顾先平还跟以前一样,把学生视如己出。宁肯不顾自己的伤势,也要省钱给学生治病,这让叶青对他不由不叹服啊。
  
      “顾老师,您放心吧,钱的事您不用操心!”叶青拍了拍顾先平的肩膀,起身走到陈俊的床边,问林国强道:“林院长,他的情况怎么样?不用去抢救吗?”
  
      林国强道:“不用,他这都是皮外伤,其实并不重。主要是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把伤口包扎缝合好就可以了,没多大事!”
  
      “那就好!”叶青长舒一口气,他还怕陈俊有什么三长两短呢。他的寻经问穴虽然能够治病,但这种外伤,又不涉及经脉,他也搞不定。
  
      林国强亲自在这里给陈俊缝合伤口,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输了血之后,陈俊总算昏昏沉沉地睡去。呼吸平稳,并没有什么大碍,看这样子,估计休息一个多月就能下床了。皮外伤,跟赵成双那伤及筋骨的还不一样,陈俊这恢复的更快一些。
  
      另一边病床上的顾先平一直在担心这边的情况,见陈俊没事,这才放心。不过,他很快又开始操心另一件事了。
  
      “雅清……雅清现在怎么样了?”顾先平更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毕竟顾雅清的伤很严重。
  
      “您放心,她没事的。”叶青淡笑,道:“我已经把她送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请了专门的医生和护士,配了专业的医疗器械,她的情况很稳定。您不用担心,过几天,我从外地找一个专门的脑科医生过来,给她动个手术,她很快就能恢复了!”
  
      听到女儿没事,顾先平长舒一口气,旋即面容低落,道:“请个专门的脑科医生,那……那得花多少钱啊?”
  
      “钱的事,您就不用操心了!”叶青淡笑,道:“这些费用全都包在我身上了,那个医生是我的朋友,他人很好,也不会收费的。”
  
      “这……这怎么好呢……”顾先平看着叶青,道:“要不,你算算花了多少钱,等我以后病好了,我慢慢还给你。”
  
      叶青摇了摇头,正色道:“顾老师,当年要不是您,我这学恐怕都上不完了,更别说考上大学了。您给我的,是能够让我生存一辈子的技能,这点钱算什么了?”
  
      顾先平眼眶一红,长叹一口气,道:“叶青,我真没看错你,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顾老师,您才是好人呢!”叶青淡笑回道,正想聊一些上学时的事,医院走廊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的声音。
  
      叶青皱起眉头,这都十点多了,哪还有人在这里喧哗啊?而且,外面嚷嚷声还挺大,来人好像很嚣张的样子,难道他们就不怕打扰别的病人休息吗?
  
      叶青走出病房,离老远便看到七八个人牛逼哄哄地走了过来,他们后面跟了六七个警察。带头的是一个中年女子,穿着华丽,但那目中无人的风格,着实让人看了不习惯。
  
      “小方,就在三楼,你去给我看看。”中年女子一边走一边嚷嚷:“他妈的,这人还翻了天了啊?你看他把我打的,你看我哥,你看我弟弟,都是被他打伤的。我在九川县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呢,太猖狂了啊。我给你说,你们今天必须把这件事给我处理好了,不然,我老公的面子就丢完了。政法委书记的老婆被人打了,传出去,九川县政法部门还有脸吗?”
  
      叶青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听到这里,顿时面色一寒。这女人是洪天祥的媳妇?那她上楼是去找谁的?
  
      眼看那几人走了过去,叶青匆忙过去找到王迁安,让他带人跟自己上楼一趟。
  
      这边,王青带着那几个警察跑到了楼上袁小正的病房外面。大飞正在门口长椅上坐着,看到来了这么多人,立马站起身。但是,看到王青带来的那些警察,顿时有些蔫了。
  
      他敢打王青这些人,但是,不代表他敢打警察啊,他又不是叶青!
  
      看到大飞,王青顿时来了精神,指着大飞便大喊道:“就是他,快,给我抓住他!”
  
      几个警察一哄而上,直朝大飞扑了过去。大飞连反抗都不敢,被几个警察按倒在地,连连挣扎嚷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就凭你打伤我们!”王青走过去,愤怒地一脚踩在大飞腿上,怒道:“你不是挺嚣张吗?你现在再嚣张一下让我看看啊。连我都敢打,你再厉害一个让我看看啊!”
  
      王青穿的高跟鞋,踩得大飞疼极,怒道:“我操,你个泼妇,你他妈把你的蹄子给我拿开!”
  
      “你还敢骂人!”王青大怒,抡包对着大飞便是一顿暴打。
  
      大飞都快气晕了,这打得倒是不疼,关键是丢人啊。被一个泼妇这么打,传出去以后还怎么混?
  
      “喂,你们干什么!”这时,袁小玉从病房里走了出来,看到这情况,顿时大急,道:“你们为什么抓他?”
  
      “还有你,小贱人!”王青转身便朝袁小玉踢来。
  
      袁小玉匆忙躲开,王青这一下踢了个空,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她勃然大怒,转头大吼道:“小方,给我抓住她!”
  
      两个警察立马跑了过来,袁小玉有些害怕,后退几步,急道:“你们干什么?我又没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这还需要凭什么吗?”王青冷笑,道:“我老公是洪天祥,你说凭什么?”
  
      说话间,两个警察已经抓住了袁小玉。袁小玉用力挣扎,其中一个警察有些不耐烦,抓住袁小玉的头发便将她从房间里扯了出来,骂道:“老实点!”
  
      袁小玉被扯着头发拖出病房,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王青则是兴奋地哈哈大笑,指着袁小玉,道:“对,对,小方,就这样,把她拖到派出所!”
  
      便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了过来:“这都什么时代了,警察还打人啊?”
  
      袁小玉和大飞皆是一喜,匆忙抬头看去。王青等人也愣了一下,扭头看去,只见叶青正站在走廊上,冷眼看着他们。叶青身后,跟了七八个穿着军装的男子。气势上,比她这边这些警察可要强太多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