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四章坏人向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杨老五这话,倒让叶青愣了一下。他一直觉得杨老五这个人太过逐利,所以跟他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但是,现在这番话,却让叶青对他的看法大为改变。如果杨老五真的能够做到这些,那他就是第二个李连山啊!
  
      顾先平也愣了好一会,低声道:“杨老板,资助一个学生上学,一年至少……至少得五千多呢,你……”
  
      “才五千多?我还以为得一万多呢!”杨老五挠了挠头,道:“既然如此,那多点吧,我资助一百个!”
  
      叶青看着杨老五,道:“杨老板,你说真的?”
  
      杨老五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叶兄弟,我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觉得我就是个奸商,是个坏蛋。但是,谁说混混出身的商人,就不能做好事了?谁说以前做过坏事的人,就不能再向善了?”
  
      “好!”叶青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五哥,你要是真能做到这一点,那我可真要替那些学生们谢谢你了!”
  
      杨老五心里有些激动,叶青对他的称呼已经变了,从杨老板变成了五哥,说明真把他当自己人了。而杨老五更激动的是,他竟然要做好事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因为他以前做的每一件事,都要计算好利益得失。今晚突然做了这个决定,有些冲动的成分,也有些想拉拢叶青的成分。但是,把这些成分去掉之后,他突然发觉,自己也有些期待,期待能够做点好事,期待能够看到那些贫困学生能够上学之后是怎样高兴的!
  
      顾先平也是激动不已,他教了这么多年学,当然知道那些贫困学生是怎么过的了。他也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半就呛着了,连咳了好几声,在叶青的阻拦下,还是硬把那一杯喝完,道:“杨老板,您放心,我一定亲自把关,让您的钱用在该用的地方。我还有几个学生在学校教学,我会让他们把那些贫困学生的资料送来,我一个一个亲自验收,绝对不会让您的钱白花的!”
  
      杨老五有些诧异,道:“顾老师你现在没有教学了吗?”
  
      顾先平有些尴尬地低下头,道:“我……我已经被学校辞退了……”
  
      “为什么啊?”杨老五更是诧异。
  
      顾先平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杯子,道:“过去的事就别再说了,杨老板,我敬您一杯!”
  
      杨老五带着疑惑,还是跟顾先平干了一杯。放下酒杯之后,他第一时间道:“那顾老师现在在做什么?”
  
      顾先平低声道:“做点小生意……”
  
      顾云志在旁边道:“爸,你把咱们的藏书卖完之后,就没有生意可做了啊!”
  
      顾先平面色大红,匆忙道:“小孩子不要说话!”
  
      杨老五忙道:“顾老师在卖自己的藏书?那怎么行呢?我听说,知识分子的书可都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叶青今天见到顾先平卖书,但没想到卖的竟然是他的藏书。
  
      叶青道:“五哥,你那里有没有什么适合顾老师的工作呢?”
  
      “这个,你也知道我这边的情况,要么是建筑方面,要么就是那些娱乐场所……”杨老五挠了挠头,道:“不过,你放心,顾老师这工作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别的我不敢说,但是给顾老师找一份适合的工作,肯定没问题!”
  
      “这……这怎么能麻烦杨老板呢……”顾先平嘴里虽然这么说,面上却乐开花了。他只是个知识分子,被学校辞退之后,可以说根本没有一技之长,生存都有些艰难了。要想养活两个孩子,必须得找一份工作,可他这个年纪,根本都没人收他。要是杨老五能把他工作的事情解决了,那就等于解决了他们一家人的生存问题啊!
  
      “没事,你是叶兄弟的老师,就是我杨老五的老师。”杨老五笑道:“我这个人上的学少,文化浅。不过,我很敬佩那些有文化的人。顾老师,你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那……那就太谢谢杨老板了……”顾先平大喜过望,真要能把工作解决了,那他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而此时,那摊位老板也把饭菜做好,给那傻子端了过去。傻子根本不拿筷子,接过饭菜狼吞虎咽地就吃了起来,好像是饿极了。
  
      看着傻子那样,众人不由感慨。杨老五叹了口气,看向旁边的摊位老板,道:“这傻子是哪来的?”
  
      老板道:“就是这城关镇的人啊。”
  
      “就是这里的人?我怎么不知道?”杨老五诧异地看了傻子一眼,道:“我以前也没见过他啊。”
  
      “杨老板,您后来也很少来了,他在这都快俩月了。”摊位老板道:“他本来就是城关镇的人,不过他有个母亲,本来一直照顾他,他也不出门,所以很少有人见过他。但是,两个月前,他母亲去世了,他就无家可归了,一直在这附近游荡。这边几个摊位,跟他们家也算是老邻居了,大家看他可怜,有剩饭剩菜就接济他一下,也算活到了现在。不过,以后就难说了啊,这冬天马上就到了,他又无家可归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呢!”
  
      摊位老板说着,不断地摇头叹息,却是对傻子的遭遇很是同情。
  
      “那他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吗?”叶青问道。
  
      摊位老板道:“哪有什么人了,他爸去世的早,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没了。他还有个弟弟,不过听说是被人贩子拐走了,这都十来年了,也没见过人,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就那一个母亲,这下也不在了,哎!”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顾先平也叹了口气,将旁边顾云志拉的更紧了。如果他不在了,恐怕自己的儿女,也将面临同样的厄运了吧。
  
      杨老五奇道:“他家就没有亲戚吗?就算没有亲戚,难道他不知道回家休息吗?”
  
      摊位老板道:“他家是有亲戚,但是,十几年前就不来往了。他家那房子也没了,他现在根本就无家可归了。”
  
      叶青沉声问道:“房子怎么没的?”
  
      “这……”摊位老板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四周,仿佛在防备着什么,低声道:“这事啊,你们可别往外乱传啊。”
  
      杨老五道:“哎呀,有我在,你怕什么!”
  
      “呵呵……”摊位老板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他家那房子,据说是占了陆家的地,所以陆家把他家那房子给收了回去。就是为了这事,他妈活活被气死了,他家那亲戚,也就是因为陆家,才跟他们不来往的。”
  
      “陆家?”杨老五皱起眉头,看样子对这个陆家也是挺熟悉的。
  
      “陆家是谁?”叶青沉声问道。
  
      摊位老板看了叶青一眼,奇道:“你……你是不是九川县的人啊?你连陆家都不知道吗?城关镇的陆家啊?你不知道吗?”
  
      “陆家是城关镇这边的第一大姓,人口众多,势力强大,在城关镇无人敢惹。”杨老五沉声道:“我以前在城关镇这边有个项目想要开发,就是被陆家给搅黄的。”
  
      叶青不由一愣,杨老五在九川县可谓是最有钱的富豪之一了。而且,他还有涉黑背景,又有陈家安给他保驾护航,在九川县什么事能做不了?而这个陆家竟然还能把他的项目搅黄,看来陆家是真的不简单啊!
  
      “杨老板,这种事,你们听听就算了。”摊位老板尴尬地笑了笑,道:“陆家的事,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而且,这宅基地上的事,揪扯不清,就算上法庭打官司,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行了,杨老板,这菜够不够,要不我再给您炒几个热乎的?”
  
      “不用了。”杨老五摆了摆手,示意摊位老板离开。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叶青,道:“叶兄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陆家啊,还是不惹为妙。他们人太多,整个村子,陆家直系的人就有六七十口,分支得有几百人了。而且,这些人还不给你讲什么道理,那么多人聚一起,警察军队都拿他们没辙。就算你不怕他们,但叔叔阿姨以后不还在九川县,你不怕他们报复啊?这年头啊,明刀明枪来倒不怕,就怕人撂黑砖啊。尤其这种滚刀肉,拿起刀是流氓,放下刀吧是农民,打又没法打,不打人家又不会放过你,根本没法惹啊。”
  
      叶青没有说话,但是他知道,杨老五说的是事实。这种家族什么的,实力可能不如何彪那样的强,但你也没法跟他们拼。所以,纵然连杨老五这样的人物,见到他们也得绕着走。
  
      “行了,不说这件事了。”杨老五端起酒杯,道:“叶兄弟,来,咱俩干一杯!为你今天计划的成功,也为我这个流氓马上就要做好事了,干一杯!”
  
      叶青端起酒杯,跟杨老五碰了一杯。放下酒杯,再次扭头去看那傻子,却惊愕地发现,傻子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饭碗菜盆都在地上摆着,而傻子却不见了踪影,仿佛消失了一般。
  
      杨老五这话,倒让叶青愣了一下。他一直觉得杨老五这个人太过逐利,所以跟他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但是,现在这番话,却让叶青对他的看法大为改变。如果杨老五真的能够做到这些,那他就是第二个李连山啊!
  
      顾先平也愣了好一会,低声道:“杨老板,资助一个学生上学,一年至少……至少得五千多呢,你……”
  
      “才五千多?我还以为得一万多呢!”杨老五挠了挠头,道:“既然如此,那多点吧,我资助一百个!”
  
      叶青看着杨老五,道:“杨老板,你说真的?”
  
      杨老五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叶兄弟,我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觉得我就是个奸商,是个坏蛋。但是,谁说混混出身的商人,就不能做好事了?谁说以前做过坏事的人,就不能再向善了?”
  
      “好!”叶青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五哥,你要是真能做到这一点,那我可真要替那些学生们谢谢你了!”
  
      杨老五心里有些激动,叶青对他的称呼已经变了,从杨老板变成了五哥,说明真把他当自己人了。而杨老五更激动的是,他竟然要做好事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因为他以前做的每一件事,都要计算好利益得失。今晚突然做了这个决定,有些冲动的成分,也有些想拉拢叶青的成分。但是,把这些成分去掉之后,他突然发觉,自己也有些期待,期待能够做点好事,期待能够看到那些贫困学生能够上学之后是怎样高兴的!
  
      顾先平也是激动不已,他教了这么多年学,当然知道那些贫困学生是怎么过的了。他也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半就呛着了,连咳了好几声,在叶青的阻拦下,还是硬把那一杯喝完,道:“杨老板,您放心,我一定亲自把关,让您的钱用在该用的地方。我还有几个学生在学校教学,我会让他们把那些贫困学生的资料送来,我一个一个亲自验收,绝对不会让您的钱白花的!”
  
      杨老五有些诧异,道:“顾老师你现在没有教学了吗?”
  
      顾先平有些尴尬地低下头,道:“我……我已经被学校辞退了……”
  
      “为什么啊?”杨老五更是诧异。
  
      顾先平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杯子,道:“过去的事就别再说了,杨老板,我敬您一杯!”
  
      杨老五带着疑惑,还是跟顾先平干了一杯。放下酒杯之后,他第一时间道:“那顾老师现在在做什么?”
  
      顾先平低声道:“做点小生意……”
  
      顾云志在旁边道:“爸,你把咱们的藏书卖完之后,就没有生意可做了啊!”
  
      顾先平面色大红,匆忙道:“小孩子不要说话!”
  
      杨老五忙道:“顾老师在卖自己的藏书?那怎么行呢?我听说,知识分子的书可都是自己的命根子啊!”
  
      叶青今天见到顾先平卖书,但没想到卖的竟然是他的藏书。
  
      叶青道:“五哥,你那里有没有什么适合顾老师的工作呢?”
  
      “这个,你也知道我这边的情况,要么是建筑方面,要么就是那些娱乐场所……”杨老五挠了挠头,道:“不过,你放心,顾老师这工作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别的我不敢说,但是给顾老师找一份适合的工作,肯定没问题!”
  
      “这……这怎么能麻烦杨老板呢……”顾先平嘴里虽然这么说,面上却乐开花了。他只是个知识分子,被学校辞退之后,可以说根本没有一技之长,生存都有些艰难了。要想养活两个孩子,必须得找一份工作,可他这个年纪,根本都没人收他。要是杨老五能把他工作的事情解决了,那就等于解决了他们一家人的生存问题啊!
  
      “没事,你是叶兄弟的老师,就是我杨老五的老师。”杨老五笑道:“我这个人上的学少,文化浅。不过,我很敬佩那些有文化的人。顾老师,你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那……那就太谢谢杨老板了……”顾先平大喜过望,真要能把工作解决了,那他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而此时,那摊位老板也把饭菜做好,给那傻子端了过去。傻子根本不拿筷子,接过饭菜狼吞虎咽地就吃了起来,好像是饿极了。
  
      看着傻子那样,众人不由感慨。杨老五叹了口气,看向旁边的摊位老板,道:“这傻子是哪来的?”
  
      老板道:“就是这城关镇的人啊。”
  
      “就是这里的人?我怎么不知道?”杨老五诧异地看了傻子一眼,道:“我以前也没见过他啊。”
  
      “杨老板,您后来也很少来了,他在这都快俩月了。”摊位老板道:“他本来就是城关镇的人,不过他有个母亲,本来一直照顾他,他也不出门,所以很少有人见过他。但是,两个月前,他母亲去世了,他就无家可归了,一直在这附近游荡。这边几个摊位,跟他们家也算是老邻居了,大家看他可怜,有剩饭剩菜就接济他一下,也算活到了现在。不过,以后就难说了啊,这冬天马上就到了,他又无家可归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个冬天呢!”
  
      摊位老板说着,不断地摇头叹息,却是对傻子的遭遇很是同情。
  
      “那他家里没有其他人了吗?”叶青问道。
  
      摊位老板道:“哪有什么人了,他爸去世的早,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没了。他还有个弟弟,不过听说是被人贩子拐走了,这都十来年了,也没见过人,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就那一个母亲,这下也不在了,哎!”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顾先平也叹了口气,将旁边顾云志拉的更紧了。如果他不在了,恐怕自己的儿女,也将面临同样的厄运了吧。
  
      杨老五奇道:“他家就没有亲戚吗?就算没有亲戚,难道他不知道回家休息吗?”
  
      摊位老板道:“他家是有亲戚,但是,十几年前就不来往了。他家那房子也没了,他现在根本就无家可归了。”
  
      叶青沉声问道:“房子怎么没的?”
  
      “这……”摊位老板迟疑了一下,看了看四周,仿佛在防备着什么,低声道:“这事啊,你们可别往外乱传啊。”
  
      杨老五道:“哎呀,有我在,你怕什么!”
  
      “呵呵……”摊位老板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他家那房子,据说是占了陆家的地,所以陆家把他家那房子给收了回去。就是为了这事,他妈活活被气死了,他家那亲戚,也就是因为陆家,才跟他们不来往的。”
  
      “陆家?”杨老五皱起眉头,看样子对这个陆家也是挺熟悉的。
  
      “陆家是谁?”叶青沉声问道。
  
      摊位老板看了叶青一眼,奇道:“你……你是不是九川县的人啊?你连陆家都不知道吗?城关镇的陆家啊?你不知道吗?”
  
      “陆家是城关镇这边的第一大姓,人口众多,势力强大,在城关镇无人敢惹。”杨老五沉声道:“我以前在城关镇这边有个项目想要开发,就是被陆家给搅黄的。”
  
      叶青不由一愣,杨老五在九川县可谓是最有钱的富豪之一了。而且,他还有涉黑背景,又有陈家安给他保驾护航,在九川县什么事能做不了?而这个陆家竟然还能把他的项目搅黄,看来陆家是真的不简单啊!
  
      “杨老板,这种事,你们听听就算了。”摊位老板尴尬地笑了笑,道:“陆家的事,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而且,这宅基地上的事,揪扯不清,就算上法庭打官司,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行了,杨老板,这菜够不够,要不我再给您炒几个热乎的?”
  
      “不用了。”杨老五摆了摆手,示意摊位老板离开。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叶青,道:“叶兄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陆家啊,还是不惹为妙。他们人太多,整个村子,陆家直系的人就有六七十口,分支得有几百人了。而且,这些人还不给你讲什么道理,那么多人聚一起,警察军队都拿他们没辙。就算你不怕他们,但叔叔阿姨以后不还在九川县,你不怕他们报复啊?这年头啊,明刀明枪来倒不怕,就怕人撂黑砖啊。尤其这种滚刀肉,拿起刀是流氓,放下刀吧是农民,打又没法打,不打人家又不会放过你,根本没法惹啊。”
  
      叶青没有说话,但是他知道,杨老五说的是事实。这种家族什么的,实力可能不如何彪那样的强,但你也没法跟他们拼。所以,纵然连杨老五这样的人物,见到他们也得绕着走。
  
      “行了,不说这件事了。”杨老五端起酒杯,道:“叶兄弟,来,咱俩干一杯!为你今天计划的成功,也为我这个流氓马上就要做好事了,干一杯!”
  
      叶青端起酒杯,跟杨老五碰了一杯。放下酒杯,再次扭头去看那傻子,却惊愕地发现,傻子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饭碗菜盆都在地上摆着,而傻子却不见了踪影,仿佛消失了一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