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五章傻子的弟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已够十章,求月票求推荐。)
  
      在这夜市摊位旁边的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搀扶着那傻子,慢慢地往前走着。
  
      傻子依然在嘻嘻哈哈地笑着,他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别人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很顺从地跟着那男子离开。哪怕前面是个坑,他也会跳下去,因为他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男子对傻子好像异常的恭敬,用双手搀扶着他,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脚下的路,好像害怕他摔倒了似的。
  
      两人走过这巷子,绕过一个胡同,终于来到了空旷无人的体育场。体育场上正停着一辆白色商务车,男子搀扶着傻子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车门。
  
      车门打开,一个精瘦男子露出脑袋,看到这男子,立马道:“大哥,你回来了!”
  
      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傻子搀扶上车。傻子根本不会上车,低下了头,却不知道把脚往车上放。
  
      男子弯腰蹲下,扶住傻子那满是油腻又脏又臭的鞋,将他的脚抬了起来,轻轻放进了车里。那鞋的脏臭,他仿佛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把傻子安顿好,他这才钻进车里,坐在傻子的对面,静静看着傻子,轻声道:“你还认得我吗?”
  
      “嘿嘿,嘿嘿……”傻子只是傻笑,看着车里的内饰,时不时用手去碰一下车顶灯,一脸好奇的样子。
  
      车里还有三个男子,见傻子这模样,都有些诧异,却没有人说话。
  
      看着傻子这样,那高大男子眼眶有些湿润。他轻轻帮傻子把眼角的头发扯走,轻声道:“哥,是我,我是强子。我没死,我回来了!”
  
      这男子,竟然是这傻子的弟弟?他就是傻子那个被拐走了十几年的亲弟弟吗?
  
      如果摊位老板在这里,肯定会惊呼出声。十几年前,傻子的弟弟才十岁啊。谁能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被拐走了十几年,竟然还能回到家,竟然还能认识自己的哥哥?
  
      当然,更让人振奋的是,他竟然回来了!
  
      旁边一男子小心翼翼地道:“强哥,我看大哥这样子,恐怕得找个医生给他看看了!”
  
      强子没有理他,只慢慢地把傻子的头发一缕一缕顺到耳朵后面,轻声道:“哥,十三年前,要不是你替我挡了那一棒子,只怕现在傻的人就是我了。哥,我们家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有我和你。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和欺辱,我要让你过最好的生活,吃最好的饭菜。我要找最好的医生,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强子的声音很温柔,旁边三个男子都是满脸的诧异。谁能想到,这个叱咤西北的独行大盗,竟然还有如此铁汉柔情的一面!
  
      把傻子的头发全部整理好,强子抱着他的肩膀,轻声道:“不过,在带你离开这里之前。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先解决一下。哥,等把咱家的仇报了,我就立刻带你离开这里,怎么样?”
  
      傻子依然是那样的嘻嘻哈哈,可能是血浓于水的感觉,让他对强子产生了一些好感。他好奇地用手去摸了摸强子的脸,又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强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转头看向旁边那男子,道:“你留在这里,把我哥照顾好。大眼獒子,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出去!”
  
      “是!”三人齐声应道,那被叫到的大眼和獒子直接下车,跟着强子走进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已是十一点半,九川县已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大部分人都睡着了。三个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径直走进了城关镇,来到一个豪华宅院外面。
  
      强子抬头看了看前面的院墙,低声道:“獒子。”
  
      一个有些精干的男子应了一声,直奔到院墙旁边,一个起跳便抓住了上面的墙顶,纵身翻了上去。
  
      獒子扫了一眼,顺手从包里拿出两块东西扔进了院子里。过了五分钟左右,獒子纵身跳进了院子,没多久,院门便被打开了。
  
      强子和大眼走进了院子,院墙边还倒着两条黑色大犬,看样子是被獒子毒死的。
  
      獒子在后面关了大门,强子径直走到阁楼边,旁边大眼拿出两根铁丝,在那锁眼上捅了几下,就直接把门打开了。
  
      强子走了进去,屋内一片黑暗。大眼在旁边找到开关,把灯打开,房间立刻亮如白昼。
  
      强子走到沙发边坐下,大眼和獒子则走进了旁边的房间,没多久便听到房间里传来愤怒的叫声,而后便是打斗声。没多久,几个房间门全部打开,楼上楼下也都传来了开门声和脚步声。
  
      强子静静坐在沙发上,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很快,楼上楼下的人都聚集了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看到强子,不由愣了一下,怒道:“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闯到我们家里,是想偷东西吗?”
  
      “爸,跟他说什么废话,这明显就是偷东西!”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的暴虐,道:“别跟他说废话了,连咱们陆家都敢偷,这纯粹就是找死。妈的,我让你偷我们陆家!”
  
      男子说着,跑过来便去抓强子的衣领,却被强子重重一拳打在小腹,男子顿时捂住了肚子,缓缓倒在了地上。伸出一手指着强子,怒声道:“你……你敢打我……”
  
      这时,旁边两个房间的动静也都结束,大眼和獒子走了出来,还各拖了一个人出来。这是两个男子,衣服都没穿齐,但满头是血,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看到如此情况,陆家众人大怒,呼喊道:“妈的,敢打我们陆家的人,弄死他!”
  
      几个陆家的人冲动地便要动手,却被那五十多岁的老者一把拦住。他冷眼看着强子,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的淡定,让他有种危险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者沉声道:“为什么要找我们陆家的麻烦?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们大半夜闯到我们陆家,究竟是什么意思?”
  
      强子慢条斯理地抬起头,看了老者一眼,道:“陆友金,你不记得我了?”
  
      陆友金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看强子,皱起眉头,道:“你究竟是谁?咱们见过面吗?”
  
      “哈哈哈……”强子大笑站起身,慢慢伸出一脚,踩着地上那男子。
  
      “啊!”男子痛得大叫,用力去扯强子的腿,却无法撼动分毫。
  
      “老三!老三!”陆家几人大叫,再也顾不上陆友金的阻拦,匆忙过来想要救他。
  
      獒子和大眼直接把这几人拦住,这几人还想硬闯,强子突然抬脚踹到其中一人的胸口。这人个头也算不小,但被强子这一脚竟然踹飞出去,顿时把屋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刚才那几个陆家的人,这下也都老实了,匆忙退回了原处。
  
      陆友金面色更寒,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陆家跟你有什么冤仇,你为什么要来打我们陆家的人?”
  
      “陆友金,你老了!”强子缓缓弯腰看着被他踩着的男子,道:“陆老三,你这么年轻,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陆老三大吼道:“我他妈记得你是哪颗葱啊,快点放了老子。不然,你他妈休想走出城关镇!”
  
      “哎呦,这么多年了,你脾气还是这么大啊!”强子淡淡一笑,道:“陆老三,你不会忘了吧。我八岁那年,咱们一起下河游泳,我在河边捡了一件上衣,你硬说是我偷你的衣服。为这件事,你带了陆家很多人来打我。结果,我哥哥替我挨了那顿打,被你们用石头砸坏了脑袋,至今还是个傻子。我爸找你们理论,被你们陆家的人打断了两条腿,没多久就被活活气死了。”
  
      强子声音越来越冷,而屋内陆家众人的面色也越来越冷。因为,他们已经猜到面前这人是谁了!
  
      “你……你是李强!”陆老三瞪大了眼睛,惊慌地看着强子。得知眼前的人是谁之后,他就再没有之前的气焰了。
  
      “陆老三,你还记得我啊!”李强仰头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们陆家,这些年欺负的人太多了,早就把我给忘了呢!”
  
      陆家众人都吓呆了,陆友金看着李强,颤声道:“你……你不是被……被人贩子拐走了吗?”
  
      “没错,我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李强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是该感激那个人贩子,还是该恨那个人贩子。要不是因为他,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报仇。但是,也就是因为他,我竟然没能见到我妈的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李强脚下突然用力,踩得陆老三惨叫不已。
  
      “我本来只是想回来,找你们把当年的仇报了就可以了。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有时间回来,把我妈和我哥接出去,让他们过一段好日子。可是,我没想到,我就迟到了两个月,就迟到了两个月,我连我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李强说到这里,眼睛竟然变得血红,愤然看向陆友金,一字一句地道:“姓陆的,是你们逼死我妈的。这笔账,你们觉得该怎么算!”
  
      (已够十章,求月票求推荐。)
  
      在这夜市摊位旁边的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搀扶着那傻子,慢慢地往前走着。
  
      傻子依然在嘻嘻哈哈地笑着,他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别人让他干什么,他就会干什么,很顺从地跟着那男子离开。哪怕前面是个坑,他也会跳下去,因为他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男子对傻子好像异常的恭敬,用双手搀扶着他,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脚下的路,好像害怕他摔倒了似的。
  
      两人走过这巷子,绕过一个胡同,终于来到了空旷无人的体育场。体育场上正停着一辆白色商务车,男子搀扶着傻子走了过去,轻轻敲了敲车门。
  
      车门打开,一个精瘦男子露出脑袋,看到这男子,立马道:“大哥,你回来了!”
  
      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傻子搀扶上车。傻子根本不会上车,低下了头,却不知道把脚往车上放。
  
      男子弯腰蹲下,扶住傻子那满是油腻又脏又臭的鞋,将他的脚抬了起来,轻轻放进了车里。那鞋的脏臭,他仿佛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把傻子安顿好,他这才钻进车里,坐在傻子的对面,静静看着傻子,轻声道:“你还认得我吗?”
  
      “嘿嘿,嘿嘿……”傻子只是傻笑,看着车里的内饰,时不时用手去碰一下车顶灯,一脸好奇的样子。
  
      车里还有三个男子,见傻子这模样,都有些诧异,却没有人说话。
  
      看着傻子这样,那高大男子眼眶有些湿润。他轻轻帮傻子把眼角的头发扯走,轻声道:“哥,是我,我是强子。我没死,我回来了!”
  
      这男子,竟然是这傻子的弟弟?他就是傻子那个被拐走了十几年的亲弟弟吗?
  
      如果摊位老板在这里,肯定会惊呼出声。十几年前,傻子的弟弟才十岁啊。谁能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被拐走了十几年,竟然还能回到家,竟然还能认识自己的哥哥?
  
      当然,更让人振奋的是,他竟然回来了!
  
      旁边一男子小心翼翼地道:“强哥,我看大哥这样子,恐怕得找个医生给他看看了!”
  
      强子没有理他,只慢慢地把傻子的头发一缕一缕顺到耳朵后面,轻声道:“哥,十三年前,要不是你替我挡了那一棒子,只怕现在傻的人就是我了。哥,我们家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有我和你。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和欺辱,我要让你过最好的生活,吃最好的饭菜。我要找最好的医生,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强子的声音很温柔,旁边三个男子都是满脸的诧异。谁能想到,这个叱咤西北的独行大盗,竟然还有如此铁汉柔情的一面!
  
      把傻子的头发全部整理好,强子抱着他的肩膀,轻声道:“不过,在带你离开这里之前。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先解决一下。哥,等把咱家的仇报了,我就立刻带你离开这里,怎么样?”
  
      傻子依然是那样的嘻嘻哈哈,可能是血浓于水的感觉,让他对强子产生了一些好感。他好奇地用手去摸了摸强子的脸,又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强子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转头看向旁边那男子,道:“你留在这里,把我哥照顾好。大眼獒子,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出去!”
  
      “是!”三人齐声应道,那被叫到的大眼和獒子直接下车,跟着强子走进了茫茫的夜色当中。
  
      已是十一点半,九川县已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大部分人都睡着了。三个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径直走进了城关镇,来到一个豪华宅院外面。
  
      强子抬头看了看前面的院墙,低声道:“獒子。”
  
      一个有些精干的男子应了一声,直奔到院墙旁边,一个起跳便抓住了上面的墙顶,纵身翻了上去。
  
      獒子扫了一眼,顺手从包里拿出两块东西扔进了院子里。过了五分钟左右,獒子纵身跳进了院子,没多久,院门便被打开了。
  
      强子和大眼走进了院子,院墙边还倒着两条黑色大犬,看样子是被獒子毒死的。
  
      獒子在后面关了大门,强子径直走到阁楼边,旁边大眼拿出两根铁丝,在那锁眼上捅了几下,就直接把门打开了。
  
      强子走了进去,屋内一片黑暗。大眼在旁边找到开关,把灯打开,房间立刻亮如白昼。
  
      强子走到沙发边坐下,大眼和獒子则走进了旁边的房间,没多久便听到房间里传来愤怒的叫声,而后便是打斗声。没多久,几个房间门全部打开,楼上楼下也都传来了开门声和脚步声。
  
      强子静静坐在沙发上,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很快,楼上楼下的人都聚集了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看到强子,不由愣了一下,怒道:“你是什么人?大半夜的闯到我们家里,是想偷东西吗?”
  
      “爸,跟他说什么废话,这明显就是偷东西!”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的暴虐,道:“别跟他说废话了,连咱们陆家都敢偷,这纯粹就是找死。妈的,我让你偷我们陆家!”
  
      男子说着,跑过来便去抓强子的衣领,却被强子重重一拳打在小腹,男子顿时捂住了肚子,缓缓倒在了地上。伸出一手指着强子,怒声道:“你……你敢打我……”
  
      这时,旁边两个房间的动静也都结束,大眼和獒子走了出来,还各拖了一个人出来。这是两个男子,衣服都没穿齐,但满头是血,直接被摔在了地上。
  
      看到如此情况,陆家众人大怒,呼喊道:“妈的,敢打我们陆家的人,弄死他!”
  
      几个陆家的人冲动地便要动手,却被那五十多岁的老者一把拦住。他冷眼看着强子,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的淡定,让他有种危险的感觉。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者沉声道:“为什么要找我们陆家的麻烦?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们大半夜闯到我们陆家,究竟是什么意思?”
  
      强子慢条斯理地抬起头,看了老者一眼,道:“陆友金,你不记得我了?”
  
      陆友金愣了一下,仔细看了看强子,皱起眉头,道:“你究竟是谁?咱们见过面吗?”
  
      “哈哈哈……”强子大笑站起身,慢慢伸出一脚,踩着地上那男子。
  
      “啊!”男子痛得大叫,用力去扯强子的腿,却无法撼动分毫。
  
      “老三!老三!”陆家几人大叫,再也顾不上陆友金的阻拦,匆忙过来想要救他。
  
      獒子和大眼直接把这几人拦住,这几人还想硬闯,强子突然抬脚踹到其中一人的胸口。这人个头也算不小,但被强子这一脚竟然踹飞出去,顿时把屋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刚才那几个陆家的人,这下也都老实了,匆忙退回了原处。
  
      陆友金面色更寒,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陆家跟你有什么冤仇,你为什么要来打我们陆家的人?”
  
      “陆友金,你老了!”强子缓缓弯腰看着被他踩着的男子,道:“陆老三,你这么年轻,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陆老三大吼道:“我他妈记得你是哪颗葱啊,快点放了老子。不然,你他妈休想走出城关镇!”
  
      “哎呦,这么多年了,你脾气还是这么大啊!”强子淡淡一笑,道:“陆老三,你不会忘了吧。我八岁那年,咱们一起下河游泳,我在河边捡了一件上衣,你硬说是我偷你的衣服。为这件事,你带了陆家很多人来打我。结果,我哥哥替我挨了那顿打,被你们用石头砸坏了脑袋,至今还是个傻子。我爸找你们理论,被你们陆家的人打断了两条腿,没多久就被活活气死了。”
  
      强子声音越来越冷,而屋内陆家众人的面色也越来越冷。因为,他们已经猜到面前这人是谁了!
  
      “你……你是李强!”陆老三瞪大了眼睛,惊慌地看着强子。得知眼前的人是谁之后,他就再没有之前的气焰了。
  
      “陆老三,你还记得我啊!”李强仰头大笑,道:“我还以为你们陆家,这些年欺负的人太多了,早就把我给忘了呢!”
  
      陆家众人都吓呆了,陆友金看着李强,颤声道:“你……你不是被……被人贩子拐走了吗?”
  
      “没错,我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李强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是该感激那个人贩子,还是该恨那个人贩子。要不是因为他,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报仇。但是,也就是因为他,我竟然没能见到我妈的最后一面!”
  
      说到这里,李强脚下突然用力,踩得陆老三惨叫不已。
  
      “我本来只是想回来,找你们把当年的仇报了就可以了。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有时间回来,把我妈和我哥接出去,让他们过一段好日子。可是,我没想到,我就迟到了两个月,就迟到了两个月,我连我妈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李强说到这里,眼睛竟然变得血红,愤然看向陆友金,一字一句地道:“姓陆的,是你们逼死我妈的。这笔账,你们觉得该怎么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