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灭门大案
    陆家众人被李强打得节节败退,倒在血泊中的基本还都是男的,剩下的主要是女人,战斗力就更弱了。这些女子被李强那浴血凶残的模样吓得惊叫连连,但李强却根本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手起刀落,必然有人倒地,他已经杀红眼了。
  
      大眼和獒子守在门口,看李强这凶狠的样子,两人倒不是很惊讶。十岁亲手杀了人贩子,十三岁从东北步行走到西北,从讨饭的小乞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西北道上叱咤风云的大盗,一千里无人戈壁的头号狂人。李强就像是一头随时都在饥饿状态下的饿狼,爪牙都锋利得吓人,任何敢于挑战他的人,都会被他扯的肠穿肚烂。如今他亲自回来报杀父杀母的大仇,他要能手下留情,那他就不是李强了!
  
      陆友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一个一个倒在血泊当中,他已经接近崩溃了,连说话都忘了,只怔怔地看着李强屠杀他们陆家的人。
  
      不到五分钟,陆家这些人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李强衣服也快被鲜血染透了,他慢慢走到陆友金面前,用他的衣服将匕首上的血擦拭干净,轻声道:“陆友金,我知道你还有孙子孙女在楼上睡觉。你放心,我跟你们陆家的人不一样,我不会对小孩子下手。不过,你可以告诉他们,杀死他们父母的就是我李强。等他们长大了,我随时等他们来找我报仇!”
  
      李强说完,将匕首收起来,站起身冷声道:“陆友金,我今天杀了你们十五个人。你应该庆幸,你那个儿媳妇还怀着孩子,是那个孩子救了她一命。一个人二十万,十五个人就是三百万,很快你就能收到这笔钱了。”
  
      李强拍了拍陆友金的肩膀,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直笑得声嘶力竭,泪流满面方才慢慢停止。
  
      “两个月!两个月!为什么我不能早回来两个月啊!”李强发出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吼,在这黑暗夜空当中传出去甚远。
  
      大眼和獒子都愣了一下,匆忙跑到门口四处望去。
  
      “大哥,快走吧,那边有灯亮了。”大眼低声道。
  
      李强扭头看了看满地都是尸体的客厅,起身走出了院子。黑暗当中,三个人迅速穿过小巷,从小路离开了城关镇。十分钟之后,三人回到了体育场,乘车径直离开了这里。
  
      过了好久,陆家大院内方才传来一声颤抖的惨叫:“陆大叔……陆大叔家被灭门了啊……”
  
      这个时候,县警察局局长王渊博正在距离县城四十公里外的中塘镇。说是下来检查工作,事实上,他就是为了避开洪天祥和叶青之间的事情。为了不掺合进这件事,他甚至把手机都关机了,他要等到洪天祥和叶青的事情结束了再回到县里,这样一切就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晚饭喝了半斤酒,王渊博有些迷糊,早早就睡了。然而,正在他昏沉睡着的时候,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直接把王渊博震醒。
  
      “谁啊?”王渊博愤怒地嚷嚷了一句,朦朦胧胧地起身过去打开门,只见中塘镇派出所所长正在门口站着。
  
      “王局长……”所长表情很是难看,声音也有些哆嗦。
  
      “干什么?”王渊博没好气地回道,他现在就只想睡觉,别的什么事都不想管。
  
      所长低声道:“刚才县里来了电话……”
  
      王渊博愤然道:“我不是说了吗,县里的电话一律别往我这儿传。再说了,这大晚上的,谁没事往这打电话啊,我难道就不用下班休息吗?”
  
      所长咽了口唾沫,低声道:“王局长,十万火急啊……”
  
      “什么事十万火急?”王渊博有了些精神,沉声道:“是洪天祥的事?”
  
      “有一件是他的,不过,更关键的是另一件……”所长顿了一下,道:“城关镇陆友金家遭歹人袭击,一夜之间被杀了十五口人,几近灭门!”
  
      “什么!?”王渊博彻底精神了,这件事,可真的比洪天祥的事大得多啊。
  
      洪天祥再怎么闹,不管他跟叶青之间是什么情况。只要王渊博不在县城,这件事就牵扯不到他。但是,陆友金家被人几乎灭门,这件事可就避不开了。他是县警察局局长,这件事发生在他的辖区里,他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更关键的是,一次死了十五个人,这种命案足够震惊全省了,绝对能够引起上面的重视。说不定,上面还会派人下来亲自查这个案子。如果他王渊博在这次破案当中表现的不好,那他以后的前程也就完蛋了!
  
      “具体什么情况?”王渊博立马跑进房间,一边匆忙穿衣服,一边急道:“把具体情况给我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能错过。还有,给老潘打电话,让他立刻召集所有副局长和大队长,一个小时之后在县局开会。还有,让各辖区所长立刻提高警戒,随时待命,不容有误!”
  
      所长连忙点头应道,派了一个人去联系潘洪亮,自己则在这边跟王渊博讲述整件事的过程。
  
      听完整件事,王渊博已经坐在车里了。他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边养神,一边思索着这件事。
  
      十五人的命案,这个案子也实在太大了吧。如果破不了案,他是绝对背不起这个黑锅的啊!
  
      王渊博处于心急火燎当中,司机知道他的心情,也把车开的很快,半个小时便回到了县局。几个大队长都在这里坐着了,副局长当中却少了两人,正是吴建兵和周宏斌。
  
      看到如此情况,王渊博不由怒道:“吴建兵和周宏斌呢?说了一个小时之后开会,人怎么还没到?”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潘洪亮低声道:“吴副局长和周副局长现在在部队里,暂时还回不来。”
  
      王渊博怒道:“部队里?这大晚上去部队干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他们还有闲心留在部队里啊!”
  
      王渊博一路都在想陆家命案的事情,根本都没来得及问叶青和洪天祥之间的事怎么样了,当然不知道吴建兵和周宏斌为何在部队里了。
  
      潘洪亮小声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听闻是武安平亲自带队把周宏斌和吴建兵带到了部队,连洪天祥也被他带走了,王渊博着实吃了一惊。他一直在想叶青究竟有什么依仗能跟洪天祥对着干,他却没想到,叶青竟然能够调得动地方部队,难怪他那么有信心地跟洪天祥对着干了。
  
      王渊博惊诧叶青能耐的同时,心中却突然一动。他本来正在想如何摆脱这个黑锅呢,听到潘洪亮的话,他却突然有了主意。
  
      “既然吴副局长和周副局长还没回来,大家就稍等一下。你们先讨论一下这个案情,一会把具体情况整理出来,大家必须都摸清楚案子的情况!”王渊博吩咐了几句,便立马跑出了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将办公室门反锁上,王渊博匆忙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市局局长黄飞明的私人电话。王渊博与黄飞明关系不错,算是黄飞明这一派的人,有什么事也自然是直接找上了黄飞明。
  
      “喂,老王啊,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啊?”那边黄飞明的声音还很精神,明显没有睡觉。
  
      王渊博还从来没有这么晚给黄飞明打电话,原以为会打扰他的休息,没想到竟然没碰钉子。他精神一振,匆忙把陆家命案的事情给黄飞明汇报了一遍。
  
      听完王渊博的汇报,黄飞明也着实吃了一惊。他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这么大的命案呢。一家死了十五口人,接近灭门啊,这个案子足够震惊平南省了!
  
      “老王,你的辖区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黄飞明皱紧眉头,沉声道:“一次死了十五个人,你这是要成为全省典型吗?你平时是怎么看管手下的啊?县里面就没有巡逻队吗?”
  
      “黄局长,这些我都安排了,不过听说,这些犯罪分子是外地来的大盗,我们也没法防备啊。”王渊博道。
  
      “什么大盗不大盗的,都是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黄飞明道:“你有没有成立专案小组啊?我给你说,你必须尽快行动。要是抓不住这几个犯罪分子,我可没法跟省厅交代!”
  
      “黄局长,我已经在安排这件事了。但是,还有件事我想跟您汇报一下。”王渊博顿了一下,低声道:“我这边局里有两个副局长被人扣押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想成立专案组,都无法调配人手啊!”
  
      “被人扣押了?这什么意思?”黄飞明愤然道:“警察局副局长都被人扣押了?谁这么不得了啊?你们这些警察都怎么当的?警察都被人扣押了,还怎么抓贼,还怎么树立形象?你就说说,是谁这么大胆,连我们警察都敢扣押!”
  
      王渊博咬了咬牙,低声道:“是……是我们县的驻守部队……”
  
      黄飞明愣了一下,好一会方才怒声道:“妈的,你们又怎么招惹上部队的人了?”
  
      陆家众人被李强打得节节败退,倒在血泊中的基本还都是男的,剩下的主要是女人,战斗力就更弱了。这些女子被李强那浴血凶残的模样吓得惊叫连连,但李强却根本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手起刀落,必然有人倒地,他已经杀红眼了。
  
      大眼和獒子守在门口,看李强这凶狠的样子,两人倒不是很惊讶。十岁亲手杀了人贩子,十三岁从东北步行走到西北,从讨饭的小乞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西北道上叱咤风云的大盗,一千里无人戈壁的头号狂人。李强就像是一头随时都在饥饿状态下的饿狼,爪牙都锋利得吓人,任何敢于挑战他的人,都会被他扯的肠穿肚烂。如今他亲自回来报杀父杀母的大仇,他要能手下留情,那他就不是李强了!
  
      陆友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一个一个倒在血泊当中,他已经接近崩溃了,连说话都忘了,只怔怔地看着李强屠杀他们陆家的人。
  
      不到五分钟,陆家这些人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李强衣服也快被鲜血染透了,他慢慢走到陆友金面前,用他的衣服将匕首上的血擦拭干净,轻声道:“陆友金,我知道你还有孙子孙女在楼上睡觉。你放心,我跟你们陆家的人不一样,我不会对小孩子下手。不过,你可以告诉他们,杀死他们父母的就是我李强。等他们长大了,我随时等他们来找我报仇!”
  
      李强说完,将匕首收起来,站起身冷声道:“陆友金,我今天杀了你们十五个人。你应该庆幸,你那个儿媳妇还怀着孩子,是那个孩子救了她一命。一个人二十万,十五个人就是三百万,很快你就能收到这笔钱了。”
  
      李强拍了拍陆友金的肩膀,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直笑得声嘶力竭,泪流满面方才慢慢停止。
  
      “两个月!两个月!为什么我不能早回来两个月啊!”李强发出声嘶力竭的一声大吼,在这黑暗夜空当中传出去甚远。
  
      大眼和獒子都愣了一下,匆忙跑到门口四处望去。
  
      “大哥,快走吧,那边有灯亮了。”大眼低声道。
  
      李强扭头看了看满地都是尸体的客厅,起身走出了院子。黑暗当中,三个人迅速穿过小巷,从小路离开了城关镇。十分钟之后,三人回到了体育场,乘车径直离开了这里。
  
      过了好久,陆家大院内方才传来一声颤抖的惨叫:“陆大叔……陆大叔家被灭门了啊……”
  
      这个时候,县警察局局长王渊博正在距离县城四十公里外的中塘镇。说是下来检查工作,事实上,他就是为了避开洪天祥和叶青之间的事情。为了不掺合进这件事,他甚至把手机都关机了,他要等到洪天祥和叶青的事情结束了再回到县里,这样一切就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晚饭喝了半斤酒,王渊博有些迷糊,早早就睡了。然而,正在他昏沉睡着的时候,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直接把王渊博震醒。
  
      “谁啊?”王渊博愤怒地嚷嚷了一句,朦朦胧胧地起身过去打开门,只见中塘镇派出所所长正在门口站着。
  
      “王局长……”所长表情很是难看,声音也有些哆嗦。
  
      “干什么?”王渊博没好气地回道,他现在就只想睡觉,别的什么事都不想管。
  
      所长低声道:“刚才县里来了电话……”
  
      王渊博愤然道:“我不是说了吗,县里的电话一律别往我这儿传。再说了,这大晚上的,谁没事往这打电话啊,我难道就不用下班休息吗?”
  
      所长咽了口唾沫,低声道:“王局长,十万火急啊……”
  
      “什么事十万火急?”王渊博有了些精神,沉声道:“是洪天祥的事?”
  
      “有一件是他的,不过,更关键的是另一件……”所长顿了一下,道:“城关镇陆友金家遭歹人袭击,一夜之间被杀了十五口人,几近灭门!”
  
      “什么!?”王渊博彻底精神了,这件事,可真的比洪天祥的事大得多啊。
  
      洪天祥再怎么闹,不管他跟叶青之间是什么情况。只要王渊博不在县城,这件事就牵扯不到他。但是,陆友金家被人几乎灭门,这件事可就避不开了。他是县警察局局长,这件事发生在他的辖区里,他必须承担全部责任。
  
      更关键的是,一次死了十五个人,这种命案足够震惊全省了,绝对能够引起上面的重视。说不定,上面还会派人下来亲自查这个案子。如果他王渊博在这次破案当中表现的不好,那他以后的前程也就完蛋了!
  
      “具体什么情况?”王渊博立马跑进房间,一边匆忙穿衣服,一边急道:“把具体情况给我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能错过。还有,给老潘打电话,让他立刻召集所有副局长和大队长,一个小时之后在县局开会。还有,让各辖区所长立刻提高警戒,随时待命,不容有误!”
  
      所长连忙点头应道,派了一个人去联系潘洪亮,自己则在这边跟王渊博讲述整件事的过程。
  
      听完整件事,王渊博已经坐在车里了。他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边养神,一边思索着这件事。
  
      十五人的命案,这个案子也实在太大了吧。如果破不了案,他是绝对背不起这个黑锅的啊!
  
      王渊博处于心急火燎当中,司机知道他的心情,也把车开的很快,半个小时便回到了县局。几个大队长都在这里坐着了,副局长当中却少了两人,正是吴建兵和周宏斌。
  
      看到如此情况,王渊博不由怒道:“吴建兵和周宏斌呢?说了一个小时之后开会,人怎么还没到?”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潘洪亮低声道:“吴副局长和周副局长现在在部队里,暂时还回不来。”
  
      王渊博怒道:“部队里?这大晚上去部队干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案子,他们还有闲心留在部队里啊!”
  
      王渊博一路都在想陆家命案的事情,根本都没来得及问叶青和洪天祥之间的事怎么样了,当然不知道吴建兵和周宏斌为何在部队里了。
  
      潘洪亮小声把今晚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听闻是武安平亲自带队把周宏斌和吴建兵带到了部队,连洪天祥也被他带走了,王渊博着实吃了一惊。他一直在想叶青究竟有什么依仗能跟洪天祥对着干,他却没想到,叶青竟然能够调得动地方部队,难怪他那么有信心地跟洪天祥对着干了。
  
      王渊博惊诧叶青能耐的同时,心中却突然一动。他本来正在想如何摆脱这个黑锅呢,听到潘洪亮的话,他却突然有了主意。
  
      “既然吴副局长和周副局长还没回来,大家就稍等一下。你们先讨论一下这个案情,一会把具体情况整理出来,大家必须都摸清楚案子的情况!”王渊博吩咐了几句,便立马跑出了会议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将办公室门反锁上,王渊博匆忙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市局局长黄飞明的私人电话。王渊博与黄飞明关系不错,算是黄飞明这一派的人,有什么事也自然是直接找上了黄飞明。
  
      “喂,老王啊,这么晚打电话什么事啊?”那边黄飞明的声音还很精神,明显没有睡觉。
  
      王渊博还从来没有这么晚给黄飞明打电话,原以为会打扰他的休息,没想到竟然没碰钉子。他精神一振,匆忙把陆家命案的事情给黄飞明汇报了一遍。
  
      听完王渊博的汇报,黄飞明也着实吃了一惊。他当警察这么多年,还没遇见过这么大的命案呢。一家死了十五口人,接近灭门啊,这个案子足够震惊平南省了!
  
      “老王,你的辖区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黄飞明皱紧眉头,沉声道:“一次死了十五个人,你这是要成为全省典型吗?你平时是怎么看管手下的啊?县里面就没有巡逻队吗?”
  
      “黄局长,这些我都安排了,不过听说,这些犯罪分子是外地来的大盗,我们也没法防备啊。”王渊博道。
  
      “什么大盗不大盗的,都是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黄飞明道:“你有没有成立专案小组啊?我给你说,你必须尽快行动。要是抓不住这几个犯罪分子,我可没法跟省厅交代!”
  
      “黄局长,我已经在安排这件事了。但是,还有件事我想跟您汇报一下。”王渊博顿了一下,低声道:“我这边局里有两个副局长被人扣押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想成立专案组,都无法调配人手啊!”
  
      “被人扣押了?这什么意思?”黄飞明愤然道:“警察局副局长都被人扣押了?谁这么不得了啊?你们这些警察都怎么当的?警察都被人扣押了,还怎么抓贼,还怎么树立形象?你就说说,是谁这么大胆,连我们警察都敢扣押!”
  
      王渊博咬了咬牙,低声道:“是……是我们县的驻守部队……”
  
      黄飞明愣了一下,好一会方才怒声道:“妈的,你们又怎么招惹上部队的人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