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八章徐长志的猜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渊博这个时候把武安平抓走两个副局长的事情说出来,并不是为了让黄飞明救这两人出来,而是要推卸责任。
  
      他要让上面知道,不是他不想破案,不是他动作慢,而是因为武安平扣押了他两个副局长,所以他没法成立专案小组,没法及时调节人手。若是破不了案,那也怪不了他,要怪就怪武安平扣押了这两人,那他就不用背这个黑锅了。
  
      王渊博打这个电话,就是要先把责任推到武安平身上。就算到时候破不了案,他也能少承担一些责任。
  
      黄飞明听王渊博说完九川县发生的事,尤其是武安平带队把那些警察和两个副局长全部抓到部队的事情,更是让他大怒不已。
  
      “妈的,这群当兵的翻了天了是怎么的?平时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就算了,现在还骑到咱们警察部门的头上了?”黄飞明咆哮着嚷嚷,怒道:“去告诉那个什么武安平,让他立马把扣留我们的人放了,就说是我说的。”
  
      王渊博低声道:“黄局长,这个……这个武安平脾气很怪,我怕他不会听我的话……”
  
      “你就去告诉他,让他放人。至于放不放人,就不是你的事了!”黄飞明沉声道:“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胆子。要真敢不放人,明天我就把这件事汇报上去,我看他怎么跟上面交代!”
  
      听到这话,王渊博大喜,连声道:“是是是,我这就去通知他,我这就去通知他!”
  
      “妈的,当兵就好好当兵嘛,惹这么多事干嘛!”黄飞明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交代一个亲信连夜把九川县这边这个案子的材料整理清楚。
  
      这么大的案子,明天市里主要领导肯定都要过问,他必须弄清楚整件案子,免得到时候一问三不知。而且,这里面最关键的是,九川县驻守部队跟警察发生冲突,这件事可就太大了,他准备用这件事做一下文章。
  
      将一切都吩咐妥当,黄飞明这才装起手机,走出洗手间。外面是一个豪华的包间,几个年轻人正在包间里饮酒唱歌。其中三人尤其显眼,正是叶青上次救的那个徐长志三人。
  
      坐在包间里的都是邓阳市的世家子弟,当然,相比较徐长志,他们的家世根本不算什么。所以,这才专门跑来,想要结交徐长志。其中一个身高长相都很不错的青年,更是将目光瞄准了徐长志的妹妹。若是能娶到徐长志的妹妹,对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来说,也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啊。毕竟,徐参军年纪不大,升迁的就会太多了!
  
      在徐长志面前,黄飞明又摆出一副笑容,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上次徐长志被劫车党抓走差点没命的事情,可让黄飞明着实头疼了几天,只怕这件事传到了省里,那他这个市警察局长就要承担很大的责任了。
  
      还好徐长志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黄飞明托了关系,又亲自上门道歉,接着又各种招待徐长志,这才把这件事压下来。黄飞明也善于钻营,把事情压下去之后,还是每天都亲自招待徐长志,为的就是能搭上徐参军这条线。
  
      见黄飞明出来,一个青年立马笑道:“黄局长,这都凌晨了,你还有那么多的工作啊?电话不断,真是大忙人啊。”
  
      “哎!”黄飞明叹了口气,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清闲的时间啊,每天都是事。这电话二十四小时都不能关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你亲自出面了。这年头当警察,难啊!”
  
      “你可拉倒吧!”又一青年笑道:“做到你这个位置,哪还用这么忙的。刚才那电话,要么是上级领导打来慰问的,要么就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李公子啊。”黄飞明顿了一下,道:“你们别说,还真是发生了一件大案。”
  
      “哦?什么大案?说来听听!”屋内几人顿时来了精神,好奇心是每个人都有的。
  
      黄飞明把九川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屋内众人听完,也都惊愕了一番。这年头,凶杀案本来都不多见,更何况这种近乎灭门的惨案呢。一次杀那么多人,这到底是人做的,还是恶魔做的呢?
  
      一个瘦弱的青年低声道:“太残忍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暴力解决问题!”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又一青年道:“不过,这可是一个大案啊,对黄局长来说也是一个大挑战啊。”
  
      “是啊,别说咱们邓阳市了,就连整个平南省,也几乎没见过这么大的案子吧。”
  
      众人议论纷纷,唯独徐长志始终沉默不语。听到九川县三个字,他便想到了叶青,他还记得,叶青便是九川县的人呢。这件事,跟叶青有没有关系呢?
  
      想起那晚叶青将那些劫车党全部打倒的事情,徐长志心中有些慌张。以叶青的身手,以及他下手之狠,很难说这个案子究竟是不是他做的啊。可是,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呢?
  
      正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徐长志却猛然站起身,让屋内众人一愣。
  
      黄飞明看着徐长志,诧异地道:“徐公子,您这是……”
  
      “我有点事,先回去了!”徐长志说完,直接带着妹妹和那个妩媚女子离开了包间。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徐长志这究竟是怎么了,黄飞明心中更是忐忑,难不成自己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言语冲突他了吗?可是,自己思来想去,都没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啊。
  
      徐长志回到房间,本来是想立马给父亲徐参军打电话说这件事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凌晨了,父亲已经睡了,徐长志也不好打扰他,只能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多。
  
      徐参军还未出门上班,便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听徐长志说完在邓阳市遇到的情况,徐参军不由微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女去邓阳市一趟,还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心里对邓阳市的治安自然有些不满了。不过,当听到徐长志说起九川县灭门大案的时候,徐参军立马皱紧了眉头。
  
      能够在这个年纪走到现在这一步,徐参军有着比任何人都敏锐的嗅觉,他第一时间便感觉叶青跟九川县的灭门大案恐怕有脱不开的关系。而且,儿子打电话回来,肯定是为了帮叶青说点什么。
  
      等儿子把九川县那边的事情说完,徐参军便直截了当地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任何人做事,都要依法守法,这是维持社会秩序的根本。人命关天,十五条人命,不管是谁做的,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徐长志顿时愣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帮叶青说话呢,徐参军便直接把他要说的话顶了回去。徐参军说出这样的话,摆明就是在告诉他,就算真的是叶青做了这件事,也必须依法处理,不会因为他救过徐长志而有任何的法外开恩!
  
      徐长志急道:“爸,要不是叶大哥,恐怕我们都……”
  
      “长志,你最了解我的脾气。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说那些不该说的话了!”徐参军直接打断徐长志的话,道:“看过你姑姑之后,尽快回来。还有,我不管你去邓阳市开的那辆车是谁的,以后不要让我再知道你开这么贵的车。我们徐家的人,可以穷,但不可以没有志气。我们自己挣来的东西,随便用。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会用!”
  
      徐参军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对于这个儿子,他教育极其严厉。至于那个女儿,徐参军就没那么严厉了。一来毕竟是女孩子,二来,那个女儿其实也不是徐参军的女儿,而是他曾经一位战友的女儿。战友死在战场之后,徐参军便收养了这个女儿。所以,他把大部分的爱都倾注在这个女儿身上,对自己的亲儿子,却非常的苛刻。
  
      还好家里人都把这个养女当成亲生的看待,这些年,徐参军一家人也很和睦。
  
      徐长志挂了电话,不由满脸的忧愁。他知道父亲的脾气,再求他也没用了,现在只能看着这件事怎么发展了。
  
      在屋里沉思了好一会,徐长志突然起身走出房间,将隔壁房的两个女孩叫上下了楼。
  
      “哥,这么大清早的,咱们要去哪啊?”两个女孩明显还有些没睡醒的感觉,迷迷糊糊地嚷嚷。
  
      徐长志将车辆发动,看了两女一眼,很干脆地道:“去九川县!”
  
      “九川县?”两女皆是一愣,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徐长志已经驱车离开了宾馆。
  
      早上八点半,黄飞明已经在办公室里把九川县灭门大案的所有资料都看了一遍,坐在办公室等待着市领导的电话。
  
      果然,不到九点,市委秘书长便打来电话,询问关于九川县灭门大案的事情。黄飞明刚才把所有细节都看完了,所以是对答如流,把九川县灭门大案从头到尾都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末了,他还专门把九川县武装部长武安平扣留九川县警察局两个副局长和二十多个警察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王渊博这个时候把武安平抓走两个副局长的事情说出来,并不是为了让黄飞明救这两人出来,而是要推卸责任。
  
      他要让上面知道,不是他不想破案,不是他动作慢,而是因为武安平扣押了他两个副局长,所以他没法成立专案小组,没法及时调节人手。若是破不了案,那也怪不了他,要怪就怪武安平扣押了这两人,那他就不用背这个黑锅了。
  
      王渊博打这个电话,就是要先把责任推到武安平身上。就算到时候破不了案,他也能少承担一些责任。
  
      黄飞明听王渊博说完九川县发生的事,尤其是武安平带队把那些警察和两个副局长全部抓到部队的事情,更是让他大怒不已。
  
      “妈的,这群当兵的翻了天了是怎么的?平时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就算了,现在还骑到咱们警察部门的头上了?”黄飞明咆哮着嚷嚷,怒道:“去告诉那个什么武安平,让他立马把扣留我们的人放了,就说是我说的。”
  
      王渊博低声道:“黄局长,这个……这个武安平脾气很怪,我怕他不会听我的话……”
  
      “你就去告诉他,让他放人。至于放不放人,就不是你的事了!”黄飞明沉声道:“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胆子。要真敢不放人,明天我就把这件事汇报上去,我看他怎么跟上面交代!”
  
      听到这话,王渊博大喜,连声道:“是是是,我这就去通知他,我这就去通知他!”
  
      “妈的,当兵就好好当兵嘛,惹这么多事干嘛!”黄飞明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交代一个亲信连夜把九川县这边这个案子的材料整理清楚。
  
      这么大的案子,明天市里主要领导肯定都要过问,他必须弄清楚整件案子,免得到时候一问三不知。而且,这里面最关键的是,九川县驻守部队跟警察发生冲突,这件事可就太大了,他准备用这件事做一下文章。
  
      将一切都吩咐妥当,黄飞明这才装起手机,走出洗手间。外面是一个豪华的包间,几个年轻人正在包间里饮酒唱歌。其中三人尤其显眼,正是叶青上次救的那个徐长志三人。
  
      坐在包间里的都是邓阳市的世家子弟,当然,相比较徐长志,他们的家世根本不算什么。所以,这才专门跑来,想要结交徐长志。其中一个身高长相都很不错的青年,更是将目光瞄准了徐长志的妹妹。若是能娶到徐长志的妹妹,对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来说,也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啊。毕竟,徐参军年纪不大,升迁的就会太多了!
  
      在徐长志面前,黄飞明又摆出一副笑容,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上次徐长志被劫车党抓走差点没命的事情,可让黄飞明着实头疼了几天,只怕这件事传到了省里,那他这个市警察局长就要承担很大的责任了。
  
      还好徐长志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黄飞明托了关系,又亲自上门道歉,接着又各种招待徐长志,这才把这件事压下来。黄飞明也善于钻营,把事情压下去之后,还是每天都亲自招待徐长志,为的就是能搭上徐参军这条线。
  
      见黄飞明出来,一个青年立马笑道:“黄局长,这都凌晨了,你还有那么多的工作啊?电话不断,真是大忙人啊。”
  
      “哎!”黄飞明叹了口气,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哪有清闲的时间啊,每天都是事。这电话二十四小时都不能关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你亲自出面了。这年头当警察,难啊!”
  
      “你可拉倒吧!”又一青年笑道:“做到你这个位置,哪还用这么忙的。刚才那电话,要么是上级领导打来慰问的,要么就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李公子啊。”黄飞明顿了一下,道:“你们别说,还真是发生了一件大案。”
  
      “哦?什么大案?说来听听!”屋内几人顿时来了精神,好奇心是每个人都有的。
  
      黄飞明把九川县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屋内众人听完,也都惊愕了一番。这年头,凶杀案本来都不多见,更何况这种近乎灭门的惨案呢。一次杀那么多人,这到底是人做的,还是恶魔做的呢?
  
      一个瘦弱的青年低声道:“太残忍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暴力解决问题!”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又一青年道:“不过,这可是一个大案啊,对黄局长来说也是一个大挑战啊。”
  
      “是啊,别说咱们邓阳市了,就连整个平南省,也几乎没见过这么大的案子吧。”
  
      众人议论纷纷,唯独徐长志始终沉默不语。听到九川县三个字,他便想到了叶青,他还记得,叶青便是九川县的人呢。这件事,跟叶青有没有关系呢?
  
      想起那晚叶青将那些劫车党全部打倒的事情,徐长志心中有些慌张。以叶青的身手,以及他下手之狠,很难说这个案子究竟是不是他做的啊。可是,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呢?
  
      正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徐长志却猛然站起身,让屋内众人一愣。
  
      黄飞明看着徐长志,诧异地道:“徐公子,您这是……”
  
      “我有点事,先回去了!”徐长志说完,直接带着妹妹和那个妩媚女子离开了包间。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徐长志这究竟是怎么了,黄飞明心中更是忐忑,难不成自己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言语冲突他了吗?可是,自己思来想去,都没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啊。
  
      徐长志回到房间,本来是想立马给父亲徐参军打电话说这件事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凌晨了,父亲已经睡了,徐长志也不好打扰他,只能一直等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多。
  
      徐参军还未出门上班,便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听徐长志说完在邓阳市遇到的情况,徐参军不由微皱眉头。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女去邓阳市一趟,还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心里对邓阳市的治安自然有些不满了。不过,当听到徐长志说起九川县灭门大案的时候,徐参军立马皱紧了眉头。
  
      能够在这个年纪走到现在这一步,徐参军有着比任何人都敏锐的嗅觉,他第一时间便感觉叶青跟九川县的灭门大案恐怕有脱不开的关系。而且,儿子打电话回来,肯定是为了帮叶青说点什么。
  
      等儿子把九川县那边的事情说完,徐参军便直截了当地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任何人做事,都要依法守法,这是维持社会秩序的根本。人命关天,十五条人命,不管是谁做的,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徐长志顿时愣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帮叶青说话呢,徐参军便直接把他要说的话顶了回去。徐参军说出这样的话,摆明就是在告诉他,就算真的是叶青做了这件事,也必须依法处理,不会因为他救过徐长志而有任何的法外开恩!
  
      徐长志急道:“爸,要不是叶大哥,恐怕我们都……”
  
      “长志,你最了解我的脾气。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说那些不该说的话了!”徐参军直接打断徐长志的话,道:“看过你姑姑之后,尽快回来。还有,我不管你去邓阳市开的那辆车是谁的,以后不要让我再知道你开这么贵的车。我们徐家的人,可以穷,但不可以没有志气。我们自己挣来的东西,随便用。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会用!”
  
      徐参军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对于这个儿子,他教育极其严厉。至于那个女儿,徐参军就没那么严厉了。一来毕竟是女孩子,二来,那个女儿其实也不是徐参军的女儿,而是他曾经一位战友的女儿。战友死在战场之后,徐参军便收养了这个女儿。所以,他把大部分的爱都倾注在这个女儿身上,对自己的亲儿子,却非常的苛刻。
  
      还好家里人都把这个养女当成亲生的看待,这些年,徐参军一家人也很和睦。
  
      徐长志挂了电话,不由满脸的忧愁。他知道父亲的脾气,再求他也没用了,现在只能看着这件事怎么发展了。
  
      在屋里沉思了好一会,徐长志突然起身走出房间,将隔壁房的两个女孩叫上下了楼。
  
      “哥,这么大清早的,咱们要去哪啊?”两个女孩明显还有些没睡醒的感觉,迷迷糊糊地嚷嚷。
  
      徐长志将车辆发动,看了两女一眼,很干脆地道:“去九川县!”
  
      “九川县?”两女皆是一愣,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徐长志已经驱车离开了宾馆。
  
      早上八点半,黄飞明已经在办公室里把九川县灭门大案的所有资料都看了一遍,坐在办公室等待着市领导的电话。
  
      果然,不到九点,市委秘书长便打来电话,询问关于九川县灭门大案的事情。黄飞明刚才把所有细节都看完了,所以是对答如流,把九川县灭门大案从头到尾都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末了,他还专门把九川县武装部长武安平扣留九川县警察局两个副局长和二十多个警察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