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七十九章叶青被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昨天晚上,王渊博收到黄飞明的命令,便立刻给武安平打电话让他放人。不过,王渊博也没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告诉武安平这是黄飞明的命令。
  
      武安平那么暴躁的脾气,除了以前的老上级开口之外,其他谁能命令得了他啊?别说黄飞明了,就算省厅下来的命令,武安平也照样敢抗。所以,王渊博转达了黄飞明的命令,武安平不仅没放人,还把王渊博臭骂一顿,根本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
  
      王渊博自然怒极,立马就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告诉了黄飞明。而经过他这么一转达,就把事情闹得更大了,说的就是武安平专门不给黄飞明面子似的。
  
      黄飞明何曾在一个职位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受过这样的气,不由大怒至极。亲自致电给市武装部部长陈春阳,向他说了这件事。可是,陈春阳只是告诉他不要激动,却没有丝毫要处理这件事的意思,这更让黄飞明气愤,所以就在市委秘书长的电话里把这件事捅了上去。现在对他而言,破案已经是其次,他必须为警察部门挣回一口气,压住陈春阳!
  
      市委秘书长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情,也着实有些惊愕。挂了电话,他便直接把这件事上报给几个领导,让他们来定夺这件事。
  
      市里几个主要领导正在商议九川县灭门大案,没想到这边又冒出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军队竟然和警察不和,这问题可严重了。
  
      黄飞明则潇洒地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知道,这件事闹到了市里,陈春阳肯定不占理。果然,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市委秘书长便又打来电话,告诉他全力破案。至于警察和地方军队的冲突,市里会出面调解的。
  
      其实,黄飞明心里很清楚,这所谓的调解,就是市里要出面处理这件事了。纵观全局,他绝对警察部门没有任何错误,是军队越权抓人。所以,就算要处理,那也是处理陈春阳,处理武安平,足够让他出这口气了。
  
      黄飞明很是满意这个结果,当即便召集手下,准备派一个专案小组去九川县处理这个案子。然而,人还未到齐,他却接到了一个消息:徐长志竟然开车去了九川县!
  
      这消息让黄飞明愣了好一会,匆忙给徐长志打电话,但徐长志根本不接。黄飞明有些着急,九川县刚发生了灭门大案,现在谁也不知道那边安不安全。如果徐长志在那边出了什么意外,他可没法交代啊。
  
      在办公室里沉默了两分钟,一个警察跑过来,道:“黄局长,几位副局长到齐了,可以开会了!”
  
      “不用开了!”黄飞明猛然一摆手,道:“让老万去成立一个专案小组,立马赶赴九川县。还有,备车,我亲自去九川县!”
  
      “啊?”那警察愣了一下,这种事情,哪里需要黄飞明亲自去啊?他是市局局长,不坐镇市局,竟然跑到九川县,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思?难道他对这个案子已经重视到了这个地步吗?
  
      那警察当然不知道,黄飞明之所以要去九川县,主要是因为徐长志,并不是因为那个灭门大案。
  
      早晨六点半,叶青刚起来,便接到了陆家几近被灭门的消息,这件事已经在九川县传开了。而且,杀人凶手已经确定,就是十三年前被拐走的李强。
  
      听到这个消息,叶青第一时间便想到昨晚突然消失的那个傻子。当时杨老五一直在跟他谈资助贫困生的事情,叶青也没有怎么注意到那傻子。如今看来,那傻子肯定是被李强带走的!
  
      叶青昨晚也隐约打听到陆家做过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对李强家的那些事。陆家在城关镇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可谓是仇家遍地。傻子就是被陆家的人打傻的,傻子的父亲也是被陆家打成重伤,最后活活气死。傻子的母亲,也是在被陆家夺走宅地房产之后,气的脑出血而死。可以说,对于傻子家,陆家真的是作孽太多,遇到这样的事,只能说是报应到了而已。
  
      甚至,连外面讨论这些事的人,也大多都抱着报仇之后的痛快心情。而在城关镇,一向高调的陆家直系与分支,一夜之间却全都变得低调至极,大部分人集中在一起,只怕再被人来个灭门。曾经在村里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的他们,现在连出门都不敢了。就算出门,也是跟过街老鼠似的,埋着头走过街头。纵然听到四周的骂声,也是一句话都不敢回。
  
      平日里他们有多么横行霸道,今日就要有多么的窝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陆家现在是深刻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想后悔,恐怕有些来不及了!
  
      陆家一晚上死这么多人,也着实让人震撼。这个李强竟然能做出这么大的事情,叶青不由开始怀疑,这个李强在外面究竟是做什么的。不过,想想陆家做的那些事,叶青也懒得管这个闲事。毕竟,那个李强还算良心未泯,没有杀掉小孩子和孕妇。否则的话,叶青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吃了早饭,叶青便和大飞一起去了医院,众人的情况都已经稳定,连侯大也顺从地让医生给他包扎了伤口。不过,他明显一夜未眠,始终守在老婆床边,分毫都不愿离开。
  
      见众人恢复情况不错,叶青也稍微安心。现在比较麻烦的是疯狗还被林内县警察局扣押着,以偷警车的罪名抓了起来。如何把他弄出来,恐怕有点棘手。叶青正在犹豫,要不要通过陈春阳的关系来做这件事。
  
      不过,最后叶青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疯狗那只是一件小事,如果连这种事都要麻烦陈春阳的话,也真是不太适合。
  
      上午十点半,叶青刚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去杨老五那里走一趟。然而,刚走出医院,两辆警车便迎面驶来,十几个警察从车上冲下来,直接把他围住了。
  
      带队的男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道:“叶青是吧?现在我们怀疑你有劫持警察,唆使他人偷盗警车,以及抗法拒捕的嫌疑,现在要请你回局里配合调查。”
  
      叶青皱起眉头,怎么这个时候警察突然要抓他回警察局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据他所知,昨晚王渊博就回到县城了。如果他要抓自己的话,昨晚就应该动手了,怎么还会等到今天呢?
  
      叶青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王渊博昨晚没有抓自己,就说明他根本不愿跟武安平产生冲突,不愿搀和进这件事里。而现在警察又来抓自己,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又有别人命令王渊博这么做的。而能命令王渊博的人,职位肯定不低了!
  
      沉吟了几秒钟,叶青道:“能不能让我先打个电话?”
  
      叶青心里很清楚,不管是谁命令王渊博来对付自己,这个人在九川县乃至整个邓阳市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再跟警察产生什么冲突,那事情可就更麻烦了,更容易被他抓住把柄了。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陈春阳打电话,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只能先跟这些警察去局里配合调查了!
  
      谁知道,叶青这个请求,竟然直接把那个警察驳回:“不行!”
  
      叶青微皱眉头,沉默了一下,也没有说话,只是四处看了看。杨老五为了防止叶青在医院遇到什么麻烦,专门派了不少小弟在这医院附近守着,随时听候叶青的差遣。还别说,叶青这转头一看,真就看到了杨老五的一个手下,正在旁边小卖部喝着汽水。
  
      他也看到了叶青,离老远朝叶青摆了摆手,晃了晃手里的汽水瓶,那意思是在问:“要不要喝点?”
  
      叶青现在哪有心思喝,他朝那人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身边这几个警察。还想比划点什么,但那警察已不耐烦地走过来,道:“磨磨蹭蹭干什么?走!”
  
      说完,不由分说拽着叶青便走。叶青也不好反抗,跟着那几个警察上了车。而杨老五那手下还伸长着脖子在小卖部门口盯着这边看,那满脸疑惑的表情,明显是没看出来叶青的意思。
  
      叶青大为郁闷,自己这被抓走,难不成连个信儿都传不回去了?杨老五收的小弟,怎么感觉智商也不太够呢?
  
      话说杨老五那小弟眼睁睁看着叶青上了车,便朝着那警车摆了摆手,好像是在跟叶青再见。便在这时,一个青年走了过来,看他这样子,奇道:“老憨,你这干嘛呢?”
  
      “嘿,亮子,我给你说,刚才叶大哥可威风了!”这老憨兴奋地扭头道:“刚才两辆警车过来,十几个警察一起请他上车,也不知道去哪吃饭还是什么的,估计是咱们县警察局的人请他吃饭吧。叶大哥还朝我摆了摆手,看样子他都认得我了呢!”
  
      “警察请吃饭?”亮子则是一愣,道:“叶大哥什么时候跟警察这么熟了?你确定是警察请他吃饭?”
  
      老憨道:“那当然了,叶大哥朝我摆了摆手,还指了指那几个警察,这还能是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王渊博收到黄飞明的命令,便立刻给武安平打电话让他放人。不过,王渊博也没说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告诉武安平这是黄飞明的命令。
  
      武安平那么暴躁的脾气,除了以前的老上级开口之外,其他谁能命令得了他啊?别说黄飞明了,就算省厅下来的命令,武安平也照样敢抗。所以,王渊博转达了黄飞明的命令,武安平不仅没放人,还把王渊博臭骂一顿,根本一点面子都没给他们。
  
      王渊博自然怒极,立马就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告诉了黄飞明。而经过他这么一转达,就把事情闹得更大了,说的就是武安平专门不给黄飞明面子似的。
  
      黄飞明何曾在一个职位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受过这样的气,不由大怒至极。亲自致电给市武装部部长陈春阳,向他说了这件事。可是,陈春阳只是告诉他不要激动,却没有丝毫要处理这件事的意思,这更让黄飞明气愤,所以就在市委秘书长的电话里把这件事捅了上去。现在对他而言,破案已经是其次,他必须为警察部门挣回一口气,压住陈春阳!
  
      市委秘书长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情,也着实有些惊愕。挂了电话,他便直接把这件事上报给几个领导,让他们来定夺这件事。
  
      市里几个主要领导正在商议九川县灭门大案,没想到这边又冒出了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军队竟然和警察不和,这问题可严重了。
  
      黄飞明则潇洒地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知道,这件事闹到了市里,陈春阳肯定不占理。果然,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市委秘书长便又打来电话,告诉他全力破案。至于警察和地方军队的冲突,市里会出面调解的。
  
      其实,黄飞明心里很清楚,这所谓的调解,就是市里要出面处理这件事了。纵观全局,他绝对警察部门没有任何错误,是军队越权抓人。所以,就算要处理,那也是处理陈春阳,处理武安平,足够让他出这口气了。
  
      黄飞明很是满意这个结果,当即便召集手下,准备派一个专案小组去九川县处理这个案子。然而,人还未到齐,他却接到了一个消息:徐长志竟然开车去了九川县!
  
      这消息让黄飞明愣了好一会,匆忙给徐长志打电话,但徐长志根本不接。黄飞明有些着急,九川县刚发生了灭门大案,现在谁也不知道那边安不安全。如果徐长志在那边出了什么意外,他可没法交代啊。
  
      在办公室里沉默了两分钟,一个警察跑过来,道:“黄局长,几位副局长到齐了,可以开会了!”
  
      “不用开了!”黄飞明猛然一摆手,道:“让老万去成立一个专案小组,立马赶赴九川县。还有,备车,我亲自去九川县!”
  
      “啊?”那警察愣了一下,这种事情,哪里需要黄飞明亲自去啊?他是市局局长,不坐镇市局,竟然跑到九川县,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思?难道他对这个案子已经重视到了这个地步吗?
  
      那警察当然不知道,黄飞明之所以要去九川县,主要是因为徐长志,并不是因为那个灭门大案。
  
      早晨六点半,叶青刚起来,便接到了陆家几近被灭门的消息,这件事已经在九川县传开了。而且,杀人凶手已经确定,就是十三年前被拐走的李强。
  
      听到这个消息,叶青第一时间便想到昨晚突然消失的那个傻子。当时杨老五一直在跟他谈资助贫困生的事情,叶青也没有怎么注意到那傻子。如今看来,那傻子肯定是被李强带走的!
  
      叶青昨晚也隐约打听到陆家做过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对李强家的那些事。陆家在城关镇横行霸道这么多年,可谓是仇家遍地。傻子就是被陆家的人打傻的,傻子的父亲也是被陆家打成重伤,最后活活气死。傻子的母亲,也是在被陆家夺走宅地房产之后,气的脑出血而死。可以说,对于傻子家,陆家真的是作孽太多,遇到这样的事,只能说是报应到了而已。
  
      甚至,连外面讨论这些事的人,也大多都抱着报仇之后的痛快心情。而在城关镇,一向高调的陆家直系与分支,一夜之间却全都变得低调至极,大部分人集中在一起,只怕再被人来个灭门。曾经在村里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的他们,现在连出门都不敢了。就算出门,也是跟过街老鼠似的,埋着头走过街头。纵然听到四周的骂声,也是一句话都不敢回。
  
      平日里他们有多么横行霸道,今日就要有多么的窝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陆家现在是深刻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想后悔,恐怕有些来不及了!
  
      陆家一晚上死这么多人,也着实让人震撼。这个李强竟然能做出这么大的事情,叶青不由开始怀疑,这个李强在外面究竟是做什么的。不过,想想陆家做的那些事,叶青也懒得管这个闲事。毕竟,那个李强还算良心未泯,没有杀掉小孩子和孕妇。否则的话,叶青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吃了早饭,叶青便和大飞一起去了医院,众人的情况都已经稳定,连侯大也顺从地让医生给他包扎了伤口。不过,他明显一夜未眠,始终守在老婆床边,分毫都不愿离开。
  
      见众人恢复情况不错,叶青也稍微安心。现在比较麻烦的是疯狗还被林内县警察局扣押着,以偷警车的罪名抓了起来。如何把他弄出来,恐怕有点棘手。叶青正在犹豫,要不要通过陈春阳的关系来做这件事。
  
      不过,最后叶青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疯狗那只是一件小事,如果连这种事都要麻烦陈春阳的话,也真是不太适合。
  
      上午十点半,叶青刚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去杨老五那里走一趟。然而,刚走出医院,两辆警车便迎面驶来,十几个警察从车上冲下来,直接把他围住了。
  
      带队的男子上下打量了叶青一番,道:“叶青是吧?现在我们怀疑你有劫持警察,唆使他人偷盗警车,以及抗法拒捕的嫌疑,现在要请你回局里配合调查。”
  
      叶青皱起眉头,怎么这个时候警察突然要抓他回警察局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据他所知,昨晚王渊博就回到县城了。如果他要抓自己的话,昨晚就应该动手了,怎么还会等到今天呢?
  
      叶青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王渊博昨晚没有抓自己,就说明他根本不愿跟武安平产生冲突,不愿搀和进这件事里。而现在警察又来抓自己,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又有别人命令王渊博这么做的。而能命令王渊博的人,职位肯定不低了!
  
      沉吟了几秒钟,叶青道:“能不能让我先打个电话?”
  
      叶青心里很清楚,不管是谁命令王渊博来对付自己,这个人在九川县乃至整个邓阳市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再跟警察产生什么冲突,那事情可就更麻烦了,更容易被他抓住把柄了。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陈春阳打电话,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只能先跟这些警察去局里配合调查了!
  
      谁知道,叶青这个请求,竟然直接把那个警察驳回:“不行!”
  
      叶青微皱眉头,沉默了一下,也没有说话,只是四处看了看。杨老五为了防止叶青在医院遇到什么麻烦,专门派了不少小弟在这医院附近守着,随时听候叶青的差遣。还别说,叶青这转头一看,真就看到了杨老五的一个手下,正在旁边小卖部喝着汽水。
  
      他也看到了叶青,离老远朝叶青摆了摆手,晃了晃手里的汽水瓶,那意思是在问:“要不要喝点?”
  
      叶青现在哪有心思喝,他朝那人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身边这几个警察。还想比划点什么,但那警察已不耐烦地走过来,道:“磨磨蹭蹭干什么?走!”
  
      说完,不由分说拽着叶青便走。叶青也不好反抗,跟着那几个警察上了车。而杨老五那手下还伸长着脖子在小卖部门口盯着这边看,那满脸疑惑的表情,明显是没看出来叶青的意思。
  
      叶青大为郁闷,自己这被抓走,难不成连个信儿都传不回去了?杨老五收的小弟,怎么感觉智商也不太够呢?
  
      话说杨老五那小弟眼睁睁看着叶青上了车,便朝着那警车摆了摆手,好像是在跟叶青再见。便在这时,一个青年走了过来,看他这样子,奇道:“老憨,你这干嘛呢?”
  
      “嘿,亮子,我给你说,刚才叶大哥可威风了!”这老憨兴奋地扭头道:“刚才两辆警车过来,十几个警察一起请他上车,也不知道去哪吃饭还是什么的,估计是咱们县警察局的人请他吃饭吧。叶大哥还朝我摆了摆手,看样子他都认得我了呢!”
  
      “警察请吃饭?”亮子则是一愣,道:“叶大哥什么时候跟警察这么熟了?你确定是警察请他吃饭?”
  
      老憨道:“那当然了,叶大哥朝我摆了摆手,还指了指那几个警察,这还能是什么意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