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章人民子弟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亮子盯着老憨看了好一会,突然瞪眼道:“我靠,你说会不会是叶大哥被警察抓走了啊?”
  
      老憨道:“不会吧?叶大哥昨晚把洪天祥都扳倒了,王渊博再大的胆子,恐怕也不愿来搀和这件事啊。”
  
      “靠,叶大哥跟王渊博也没什么交情,跟那些警察就更不用说了,谁来请他吃饭啊!”亮子匆忙摆手,道:“不行,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五哥。不管叶大哥是被人请去吃饭,还是被人抓走了,都得先让五哥知道!”
  
      亮子说完,匆忙跑出去跟杨老五联系,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杨老五接到消息,也着实有些诧异,匆忙打电话给潘洪亮,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潘洪亮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告诉杨老五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就是市局局长黄飞明亲自带队下来了。九川县现在的人员调动,基本都是由黄飞明亲自安排的,连他这个副局长也没参与其中,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接到这个消息,杨老五大吃一惊。他知道,王渊博那个老狐狸是肯定不会搀和到叶青跟洪天祥的事情里面的。但是,黄飞明就不一样了,叶青难不成是被黄飞明给抓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杨老五也对这件事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连王渊博的都不能左右,更何况黄飞明了!
  
      思来想去,杨老五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大飞。他不知道叶青动用了什么关系找到的武安平,但是,要想救叶青的话,那就只有找武安平才能做得到了。要去找武安平,当然是跟叶青一起去见过武安平的大飞最适合了。
  
      大飞在医院里,主要守着叶青的父亲叶昌文。接到杨老五的消息,也是大吃一惊。也顾不上照顾叶昌文了,立马下楼,准备去找武安平,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丰田霸道缓缓驶入九川县医院。车上下来三人,为首那人,正是徐长志。
  
      徐长志上次从叶青嘴里得知他父亲住院的事情,他来九川县,也联系不上叶青,那就只好来这医院碰碰运气了。
  
      他带着两女,正在犹豫着该进哪栋楼去寻人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大飞慌慌张张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徐长志不由一喜,这一下就不用再找了。
  
      徐长志匆忙迎了过去,拦住大飞,道:“飞哥,你好啊!”
  
      大飞抬头看了徐长志一眼,奇道:“咦,你们怎么在这里?”
  
      徐长志道:“我是来找叶大哥的,叶大哥现在在哪呢?”
  
      “哎!”大飞叹了口气,道:“那你来的不凑巧,叶大哥被警察抓走了!”
  
      “啊?”徐长志只感觉全身一凉,大飞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让他第一时间怀疑,叶青是不是因为陆家灭门大案而被警察抓走的。
  
      “行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先去想办法救叶大哥了。”大飞摆手道:“你要找叶大哥的话,先去楼上三号豪华病房等着,叶大哥的父亲在病房里住着。我不跟你说了,回见啊!”
  
      大飞说完,便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徐长志还没回过神,之前他只是怀疑叶青有可能是那个凶手。现在叶青竟然被警察抓走了,那岂不是说,他的怀疑是真的,叶青就是那个凶手吗?
  
      见徐长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旁边妹妹忍不住奇道:“哥,哥,咱们现在去哪?”
  
      徐长志这才回过神,紧紧皱起眉头,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突然扭头上车,道:“去警察局!”
  
      另一边,大飞驾车匆忙赶到部队,却被门口警卫拦住。其实他们也没进去过,之前武安平是接到陈春阳的电话才来帮助叶青的。这部队大门,当然不是他想进就能进的了。任凭大飞在门口好说歹说,那警卫始终都不放他进去。甚至他把王迁安的名字都说了出来,那警卫始终拦着他,毕竟这里是部队。
  
      大飞也没有叶青那本是,更不敢硬闯军营,只能站在这部队门口急得团团乱转。
  
      他却不知道,现在武安平那边也不安生。他的办公室里,黄飞明带了两个副局长,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武安平眉头紧皱,虽然他性格火爆,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被市警察局局长找上门,让他放人,他也有些为难。
  
      黄飞明在市里很有能耐,他如果不放人的话,那他肯定就麻烦了。黄飞明如果把这件事闹大,那他十有**要因此而受到惩罚。毕竟,他这部队是没有抓人的权力,更何况扣留警察了。
  
      但是,不管是因为陈春阳的缘故,还是站在公平道义的立场,他都不愿放掉这些警察。他帮助叶青对付洪天祥,不仅是因为陈春阳的缘故,更是因为他老早就看不惯洪天祥的所作所为了。若是现在放掉这些警察,若是周宏斌发生什么意外,那洪天祥说不定就能逍遥法外了。
  
      黄飞明倒是很悠闲,看着武安平道:“怎么样?武部长,这人,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只要你一句话,我这就起身离开。你也知道,九川县发生这么大的命案,我可没有时间能浪费的。要是因为什么耽误了我破案,到时候,我也没法向市里和省厅交代啊!”
  
      武安平皱紧眉头,黄飞明竟然把省厅也抬出来了,就是想故意来压他。意思很明显,如果他这次不放人,那黄飞明就要把无法破案的责任推到他身上。到时候,那就不仅仅是越权这么简单了!
  
      看武安平如此模样,黄飞明不由冷笑连连,心中暗道:“你不是不给老子面子吗?现在你他妈再嚣张啊,你他妈再牛逼地说不放人啊。操,看到老子,还是吓软了吧!”
  
      沉默良久,武安平突然一拍桌子,道:“不好意思,黄局长,你要的那些干警我可以放了。但是,吴建兵和周宏斌,这两个人不能放!”
  
      “什么意思?”黄飞明没想到武安平竟然还敢拒绝,不由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吴建兵和周宏斌是九川县警察局副局长,是这次行动很关键的指挥人物。先不说你们部队有没有权力和资格扣留人,你把他们关押在这里,你让我怎么破案?”
  
      “黄局长,这样两个人,根本就是警队里的蛀虫硕鼠。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上副局长的,但是,我觉得,真要让他们去指挥破案,我估计这个案子还真破不了了!”武安平道:“我这也是为你好,这两个人根本不具备破案的能力。让你带出去,也只会影响你破案的进度,还不如留在我这里。”
  
      黄飞明怒道:“武安平,话不能说的这么直接。法院还没有判,任何人都只能算是嫌疑犯。你凭什么说他们是蛀虫硕鼠?”
  
      武安平冷声道:“就凭我手里掌握的证据,和他们的证词!”
  
      黄飞明:“你拿着这些东西也没用,你这里是部队,是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的。你现在已经越权了,我告诉你,你必须把人给我放了。不然,我……”
  
      “不用不然了!”武安平被黄飞明如此威胁,顿时怒火满腔,直接打断黄飞明的话:“人,我就是不放。有本事,就把我革职了。没这个本事,趁早滚蛋。你也说了,这里是部队,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黄飞明差点气炸了,他没想到武安平竟然还敢顶撞与他。大张着嘴,半晌方才说出一句话:“我……我一定会向上面投诉你的……你滥用职权,越权抓人,破坏地方安定,你等着吧……”
  
      “黄局长,不要安这么多罪名给我,我怕我担不起!”武安平冷声道:“什么滥用职权,什么越权抓人,什么破坏安定。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从以前打仗到现在,我们这些当兵的,就是为老百姓做事的。为什么要说人民子弟兵,当兵的,都是人民的孩子。你们这些警察,不能为民做主,那我们就出来为民除害,我不觉得有什么越权和破坏安定。反而,我抓了这些人,不少老百姓拍手道好呢。究竟是谁破坏安定,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黄飞明顿时愣住了,好一会才怒然拂袖,道:“武安平,你别他妈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这个国家是**制的,这个社会是有制度的。你等着吧,这件事,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黄飞明带着两个手下愤然离去,心头火大到了极点。他原以为亲自来就能压住武安平,没想到武安平竟然真的是这么的油盐不进啊!
  
      目送黄飞明等人走远,武安平也不由叹了口气。他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容易冲动容易发脾气,嫉恶如仇的性格,让他很容易得罪人。这次把市警察局局长得罪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但是,想到洪天祥吴建兵周宏斌等人做过的事,他却没有一点后悔。
  
      武安平突然一拍桌子,自言道:“大不了不当这个兵了,回家种地也是生活。洪天祥,老子就算赔上这身衣服,这次也要把你拉下马!”
  
      亮子盯着老憨看了好一会,突然瞪眼道:“我靠,你说会不会是叶大哥被警察抓走了啊?”
  
      老憨道:“不会吧?叶大哥昨晚把洪天祥都扳倒了,王渊博再大的胆子,恐怕也不愿来搀和这件事啊。”
  
      “靠,叶大哥跟王渊博也没什么交情,跟那些警察就更不用说了,谁来请他吃饭啊!”亮子匆忙摆手,道:“不行,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五哥。不管叶大哥是被人请去吃饭,还是被人抓走了,都得先让五哥知道!”
  
      亮子说完,匆忙跑出去跟杨老五联系,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杨老五接到消息,也着实有些诧异,匆忙打电话给潘洪亮,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潘洪亮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告诉杨老五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就是市局局长黄飞明亲自带队下来了。九川县现在的人员调动,基本都是由黄飞明亲自安排的,连他这个副局长也没参与其中,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接到这个消息,杨老五大吃一惊。他知道,王渊博那个老狐狸是肯定不会搀和到叶青跟洪天祥的事情里面的。但是,黄飞明就不一样了,叶青难不成是被黄飞明给抓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杨老五也对这件事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连王渊博的都不能左右,更何况黄飞明了!
  
      思来想去,杨老五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大飞。他不知道叶青动用了什么关系找到的武安平,但是,要想救叶青的话,那就只有找武安平才能做得到了。要去找武安平,当然是跟叶青一起去见过武安平的大飞最适合了。
  
      大飞在医院里,主要守着叶青的父亲叶昌文。接到杨老五的消息,也是大吃一惊。也顾不上照顾叶昌文了,立马下楼,准备去找武安平,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丰田霸道缓缓驶入九川县医院。车上下来三人,为首那人,正是徐长志。
  
      徐长志上次从叶青嘴里得知他父亲住院的事情,他来九川县,也联系不上叶青,那就只好来这医院碰碰运气了。
  
      他带着两女,正在犹豫着该进哪栋楼去寻人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大飞慌慌张张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徐长志不由一喜,这一下就不用再找了。
  
      徐长志匆忙迎了过去,拦住大飞,道:“飞哥,你好啊!”
  
      大飞抬头看了徐长志一眼,奇道:“咦,你们怎么在这里?”
  
      徐长志道:“我是来找叶大哥的,叶大哥现在在哪呢?”
  
      “哎!”大飞叹了口气,道:“那你来的不凑巧,叶大哥被警察抓走了!”
  
      “啊?”徐长志只感觉全身一凉,大飞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让他第一时间怀疑,叶青是不是因为陆家灭门大案而被警察抓走的。
  
      “行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先去想办法救叶大哥了。”大飞摆手道:“你要找叶大哥的话,先去楼上三号豪华病房等着,叶大哥的父亲在病房里住着。我不跟你说了,回见啊!”
  
      大飞说完,便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徐长志还没回过神,之前他只是怀疑叶青有可能是那个凶手。现在叶青竟然被警察抓走了,那岂不是说,他的怀疑是真的,叶青就是那个凶手吗?
  
      见徐长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旁边妹妹忍不住奇道:“哥,哥,咱们现在去哪?”
  
      徐长志这才回过神,紧紧皱起眉头,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突然扭头上车,道:“去警察局!”
  
      另一边,大飞驾车匆忙赶到部队,却被门口警卫拦住。其实他们也没进去过,之前武安平是接到陈春阳的电话才来帮助叶青的。这部队大门,当然不是他想进就能进的了。任凭大飞在门口好说歹说,那警卫始终都不放他进去。甚至他把王迁安的名字都说了出来,那警卫始终拦着他,毕竟这里是部队。
  
      大飞也没有叶青那本是,更不敢硬闯军营,只能站在这部队门口急得团团乱转。
  
      他却不知道,现在武安平那边也不安生。他的办公室里,黄飞明带了两个副局长,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武安平眉头紧皱,虽然他性格火爆,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被市警察局局长找上门,让他放人,他也有些为难。
  
      黄飞明在市里很有能耐,他如果不放人的话,那他肯定就麻烦了。黄飞明如果把这件事闹大,那他十有**要因此而受到惩罚。毕竟,他这部队是没有抓人的权力,更何况扣留警察了。
  
      但是,不管是因为陈春阳的缘故,还是站在公平道义的立场,他都不愿放掉这些警察。他帮助叶青对付洪天祥,不仅是因为陈春阳的缘故,更是因为他老早就看不惯洪天祥的所作所为了。若是现在放掉这些警察,若是周宏斌发生什么意外,那洪天祥说不定就能逍遥法外了。
  
      黄飞明倒是很悠闲,看着武安平道:“怎么样?武部长,这人,你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只要你一句话,我这就起身离开。你也知道,九川县发生这么大的命案,我可没有时间能浪费的。要是因为什么耽误了我破案,到时候,我也没法向市里和省厅交代啊!”
  
      武安平皱紧眉头,黄飞明竟然把省厅也抬出来了,就是想故意来压他。意思很明显,如果他这次不放人,那黄飞明就要把无法破案的责任推到他身上。到时候,那就不仅仅是越权这么简单了!
  
      看武安平如此模样,黄飞明不由冷笑连连,心中暗道:“你不是不给老子面子吗?现在你他妈再嚣张啊,你他妈再牛逼地说不放人啊。操,看到老子,还是吓软了吧!”
  
      沉默良久,武安平突然一拍桌子,道:“不好意思,黄局长,你要的那些干警我可以放了。但是,吴建兵和周宏斌,这两个人不能放!”
  
      “什么意思?”黄飞明没想到武安平竟然还敢拒绝,不由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吴建兵和周宏斌是九川县警察局副局长,是这次行动很关键的指挥人物。先不说你们部队有没有权力和资格扣留人,你把他们关押在这里,你让我怎么破案?”
  
      “黄局长,这样两个人,根本就是警队里的蛀虫硕鼠。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当上副局长的,但是,我觉得,真要让他们去指挥破案,我估计这个案子还真破不了了!”武安平道:“我这也是为你好,这两个人根本不具备破案的能力。让你带出去,也只会影响你破案的进度,还不如留在我这里。”
  
      黄飞明怒道:“武安平,话不能说的这么直接。法院还没有判,任何人都只能算是嫌疑犯。你凭什么说他们是蛀虫硕鼠?”
  
      武安平冷声道:“就凭我手里掌握的证据,和他们的证词!”
  
      黄飞明:“你拿着这些东西也没用,你这里是部队,是不允许插手地方事务的。你现在已经越权了,我告诉你,你必须把人给我放了。不然,我……”
  
      “不用不然了!”武安平被黄飞明如此威胁,顿时怒火满腔,直接打断黄飞明的话:“人,我就是不放。有本事,就把我革职了。没这个本事,趁早滚蛋。你也说了,这里是部队,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你……”黄飞明差点气炸了,他没想到武安平竟然还敢顶撞与他。大张着嘴,半晌方才说出一句话:“我……我一定会向上面投诉你的……你滥用职权,越权抓人,破坏地方安定,你等着吧……”
  
      “黄局长,不要安这么多罪名给我,我怕我担不起!”武安平冷声道:“什么滥用职权,什么越权抓人,什么破坏安定。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从以前打仗到现在,我们这些当兵的,就是为老百姓做事的。为什么要说人民子弟兵,当兵的,都是人民的孩子。你们这些警察,不能为民做主,那我们就出来为民除害,我不觉得有什么越权和破坏安定。反而,我抓了这些人,不少老百姓拍手道好呢。究竟是谁破坏安定,哼,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黄飞明顿时愣住了,好一会才怒然拂袖,道:“武安平,你别他妈把自己说的这么高尚。这个国家是**制的,这个社会是有制度的。你等着吧,这件事,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黄飞明带着两个手下愤然离去,心头火大到了极点。他原以为亲自来就能压住武安平,没想到武安平竟然真的是这么的油盐不进啊!
  
      目送黄飞明等人走远,武安平也不由叹了口气。他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容易冲动容易发脾气,嫉恶如仇的性格,让他很容易得罪人。这次把市警察局局长得罪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下场。但是,想到洪天祥吴建兵周宏斌等人做过的事,他却没有一点后悔。
  
      武安平突然一拍桌子,自言道:“大不了不当这个兵了,回家种地也是生活。洪天祥,老子就算赔上这身衣服,这次也要把你拉下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