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一章倒霉的徐长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叶青被抓到警察局,便直接被关了起来,也没有人审问他什么的。正如他猜测的那样,抓他并不是王渊博的**,其实是黄飞明的意思。
  
      黄飞明刚到九川县,二话不说就立马命令王渊博派人去把叶青抓到。因为他觉得叶青劫持了周宏斌,又找来武安平,扣押了吴建兵和周宏斌,这简直就是在向警察部门挑衅。所以,他要先抓了叶青,一来作为惩戒,二来也是向武安平示威。
  
      对王渊博而言,反正是黄飞明的命令,也不关他的事,他当然是乐得在旁边看戏了。而且,他还想趁着这件事给武安平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警察部门也不是好欺负的。
  
      叶青刚抓回来没多久,王渊博正在接黄飞明的电话。从黄飞明的语气里面,他得知黄飞明在武安平那里吃了个瘪,火气正大着呢,言语当中尽是骂人的话。
  
      王渊博心中不由有些幸灾乐祸,黄飞明气成这样,估计武安平以后也别想好过了。黄飞明虽然不是部队的领导,但毕竟是市局局长,再加上这次武安平越权抓人,黄飞明想对付他简直是易如反掌了。
  
      黄飞明骂了几句,这才愤然问道:“怎么样?那个姓叶的抓回来没有?”
  
      王渊博道:“已经关起来了,随时都可以提审他了!”
  
      “很好!”黄飞明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把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抓起来,包括叶青的那些同伙,一个都不要放过。妈的,武安平敢扣咱们警察系统的人,我就扣他的人,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是!”王渊博大声应道。他的手下被武安平扣了,他自己面上也无光,但他真不敢跟武安平对上。现在这是黄飞明下的命令,这一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任何事了。
  
      放下电话,王渊博便立刻将自己的亲信陈国新叫了进来,让他马上带人去把所有跟叶青有关,跟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抓回来。他直接把黄飞明的命令扩大化了,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陈国新接了王渊博的命令,便立刻出去调人准备去医院抓人了。而他们还未离开,一辆丰田霸道驶进了院子,徐长志带着两女过来了。
  
      徐长志得知叶青被抓,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便是想见见叶青,看看这件事是否还有转机。把车辆停下,他便立刻走进大厅,在询问台开始询问叶青的情况。
  
      陈国新刚好经过这里,听到有人询问叶青的事情,立马扭头看来。上下打量了徐长志一番,不由皱起眉头。
  
      徐参军的家教虽然很严,但徐长志毕竟出身这样的家庭,从小到大,见到他的人,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的对他。所以,这么长时间,也养成了徐长志有些傲慢的性格。见陈国新看向自己,他也只是瞥了陈国新一眼。
  
      这一眼,却让陈国新大怒,因为他觉得徐长志这眼神有点太过傲慢了。
  
      “你找叶青?”陈国新直接走到徐长志面前,沉声道:“你是叶青什么人?”
  
      “我是他朋友,我想见一见他!”徐长志道。
  
      “想见他?你知道叶青犯的是什么罪吗?”陈国新瞪眼道:“他绑架我们九川县警察局副局长,抢枪袭警,偷走警车,这是极度重犯,能是什么人想见就可以见的吗?”
  
      徐长志微微皱眉,他还不知道叶青竟然做了这么多事。只是,为什么这个警察没有提起灭门大案呢?难不成他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这下就更好了,只要警方没有证据,这个案子还是有转机的嘛!
  
      徐长志道:“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不管他犯了什么罪,在法院没有定罪之前,都是可以让人探望的。而且,就算定了罪,送到监狱了,也允许探视,为什么警察局就不能让人探视了?”
  
      “嘿,你还跟我犟嘴是不!”陈国新顿怒,瞪眼道:“这里是警察局,我说不让探视,就不让探视。你啰啰嗦嗦说什么?怎么的,你是在质疑我们警察做事的方法吗?”
  
      徐长志很干脆地道:“我不是质疑,我是在指责!”
  
      “嘿哟,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刺头的呢!”陈国新顿时气笑了,道:“指责?你敢指责我?你指责我们警察部门?你干什么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指责我们?你凭什么指责我们?”
  
      徐长志皱眉道:“你们做的不对,我就可以指责你们。你们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虚心接受人民的批评和意见,这是宗旨。我为什么不能指责你们?”
  
      陈国新没料到徐长志竟然这么善辩,有些对不上话了,心中更是愤怒,摆手道:“什么宗旨不宗旨的,我告诉你,那些宗旨是给人民施行的,不是给犯罪分子施行的。叶青犯了这么大的罪,肯定有同谋。我现在怀疑你就是他的同谋,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跟他一起关着?”
  
      徐长志面色一寒,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跟他说过话呢。
  
      “抓我?”徐长志冷冷瞪了他一眼,道:“你凭什么抓我?”
  
      “就凭我怀疑你是叶青的同谋,你他妈看什么看?不服气啊?”陈国新愤怒摆手,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立马几个警察扑了过来,将徐长志按住了。跟他来的那两女看到如此情况,不由吓了一跳,匆忙围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妩媚女子大声喊道。
  
      “你们不要抓我哥哥!”徐长志的妹妹都快吓哭了,她本来就是一个胆小的女孩,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啊。
  
      看到两女,陈国新眼睛顿时一亮。这两个女孩长得都挺漂亮的,看得他是心头色起啊。
  
      陈国新再次摆手,道:“原来你们都是一伙的啊,那更好了,都抓起来!”
  
      立马又来了几个警察,便要朝两女围过去,妩媚女子却瞪眼怒道:“你们敢抓我们?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徐长志,他爸……”
  
      “英子!”徐长志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了妩媚女子的话。他朝妩媚女子摇了摇头,而后冷眼看着陈国新,道:“你抓我可以,但是,这件事跟她们两个无关,你别动她们!”
  
      “靠,什么徐长志徐短志的,在我们警察局,都他妈一个样。你爸怎么了?你爸就算是天王老子,你犯了法,也得乖乖戴上手铐!”陈国新啐了一口,又色眯眯地看着两个女孩,道:“跟她们无关?我怎么就不信呢?你们都是叶青的朋友,就都有嫌疑。把她们都给我抓起来,一会我回来亲自审问!”
  
      几个警察立马将两个女孩也按住了,直接把他们全都拉到了旁边一个大房间里。
  
      徐长志看两个女孩被几个男子按住,不由怒极,大吼道:“放开她们!我警告你,快点放开她们!”
  
      “警告?你警告谁啊?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敢跟我说警告!”陈国新走到徐长志面前,突然劈头就给了徐长志一个耳光,道:“他妈的,给我老实点!”
  
      刚才在外面那么多人看着,他还收敛点。现在进了房间,这些警察都是他的亲信,那他当然不用收敛了。说实话,他早就想打徐长志了,一直忍到现在也不容易。
  
      徐长志被这一个耳光打懵了,妹妹更是吓得眼泪都出来了,而那妩媚女子也是愣住了。
  
      好一会,徐长志方才回过神,他面上的怒容反而没有了,只是眼神变得越来越阴沉。他冷眼看着陈国新,沉声道:“好,我记住你了!”
  
      陈国新劈头又给了他一个耳光,破口骂道:“操,你他妈还真是嚣张啊。记住我能怎么样?小子,你还能咬我不成?妈的,这就是欠揍!”
  
      陈国新说着,又在徐长志头上捶了几下,这才愤愤然地停手。转头色眯眯地看了看那边两女,嘴角抹过一丝冷笑,道:“把他们给我看好了,这俩女孩送到隔壁房间,不要关一起,免得他们串供!”
  
      “是!”几个警察立马把那俩女孩拖了出去,徐长志再也受不了,怒声道:“把他们放了,我警告你,我爸是徐参军……”
  
      “你他妈还敢警告,还敢给老子说警告!”陈国新扭头就是几耳光,打得徐长志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徐参军?妈的,你还真能吹啊,你爸是副省长吗?”陈国新戏谑地骂着:“你爸要是徐参军?那我就是徐参军他爸,就是你爷爷,专门来教训你的。王八蛋,我见过能吹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吹的!”
  
      四周一干警察也在哈哈大笑,徐长志急了,怒道:“我爸就是徐参军,你竟然敢这么说他,你……”
  
      陈国新大笑道:“对对对,你爸是徐参军,我是徐参军他老爸。来,叫爷爷,乖孙子,叫声爷爷听听!”
  
      徐长志差点气晕了,他本来不想表露身份,主要是不知道叶青究竟犯了多大的罪,不想让父亲的名声因为这件事而受损。没想到,这个时候说出自己的身份,反而还受到这样的侮辱,简直把他的肺都快气炸了啊!叶青被抓到警察局,便直接被关了起来,也没有人审问他什么的。正如他猜测的那样,抓他并不是王渊博的**,其实是黄飞明的意思。
  
      黄飞明刚到九川县,二话不说就立马命令王渊博派人去把叶青抓到。因为他觉得叶青劫持了周宏斌,又找来武安平,扣押了吴建兵和周宏斌,这简直就是在向警察部门挑衅。所以,他要先抓了叶青,一来作为惩戒,二来也是向武安平示威。
  
      对王渊博而言,反正是黄飞明的命令,也不关他的事,他当然是乐得在旁边看戏了。而且,他还想趁着这件事给武安平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知道警察部门也不是好欺负的。
  
      叶青刚抓回来没多久,王渊博正在接黄飞明的电话。从黄飞明的语气里面,他得知黄飞明在武安平那里吃了个瘪,火气正大着呢,言语当中尽是骂人的话。
  
      王渊博心中不由有些幸灾乐祸,黄飞明气成这样,估计武安平以后也别想好过了。黄飞明虽然不是部队的领导,但毕竟是市局局长,再加上这次武安平越权抓人,黄飞明想对付他简直是易如反掌了。
  
      黄飞明骂了几句,这才愤然问道:“怎么样?那个姓叶的抓回来没有?”
  
      王渊博道:“已经关起来了,随时都可以提审他了!”
  
      “很好!”黄飞明满意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把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抓起来,包括叶青的那些同伙,一个都不要放过。妈的,武安平敢扣咱们警察系统的人,我就扣他的人,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是!”王渊博大声应道。他的手下被武安平扣了,他自己面上也无光,但他真不敢跟武安平对上。现在这是黄飞明下的命令,这一下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任何事了。
  
      放下电话,王渊博便立刻将自己的亲信陈国新叫了进来,让他马上带人去把所有跟叶青有关,跟这件事有关的人全部抓回来。他直接把黄飞明的命令扩大化了,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
  
      陈国新接了王渊博的命令,便立刻出去调人准备去医院抓人了。而他们还未离开,一辆丰田霸道驶进了院子,徐长志带着两女过来了。
  
      徐长志得知叶青被抓,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便是想见见叶青,看看这件事是否还有转机。把车辆停下,他便立刻走进大厅,在询问台开始询问叶青的情况。
  
      陈国新刚好经过这里,听到有人询问叶青的事情,立马扭头看来。上下打量了徐长志一番,不由皱起眉头。
  
      徐参军的家教虽然很严,但徐长志毕竟出身这样的家庭,从小到大,见到他的人,哪个不是小心翼翼的对他。所以,这么长时间,也养成了徐长志有些傲慢的性格。见陈国新看向自己,他也只是瞥了陈国新一眼。
  
      这一眼,却让陈国新大怒,因为他觉得徐长志这眼神有点太过傲慢了。
  
      “你找叶青?”陈国新直接走到徐长志面前,沉声道:“你是叶青什么人?”
  
      “我是他朋友,我想见一见他!”徐长志道。
  
      “想见他?你知道叶青犯的是什么罪吗?”陈国新瞪眼道:“他绑架我们九川县警察局副局长,抢枪袭警,偷走警车,这是极度重犯,能是什么人想见就可以见的吗?”
  
      徐长志微微皱眉,他还不知道叶青竟然做了这么多事。只是,为什么这个警察没有提起灭门大案呢?难不成他们还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这下就更好了,只要警方没有证据,这个案子还是有转机的嘛!
  
      徐长志道:“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不管他犯了什么罪,在法院没有定罪之前,都是可以让人探望的。而且,就算定了罪,送到监狱了,也允许探视,为什么警察局就不能让人探视了?”
  
      “嘿,你还跟我犟嘴是不!”陈国新顿怒,瞪眼道:“这里是警察局,我说不让探视,就不让探视。你啰啰嗦嗦说什么?怎么的,你是在质疑我们警察做事的方法吗?”
  
      徐长志很干脆地道:“我不是质疑,我是在指责!”
  
      “嘿哟,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刺头的呢!”陈国新顿时气笑了,道:“指责?你敢指责我?你指责我们警察部门?你干什么的?你算什么东西,你指责我们?你凭什么指责我们?”
  
      徐长志皱眉道:“你们做的不对,我就可以指责你们。你们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虚心接受人民的批评和意见,这是宗旨。我为什么不能指责你们?”
  
      陈国新没料到徐长志竟然这么善辩,有些对不上话了,心中更是愤怒,摆手道:“什么宗旨不宗旨的,我告诉你,那些宗旨是给人民施行的,不是给犯罪分子施行的。叶青犯了这么大的罪,肯定有同谋。我现在怀疑你就是他的同谋,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跟他一起关着?”
  
      徐长志面色一寒,从小到大,还没人这么跟他说过话呢。
  
      “抓我?”徐长志冷冷瞪了他一眼,道:“你凭什么抓我?”
  
      “就凭我怀疑你是叶青的同谋,你他妈看什么看?不服气啊?”陈国新愤怒摆手,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立马几个警察扑了过来,将徐长志按住了。跟他来的那两女看到如此情况,不由吓了一跳,匆忙围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知道他是谁吗?”妩媚女子大声喊道。
  
      “你们不要抓我哥哥!”徐长志的妹妹都快吓哭了,她本来就是一个胆小的女孩,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啊。
  
      看到两女,陈国新眼睛顿时一亮。这两个女孩长得都挺漂亮的,看得他是心头色起啊。
  
      陈国新再次摆手,道:“原来你们都是一伙的啊,那更好了,都抓起来!”
  
      立马又来了几个警察,便要朝两女围过去,妩媚女子却瞪眼怒道:“你们敢抓我们?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徐长志,他爸……”
  
      “英子!”徐长志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了妩媚女子的话。他朝妩媚女子摇了摇头,而后冷眼看着陈国新,道:“你抓我可以,但是,这件事跟她们两个无关,你别动她们!”
  
      “靠,什么徐长志徐短志的,在我们警察局,都他妈一个样。你爸怎么了?你爸就算是天王老子,你犯了法,也得乖乖戴上手铐!”陈国新啐了一口,又色眯眯地看着两个女孩,道:“跟她们无关?我怎么就不信呢?你们都是叶青的朋友,就都有嫌疑。把她们都给我抓起来,一会我回来亲自审问!”
  
      几个警察立马将两个女孩也按住了,直接把他们全都拉到了旁边一个大房间里。
  
      徐长志看两个女孩被几个男子按住,不由怒极,大吼道:“放开她们!我警告你,快点放开她们!”
  
      “警告?你警告谁啊?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敢跟我说警告!”陈国新走到徐长志面前,突然劈头就给了徐长志一个耳光,道:“他妈的,给我老实点!”
  
      刚才在外面那么多人看着,他还收敛点。现在进了房间,这些警察都是他的亲信,那他当然不用收敛了。说实话,他早就想打徐长志了,一直忍到现在也不容易。
  
      徐长志被这一个耳光打懵了,妹妹更是吓得眼泪都出来了,而那妩媚女子也是愣住了。
  
      好一会,徐长志方才回过神,他面上的怒容反而没有了,只是眼神变得越来越阴沉。他冷眼看着陈国新,沉声道:“好,我记住你了!”
  
      陈国新劈头又给了他一个耳光,破口骂道:“操,你他妈还真是嚣张啊。记住我能怎么样?小子,你还能咬我不成?妈的,这就是欠揍!”
  
      陈国新说着,又在徐长志头上捶了几下,这才愤愤然地停手。转头色眯眯地看了看那边两女,嘴角抹过一丝冷笑,道:“把他们给我看好了,这俩女孩送到隔壁房间,不要关一起,免得他们串供!”
  
      “是!”几个警察立马把那俩女孩拖了出去,徐长志再也受不了,怒声道:“把他们放了,我警告你,我爸是徐参军……”
  
      “你他妈还敢警告,还敢给老子说警告!”陈国新扭头就是几耳光,打得徐长志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徐参军?妈的,你还真能吹啊,你爸是副省长吗?”陈国新戏谑地骂着:“你爸要是徐参军?那我就是徐参军他爸,就是你爷爷,专门来教训你的。王八蛋,我见过能吹的,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吹的!”
  
      四周一干警察也在哈哈大笑,徐长志急了,怒道:“我爸就是徐参军,你竟然敢这么说他,你……”
  
      陈国新大笑道:“对对对,你爸是徐参军,我是徐参军他老爸。来,叫爷爷,乖孙子,叫声爷爷听听!”
  
      徐长志差点气晕了,他本来不想表露身份,主要是不知道叶青究竟犯了多大的罪,不想让父亲的名声因为这件事而受损。没想到,这个时候说出自己的身份,反而还受到这样的侮辱,简直把他的肺都快气炸了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