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二章定位徐长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陈国新这个人平时做事就很嚣张,仗着是王渊博的小舅子,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说话也没个把门的,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竟然把徐参军都这么辱骂了一番。这件事若是换了其他人,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做事,他这性格算是给他自己送到了坟墓里。
  
      陈国新又在这里奚落了徐长志几句,这才出门带着一干手下,去医院把所有跟叶青有关的人全部抓了回来。
  
      叶青的父亲叶昌文,继母周红霞,妹妹袁小玉弟弟袁小正。还有顾先平顾云志,陈俊侯大侯三等人,几乎全部带了过来,一个都不留。若非顾雅清受伤太重,只怕他们也把她给带过来了。
  
      黄飞明回到警察局的时候,陈国新已经把这件事办好了。王渊博匆忙跑去,邀功似的跟黄飞明汇报这件事。
  
      “很好!”黄飞明满意地点头,狠狠地道:“立刻把这些人全部关起来,武安平一天不放人,咱们就也不放人。什么时候他把咱们的人放了,那咱们再放人!”
  
      “啊?”王渊博愣了一下,道:“黄局长,您……您不去提审叶青他们吗?”
  
      黄飞明奇道:“谁说我要提审他们了?”
  
      王渊博还有些无法相信,道:“他们……他们绑架警察,蓄意偷警车,严重毁坏我们警察部门的形象,您……您不亲自提审他们吗?”
  
      “行了,这些话你说给外人听去,在我面前就别乱安这些罪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心里比我还清楚。我扣住这些人,就是为了逼武安平放人的,可不是为了追究他们什么责任的。”黄飞明瞪了王渊博一眼,道:“再说了,现在那个陆家灭门大案闹得这么大。你不先去想办法破陆家这个大案,反而有时间来管这些私人恩怨?王渊博,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王渊博大为尴尬,匆忙低头道:“是是,我……我有点激动了,我这就安排人去调查这个案子!”
  
      “还调查什么?”黄飞明不满地道:“陆家的人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杀人的是李强,现在最关键的是把这个李强给我抓起来。立马派人把所有出城的路都封锁了,但凡出城的车辆,都要仔细检查。还有,派一队人去城关镇附近打听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出现。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这么简单的破案步骤你都不懂吗?”
  
      王渊博不是不懂这些,其实他是误会了黄飞明的意思。他听说黄飞明让他抓叶青那些人,还以为黄飞明是要找叶青的麻烦,所以重心就转移到了叶青身上。没想到,黄飞明根本没这个意思。不过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正常,发生这么大的命案,黄飞明也得头疼啊!
  
      在黄飞明的吩咐下,王渊博立马派出几个刑侦小组,分别进入城关镇和县城里各个旅店宾馆进行调查。同时,又联系交警队,即刻封锁出城的所有出路,检查所有进出的车辆。
  
      黄飞明在旁边看着王渊博现在才把这些事交代下去,不由暗暗摇了摇头。王渊博这个时候才派人出去做事,也就是说,从昨晚到现在,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啊。有这么点时间,这个李强恐怕早就逃出邓阳市的范围了啊!
  
      黄飞明心里对王渊博的好感更降了许多,这个王渊博,还真的是饭桶一个,发生了这么大的命案,竟然一直等到黄飞明来了才有所行动。这种人,真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
  
      王渊博交代完那些事,便立马陪着笑脸走到黄飞明面前,道:“黄局长,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下去了。出城的路全部堵住,那个李强就算是插上翅膀,也休想离开九川县了。”
  
      黄飞明没有理会他,而是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徐长志的电话。他得知徐长志来九川县之后,便立刻带人赶了过来,就是怕徐长志再遇到什么麻烦。可是,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徐长志始终都没有接,这让他心中有种不祥的感觉。
  
      若是徐长志真的在他的辖区出现什么意外,那他的职业生涯也算到头了。所以,他现在最操心的并不是陆家灭门大案,也不是武安平扣留他们警察部门的人。他最操心的就是徐长志的下落,如果联系不到徐长志,那他就休想安稳。
  
      陈国新没有被王渊博派出去追捕李强,而是留在局里坐镇中央。这次大案,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机遇。如果陈国新能在这次大案当中立功,那他升官就会很容易了。所以,王渊博没有把他派出去,而是把他留在局里,以随时支援任何一个地方。这样,不管是谁先找到李强,陈国新都有立功的机会了。
  
      王渊博这么做也正和了陈国新的心意,想起刚才抓的两个美女,他一直都在心猿意马着。从王渊博那里离开,他便立刻赶到了拘留室那边。
  
      守拘留室的两个警察见陈国新过来,立马打招呼道:“队长!”
  
      “怎么样,这几个人有没有什么动静?”陈国新装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内心一直在狂跳。
  
      “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动静,就是那个徐长志,还在说他是什么副省长的儿子,估计这小子精神有问题。”一个警察戏谑地道。
  
      陈国新啐道:“我呸,就他那鳖样,说他是村长的儿子都算抬举他了。副省长的儿子?他也不去撒泡尿照照他那样子!”
  
      “哈哈哈……”两个警察跟着大笑,便在此时,桌上一个手机突然响起。
  
      那警察看了一眼,立马愤然道:“妈的,又来了,这个徐长志的电话还真是没完没了的啊,这一会儿工夫,都响十几次了啊!”
  
      “这小子业务还挺繁忙的嘛……”另一个警察拿起手机,看了看,道:“还是个陌生号码,哪个陌生人一直给他打电话啊?”
  
      “拿来!”陈国新直接把手机夺过来,接通电话便直接嚷嚷道:“喂,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管你是这个徐长志的什么人,但是,你最好不要再打过来了。徐长志跟一起绑架警察的案子有牵扯,如果你不想也被带回警察局协助调查的话,就老实点别再打这个电话了。再打,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拘捕你!”
  
      说完,陈国新便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对面的人说话的机会。随手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朝那两个警察笑了笑,道:“我给你们说,以后遇到这种事,这么回过去就可以了。现在那些人啊,一个比一个胆小,听到涉嫌犯罪什么的,立马都吓尿了,肯定不会再打过来了!”
  
      两个警察一脸的敬佩,道:“还是队长有经验啊!”
  
      “那还用说!”陈国新一脸得意,道:“对了,你们两个去,把那个徐长志,还有那俩女孩都带到这个房间,我要亲自审一审他们!”
  
      另一边,黄飞明拿着电话,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好不容易徐长志的电话接通了,回答他的却不是徐长志,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徐长志牵扯到绑架警察的案子?徐长志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啊?给自己说话的人是谁?听那口气,好像是一个警察似的?徐长志被警察给抓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皱紧眉头,沉默了好一会,黄飞明突然扭头看向王渊博,沉声道:“你们局里有没有定位设备?”
  
      王渊博愣了一下,道:“定位设备?有一个,不过我们这边没有专业的操作员。”
  
      黄飞明:“去,立刻把那设备给我搬出来!”
  
      王渊博不知道黄飞明究竟要做什么,但他绝对不敢违背黄飞明的意思,立马派了几个人去把那些定位设备搬了出来。黄飞明从市里带下来的刑警里面有专业人士,将定位设备打开调试好,朝黄飞明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用了。
  
      黄飞明再次拨打徐长志的电话,这一次却没有人接了。黄飞明却不气馁,继续再打,还是没人接。如此一直重复拨打了六七次,电话终于被人接起,一个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打,你还打!你他妈是不是想坐牢啊?你为什么一直要联系这个徐长志,难道你是他们的团伙?我警告你,再打的话,我们就派人抓你了啊!”
  
      黄飞明没有回话,只看向旁边操作定位设备的警察。那警察朝黄飞明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寻到了位置,黄飞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黄飞明一把挂掉电话,沉声问道:“在哪?”
  
      那人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距离咱们很近,好像……好像就是在局里……”
  
      “什么?”黄飞明瞪大了眼睛,面色大寒。如果是在这局里的话,那岂不是说,徐长志是被九川县警察局的人给抓了?而且,刚才在电话里那样冲自己说话的人,正是九川县警察局的人了!
  
      黄飞明看向王渊博,王渊博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他有点麻烦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黄局长,究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黄飞明咬牙,道:“王渊博,你最好祈祷别出什么事。不然的话,我他妈第一个撤了你的职!”
  
      陈国新这个人平时做事就很嚣张,仗着是王渊博的小舅子,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说话也没个把门的,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竟然把徐参军都这么辱骂了一番。这件事若是换了其他人,绝对不会像他这样做事,他这性格算是给他自己送到了坟墓里。
  
      陈国新又在这里奚落了徐长志几句,这才出门带着一干手下,去医院把所有跟叶青有关的人全部抓了回来。
  
      叶青的父亲叶昌文,继母周红霞,妹妹袁小玉弟弟袁小正。还有顾先平顾云志,陈俊侯大侯三等人,几乎全部带了过来,一个都不留。若非顾雅清受伤太重,只怕他们也把她给带过来了。
  
      黄飞明回到警察局的时候,陈国新已经把这件事办好了。王渊博匆忙跑去,邀功似的跟黄飞明汇报这件事。
  
      “很好!”黄飞明满意地点头,狠狠地道:“立刻把这些人全部关起来,武安平一天不放人,咱们就也不放人。什么时候他把咱们的人放了,那咱们再放人!”
  
      “啊?”王渊博愣了一下,道:“黄局长,您……您不去提审叶青他们吗?”
  
      黄飞明奇道:“谁说我要提审他们了?”
  
      王渊博还有些无法相信,道:“他们……他们绑架警察,蓄意偷警车,严重毁坏我们警察部门的形象,您……您不亲自提审他们吗?”
  
      “行了,这些话你说给外人听去,在我面前就别乱安这些罪名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心里比我还清楚。我扣住这些人,就是为了逼武安平放人的,可不是为了追究他们什么责任的。”黄飞明瞪了王渊博一眼,道:“再说了,现在那个陆家灭门大案闹得这么大。你不先去想办法破陆家这个大案,反而有时间来管这些私人恩怨?王渊博,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王渊博大为尴尬,匆忙低头道:“是是,我……我有点激动了,我这就安排人去调查这个案子!”
  
      “还调查什么?”黄飞明不满地道:“陆家的人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杀人的是李强,现在最关键的是把这个李强给我抓起来。立马派人把所有出城的路都封锁了,但凡出城的车辆,都要仔细检查。还有,派一队人去城关镇附近打听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出现。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当的?这么简单的破案步骤你都不懂吗?”
  
      王渊博不是不懂这些,其实他是误会了黄飞明的意思。他听说黄飞明让他抓叶青那些人,还以为黄飞明是要找叶青的麻烦,所以重心就转移到了叶青身上。没想到,黄飞明根本没这个意思。不过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正常,发生这么大的命案,黄飞明也得头疼啊!
  
      在黄飞明的吩咐下,王渊博立马派出几个刑侦小组,分别进入城关镇和县城里各个旅店宾馆进行调查。同时,又联系交警队,即刻封锁出城的所有出路,检查所有进出的车辆。
  
      黄飞明在旁边看着王渊博现在才把这些事交代下去,不由暗暗摇了摇头。王渊博这个时候才派人出去做事,也就是说,从昨晚到现在,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啊。有这么点时间,这个李强恐怕早就逃出邓阳市的范围了啊!
  
      黄飞明心里对王渊博的好感更降了许多,这个王渊博,还真的是饭桶一个,发生了这么大的命案,竟然一直等到黄飞明来了才有所行动。这种人,真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
  
      王渊博交代完那些事,便立马陪着笑脸走到黄飞明面前,道:“黄局长,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下去了。出城的路全部堵住,那个李强就算是插上翅膀,也休想离开九川县了。”
  
      黄飞明没有理会他,而是拿出手机再次拨打了徐长志的电话。他得知徐长志来九川县之后,便立刻带人赶了过来,就是怕徐长志再遇到什么麻烦。可是,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徐长志始终都没有接,这让他心中有种不祥的感觉。
  
      若是徐长志真的在他的辖区出现什么意外,那他的职业生涯也算到头了。所以,他现在最操心的并不是陆家灭门大案,也不是武安平扣留他们警察部门的人。他最操心的就是徐长志的下落,如果联系不到徐长志,那他就休想安稳。
  
      陈国新没有被王渊博派出去追捕李强,而是留在局里坐镇中央。这次大案,是一次挑战,也是一次机遇。如果陈国新能在这次大案当中立功,那他升官就会很容易了。所以,王渊博没有把他派出去,而是把他留在局里,以随时支援任何一个地方。这样,不管是谁先找到李强,陈国新都有立功的机会了。
  
      王渊博这么做也正和了陈国新的心意,想起刚才抓的两个美女,他一直都在心猿意马着。从王渊博那里离开,他便立刻赶到了拘留室那边。
  
      守拘留室的两个警察见陈国新过来,立马打招呼道:“队长!”
  
      “怎么样,这几个人有没有什么动静?”陈国新装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内心一直在狂跳。
  
      “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动静,就是那个徐长志,还在说他是什么副省长的儿子,估计这小子精神有问题。”一个警察戏谑地道。
  
      陈国新啐道:“我呸,就他那鳖样,说他是村长的儿子都算抬举他了。副省长的儿子?他也不去撒泡尿照照他那样子!”
  
      “哈哈哈……”两个警察跟着大笑,便在此时,桌上一个手机突然响起。
  
      那警察看了一眼,立马愤然道:“妈的,又来了,这个徐长志的电话还真是没完没了的啊,这一会儿工夫,都响十几次了啊!”
  
      “这小子业务还挺繁忙的嘛……”另一个警察拿起手机,看了看,道:“还是个陌生号码,哪个陌生人一直给他打电话啊?”
  
      “拿来!”陈国新直接把手机夺过来,接通电话便直接嚷嚷道:“喂,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管你是这个徐长志的什么人,但是,你最好不要再打过来了。徐长志跟一起绑架警察的案子有牵扯,如果你不想也被带回警察局协助调查的话,就老实点别再打这个电话了。再打,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拘捕你!”
  
      说完,陈国新便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对面的人说话的机会。随手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扔,朝那两个警察笑了笑,道:“我给你们说,以后遇到这种事,这么回过去就可以了。现在那些人啊,一个比一个胆小,听到涉嫌犯罪什么的,立马都吓尿了,肯定不会再打过来了!”
  
      两个警察一脸的敬佩,道:“还是队长有经验啊!”
  
      “那还用说!”陈国新一脸得意,道:“对了,你们两个去,把那个徐长志,还有那俩女孩都带到这个房间,我要亲自审一审他们!”
  
      另一边,黄飞明拿着电话,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好不容易徐长志的电话接通了,回答他的却不是徐长志,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徐长志牵扯到绑架警察的案子?徐长志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啊?给自己说话的人是谁?听那口气,好像是一个警察似的?徐长志被警察给抓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皱紧眉头,沉默了好一会,黄飞明突然扭头看向王渊博,沉声道:“你们局里有没有定位设备?”
  
      王渊博愣了一下,道:“定位设备?有一个,不过我们这边没有专业的操作员。”
  
      黄飞明:“去,立刻把那设备给我搬出来!”
  
      王渊博不知道黄飞明究竟要做什么,但他绝对不敢违背黄飞明的意思,立马派了几个人去把那些定位设备搬了出来。黄飞明从市里带下来的刑警里面有专业人士,将定位设备打开调试好,朝黄飞明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用了。
  
      黄飞明再次拨打徐长志的电话,这一次却没有人接了。黄飞明却不气馁,继续再打,还是没人接。如此一直重复拨打了六七次,电话终于被人接起,一个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打,你还打!你他妈是不是想坐牢啊?你为什么一直要联系这个徐长志,难道你是他们的团伙?我警告你,再打的话,我们就派人抓你了啊!”
  
      黄飞明没有回话,只看向旁边操作定位设备的警察。那警察朝黄飞明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寻到了位置,黄飞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黄飞明一把挂掉电话,沉声问道:“在哪?”
  
      那人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距离咱们很近,好像……好像就是在局里……”
  
      “什么?”黄飞明瞪大了眼睛,面色大寒。如果是在这局里的话,那岂不是说,徐长志是被九川县警察局的人给抓了?而且,刚才在电话里那样冲自己说话的人,正是九川县警察局的人了!
  
      黄飞明看向王渊博,王渊博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他有点麻烦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黄局长,究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事?”黄飞明咬牙,道:“王渊博,你最好祈祷别出什么事。不然的话,我他妈第一个撤了你的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