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四章他是徐参军的儿子!
    王渊博狠狠瞪了陈国新一眼,这才陪笑跑到黄飞明面前,道:“黄局长,误会,都是误会。这位朋友进来便要找叶青,黄局长,您也知道,叶青涉嫌绑架我们警察局的副局长,是重犯。而他在这个时候来找叶青,我们的陈队长怀疑他跟这个案子有关,就把他扣押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啊!”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黄飞明咬牙切齿,道:“王渊博,你到底怎么带手下的?真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干啊!”
  
      “黄局长,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我们做事有些差错。”王渊博道:“不过,他在这个时候过来,还在为叶青说话,我们的警员怀疑他是叶青的同党,这也是情理之中的猜测啊。说来说去,这件事我们双方都有错。黄局长,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惩罚那几个牵扯这件事的警员!”
  
      王渊博说着,又靠近黄飞明,低声道:“黄局长,实在不好意思。负责这件事的,是我的小舅子。他这个人做事有些冲动了,但人还是很不错的。黄局长,跟你朋友商量一下,要不我让他们几个跟你朋友道个歉。你朋友的医药费和损失,我们来出,您看怎么样?”
  
      听着这话,黄飞明不怒反笑。他上下打量了王渊博一番,道:“王渊博,这么说来,你还不知道我这个朋友是谁了?”
  
      “你别说,我还真没来得及请教呢。”王渊博看了看徐长志,道:“黄局长,这应该是你的子侄辈吧。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难管教!”
  
      “子侄辈?我还不够这个资格呢!”黄飞明看着王渊博,一字一句地道:“他叫徐长志,他父亲叫徐参军!”
  
      “徐参军?”王渊博先是一愣,而后面色猛变,大张着嘴,表情好像吞进去了一个死耗子似的,几乎快崩溃了。
  
      徐参军是谁,王渊博心里可是非常的清楚。现在他终于知道黄飞明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了,就算是他的朋友被抓了,他也不用着急的。但是,徐参军的儿子被抓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陈国新也彻底愣住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完蛋了,是真的完蛋了。想想刚才辱骂殴打徐长志的事情,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方一头撞死得了。
  
      黄飞明愤然瞪了王渊博一眼,沉声道:“王渊博,你他妈干的好事!”
  
      说完,黄飞明便再也不理他,走过去连忙跟徐长志赔不是。这件事比之前徐长志被劫车党劫持的事情还要恶劣,先不说徐长志是为什么被抓的,单单这几个警察殴打他,这件事就难以交代了。这件事如果传到省里,就算徐参军不说什么,那黄飞明也休想好过啊!
  
      “徐公子,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绝对让您满意!”黄飞明点头哈腰,他比谁都郁闷。劫车党的事情,他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结果王渊博这里就又给他闯了这么大哥祸,让他措手不及啊。
  
      “哼,严肃处理?”徐长志瞪了黄飞明一眼,沉声道:“这是严肃处理的问题吗?我倒要问问,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被拘留在这里也就算了,为什么还遭到殴打?你们究竟是警察,还是黑社会?”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徐公子,我一定会追究这些警察的责任,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黄飞明尴尬地道:“徐公子,要不我先送您去宾馆休息一下。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您看怎么样?”
  
      “别!”徐长志摆了摆手,道:“我现在是被人拘留在这里,属于嫌疑犯,可不能随便离开这里的。不然的话,说不定又犯了什么罪,十有**还得让人枪毙了呢,我可不敢跑!”
  
      听着徐长志这奚落的语言,黄飞明老脸都红透了。他愤然瞪了王渊博一眼,王渊博会意,匆忙跑了过来,道:“徐公子,实在对不起,我刚才已经问清楚了。他们……他们这属于误抓,徐公子您根本没有犯罪,您可以随时离开了……”
  
      “误抓?”徐长志看着王渊博,道:“什么叫误抓?啊?你给我解释解释?误抓还来殴打我,这就是你们警察做事的风格?哦,把我抓了,把我打了,然后随随便便一句误抓就把我给打发了?也是,多亏我还算有点身份,你们还给我道了个歉。这要是换做一个普通老百姓,那该怎么处理?挨打就白挨了吗?”
  
      王渊博尴尬不已,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请佛容易送佛难了。把徐长志抓进来倒不难,但是,再想把他送走,可就真的不容易了。徐长志如果一直坐在这里不愿意离开,非要让黄飞明给他个说法的话,估计这局里得有不少人遭殃,就连他王渊博也得跟着倒霉。
  
      王渊博咬了咬牙,突然转头怒道:“陈国新,过来!”
  
      陈国新身体一个哆嗦,紧张地看着徐长志,慢慢挪了过来。
  
      看到陈国新那样子,王渊博气都不打一处来,上去噼啪就给了他几个耳光,怒道:“你他妈怎么做事的?你猪脑子啊?做事不经过大脑吗?连徐公子都敢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陈国新被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匆忙弯腰连连朝徐长志鞠躬,颤声道:“徐公子,对……对不起,对不起,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有眼无珠,我……我真的对不起……”
  
      “哎哟,您可别跟我道歉,我可受不起!”徐长志匆忙避开,冷声道:“刚才您不是说嘛,如果我是徐参军的儿子,您就是徐参军他爸。这辈分,我可不敢接受您的道歉啊!”
  
      听到这话,黄飞明鼻子都快气冒烟了。王渊博更是满脸黑线,而陈国新则是全身哆嗦个不停。刚才他可没少骂徐长志,连带着把徐参军也骂了,现在想想,这才真叫祸从口出啊。
  
      “妈的,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王渊博一脚踹在陈国新的腿弯,陈国新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
  
      徐长志冷冷一笑,表情依然是那样的愤怒。王渊博看到如此情况,心知这件事不好解决,心里不由又惊又怒。看着跪在地上哆嗦个不停的陈国新,他更是火冒三丈,这个王八蛋,这次算是给他闯了一个天大的祸事啊。
  
      “王八蛋,要你何用!”王渊博怒骂一句,突然从旁边一个警察手里拿过警棍,劈头盖脸便朝陈国新打去。
  
      陈国新根本不敢反抗,只能用双手抱头,被王渊博打得哭爹喊娘的惨叫。但是,四周却根本没有人去拉一下。王渊博也是气狠了,下手一点都不留情,没多久便把陈国新打得满头鲜血,躺在地上不断哀嚎。
  
      王渊博实在打不动了,这才喘着气,把警棍扔到一边,对徐长志道:“徐公子,实在……实在对不起。您放心,我一定会追究他全部责任的。您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处理妥当。”
  
      “徐公子,王局长肯定能给您一个满意答复的。”黄飞明匆忙在旁边跟道:“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看您这伤的也不轻,得找点冰袋敷一下,不然就很难消肿了!”
  
      徐长志看陈国新被打的那样子,心里的怒火总算去了一半。他冷哼一声,道:“那么着急消肿干嘛?反正这两天就要回家了,刚好可以让我爸看看,下面这些警察都怎么做事的。下面这些老百姓,都过得什么日子!”
  
      黄飞明尴尬不已,连连陪笑,道:“徐公子,您又开玩笑了。许省长日理万机,这……这种小事还是不要麻烦他了。徐公子,您放心,我一定会整顿警队纪律,类似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对对对,从今天开始,我就严肃整顿我们局的纪律!”王渊博连忙跟道:“我已经在县招待所安排了房间,徐公子,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下吧。”
  
      徐长志摇头,道:“休息就不用了,我要见一个人!”
  
      “一个人?”王渊博和黄飞明互视一眼,奇道:“您……您要见谁?”
  
      徐长志沉声道:“叶青!”
  
      王渊博和黄飞明面色皆是一变,他们现在才想起来,徐长志就是因为来找叶青而被陈国新抓起来的。那么,徐长志跟叶青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徐长志跟叶青是什么关系,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好事啊。
  
      王渊博有些犹豫,在旁边看着黄飞明。黄飞明则直接一摆手,道:“还愣着干嘛?你们是不是抓了叶青?还不快点安排徐公子去见他?”
  
      “啊?”王渊博又是一愣,黄飞明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好像他不知道自己抓了叶青的事情似的。要知道,这命令可是他亲自下的啊。
  
      黄飞明则瞪了王渊博一眼,朝他使了个眼色,王渊博立马会意,匆忙点头道:“是是是,叶青的确被我们抓来了。徐公子,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安排了!”
  
      说完,王渊博匆忙跑出拘留室。刚把拘留室的房门关上,便立刻转头吩咐旁边的亲信:“赶紧去把叶青请出来,记住,安排好一点!”
  
      王渊博狠狠瞪了陈国新一眼,这才陪笑跑到黄飞明面前,道:“黄局长,误会,都是误会。这位朋友进来便要找叶青,黄局长,您也知道,叶青涉嫌绑架我们警察局的副局长,是重犯。而他在这个时候来找叶青,我们的陈队长怀疑他跟这个案子有关,就把他扣押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啊!”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黄飞明咬牙切齿,道:“王渊博,你到底怎么带手下的?真是胆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干啊!”
  
      “黄局长,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我们做事有些差错。”王渊博道:“不过,他在这个时候过来,还在为叶青说话,我们的警员怀疑他是叶青的同党,这也是情理之中的猜测啊。说来说去,这件事我们双方都有错。黄局长,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惩罚那几个牵扯这件事的警员!”
  
      王渊博说着,又靠近黄飞明,低声道:“黄局长,实在不好意思。负责这件事的,是我的小舅子。他这个人做事有些冲动了,但人还是很不错的。黄局长,跟你朋友商量一下,要不我让他们几个跟你朋友道个歉。你朋友的医药费和损失,我们来出,您看怎么样?”
  
      听着这话,黄飞明不怒反笑。他上下打量了王渊博一番,道:“王渊博,这么说来,你还不知道我这个朋友是谁了?”
  
      “你别说,我还真没来得及请教呢。”王渊博看了看徐长志,道:“黄局长,这应该是你的子侄辈吧。哎,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难管教!”
  
      “子侄辈?我还不够这个资格呢!”黄飞明看着王渊博,一字一句地道:“他叫徐长志,他父亲叫徐参军!”
  
      “徐参军?”王渊博先是一愣,而后面色猛变,大张着嘴,表情好像吞进去了一个死耗子似的,几乎快崩溃了。
  
      徐参军是谁,王渊博心里可是非常的清楚。现在他终于知道黄飞明为什么会这么着急了,就算是他的朋友被抓了,他也不用着急的。但是,徐参军的儿子被抓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陈国新也彻底愣住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完蛋了,是真的完蛋了。想想刚才辱骂殴打徐长志的事情,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方一头撞死得了。
  
      黄飞明愤然瞪了王渊博一眼,沉声道:“王渊博,你他妈干的好事!”
  
      说完,黄飞明便再也不理他,走过去连忙跟徐长志赔不是。这件事比之前徐长志被劫车党劫持的事情还要恶劣,先不说徐长志是为什么被抓的,单单这几个警察殴打他,这件事就难以交代了。这件事如果传到省里,就算徐参军不说什么,那黄飞明也休想好过啊!
  
      “徐公子,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绝对让您满意!”黄飞明点头哈腰,他比谁都郁闷。劫车党的事情,他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结果王渊博这里就又给他闯了这么大哥祸,让他措手不及啊。
  
      “哼,严肃处理?”徐长志瞪了黄飞明一眼,沉声道:“这是严肃处理的问题吗?我倒要问问,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被拘留在这里也就算了,为什么还遭到殴打?你们究竟是警察,还是黑社会?”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徐公子,我一定会追究这些警察的责任,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黄飞明尴尬地道:“徐公子,要不我先送您去宾馆休息一下。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您看怎么样?”
  
      “别!”徐长志摆了摆手,道:“我现在是被人拘留在这里,属于嫌疑犯,可不能随便离开这里的。不然的话,说不定又犯了什么罪,十有**还得让人枪毙了呢,我可不敢跑!”
  
      听着徐长志这奚落的语言,黄飞明老脸都红透了。他愤然瞪了王渊博一眼,王渊博会意,匆忙跑了过来,道:“徐公子,实在对不起,我刚才已经问清楚了。他们……他们这属于误抓,徐公子您根本没有犯罪,您可以随时离开了……”
  
      “误抓?”徐长志看着王渊博,道:“什么叫误抓?啊?你给我解释解释?误抓还来殴打我,这就是你们警察做事的风格?哦,把我抓了,把我打了,然后随随便便一句误抓就把我给打发了?也是,多亏我还算有点身份,你们还给我道了个歉。这要是换做一个普通老百姓,那该怎么处理?挨打就白挨了吗?”
  
      王渊博尴尬不已,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请佛容易送佛难了。把徐长志抓进来倒不难,但是,再想把他送走,可就真的不容易了。徐长志如果一直坐在这里不愿意离开,非要让黄飞明给他个说法的话,估计这局里得有不少人遭殃,就连他王渊博也得跟着倒霉。
  
      王渊博咬了咬牙,突然转头怒道:“陈国新,过来!”
  
      陈国新身体一个哆嗦,紧张地看着徐长志,慢慢挪了过来。
  
      看到陈国新那样子,王渊博气都不打一处来,上去噼啪就给了他几个耳光,怒道:“你他妈怎么做事的?你猪脑子啊?做事不经过大脑吗?连徐公子都敢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陈国新被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匆忙弯腰连连朝徐长志鞠躬,颤声道:“徐公子,对……对不起,对不起,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有眼无珠,我……我真的对不起……”
  
      “哎哟,您可别跟我道歉,我可受不起!”徐长志匆忙避开,冷声道:“刚才您不是说嘛,如果我是徐参军的儿子,您就是徐参军他爸。这辈分,我可不敢接受您的道歉啊!”
  
      听到这话,黄飞明鼻子都快气冒烟了。王渊博更是满脸黑线,而陈国新则是全身哆嗦个不停。刚才他可没少骂徐长志,连带着把徐参军也骂了,现在想想,这才真叫祸从口出啊。
  
      “妈的,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王渊博一脚踹在陈国新的腿弯,陈国新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
  
      徐长志冷冷一笑,表情依然是那样的愤怒。王渊博看到如此情况,心知这件事不好解决,心里不由又惊又怒。看着跪在地上哆嗦个不停的陈国新,他更是火冒三丈,这个王八蛋,这次算是给他闯了一个天大的祸事啊。
  
      “王八蛋,要你何用!”王渊博怒骂一句,突然从旁边一个警察手里拿过警棍,劈头盖脸便朝陈国新打去。
  
      陈国新根本不敢反抗,只能用双手抱头,被王渊博打得哭爹喊娘的惨叫。但是,四周却根本没有人去拉一下。王渊博也是气狠了,下手一点都不留情,没多久便把陈国新打得满头鲜血,躺在地上不断哀嚎。
  
      王渊博实在打不动了,这才喘着气,把警棍扔到一边,对徐长志道:“徐公子,实在……实在对不起。您放心,我一定会追究他全部责任的。您要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处理妥当。”
  
      “徐公子,王局长肯定能给您一个满意答复的。”黄飞明匆忙在旁边跟道:“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看您这伤的也不轻,得找点冰袋敷一下,不然就很难消肿了!”
  
      徐长志看陈国新被打的那样子,心里的怒火总算去了一半。他冷哼一声,道:“那么着急消肿干嘛?反正这两天就要回家了,刚好可以让我爸看看,下面这些警察都怎么做事的。下面这些老百姓,都过得什么日子!”
  
      黄飞明尴尬不已,连连陪笑,道:“徐公子,您又开玩笑了。许省长日理万机,这……这种小事还是不要麻烦他了。徐公子,您放心,我一定会整顿警队纪律,类似的事情,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对对对,从今天开始,我就严肃整顿我们局的纪律!”王渊博连忙跟道:“我已经在县招待所安排了房间,徐公子,要不您先去休息一下吧。”
  
      徐长志摇头,道:“休息就不用了,我要见一个人!”
  
      “一个人?”王渊博和黄飞明互视一眼,奇道:“您……您要见谁?”
  
      徐长志沉声道:“叶青!”
  
      王渊博和黄飞明面色皆是一变,他们现在才想起来,徐长志就是因为来找叶青而被陈国新抓起来的。那么,徐长志跟叶青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徐长志跟叶青是什么关系,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好事啊。
  
      王渊博有些犹豫,在旁边看着黄飞明。黄飞明则直接一摆手,道:“还愣着干嘛?你们是不是抓了叶青?还不快点安排徐公子去见他?”
  
      “啊?”王渊博又是一愣,黄飞明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好像他不知道自己抓了叶青的事情似的。要知道,这命令可是他亲自下的啊。
  
      黄飞明则瞪了王渊博一眼,朝他使了个眼色,王渊博立马会意,匆忙点头道:“是是是,叶青的确被我们抓来了。徐公子,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安排了!”
  
      说完,王渊博匆忙跑出拘留室。刚把拘留室的房门关上,便立刻转头吩咐旁边的亲信:“赶紧去把叶青请出来,记住,安排好一点!”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