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五章道歉
    王渊博明白黄飞明的意思,虽然抓叶青是他下的命令。但是,现在徐长志看样子跟叶青是熟人,那黄飞明就不想承担这件事了。黄飞明不想承担的话,那这个黑锅就只有他王渊博亲自来背了。
  
      虽然背黑锅不是一件好事,但对现在的王渊博而言,能替黄飞明背这个黑锅,也是一个机会啊。他心里清楚,如果这次他替黄飞明抗下了这件事,黄飞明以后肯定不会亏待他的。所以,他立马把陈国新的那几个手下召集起来,告诫他们,是自己亲自下令让陈国新去抓叶青的,所有的事情都跟黄飞明没有任何关系。
  
      这么一来,徐长志也不会迁怒于黄飞明了。至于该怎么处理他,王渊博心里虽然忐忑。但是,黄飞明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他心里也稍微有了些底气。
  
      把陈国新那几个手下嘱咐完毕,副手也把叶青请到了他的办公室。看到叶青还戴着手铐,王渊博差点没疯了。
  
      “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点给叶先生下手铐!”王渊博站起身,亲自把叶青请到了办公室,陪笑道:“叶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完全是一个误会。经过我们的调查,周宏斌周副局长的确不是被您劫持的。根据周副局长的口供,他是跟您一起出去办事的,所以不存在劫持的说法。而且,那辆警车也跟您没有一点关系!”
  
      叶青微微诧异,他还在拘留室里猜测武安平什么时候能知道这件事。以他们的手段,什么时候能把自己救出去呢。没想到,这么快,王渊博就亲自把自己请出来了。而且,看王渊博那陪笑的表情和语气,叶青突然觉得,他好像是在讨好自己似的。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按道理来说,陈春阳和武安平都是军队方面的领导,根本管不住王渊博。就算陈春阳亲自打电话过来,王渊博也不用这么客气的吧?
  
      心中带着疑惑,叶青面上还算客气,道:“王局长明察秋毫,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叶先生,对于今天的失误,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实在不好意思。”王渊博站直身体,道:“我代表九川县警察局,对你表达最诚挚的道歉,对不起!”
  
      面对王渊博如此正式的道歉,叶青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微微皱眉,看了王渊博一眼,道:“王局长,不用客气了,警民合作,这是应该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王渊博匆忙拦住叶青,尴尬地笑了笑,道:“叶先生,实不相瞒,其实……其实还有点事……”
  
      叶青直接问道:“什么事?”
  
      王渊博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叶先生,你认识一个叫徐长志的人吧?”
  
      “徐长志?”叶青顿时想起那晚被劫车党劫持的那个年轻人,难不成这件事跟他有关?这怎么可能啊?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王渊博这样对自己点头哈腰的啊。
  
      叶青缓缓点头,道:“认识,怎么了?”
  
      王渊博心里咯噔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恐慌,道:“你们……你们是什么关系?”
  
      叶青看出王渊博的恐慌,看得出他对徐长志很是敬畏,心中不由更是诧异。不过,他也基本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王渊博亲自放出来,看样子跟陈春阳没多大关系,而是这个徐长志的原因了。
  
      “我救过他的命!”叶青很干脆地回道,既然王渊博这么畏惧徐长志,那叶青也就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了。摆出自己跟徐长志之间的关系,王渊博以后才不敢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啊。
  
      “哦?”王渊博更是恐慌,他还以为是普通朋友关系,没想到竟然是救命恩人,这件事可闹大了啊。
  
      叶青一直在看着王渊博的表情,见他额头的冷汗,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看样子,王渊博是真的很敬畏徐长志啊!
  
      想到这里,叶青心里顿时又有底了许多。他冷冷一笑,道:“王局长,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
  
      “等一下……”王渊博匆忙拦住,支吾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叶先生,徐长志徐公子想……想见你一面,这个……这个……”
  
      叶青看着王渊博结结巴巴的样子,干脆打断他的话,道:“不好意思,我没时间见他。我爸我老师还有我那些朋友都受了重伤,结果被你们从医院拖到了警察局,现在伤势都复发了,我必须赶紧去医院看他们!”
  
      王渊博知道叶青这是在指责他抓了这些人的事,他现在心里也后悔的很啊。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他怎么能想到,叶青竟然是徐长志的救命恩人,而他的小舅子,竟然把徐长志给打了。这件事如果解决不了,那他可就麻烦了啊!
  
      王渊博道:“叶先生,就……就耽误您一点时间,徐公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也说要见您。如果不见的话,这……这不是太不给徐公子面子了嘛……”
  
      叶青冷声道:“见朋友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我爸他们受伤那么重,我哪有时间在这里耽误。再说了,我又没说要见他,是你答应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先生,关于你爸他们的事,我也在这里给你道个歉。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先见一见徐公子吧,徐公子可是专门为了你才跑来九川县的啊!”王渊博近乎祈求地看着叶青:“叶先生,之前的事都怪我。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一会吧。”
  
      叶青也没准备跟王渊博彻底闹翻,毕竟父亲以后还要在九川县生活。他刚才那么说话,就是要给王渊博一些警戒。现在见他这幅样子,心知给他的教训已经差不多了。
  
      “王局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叶青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道:“我在哪见他呢?”
  
      王渊博大喜过望,连忙道:“就在这,就在这。叶先生,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马上把徐公子给您请过来!”
  
      王渊博几乎是一路小跑出去了,过了没多久,便把徐长志带了过来。黄飞明也一路紧随,刚才又跟徐长志聊了一会,他方才知道,上次救了徐长志性命的人就是叶青。这一下,黄飞明算是彻底没脾气了,再也不敢对叶青所做的事有什么不满了。
  
      见到叶青,徐长志也是一喜,匆忙走进办公室,道:“叶大哥,你……你没事吧?”
  
      “还好!”叶青上下打量了徐长志一番,道:“真没想到,徐公子你竟然还有这番能耐。我们九川县王局长可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没想到他这次竟然能改口,让人放了我,真不容易啊!”
  
      王渊博在外面听着这话,顿时满脸的尴尬,他知道叶青对他还是有些不满。
  
      徐长志扭头瞪了王渊博一眼,道:“叶大哥,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认识一下呢。你的事,我已经问清楚了,不存在任何违法的地方,随时都可以自由离开了。”
  
      说着,徐长志看向黄飞明,道:“黄局长,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黄飞明连忙点头应道,他自己却郁闷不已。本来是想抓了叶青,来个杀鸡儆猴给武安平看的。没想到,叶青还有这么一个背景,这一次他算是彻底没法对武安平做什么了。
  
      徐长志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向叶青,道:“叶大哥,没事了,你随时都可以走了。”
  
      “那就好!”叶青点了点头,又看了王渊博一眼,王渊博却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叶青也没有再为难他,跟徐长志又聊了几句,便离开了警察局,先回医院去看父亲和顾先平了。
  
      黄飞明本来是想请徐长志去招待所住下的,但徐长志根本没给他面子,而是跟着叶青去了医院,看望了叶昌文顾先平等人。
  
      徐长志去了,黄飞明当然也得去了。黄飞明去了,王渊博自然不敢不陪同。这一下,队伍可就大了。黄飞明和王渊博虽然见都没见过叶昌文和顾先平,却还专门买了水果什么的跑过去亲自看望。
  
      叶昌文和顾先平还好,他们根本不认识黄飞明王渊博等人。见他们过来,还以为是叶青的朋友,只随便客气了几句。不过,等到楼下去探望陈俊侯三等人的时候,情况就大变了。
  
      陈俊和侯三虽然不认识黄飞明,但他们见过县局局长王渊博啊。王渊博对他们来说,就是绝对的大人物,连看一眼的机会都很难得。没想到,王渊博这次竟然亲自来看望他们,直让这些小混混们震撼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还好他们不知道黄飞明的身份,不然那还得了。而徐长志的身份,那说出来就更是吓人了。
  
      他们这边正在探望病人的时候,院长林国强听说王渊博来了医院,便亲自下楼来见王渊博。谁知道,刚看到王渊博,便见到了王渊博身边的黄飞明。
  
      林国强是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认出了黄飞明,当时整个人都惊呆了。过了好一会,他方才哆嗦着伸出手,道:“黄……黄局长,您……您什么时候下……下来的啊?”
  
      王渊博明白黄飞明的意思,虽然抓叶青是他下的命令。但是,现在徐长志看样子跟叶青是熟人,那黄飞明就不想承担这件事了。黄飞明不想承担的话,那这个黑锅就只有他王渊博亲自来背了。
  
      虽然背黑锅不是一件好事,但对现在的王渊博而言,能替黄飞明背这个黑锅,也是一个机会啊。他心里清楚,如果这次他替黄飞明抗下了这件事,黄飞明以后肯定不会亏待他的。所以,他立马把陈国新的那几个手下召集起来,告诫他们,是自己亲自下令让陈国新去抓叶青的,所有的事情都跟黄飞明没有任何关系。
  
      这么一来,徐长志也不会迁怒于黄飞明了。至于该怎么处理他,王渊博心里虽然忐忑。但是,黄飞明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他心里也稍微有了些底气。
  
      把陈国新那几个手下嘱咐完毕,副手也把叶青请到了他的办公室。看到叶青还戴着手铐,王渊博差点没疯了。
  
      “你们干什么吃的?还不快点给叶先生下手铐!”王渊博站起身,亲自把叶青请到了办公室,陪笑道:“叶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完全是一个误会。经过我们的调查,周宏斌周副局长的确不是被您劫持的。根据周副局长的口供,他是跟您一起出去办事的,所以不存在劫持的说法。而且,那辆警车也跟您没有一点关系!”
  
      叶青微微诧异,他还在拘留室里猜测武安平什么时候能知道这件事。以他们的手段,什么时候能把自己救出去呢。没想到,这么快,王渊博就亲自把自己请出来了。而且,看王渊博那陪笑的表情和语气,叶青突然觉得,他好像是在讨好自己似的。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按道理来说,陈春阳和武安平都是军队方面的领导,根本管不住王渊博。就算陈春阳亲自打电话过来,王渊博也不用这么客气的吧?
  
      心中带着疑惑,叶青面上还算客气,道:“王局长明察秋毫,有你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
  
      “叶先生,对于今天的失误,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实在不好意思。”王渊博站直身体,道:“我代表九川县警察局,对你表达最诚挚的道歉,对不起!”
  
      面对王渊博如此正式的道歉,叶青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微微皱眉,看了王渊博一眼,道:“王局长,不用客气了,警民合作,这是应该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一下……”王渊博匆忙拦住叶青,尴尬地笑了笑,道:“叶先生,实不相瞒,其实……其实还有点事……”
  
      叶青直接问道:“什么事?”
  
      王渊博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叶先生,你认识一个叫徐长志的人吧?”
  
      “徐长志?”叶青顿时想起那晚被劫车党劫持的那个年轻人,难不成这件事跟他有关?这怎么可能啊?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王渊博这样对自己点头哈腰的啊。
  
      叶青缓缓点头,道:“认识,怎么了?”
  
      王渊博心里咯噔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恐慌,道:“你们……你们是什么关系?”
  
      叶青看出王渊博的恐慌,看得出他对徐长志很是敬畏,心中不由更是诧异。不过,他也基本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王渊博亲自放出来,看样子跟陈春阳没多大关系,而是这个徐长志的原因了。
  
      “我救过他的命!”叶青很干脆地回道,既然王渊博这么畏惧徐长志,那叶青也就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了。摆出自己跟徐长志之间的关系,王渊博以后才不敢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啊。
  
      “哦?”王渊博更是恐慌,他还以为是普通朋友关系,没想到竟然是救命恩人,这件事可闹大了啊。
  
      叶青一直在看着王渊博的表情,见他额头的冷汗,心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看样子,王渊博是真的很敬畏徐长志啊!
  
      想到这里,叶青心里顿时又有底了许多。他冷冷一笑,道:“王局长,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啊!”
  
      “等一下……”王渊博匆忙拦住,支吾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叶先生,徐长志徐公子想……想见你一面,这个……这个……”
  
      叶青看着王渊博结结巴巴的样子,干脆打断他的话,道:“不好意思,我没时间见他。我爸我老师还有我那些朋友都受了重伤,结果被你们从医院拖到了警察局,现在伤势都复发了,我必须赶紧去医院看他们!”
  
      王渊博知道叶青这是在指责他抓了这些人的事,他现在心里也后悔的很啊。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他怎么能想到,叶青竟然是徐长志的救命恩人,而他的小舅子,竟然把徐长志给打了。这件事如果解决不了,那他可就麻烦了啊!
  
      王渊博道:“叶先生,就……就耽误您一点时间,徐公子好不容易来一趟,也说要见您。如果不见的话,这……这不是太不给徐公子面子了嘛……”
  
      叶青冷声道:“见朋友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我爸他们受伤那么重,我哪有时间在这里耽误。再说了,我又没说要见他,是你答应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先生,关于你爸他们的事,我也在这里给你道个歉。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先见一见徐公子吧,徐公子可是专门为了你才跑来九川县的啊!”王渊博近乎祈求地看着叶青:“叶先生,之前的事都怪我。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一会吧。”
  
      叶青也没准备跟王渊博彻底闹翻,毕竟父亲以后还要在九川县生活。他刚才那么说话,就是要给王渊博一些警戒。现在见他这幅样子,心知给他的教训已经差不多了。
  
      “王局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叶青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道:“我在哪见他呢?”
  
      王渊博大喜过望,连忙道:“就在这,就在这。叶先生,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马上把徐公子给您请过来!”
  
      王渊博几乎是一路小跑出去了,过了没多久,便把徐长志带了过来。黄飞明也一路紧随,刚才又跟徐长志聊了一会,他方才知道,上次救了徐长志性命的人就是叶青。这一下,黄飞明算是彻底没脾气了,再也不敢对叶青所做的事有什么不满了。
  
      见到叶青,徐长志也是一喜,匆忙走进办公室,道:“叶大哥,你……你没事吧?”
  
      “还好!”叶青上下打量了徐长志一番,道:“真没想到,徐公子你竟然还有这番能耐。我们九川县王局长可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没想到他这次竟然能改口,让人放了我,真不容易啊!”
  
      王渊博在外面听着这话,顿时满脸的尴尬,他知道叶青对他还是有些不满。
  
      徐长志扭头瞪了王渊博一眼,道:“叶大哥,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认识一下呢。你的事,我已经问清楚了,不存在任何违法的地方,随时都可以自由离开了。”
  
      说着,徐长志看向黄飞明,道:“黄局长,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黄飞明连忙点头应道,他自己却郁闷不已。本来是想抓了叶青,来个杀鸡儆猴给武安平看的。没想到,叶青还有这么一个背景,这一次他算是彻底没法对武安平做什么了。
  
      徐长志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向叶青,道:“叶大哥,没事了,你随时都可以走了。”
  
      “那就好!”叶青点了点头,又看了王渊博一眼,王渊博却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叶青也没有再为难他,跟徐长志又聊了几句,便离开了警察局,先回医院去看父亲和顾先平了。
  
      黄飞明本来是想请徐长志去招待所住下的,但徐长志根本没给他面子,而是跟着叶青去了医院,看望了叶昌文顾先平等人。
  
      徐长志去了,黄飞明当然也得去了。黄飞明去了,王渊博自然不敢不陪同。这一下,队伍可就大了。黄飞明和王渊博虽然见都没见过叶昌文和顾先平,却还专门买了水果什么的跑过去亲自看望。
  
      叶昌文和顾先平还好,他们根本不认识黄飞明王渊博等人。见他们过来,还以为是叶青的朋友,只随便客气了几句。不过,等到楼下去探望陈俊侯三等人的时候,情况就大变了。
  
      陈俊和侯三虽然不认识黄飞明,但他们见过县局局长王渊博啊。王渊博对他们来说,就是绝对的大人物,连看一眼的机会都很难得。没想到,王渊博这次竟然亲自来看望他们,直让这些小混混们震撼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还好他们不知道黄飞明的身份,不然那还得了。而徐长志的身份,那说出来就更是吓人了。
  
      他们这边正在探望病人的时候,院长林国强听说王渊博来了医院,便亲自下楼来见王渊博。谁知道,刚看到王渊博,便见到了王渊博身边的黄飞明。
  
      林国强是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认出了黄飞明,当时整个人都惊呆了。过了好一会,他方才哆嗦着伸出手,道:“黄……黄局长,您……您什么时候下……下来的啊?”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