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八十九章黄局长都不认识?
    王渊博也认识王同他们,闻言立马道:“我在这里吃饭啊,你们这是干什么?一起来的?”
  
      王同等人却愣住了,李卡森看了看顾先平等人,又看了看王渊博,惊愕地道:“王局长,您……您是在这个包间吃饭?”
  
      “要不呢?”王渊博满头雾水,走到桌边坐下,问杨老五道:“这怎么回事?”
  
      杨老五笑了笑,道:“来闹事的呗。”
  
      “闹事?”王渊博皱起眉头,冷冷扫了那边众人一眼。
  
      看到王渊博,王同他们便感觉情况不对。顾先平究竟是怎么把王渊博这样的人物也请来吃饭的?没人知道这个大案,但是,很明显,他们已不能在这个包间里为所欲为了。
  
      “没……没事,没事,都是误会。我们只是来跟顾老师打个招呼,王局长,你们慢用,你们慢用!”王同陪着笑,小心翼翼地往门口走去,这包间,他是一分钟都不愿多逗留了。
  
      突然,黄飞明拍案怒喝:“不许走!”
  
      王同吓得一个哆嗦,看了黄飞明一眼,又皱起眉头。他怕王渊博,不代表他怕黄飞明,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市局局长。
  
      王同压着心里的不满,朝王渊博陪笑道:“王局长,我们先过去了,一会有空过来喝两杯啊!”
  
      说完,王同便要转身出门,王渊博却一瞪眼,怒道:“你他妈聋啊?没听见黄局长说不许走吗?”
  
      王同等人立马站住了,众人互视一眼,李卡森小心翼翼地问道:“黄……黄局长?”
  
      王同看着黄飞明,也是满脸诧异,道:“哪个黄局长啊?”
  
      王同心里其实还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姐夫是县政法委书记。不管是哪个局的局长,都得给他三分薄面吧。
  
      “哪个黄局长?”王渊博一瞪眼,怒道:“市警察局黄飞明局长,认识不?”
  
      此言一出,李卡森身体一软,差点倒在地上。王同等人面色皆变,尤其王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张脸也憋成了酱色。
  
      “市……市……市警察……警察局?”王同牙齿不断地打颤,话都说不囫囵了。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市局局长,那岂不是说,他刚才在跟市局局长对骂?而且,他还让市局局长闭嘴?
  
      王同很清楚市警察局局长的权力,别说他姐夫是县政法委书记,就算是市里面的,也压制不了黄飞明啊。这一下,自己算是彻底撞到钉子上了!
  
      王家栋李艳此刻也吓得浑身哆嗦,他们只是想来奚落一下顾先平,谁能想到,顾先平旁边竟然坐了一个县局局长,还坐了一个市局局长。想起刚才他们说的话,这些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的,让你们不许走,没听见吗?”王渊博一拍桌子,怒道:“给我滚进来!”
  
      都是官场的人,换做以前,王渊博肯定要给他们面子,至少不会这么说话。但是,现在他看到黄飞明怒了,那他就必须表达得更愤怒,根本不再给这些人留面子了。
  
      王同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包间里。不过,这一次他们再没有任何嚣张,都是低着头进来的,跟小学生见老师似的。
  
      看几人如此样子,顾先平激动得满头大汗。被欺负这么长时间,他一直梦想能够为自己讨回个公道。而今天,这公道眼看就要到了啊!
  
      王渊博看向黄飞明,道:“黄局长,您说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能怎么处理?”黄飞明一瞪眼,道:“我本来在这好好的吃饭,心情挺好的。结果这几个人硬闯进来,把气氛全部破坏了。还这样说话,怎么,你们几个当领导的就了不起了啊?就可以随便跑到别人的包间里撒野吗?”
  
      王同等人被骂得狗血喷头,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一个字。没办法,谁让黄飞明的身份这么惊人。以黄飞明的权势,一根手指头都碾死他们了,谁敢说半个字。
  
      “妈的,这几个王八蛋,太不像话了!”王渊博站起身,道:“黄局长,我这就派人把他们抓起来吧!”
  
      “抓什么抓?”黄飞明瞪了王渊博一眼,道:“他们就是来包间里说几句话,又没犯什么罪。我们是警察,不是强盗,讲究依法办事。我就是受不了他们在这里辱骂顾老师的话,妈的,什么玩意嘛。真以为自己多厉害了?靠,你们算什么狗东西,什么副局长,什么校长什么副校长?了不起吗?不得了吗?我不怕告诉你们,在老子眼里,你们连个屁都算不上!”
  
      黄飞明刚才也真是气狠了,所以说起话来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些人留,像骂小孩子一样骂王同等人。语气之严厉,连王渊博听着都害怕,更别提王同等人了,他们现在都快吓尿了。
  
      好不容易等黄飞明停止骂人,李卡森方才小心翼翼地道:“黄局长,实在……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您在这里。刚才是我们多嘴,是我们嘴太臭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别……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黄飞明瞪眼,道:“操,你算什么狗东西,老子想要跟你一般见识吗?”
  
      李卡森脸憋得通红,他四五十岁的人了,还被黄飞明这么骂,可谓是一点尊严都没有了。可是,偏偏他还不敢发脾气,毕竟面对的是黄飞明。
  
      “你们几个狗杂种,早就听说你们教育系统的人不是东西,今天还真让我见到了!”王渊博在旁边推波助澜,道:“我一直想着,反正咱们不是一个系统的人,也碰不上。没想到,你们他妈的今天还找上门了。靠,你们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们警察系统不如你们教育系统?还是觉得我们警察系统的人好欺负啊?”
  
      王同尴尬地道:“王局长,我……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真的是不知道您们两位在这里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你们就能收敛点。我们要是不在这里,你们岂不是要翻天了?”王渊博瞪眼,怒道:“妈的,你们几个王八蛋,还真是有眼无珠啊!”
  
      屋内这么多人当中,真正最有实力的人,其实是徐长志。王渊博这话就是在骂这些人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不过,王同等人却理解不透这话。
  
      黄飞明又骂了几句,总算稍微消了一些气。王同等人见他语气不像之前那么激烈,又匆忙弯腰道歉,以图得到黄飞明的原谅。
  
      “你们不用向我道歉!”黄飞明摆手,道:“你们一进来就一直在找顾老师的麻烦,要道歉,也是向顾老师道歉。我也不想说什么,你们自己去问顾老师。如果顾老师原谅你们,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顾老师不原谅你们!”
  
      黄飞明说着,猛地瞪了王同等人一眼,没有往下再说话,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如果顾先平不原谅他们,那黄飞明就要亲自找他们的麻烦了。
  
      听到这话,王同等人总算长舒一口气,又匆忙跟顾先平道歉,想让顾先平原谅他们。
  
      顾先平看这几人如此道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叶青却突然拉了他一下。
  
      “要跟顾老师道歉,就得拿出点诚意!”叶青抢先道:“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有两件事,我想让几位教育局的领导和学校的领导一起给个答案!”
  
      王家栋匆忙道:“什么事?”
  
      叶青道:“第一,顾老师是学校老教师,论资历轮能力,都属于精英教师。我想不明白,顾老师是为什么被开除公职的!”
  
      “还有这种事?”黄飞明看向顾先平,他还不知道顾先平是被学校开除的呢。
  
      听到这话,王同等人顿时愣住了。顾先平被开除公职的事情,是他们陷害顾先平的,现在让他们怎么回答呢?
  
      见王同几人不回答,王渊博怒道:“你们没听见叶先生的话,说啊,顾老师是怎么被你们开除公职的?”
  
      “这个……这个……”王同迟疑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他……他私藏文物,违反国家规定,所以……”
  
      “你血口喷人!”顾先平立马急了,道:“那些都是我家传的藏物,是我自己的东西,不能算是私藏文物,我都有证据的!”
  
      “是吗?”王渊博皱起眉头,冷眼看着王同,沉声道:“王校长,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王同大张着嘴,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黄飞明摆手,道:“老王,回去之后,立马派人调查这件事。叶先生,你接着说第二件事!”
  
      王同等人皆是身体一软,这件事要查的话,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啊。
  
      叶青冷冷看着王同,道:“顾老师的女儿,顾雅清在上学期间,不幸坠楼,差点丧命。我听有的学生说,是王校长企图猥亵顾雅清,顾雅清誓死不从,所以才被王校长从楼上推下来的。不过,学校给出的说法却是她盗窃跳楼,不仅没有给医疗费,还让她背了个小偷的骂名。这件事,我想找王校长要个说法!”
  
      王渊博也认识王同他们,闻言立马道:“我在这里吃饭啊,你们这是干什么?一起来的?”
  
      王同等人却愣住了,李卡森看了看顾先平等人,又看了看王渊博,惊愕地道:“王局长,您……您是在这个包间吃饭?”
  
      “要不呢?”王渊博满头雾水,走到桌边坐下,问杨老五道:“这怎么回事?”
  
      杨老五笑了笑,道:“来闹事的呗。”
  
      “闹事?”王渊博皱起眉头,冷冷扫了那边众人一眼。
  
      看到王渊博,王同他们便感觉情况不对。顾先平究竟是怎么把王渊博这样的人物也请来吃饭的?没人知道这个大案,但是,很明显,他们已不能在这个包间里为所欲为了。
  
      “没……没事,没事,都是误会。我们只是来跟顾老师打个招呼,王局长,你们慢用,你们慢用!”王同陪着笑,小心翼翼地往门口走去,这包间,他是一分钟都不愿多逗留了。
  
      突然,黄飞明拍案怒喝:“不许走!”
  
      王同吓得一个哆嗦,看了黄飞明一眼,又皱起眉头。他怕王渊博,不代表他怕黄飞明,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市局局长。
  
      王同压着心里的不满,朝王渊博陪笑道:“王局长,我们先过去了,一会有空过来喝两杯啊!”
  
      说完,王同便要转身出门,王渊博却一瞪眼,怒道:“你他妈聋啊?没听见黄局长说不许走吗?”
  
      王同等人立马站住了,众人互视一眼,李卡森小心翼翼地问道:“黄……黄局长?”
  
      王同看着黄飞明,也是满脸诧异,道:“哪个黄局长啊?”
  
      王同心里其实还不是很担心,因为他姐夫是县政法委书记。不管是哪个局的局长,都得给他三分薄面吧。
  
      “哪个黄局长?”王渊博一瞪眼,怒道:“市警察局黄飞明局长,认识不?”
  
      此言一出,李卡森身体一软,差点倒在地上。王同等人面色皆变,尤其王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张脸也憋成了酱色。
  
      “市……市……市警察……警察局?”王同牙齿不断地打颤,话都说不囫囵了。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市局局长,那岂不是说,他刚才在跟市局局长对骂?而且,他还让市局局长闭嘴?
  
      王同很清楚市警察局局长的权力,别说他姐夫是县政法委书记,就算是市里面的,也压制不了黄飞明啊。这一下,自己算是彻底撞到钉子上了!
  
      王家栋李艳此刻也吓得浑身哆嗦,他们只是想来奚落一下顾先平,谁能想到,顾先平旁边竟然坐了一个县局局长,还坐了一个市局局长。想起刚才他们说的话,这些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的,让你们不许走,没听见吗?”王渊博一拍桌子,怒道:“给我滚进来!”
  
      都是官场的人,换做以前,王渊博肯定要给他们面子,至少不会这么说话。但是,现在他看到黄飞明怒了,那他就必须表达得更愤怒,根本不再给这些人留面子了。
  
      王同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包间里。不过,这一次他们再没有任何嚣张,都是低着头进来的,跟小学生见老师似的。
  
      看几人如此样子,顾先平激动得满头大汗。被欺负这么长时间,他一直梦想能够为自己讨回个公道。而今天,这公道眼看就要到了啊!
  
      王渊博看向黄飞明,道:“黄局长,您说这几个人怎么处理?”
  
      “能怎么处理?”黄飞明一瞪眼,道:“我本来在这好好的吃饭,心情挺好的。结果这几个人硬闯进来,把气氛全部破坏了。还这样说话,怎么,你们几个当领导的就了不起了啊?就可以随便跑到别人的包间里撒野吗?”
  
      王同等人被骂得狗血喷头,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一个字。没办法,谁让黄飞明的身份这么惊人。以黄飞明的权势,一根手指头都碾死他们了,谁敢说半个字。
  
      “妈的,这几个王八蛋,太不像话了!”王渊博站起身,道:“黄局长,我这就派人把他们抓起来吧!”
  
      “抓什么抓?”黄飞明瞪了王渊博一眼,道:“他们就是来包间里说几句话,又没犯什么罪。我们是警察,不是强盗,讲究依法办事。我就是受不了他们在这里辱骂顾老师的话,妈的,什么玩意嘛。真以为自己多厉害了?靠,你们算什么狗东西,什么副局长,什么校长什么副校长?了不起吗?不得了吗?我不怕告诉你们,在老子眼里,你们连个屁都算不上!”
  
      黄飞明刚才也真是气狠了,所以说起话来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些人留,像骂小孩子一样骂王同等人。语气之严厉,连王渊博听着都害怕,更别提王同等人了,他们现在都快吓尿了。
  
      好不容易等黄飞明停止骂人,李卡森方才小心翼翼地道:“黄局长,实在……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您在这里。刚才是我们多嘴,是我们嘴太臭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别……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黄飞明瞪眼,道:“操,你算什么狗东西,老子想要跟你一般见识吗?”
  
      李卡森脸憋得通红,他四五十岁的人了,还被黄飞明这么骂,可谓是一点尊严都没有了。可是,偏偏他还不敢发脾气,毕竟面对的是黄飞明。
  
      “你们几个狗杂种,早就听说你们教育系统的人不是东西,今天还真让我见到了!”王渊博在旁边推波助澜,道:“我一直想着,反正咱们不是一个系统的人,也碰不上。没想到,你们他妈的今天还找上门了。靠,你们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们警察系统不如你们教育系统?还是觉得我们警察系统的人好欺负啊?”
  
      王同尴尬地道:“王局长,我……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真的是不知道您们两位在这里啊……”
  
      “哦,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你们就能收敛点。我们要是不在这里,你们岂不是要翻天了?”王渊博瞪眼,怒道:“妈的,你们几个王八蛋,还真是有眼无珠啊!”
  
      屋内这么多人当中,真正最有实力的人,其实是徐长志。王渊博这话就是在骂这些人不知道徐长志的身份,不过,王同等人却理解不透这话。
  
      黄飞明又骂了几句,总算稍微消了一些气。王同等人见他语气不像之前那么激烈,又匆忙弯腰道歉,以图得到黄飞明的原谅。
  
      “你们不用向我道歉!”黄飞明摆手,道:“你们一进来就一直在找顾老师的麻烦,要道歉,也是向顾老师道歉。我也不想说什么,你们自己去问顾老师。如果顾老师原谅你们,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顾老师不原谅你们!”
  
      黄飞明说着,猛地瞪了王同等人一眼,没有往下再说话,但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如果顾先平不原谅他们,那黄飞明就要亲自找他们的麻烦了。
  
      听到这话,王同等人总算长舒一口气,又匆忙跟顾先平道歉,想让顾先平原谅他们。
  
      顾先平看这几人如此道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叶青却突然拉了他一下。
  
      “要跟顾老师道歉,就得拿出点诚意!”叶青抢先道:“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有两件事,我想让几位教育局的领导和学校的领导一起给个答案!”
  
      王家栋匆忙道:“什么事?”
  
      叶青道:“第一,顾老师是学校老教师,论资历轮能力,都属于精英教师。我想不明白,顾老师是为什么被开除公职的!”
  
      “还有这种事?”黄飞明看向顾先平,他还不知道顾先平是被学校开除的呢。
  
      听到这话,王同等人顿时愣住了。顾先平被开除公职的事情,是他们陷害顾先平的,现在让他们怎么回答呢?
  
      见王同几人不回答,王渊博怒道:“你们没听见叶先生的话,说啊,顾老师是怎么被你们开除公职的?”
  
      “这个……这个……”王同迟疑了好一会,方才低声道:“他……他私藏文物,违反国家规定,所以……”
  
      “你血口喷人!”顾先平立马急了,道:“那些都是我家传的藏物,是我自己的东西,不能算是私藏文物,我都有证据的!”
  
      “是吗?”王渊博皱起眉头,冷眼看着王同,沉声道:“王校长,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王同大张着嘴,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黄飞明摆手,道:“老王,回去之后,立马派人调查这件事。叶先生,你接着说第二件事!”
  
      王同等人皆是身体一软,这件事要查的话,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啊。
  
      叶青冷冷看着王同,道:“顾老师的女儿,顾雅清在上学期间,不幸坠楼,差点丧命。我听有的学生说,是王校长企图猥亵顾雅清,顾雅清誓死不从,所以才被王校长从楼上推下来的。不过,学校给出的说法却是她盗窃跳楼,不仅没有给医疗费,还让她背了个小偷的骂名。这件事,我想找王校长要个说法!”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