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都市兵王 > 第三百九十章翻案调查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听到第二件事,王渊博也不由有些尴尬,这件事他也隐隐约约地知道。只不过当时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小舅子,他觉得麻烦,就没有插手这件事。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确不知道,但他知道顾雅清肯定是被人诬陷了。
  
      至于王同,听到这件事,他都快崩溃了。他平日里在学校可没少干这样的事,但仗着姐夫是洪天祥,所以他也一直平安无事。但是,现在叶青在黄飞明面前提起这件事,黄飞明能不处理这件事吗?如果黄飞明要亲自过问这件事的话,那洪天祥也绝对护不了他啊!
  
      果然,听完叶青的话,黄飞明面色都变了。为人师表的人做出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在挑战人的底线,而现在还偏偏被徐长志听到了。偏偏九川县警察部门的人在这件事里面还有徇私的痕迹,简直就是他管辖之下的又一个大漏洞啊。若是徐长志把这件事传到省里,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啊!
  
      黄飞明怒极,愤然看着这边的王同,怒声道:“这他妈又是怎么回事?”
  
      “这……我……”王同支支吾吾,实在无法回答这句话了。
  
      黄飞明怒道:“王渊博,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渊博擦着额头的冷汗,连忙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案子是周宏斌周副局长经手的,具体案情我……我并不了解。”
  
      “并不了解?”黄飞明怒目而视,道:“你身为九川县警察局局长,发生在九川县境内的大案,你竟然给我说了一句并不了解?王渊博,你他妈是不是猪油吃多蒙住心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该干什么事了吗?”
  
      以前哪里有人敢这样骂王渊博,但是,黄飞明这么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王渊博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
  
      王渊博站直身体,大声道:“对不起,黄局长,这件事是我的失职。我一定会立刻派人把整个案子调查清楚,所有涉案人员,不管是他是什么职务,什么身份,又或者是我们警察系统内部的人员。只要有犯罪情况发生,那我一定会严肃处置,绝不姑息!”
  
      听到这话,黄飞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王渊博,你给我调查清楚了。所有与此案有关的人员,都必须严肃处理。我们身为执法者,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明白吗?”
  
      黄飞明最后这句话,说的倒是挺好听的,实际上就是说给徐长志听的。喊口号的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这些话也说的非常熟练。
  
      “明白!”王渊博立正应道,顺手摸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五队长,你现在立刻带人去县高中,把所有与上次那个顾雅清坠楼案有关的人员带回警察局,立刻分散挨个审问。还有,立刻派一批人来杨老五的酒店,这有一批嫌犯,也都给我抓回去!”
  
      王同等人顿时软了,毫无疑问,王渊博说的嫌犯就是他们了。
  
      “王局长,这个……这个案子都已经定性了,您……您就不要再忙活了吧……”王同看着王渊博,低声道:“你也知道,我姐夫还亲自问过这个案子,他都说这个案子办的很好,您就不永用再……”
  
      王渊博瞪眼,怒道:“放你妈的屁,你姐夫算什么东西,我们警察部门的人办案,轮得到他来指手画脚吗?”
  
      王同知道王渊博跟他姐夫不合,但是,也没到这么明显的地步啊。王渊博说出这样的话,也太不给洪天祥面子了吧。
  
      “王局长,你们警察部门的人做事,我姐夫的确管不着。但是,我姐夫毕竟还是统管政法委,您这警察部门,也算是政法委的下属啊!”王同说着,轻轻瞥了王渊博一眼,意在暗示他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僵。
  
      王渊博不由一笑,道:“你他妈少拿你姐夫来威胁老子,你姐夫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呢。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拿着你姐夫的旗子耀武扬威,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我姐夫怎么就自身难保了?”王同看了黄飞明一眼,低声道:“就算是黄局长,也没有资格决定我姐夫的去留吧!”
  
      黄飞明根本懒得理他,王渊博冷笑道:“哼,就你这样的,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姐夫昨晚就被抓走了,连你那姐姐哥哥什么的,也都一起抓走而来。这几天罪基本就定下来了,你还傻乎乎的拿着他的旗号吓人?靠,你也不怕被当成他的同党一起抓走啊!”
  
      “啊?”王同顿时愣住了,瞪眼道:“你……你说什么?我姐夫被谁抓走了?谁敢抓我姐夫啊!”
  
      王渊博摆手道:“自己回去打听去吧。”
  
      王同匆忙跑出包房,手忙脚乱地给洪天祥打电话,结果没人接。给姐姐王青打电话,还是没人接。给几个当官的哥哥和姐夫打电话,依然是没人接,这让他的心都开始凉了。如果只是一个人不接也就算了,结果这么多人都不接,难道王渊博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那还得了?
  
      而另一边,李卡森等人也在忙着打电话,想找关系摆平这次的事情。不过,当他们找到的人听说下命令的人是黄飞明之后,不约而同地开口拒绝帮忙。不是他们不想帮忙,实在是没能力帮忙。
  
      开玩笑,市局局长亲自下命令彻查这两件事,市里又有几个人能拦得住?
  
      不过,从这几个电话当中,他们却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洪天祥王青他们被抓的事情。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每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很震撼。毕竟军队出面抓人,在九川县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呢,也让这次的事件变得比想象当中要严重了许多!
  
      很多人预测,洪天祥这一脉算是彻底完蛋了。跟他沾着光的这些人,也都别想好过,包括王同。毕竟,军队出手,又岂能跟一般的事件相提并论?
  
      王同从李卡森等人那里得知了自己姐夫姐姐被捕的细节,整个人顿时都软了。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姐夫洪天祥,现在洪天祥垮台了,那他也就完蛋了啊。就他以前做的那些事,随便查出来几件,他估计都要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了。
  
      没多久,王渊博叫的警察赶了过来,将王同他们全部铐起来带了回去。虽然其中不乏一些有权的官员,但是,王渊博已经不会给他们面子了!
  
      看到曾经欺负自己的这些领导校长们被警察带走,顾先平直激动的连说话都有些哆嗦了。他颤巍巍地站起身,抓住王渊博的手,颤声道:“王局长,真的……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女儿这冤屈,恐怕一辈子都洗刷不掉了……”
  
      说着,顾先平便弯腰下跪,他实在是太感激了。
  
      王渊博哪敢让顾先平跪自己,匆忙把他搀扶起来,道:“顾老师,您千万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之前是我的疏忽,没有管教好手下,给您造成的损失,我还应该向您道歉呢。多亏黄局长明察秋毫,看出这件案子有问题,才让我重新调查,要谢您也该是谢黄局长!”
  
      顾先平连忙转向黄飞明,黄飞明则像烫到屁股一般跳了起来,连忙拦住要下跪的顾先平。他想在徐长志面前树立一个好警察的形象,好让徐长志在徐参军面前美言几句,所以对自己的形象很是在意,对顾先平更是平易近人。再者,顾先平是叶青的老师,叶青又是徐长志的救命恩人,有这层关系摆着,他哪敢让顾先平跪自己呢!
  
      黄飞明跟顾先平好说一番,顾先平这才没跪下去,但感激之情还是非常明显。尤其对叶青,他知道,这些人也都是看在叶青的面子上才帮他的。对这个有能力的学生,他真的是又感激又自豪啊!
  
      叶青对黄飞明和王渊博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很满意,他其实之前也一直在想找机会解决这两件事,这刚好就碰一起了。能帮顾先平沉冤得雪,这是最关键的,其次便是顾先平的工作了。
  
      按道理,顾先平之前的事只要处理完了,那他就能再回去当老师了。叶青其实不想让他再回去当老师,毕竟老师收入太低,供养两个孩子有点难了。
  
      不过,跟顾先平的言谈当中,叶青看得出,顾先平是非常希望能够再回去教学的。
  
      这也难怪,他在教师这个岗位上站了二三十年,一辈子几乎都奉献进去了。让他改行,当然是不适合了。而且,顾先平也很喜欢跟学生在一起,能够继续教书,继续跟学生在一起,这是他的愿望。
  
      叶青正在想要不要找机会给顾先平联系个兼职,多赚点钱来养家糊口。这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杨老五正在屋里陪客,听到这声音,立时皱起眉头。他起身走到门口,刚要推门出去,房门却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踹门的人正是何彪,他冷冷扫了屋内众人一眼,最后瞪着叶青,怒道:“姓叶的,你他妈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跟老子打一场?”
  
      (上午有事,暂更一章,晚上更两章。让各位朋友久等,实在对不起了。)
  
      听到第二件事,王渊博也不由有些尴尬,这件事他也隐隐约约地知道。只不过当时这件事牵扯到了洪天祥的小舅子,他觉得麻烦,就没有插手这件事。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确不知道,但他知道顾雅清肯定是被人诬陷了。
  
      至于王同,听到这件事,他都快崩溃了。他平日里在学校可没少干这样的事,但仗着姐夫是洪天祥,所以他也一直平安无事。但是,现在叶青在黄飞明面前提起这件事,黄飞明能不处理这件事吗?如果黄飞明要亲自过问这件事的话,那洪天祥也绝对护不了他啊!
  
      果然,听完叶青的话,黄飞明面色都变了。为人师表的人做出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在挑战人的底线,而现在还偏偏被徐长志听到了。偏偏九川县警察部门的人在这件事里面还有徇私的痕迹,简直就是他管辖之下的又一个大漏洞啊。若是徐长志把这件事传到省里,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啊!
  
      黄飞明怒极,愤然看着这边的王同,怒声道:“这他妈又是怎么回事?”
  
      “这……我……”王同支支吾吾,实在无法回答这句话了。
  
      黄飞明怒道:“王渊博,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渊博擦着额头的冷汗,连忙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案子是周宏斌周副局长经手的,具体案情我……我并不了解。”
  
      “并不了解?”黄飞明怒目而视,道:“你身为九川县警察局局长,发生在九川县境内的大案,你竟然给我说了一句并不了解?王渊博,你他妈是不是猪油吃多蒙住心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该干什么事了吗?”
  
      以前哪里有人敢这样骂王渊博,但是,黄飞明这么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王渊博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
  
      王渊博站直身体,大声道:“对不起,黄局长,这件事是我的失职。我一定会立刻派人把整个案子调查清楚,所有涉案人员,不管是他是什么职务,什么身份,又或者是我们警察系统内部的人员。只要有犯罪情况发生,那我一定会严肃处置,绝不姑息!”
  
      听到这话,黄飞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王渊博,你给我调查清楚了。所有与此案有关的人员,都必须严肃处理。我们身为执法者,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明白吗?”
  
      黄飞明最后这句话,说的倒是挺好听的,实际上就是说给徐长志听的。喊口号的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这些话也说的非常熟练。
  
      “明白!”王渊博立正应道,顺手摸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喂,五队长,你现在立刻带人去县高中,把所有与上次那个顾雅清坠楼案有关的人员带回警察局,立刻分散挨个审问。还有,立刻派一批人来杨老五的酒店,这有一批嫌犯,也都给我抓回去!”
  
      王同等人顿时软了,毫无疑问,王渊博说的嫌犯就是他们了。
  
      “王局长,这个……这个案子都已经定性了,您……您就不要再忙活了吧……”王同看着王渊博,低声道:“你也知道,我姐夫还亲自问过这个案子,他都说这个案子办的很好,您就不永用再……”
  
      王渊博瞪眼,怒道:“放你妈的屁,你姐夫算什么东西,我们警察部门的人办案,轮得到他来指手画脚吗?”
  
      王同知道王渊博跟他姐夫不合,但是,也没到这么明显的地步啊。王渊博说出这样的话,也太不给洪天祥面子了吧。
  
      “王局长,你们警察部门的人做事,我姐夫的确管不着。但是,我姐夫毕竟还是统管政法委,您这警察部门,也算是政法委的下属啊!”王同说着,轻轻瞥了王渊博一眼,意在暗示他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僵。
  
      王渊博不由一笑,道:“你他妈少拿你姐夫来威胁老子,你姐夫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呢。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拿着你姐夫的旗子耀武扬威,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我姐夫怎么就自身难保了?”王同看了黄飞明一眼,低声道:“就算是黄局长,也没有资格决定我姐夫的去留吧!”
  
      黄飞明根本懒得理他,王渊博冷笑道:“哼,就你这样的,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姐夫昨晚就被抓走了,连你那姐姐哥哥什么的,也都一起抓走而来。这几天罪基本就定下来了,你还傻乎乎的拿着他的旗号吓人?靠,你也不怕被当成他的同党一起抓走啊!”
  
      “啊?”王同顿时愣住了,瞪眼道:“你……你说什么?我姐夫被谁抓走了?谁敢抓我姐夫啊!”
  
      王渊博摆手道:“自己回去打听去吧。”
  
      王同匆忙跑出包房,手忙脚乱地给洪天祥打电话,结果没人接。给姐姐王青打电话,还是没人接。给几个当官的哥哥和姐夫打电话,依然是没人接,这让他的心都开始凉了。如果只是一个人不接也就算了,结果这么多人都不接,难道王渊博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那还得了?
  
      而另一边,李卡森等人也在忙着打电话,想找关系摆平这次的事情。不过,当他们找到的人听说下命令的人是黄飞明之后,不约而同地开口拒绝帮忙。不是他们不想帮忙,实在是没能力帮忙。
  
      开玩笑,市局局长亲自下命令彻查这两件事,市里又有几个人能拦得住?
  
      不过,从这几个电话当中,他们却得到了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洪天祥王青他们被抓的事情。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每个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很震撼。毕竟军队出面抓人,在九川县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呢,也让这次的事件变得比想象当中要严重了许多!
  
      很多人预测,洪天祥这一脉算是彻底完蛋了。跟他沾着光的这些人,也都别想好过,包括王同。毕竟,军队出手,又岂能跟一般的事件相提并论?
  
      王同从李卡森等人那里得知了自己姐夫姐姐被捕的细节,整个人顿时都软了。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姐夫洪天祥,现在洪天祥垮台了,那他也就完蛋了啊。就他以前做的那些事,随便查出来几件,他估计都要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了。
  
      没多久,王渊博叫的警察赶了过来,将王同他们全部铐起来带了回去。虽然其中不乏一些有权的官员,但是,王渊博已经不会给他们面子了!
  
      看到曾经欺负自己的这些领导校长们被警察带走,顾先平直激动的连说话都有些哆嗦了。他颤巍巍地站起身,抓住王渊博的手,颤声道:“王局长,真的……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女儿这冤屈,恐怕一辈子都洗刷不掉了……”
  
      说着,顾先平便弯腰下跪,他实在是太感激了。
  
      王渊博哪敢让顾先平跪自己,匆忙把他搀扶起来,道:“顾老师,您千万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之前是我的疏忽,没有管教好手下,给您造成的损失,我还应该向您道歉呢。多亏黄局长明察秋毫,看出这件案子有问题,才让我重新调查,要谢您也该是谢黄局长!”
  
      顾先平连忙转向黄飞明,黄飞明则像烫到屁股一般跳了起来,连忙拦住要下跪的顾先平。他想在徐长志面前树立一个好警察的形象,好让徐长志在徐参军面前美言几句,所以对自己的形象很是在意,对顾先平更是平易近人。再者,顾先平是叶青的老师,叶青又是徐长志的救命恩人,有这层关系摆着,他哪敢让顾先平跪自己呢!
  
      黄飞明跟顾先平好说一番,顾先平这才没跪下去,但感激之情还是非常明显。尤其对叶青,他知道,这些人也都是看在叶青的面子上才帮他的。对这个有能力的学生,他真的是又感激又自豪啊!
  
      叶青对黄飞明和王渊博处理这件事的态度很满意,他其实之前也一直在想找机会解决这两件事,这刚好就碰一起了。能帮顾先平沉冤得雪,这是最关键的,其次便是顾先平的工作了。
  
      按道理,顾先平之前的事只要处理完了,那他就能再回去当老师了。叶青其实不想让他再回去当老师,毕竟老师收入太低,供养两个孩子有点难了。
  
      不过,跟顾先平的言谈当中,叶青看得出,顾先平是非常希望能够再回去教学的。
  
      这也难怪,他在教师这个岗位上站了二三十年,一辈子几乎都奉献进去了。让他改行,当然是不适合了。而且,顾先平也很喜欢跟学生在一起,能够继续教书,继续跟学生在一起,这是他的愿望。
  
      叶青正在想要不要找机会给顾先平联系个兼职,多赚点钱来养家糊口。这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
  
      杨老五正在屋里陪客,听到这声音,立时皱起眉头。他起身走到门口,刚要推门出去,房门却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踹门的人正是何彪,他冷冷扫了屋内众人一眼,最后瞪着叶青,怒道:“姓叶的,你他妈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跟老子打一场?”
  
      (上午有事,暂更一章,晚上更两章。让各位朋友久等,实在对不起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99uu娱乐